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弄假成真的鸳鸯

时间:2013-01-19 10:42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西山夜雨 点击:
  不知过了多久,全身绑着绷带的晓燕从昏睡中醒过来,睁开双眼的她仿佛来到了一个雪白的世界,原来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边正站着一位白衣天使,晓燕仿佛清醒过来,急忙问道:“护士小姐问下和我一起出车祸的那位男士在哪呢?”“噢,你是说和你在同一

 

这是发生在某大城市一对白领夫妻身上的故事。张晓燕是该市某艺术学院最年轻的副教授,她的丈夫李亮是该市某党政机关最年轻的副处级国家干部。夫妻俩结婚四年,育有一双可爱的龙凤双胞胎,两人男才女貌,情郎婧妹,羡煞旁人。虽然从各方面来说,两人条件都很优越,但由于两人是外地来此读大学,毕业后靠个人打拼才换来今天的地位和荣誉,可是两人仍蜗居在一套不足70平米的小房内。为了能买一套至少三居室的大房,两人平时省吃俭用,拼了命赚钱,可如今像在这么大的一个城市,那房价就像猴子爬竿,越爬越高,两人为此都很犯愁。

  恰在此时,李亮单位在该市郊区合作一个经济开发区项目,正好准备集资建一批住房。其中规定只有本地户口的夫妻才能享受补贴优惠,而且夫妻两成家必须是未满三年的。李亮估算了一下,如果按正常价购房,那至少要多出五倍的价钱,这可是不少的一笔开支啊,如今孩子大了,开支也大了,实在难以承受啊!

  这不,晚上吃饭的时候,把这事跟老婆一说,两人都愁眉苦脸起来,看着一双跑来跑去的儿女,想想购房的开支,两人不知怎么办才好。“怎么办呢?”看着在睡房踱来踱去的丈夫,晓燕眼睛忽然一亮,说道:“你是说你们单位对本地成家未满三年的夫妻优惠,包不包括单身的呢?”“包括啊,怎么了”李亮还没反应过,晓燕接着说道:“那咱们离婚吧,你不就成了单身了。”“这样啊,行吗?”明白过来的李亮还是有点犹豫。“咱们给它来个暗渡陈仓,只要我们齐心协力,这事就好办了。”李亮看着妻子诡异的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露出笑容,“对,咱们先来个明修栈道,再暗渡陈仓。”两人对视和笑了,似乎刚完成了一个阴谋的策划。

  第二天,张晓燕就拿着离婚协议来到单位系主任刘方明处请他盖章开个书面证明,这刘方明年莫五十二三岁,戴着一幅镶金的近视眼镜。只见他拿着晓燕递过来的协议书看了一会儿,惊讶的说:“晓燕,你要离婚啊,你不是和你老公好好的吗?”晓燕面不改色将早己准备好的理由说了一遍。“噢,既然是这样,那你可要想清楚哟,我这一章子盖下去,可就没得后悔哟。”“盖吧,谢谢主任。”刘方明盖完章,挪挪眼镜,笑眯眯的看着张晓燕,晓燕拿好协议书说道:“谢主任了,请你一定为我保密哟。”刘方明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看着张晓燕那离开办公室的娥娜背影,刘方明仰面靠向座椅,长长的吁了口气。同样,李亮也拿着一份一模一样的协议书找单位领导盖了章。

  时间一晃过去了一星期,这天上班系主任刘方明来到晓燕的办公室,正好她正埋头备课。“张老师,学校这次安排我们系两位老师去香港开学术交流会,你是我们系副教又是一线骨干教师,我给你报了个名。”“噢,真的,那太谢谢你了主任,我都还没去过香港呢?”三十岁出头的张晓燕仿佛像个十多岁的孩子一样露出灿烂的笑脸容,刘方明继续说:“高兴吧,这回你可要请我这个顶头上司的客哟。”“那是一定的,主任,要不就今晚吧。”张晓燕爽快的答道。“好,我把另一位去的老师也叫上,咱们三在燕江酒店边吃边聊。”“好的,晚上六点见。”看着刘方明肥硕的身体转出办公室门,晓燕说不出是厌恶还是喜欢。

  到了晚上六点,晓燕准时来到约好的地点,发现刘方明早已在订好的包房里等着,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在看,见张晓燕来了连忙站起身来,笑咪咪地说:“晓燕来了,快请坐。”晓燕在刘方明旁边的位置坐下,刘方明将手中的文件递了过来,说:“你看看,这是我们这次去香港的资料。”“我们?不是还有位老师吗?”晓燕疑惑的看着刘方明,刘方明笑笑把椅子朝晓燕这挪近了点说:“对啊,就咱俩,那位老师家里出了点事去不成了。”“主任,这样不好吧。”“这有什么不好的……。”刘方明乘机将手搭在晓燕肓上,晓燕“啊”的一声,“主任你干什么呀?”“晓燕,我的心思你还没看出来吗?”刘方明起身一把搂住晓燕变往脸是亲,“啊,不要这样啊”晓燕大喊着,可刘方明更放肆了搂得更紧了,“晓燕,我其实早喜欢你了,你既飘亮又能干,像你这么好的女人李亮怎么舍得和你离啊?”“不要这样啊,主任”晓燕奋力推开刘方明,“主任你可是有妻室的人啊!”“就那个黄脸婆啊,我早烦她了,晓燕,只要你答应我可以为你离婚的。”刘方明还想上前抱她,不知晓燕哪来的力气一把将刘方明推到旁边的沙发上,然后夺门而逃。由于跑得太急了,在酒店出电梯的大堂口撞上了一个戴眼镜三十左右的男人,“哎哟”被撞者还没回过神来,晓燕已经跑出了酒店大门,“怎么回事”男人看着晓燕的背影感觉在哪见过她,可又想不起来,恰在些时,刘方明也从电梯冲了出来边追边喊道:“等等,张晓燕,你的文件。”“张晓燕”戴眼镜的男人想起来了,那不是同事李亮的老婆吗,我说这么眼熟呢。她怎么会在酒店跟个陌生男人在一起,不行,这件事我要向李亮提个醒。于是他拔通了李亮的电话:“喂,哥们,我看见你老婆在燕江大酒店被一个陌生人追赶,还衣衫不整的。”“不会吧,那她现在人呢?”“没事,她已打车走了,你回去好好问她,别受别人欺负了。”通完电话,李亮心神不宁的按响妻子的电话,可电话打不通,李亮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了。

  到了晚上,李亮躺在床上,见妻子也上了床,李亮“愰”的一下坐了起来,双手搭在晓燕的肩上眼睛盯着她的双眸关心的说:“晓燕今天在燕江酒店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看你今天情绪这么低就知道你有事了。”听到丈夫这么关心自己,晓燕一下激动起来,热泪夺眶而出,一下子扑到李亮的怀里,“老公,我被人欺负了。”“快说,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欺负到我老婆头上了,说说怎么回事。”晓燕把今天在酒店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跟李亮说了,这李亮出奇的冷静,安慰晓燕道:“放心,老婆,我会为你主持公道的。”晓燕当然知道李亮的疲气,“你可不要乱来啊,毕竟他还是我的领导。李亮只是点点头,两人睡下,一夜无事。

  第二天上午,一个戴着黑墨镜穿着黑西装的男子闯进了艺术学院中文系主任刘方明的办公室。恰好,刘方明此时正在接个电话,李亮走进来,也不说话,用手把墨镜沿鼻眶往下一拉,露出两只“凶狠”的眼睛,朝刘方明一瞪,然后左瞧瞧右瞧瞧来到书架前,找出一本砖头大小的书来。“同志,你找谁啊?”刘方明放下手中的电话,奇怪的看着来人,“你是叫刘方明吧?”李亮问道。“没错,我是,你有什么事吗?”“找你还帐来了,知道我是谁吗?”“你是?”刘方明疑惑的看着对方,“我是张晓燕老公!”“什么?”随后只听到办公室内一片撕打声和刘方明杀猪般的嚎叫,不时还叫着:“兄弟,你和张晓燕不是离了吗?******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哎哟……。”办公室门口已经围了好些人了,有的看热闹,有的悄悄打电话报警******两人最后都被带到社区派出所,审问他们的是个二十三四岁的新片警,只见他点燃了一支烟问道:“说说,怎么回事,一个国家干部怎么会和一个大学系主任打起来了?”李亮这会儿也不好把他和晓燕的假离婚的事说出来,一个劲的只骂刘方明,“都是这老家伙,老不正经的,欺负我老婆。”“是前妻,警察同志,他们已经离婚了,哎哟。”刘方明边说边捂住受伤的脸,样子十分滑稽。“你个老色狼……。”李亮骂道。“你打人本身就不对,知道吗?”李亮刘候也意识到这时候没办法对付刘方明了,只好一个劲的向小警察陪笑:“对对,警察同志,我错了,下次不敢,下次不敢。”“下次,你还想有下次,这样吧,按照治安处罚条例,你得被拘留15天,你也是个国家干部,念在你态度诚恳的份上,单位就不通知了,通知家属来。还有你这位老同志,应该自重些,不要晚节不保啊”“是,是,警察同志,我绝对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安守个屁。”一听刘方明这么虚伪的话,李亮气不到一处来,不是双手被铐着,早又冲上去一顿臭打。“你又来了是吧”小警察忙按住李亮又对刘方明说:“你出去把这张表给填了就回去吧,记住,有事我会随时来找你的。”刘方明点头哈腰的出去了。“警察同志,不能放这种人出去危害社会啊,你们要审清楚啊”李亮叫了一会儿,忽然发现妻子张晓燕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门口,“为什么啊,昨天不是说好不乱来的吗?”看着妻子,李亮默不作声,晓燕靠过来安慰道:“没事吧。”“没事,不就是十五天吗,你就当我出差了,对了,麻烦你明天去下我单位跟我们领导请半个月病假。”“老公……。”晓燕扑在李亮肩上哭了起来,小警察进来了看看这两人过了会儿甩出一句话:“我可要提醒两位,你们可是离了婚的人啊!”这一句话让两人面面相觑,像哑吧吃了个黄莲,有苦说不出来了。

  带着怨恨和悲伤,张晓燕来到刘方明的办公室请求刘方明能出面跟警察解释。刘方明十分诧异:“晓燕,你们都离了,干吗还这么为他着想啊!你瞧瞧我这张脸都快给他折腾成变形金钢了。”“主任,你的损失我们会赔的,你去跟警察下就说只是朋友之间的误会,他就不用受拘留了,以后也有面子啊!”看着刘方明犹豫的样子,晓燕明白了他心里想什么,“主任,我答应你和你去香港开会还不成吗?”刘方明这时才露出笑脸,“好吧,晓燕,毕竟我们还是朋友的,我去说说,不进你可不能食言哟。”一向柔弱的晓燕点了点头走出了刘的办公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玻璃囚室:神秘的爱与欲望

作者:纯懿

米诺学生时期被男同学侮辱,后此男同学死于非命。米诺成人后与佟寒相恋,后佟寒亦死于非命。巴特多年后归来,却因为某…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老“王”

    老“王”是一个单位的原副职领导,科级干部,现在已经卸任了。老“王”任职时间比较早...

  • 小白菜儿

    一 清朝年间,南边余杭出了个小白菜儿与杨乃武。 一百多年后,离小白菜儿老家往北五六...

  • 二斤二两牛后腿肉(一)

    小姜买生牛肉自然也不会到超市,他只到西苑菜市场,而且只去一家河北商户卢大姐的牛羊...

  • 赴客宴打糍粑过新年

    离开乡下多年,总忘不了那一幅幅风物,那一道道风情,那一件件风韵。 我下乡在川东,...

  • 提拔

    清洁工翠花直奔家里而来,兴奋地对丈夫牛二说道:我被提拔了,我被提拔了! 什么?你...

  • 弄假成真的鸳鸯

      不知过了多久,全身绑着绷带的晓燕从昏睡中醒过来,睁开双眼的她仿佛来到了一个雪...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