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我本将心向明月

时间:2015-04-14 07:58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cuiyunlong 点击:
金柱坐火车出趟远门,本以为漫长无聊的旅途会无所事事。万万没想到,上车屁股还没坐热乎,迎面就走来一位美丽姑娘,还娇滴滴的请求金柱帮她把行李箱安放在货架上,金柱如沐春风,心里像是有几只小地鼠在乱窜,自我感觉逐步提升,觉得是桃花运当头砸了下来。

金柱坐火车出趟远门,本以为漫长无聊的旅途会无所事事。万万没想到,上车屁股还没坐热乎,迎面就走来一位美丽姑娘,还娇滴滴的请求金柱帮她把行李箱安放在货架上,金柱如沐春风,心里像是有几只小地鼠在乱窜,自我感觉逐步提升,觉得是桃花运当头砸了下来。

因为是始发站,乘车的人不多,金柱和美丽姑娘咫尺的距离相对而坐,天赐良机,金柱想如果不把握住机会,就太对不起月老丘比特这祖孙俩了。

起初两人只是望着窗外逐渐明亮的事物各有所思,金柱不知对面的她在想什么,总有事儿没事的拿眼瞟那姑娘两眼,心想一定要稳住,第一句话必要高端大气上档次,让她觉的我有风度不轻浮,有内秀不做作,有本事不高调。

苦思冥想后,金柱从包里掏出两本故事杂志,思前想后的递给那美丽姑娘一本,故作自然的问:“你好,你看故事吗?”

姑娘笑着摆摆手拒绝了,金柱不气馁仍在痴痴的回味。

车过了一站又一站,有不多的旅客上了列车,金柱和那姑娘还是没有什么进展,他一直盯着书,但心思可不在那上面。

姑娘的座位上这时已经多了两个人,一个精神饱满蓄着厚重山羊胡的老者,还有一个带着眼睛的斯文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是个老师,他尊敬的过问老者的年龄,老者慢慢打开话匣子,无非是过往的成长岁月,不过老者真不一般,经历的事迹也很快引起了金柱的注意力。

时间就这么慢慢的流逝,内向的金柱还是犹豫不决,不敢再次搭讪,他觉的身体有点闷热板结,就走到隔间去抻抻胳膊甩甩腿活动活动。

隔间里很冷,基本上就是室外的温度,有几个吸烟的人都猛吸几口就被冻的急忙跑回车厢里。金柱看到隔间里有两包特别大的塑料胶丝袋,透明的一个里面装满了大小不一的灰黑土豆,另一个白色的也被塞的满满当当不知道装的是什么,只见表面是一粒粒凸起的样子,但绝不是土豆,金柱边甩胳膊边想,这到底是啥呢?比花生米大,跟栗子大小,想了半天还是没想透,后来干脆不想了。他转头透过车窗望见美丽姑娘在椅背上露出的可爱后脑勺,身心立马赶到一阵温暖。

金柱活动了好一阵,当他像被召唤似的回到座位时,一个大妈已经蜷缩在座位上了,金柱不好意思唤醒她,便扶着椅背发起了呆,这时过道两人座位上的一个大爷闪到他面前笑盈盈的拍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你坐我这儿吧,让她在那里躺一会儿,她昨晚没休息好。”

乐于助人的金柱微笑着点头回应,但他坐稳之后才想起对面美丽姑娘,猛的失落感填满胸襟,有些后悔,感觉像是丢了什么。

金柱不停的望向过道那边,侧卧的大娘脸上盖着一件外套一直昏昏欲睡。老者还在不断的回忆往事,中年老师明显有些困倦了,只不断的“嗯嗯啊啊”点头回应,直到老者吃完面包取下假牙冲刷,他才得到了片刻的安宁,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其实金柱的心思一直都停留在美丽姑娘的身上,多么美丽的侧影啊,简直就像个大明星。

火车慢腾腾的行驶着,金柱也开始眼皮打架,他趴在小餐桌上准备睡一会儿,“哐哐哐~”火车压过铁轨的声音加杂着人们的议论声让金柱的意识逐渐昏沉。突然,一个女士尖锐的惊呼像一把针刺进了金柱的耳鼓,她一下挺起身抬起头,看到车厢尽头逐渐堆满了人。

当金柱拨开人群看到摔倒在地的老者,赶忙上前把他扶了起来,刚才那白色的塑料胶丝袋破了一个洞,纷纷扬扬的速冻水饺洒了一地,不一会儿就听到一个妇女破口大骂:“哪个王八蛋偷我水饺?那么缺德!”金柱把老人扶进车厢,人群散去,只剩那妇女弯着腰一个个拾掇着水饺。

原来老者上卫生间没注意脚下摔了个跟头,好在只是受了惊吓,身体并无大碍,缓缓就好了,这期间他对金柱是褒奖有加,金柱倒是有些心不在焉,因为对面的美丽姑娘和她的行李箱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中午在车上吃完泡面,金柱又看了一会儿书,车厢里这时人声嘈杂,温度也逐渐升高,金柱不一会儿又被困意击倒了。

当睡了一觉儿的金柱再次抬起头,惊喜的发现,那美丽姑娘又回到了他的对面,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姑娘,使劲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疼!疼!美丽姑娘这时娇羞的扫了两眼金柱,金柱这时才灵魂附体,为刚才失态的表现痴笑自己。

现在无需多言,只要能看见她,金柱就觉的很幸福了,他咕咚咚干了一瓶矿泉水算是庆祝,这水喝的比蜜甜比酒香。

这时姑娘旁边是一对年轻的情侣,两人依偎在一起用平板电脑边看电影边有说有笑的,金柱心里五味杂陈,既羡慕嫉妒恨又不屑欣赏暖。

一阵尿意,金柱急匆匆的直奔卫生间,过隔间的时候被一个中年妇女给拦住了,那妇女满脸雀斑,眼圈发黑,眼皮浮肿,好像几天都没睡好觉似的。

她直言不讳的问金柱手机有没有信号,她的手机没有。金柱耐心的告诉她是不是把飞行模式点开了,不行就把卡重新插拔一下。

妇女很快的试了一遍,还是没有效果,金柱又猜想可能是欠费了,妇女说:“不能,上车前刚交的!”金柱又思索了一会儿说:“那实在不行,咱俩换一下卡,如果我卡在你手机里没有信号就是你手机的问题,你卡在我手机里没有信号就是卡的问题。”妇女听后一愣,可能金柱太过热心,引起了她的怀疑,想了一会才说:“不麻烦了,我快到站了,到时找个服务台问问就行了,你能不能先把电话接我用一下?”

热心的金柱毫不犹豫的把手机借给了妇女,妇女拨通之后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边道谢边把手机还给了他。

金柱回到座位,相同的一幕又发生了,情侣中的女孩儿脸上盖着外套躺在长凳上,他的男朋友不急不躁也不言语。

金柱心想我这儿还真成宝座了,估计这一老一少晚上一定是呼噜震天响。

之后金柱的思绪没有被美丽姑娘所引导,而是想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幕,他有些懊悔自己是不是太轻易相信别人了,那个人如果是个骗子怎么办?又想了许多以前新闻里报道过的,骗取花费?窃取手机通讯录,给别人群发短信?越想金柱越紧张,再回想那妇女的容貌,也太可疑了,当时为什么那么草率。

别说,就在这时,金柱的手机突然炸响,接通之后,第一句不可置信的发出了一个“啊?”紧随其后又一个“啊!”就挂断了电话。电话中母亲告诉他,父亲的手机丢了,如果给他打电话关机的话,别着急。

金柱又思索了好半天,怎么也想不到父亲丢手机和刚才那妇女拨出的电话有什么关联,后来认定是自己想多了,肯定是个巧合。

金柱的思绪这时又回到了美丽姑娘的身上,他现在一直反复纠结着是不是应该管她要个电话,如果要的话会不会显得太唐突。但直到美丽姑娘下了车,他也没开的了这张一直局促不安的口。

顺利的办完所需事项,当踏上返程的火车,金柱也一直在想着美丽姑娘,自己对她一见钟情,但有缘无分。不知哪路神仙听到了金柱内心的呼唤,惊喜出现了,只见窗玻璃里反映出一个窈窕的身影,金柱转头一看,一时没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分明就是他这几天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啊。

美丽姑娘看了一眼金柱,显然也认出了他,便亲切的说:“是你!真巧啊!呵呵。”

都说一回是生,二回就熟了,两人很快的热烈交谈起来。

但好景不长,姑娘接起一个电话,并一直跟电话那头的男士打情骂俏,显然忘却了对面金柱的存在。金柱的心情像从百花齐放的春天一下跌到了寒风刺骨的冬天。当他看到姑娘握着电话的手的无名指上有一颗闪闪发光的戒子时,转头瞅瞅窗玻璃里的自己竟傻傻的笑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爱玛:热情不等于激情

作者:简·奥斯丁

英国女作家简•奥斯汀较有影响的长篇小说《爱玛》创作于1815年,是奥斯汀作品中艺术上思想上最成熟的一部。小说…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老“王”

    老“王”是一个单位的原副职领导,科级干部,现在已经卸任了。老“王”任职时间比较早...

  • 小白菜儿

    一 清朝年间,南边余杭出了个小白菜儿与杨乃武。 一百多年后,离小白菜儿老家往北五六...

  • 二斤二两牛后腿肉(一)

    小姜买生牛肉自然也不会到超市,他只到西苑菜市场,而且只去一家河北商户卢大姐的牛羊...

  • 赴客宴打糍粑过新年

    离开乡下多年,总忘不了那一幅幅风物,那一道道风情,那一件件风韵。 我下乡在川东,...

  • 提拔

    清洁工翠花直奔家里而来,兴奋地对丈夫牛二说道:我被提拔了,我被提拔了! 什么?你...

  • 弄假成真的鸳鸯

      不知过了多久,全身绑着绷带的晓燕从昏睡中醒过来,睁开双眼的她仿佛来到了一个雪...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