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二斤二两牛后腿肉(一)

时间:2015-08-31 10:30来源: 作者:疙疤秧 点击:
小姜买生牛肉自然也不会到超市,他只到西苑菜市场,而且只去一家河北商户卢大姐的牛羊肉摊。一般超市的生牛肉,平均四十多一斤,西苑菜市场的,三十左右,一斤差了十来块。小姜经常去卢大姐那里买牛肉,卢大姐当然也就经常给他优惠,有时候,块儿八角的,说抹就抹去了。

小姜在圆明园西南角隔墙的城中村福缘门租住。福缘门西南角有一个西苑菜市场,与福缘门一墙之隔,大型农贸批发零售市场,菜的品种多,价钱也比超市和其它小菜场便宜一大截子。不但小姜这样住在附近的居民喜欢到那里去,就是远处的老年人,也喜欢乘公交不远十里几十里地赶来买菜。

小姜喜欢吃牛肉,隔三差五就要弄块牛肉吃。他很少买熟牛肉,太贵了,一斤六七十,品牌店里的,七八十。小姜不是吃不起,他和女朋友一个月工资加在一块儿一万多,吃点牛肉还不至于像割自己的肉。小姜是会过日子,既想满足口腹之欲,又想省钱,所以,他总是买生牛肉。买块生牛肉,三十二十的,回家自己做,要么煮,要么煎,要么炒。

小姜女朋友小敏还是有点心疼:“小姜,咱们可是想着要在燕郊按揭买房呀!你天天吃牛肉,一次二三十,能买几十块砖呀!”

小姜有点儿不好意思,但还是振振有词:“你也不算算账,我吃的又不是熟牛肉,是生牛肉,能费几个钱?你和同事动不动就到烧烤店吃烤串、下饭馆,一顿少说也得百八十块,吃的谁的肉,鬼才知道!我买块生牛肉,二三十块钱,够咱俩美美地吃一顿,有时候还能吃两顿。尤其是绿色环保,肯定是牛的肉吧?再说了,咱吃了牛肉,身上有了牛劲,工作起来更卖力,挣钱也更多呀!”

小敏想想,倒也是,不过,嘴里还是唠叨:“你做的煎牛排,我明明知道是正儿八经的牛肉,可总是吃不出西餐店煎牛排的感觉。”

小姜说:“你那是心理作用。”

小姜买菜很有一套,别看是个男的,不少菜贩总是夸他,比女的都会买东西。他还经常向小敏面授机宜:“买菜大有学问,有技巧。你每到一个新菜市场,买几回菜以后,就瞄准一家说话和气、价钱公道还不短秤的商户,以后,只去那家。这样的话,卖菜的为了拉住你这个客户,就会经常给你优惠。”

小敏说:“小姜,你比女的都会合算啊!你这不是会过日子,是小心眼,小气。”不过,小敏心里还是觉得小姜会过日子,她当初看上小姜,其中就包括这一点,还是重要因素。像他们这样的北漂,不会过日子,在北京打几年工,临了攒不住几个钱。

小姜买生牛肉自然也不会到超市,他只到西苑菜市场,而且只去一家河北商户卢大姐的牛羊肉摊。一般超市的生牛肉,平均四十多一斤,西苑菜市场的,三十左右,一斤差了十来块。小姜经常去卢大姐那里买牛肉,卢大姐当然也就经常给他优惠,有时候,块儿八角的,说抹就抹去了。几年来,小姜和卢大姐成了熟人,应该说,比熟人还要熟。北京不像小地方,不像在老家,谁都认识谁,北京这里人来人往,再熟的人也不能算真熟,本来在一起几年的邻居、买卖几年的主顾,一转眼搬走了,可能一辈子都再也见不着面儿了,能算熟人?因此,一般熟人是不会让你赊账的,你赊走了一块牛肉,第二天没影儿了,到哪儿去找你要钱?

小姜和卢大姐的熟识程度不一样。小姜到卢大姐的肉摊买肉,有时是换了衣服忘记带钱,有时是买过其它菜,剩下的钱不够买肉了,卢大姐总会爽快地说:“得,小姜,下次一块儿算吧!”

小姜为此很得意,对小敏说:“小敏,看看,我混得还行吧?人家菜市场卖牛肉的都敢赊给我。”

小敏说:“看你那出息!不是你人缘好,是她想拉住你这个客户,下次买肉,你肯定不好意思去其他摊位吧?你欠了她钱,不还得去她那儿,连个挑拣的余地都没了。”

小姜说:“你牛肉也没少吃,咋小鱼儿一样的心眼儿啊?有点儿市侩了啊!”

小敏反唇相讥:“你还说我!从一个乡下来的卖肉的那儿赊来一块牛肉,就觉得自己混得像个人物,你这才是小心眼儿,还有点土儿吧唧的俗。”

近一段,小姜和小敏在各自公司都不大顺心。小姜不知道是不是牛肉吃多了,火气比较大,先是和女主管吵了一架,没出三天,又和老板顶了几句嘴。小敏呢?肯定不是因为牛肉吃得多了,不过火气也不小,先是和女老板顶了几句嘴,又和男主管吵了一架。周末回到家,两个正在气头的年轻人先是相互诉苦,诉着诉着,自家人又戗起来了。小敏先是嫌小姜不会过日子,又买了一块牛肉;然后埋怨小姜挣钱少,毕业好几年了,人家三万两万地挣,小姜一个月才六千左右。小姜气呼呼地说:“你还嫌我工资低,你也毕业好几年了,一个月还不到五千。我几个同学,也是在北京打工,人家找的女朋友,都是城市的,家里有钱,都弄了个首付,在燕郊按揭了,还买了车。我挣钱少,我家里穷,你挣钱多,你家有钱也行啊!”

小敏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边哭边骂道:“小姜,你他妈的可是个大男人啊,是个思政专业的研究生啊,竟然能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你想吃软饭,找个北京富婆呀,你们公司附近不就多的是?找个富婆,别说首付,就是别墅都不在话下。小姜,我说你小心眼,看来是恭维你了,你不但小心眼,你还小阴暗,不,你是心里阴暗得不见天日!”

小敏摔门而去。小姜气得哼哧,在床上坐了半天,啥也不想干,还是想着公司的事儿。半天,肚子开始咕咕叫。小姜起身,拍拍肚子,磨磨蹭蹭出门了。

小姜本来没想去买菜,他先是在福缘门的小街上瞎转悠,走着走着,走到了通往大街的那条老长的、一边是达园围墙、一边是圆明园围墙的大胡同里;顺大胡同走了一会儿,到了大街上。小姜站在马路边,看到下班的男女、摆地摊的男女熙熙攘攘、忙忙碌碌,气消了大半。愣了会儿,还是拐进了西苑菜市场。

越是生气的时候,小姜越想吃肉,越想吃牛肉,还往往半生不熟地吃。嚼着生筋的牛肉,小姜能够获得一种发泄的快感。

“妈的,去买块牛肉,买一大块牛肉,做成五成熟的煎牛排!”

菜市场正在收摊。小姜径直穿过蔬菜区、肉类区,走到卢大姐摊位前。卢大姐也正在收拾家伙什,见小姜来了,懒洋洋地招呼。    

小姜说:“大姐,给我来两斤牛后腿。”

卢大姐看看小姜,笑着说:“嗬,小姜,平常都是三十二十的,今儿咋了?”一边说,一边麻利地切了一块牛后腿;称了称,二斤二两,一斤二十八,总共六十一块六。

“得,小姜,六十吧!”

小姜掏钱,手伸到口袋里一摸,这才想到,刚才出来的时候只顾生气,钱包忘带了。

“不好意思啊,大姐,忘带钱了。”

“没事儿,又不是一回儿两回儿了。下次一起算吧!”卢大姐还是那样爽快。

小姜拎着二斤二两生牛肉,向家里走出。六十块钱,大姐都赊给我了,看咱混的!你小敏竟然还埋怨我没本事。想着自己混得能赊来二斤牛肉,小姜慢慢没了火气。

回到家,小姜三下五除二做了煎牛肉,就着二锅头,一边美滋滋地吃着喝着,一边想着心事。

周一一上班,老板就把小姜叫到办公室。先是主动向小姜道歉,说自己前几天因为一笔客户货款迟迟不给,心里郁闷,把火儿发在了自家员工身上,请小姜不要介意。老板都这么大度,小姜更是受宠若惊,连连给老板赔不是,表示今后无论如何,都要首先提醒自己尊敬领导;尊敬领导就是尊敬公司,尊敬公司公司才能发达,公司发达员工才能提高收入。

接着,老板和小姜商量,要给他升职。小姜有点儿意外。老板又说,升职后不是在北京,是派驻武汉分公司,担任销售总监。公司是从事高校教学管理软件开发的,武汉高校云集,公司三年前在武汉设立了分公司,但销售额一直徘徊不前,老板知道小姜比较认真,有一股犟劲,去新地方攻难关是合适人选。

小姜看着老板:不是趁机给我小鞋穿吧?刚刚还大腹便便,不会是装的吧?

老板看着小姜,呵呵笑笑,说:“小姜,你的薪水从今天开始,涨三成。另外,根据销售业绩,还有提成和奖金。”

小姜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老板不是给自己穿小鞋,的确是想重用自己。得,去武汉就去武汉吧,咱出来就是挣钱的,哪儿钱多去哪儿。

下班回到家,小姜二话不说,带着小敏下了饭馆。一边吃饭,小姜给小敏说了升职的事儿。小敏高兴得不得了。等到听说驻武汉,小敏又傻眼了:“那咱俩不是要两地分居了?都啥时代了,谁家还夫妻两地分居啊?”

小姜笑着说:“咱俩还不是正式合法夫妻。”

小敏脸色又变了,说:“那好,你升职了,正好到武汉找个武汉美女得了,武汉高校那么多,美女多的是。”

说笑归说笑,小姜不能不去武汉,也不能和小敏两地分居,小姜让小敏辞职,跟他一起去武汉。武汉的房价比北京便宜多了,南湖边那么好的地方,均价不到一万,比密云延庆还便宜。小姜算过账,他在武汉差不多一万的月薪,一个月可以买一平方水景房;他和小敏在北京一个月挣一万,仨月才能在大兴买一平方。他准备在武汉安家落户。

小姜担心的是,小敏不愿意离开北京,毕竟是首都啊!没想到,小敏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还非常感动地看着小姜,弄得小姜都脸红了。小敏在北京漂了好几年,心里总是没底儿,脚下总觉着没根儿,加上在公司也不大顺当,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她巴不得赶快离开北京。

两人把租住的房子退掉,东西该扔的扔,该卖的卖,拉着两个手提箱,到了武汉。

分公司在武昌广埠屯,离武大、华师几步之遥。小姜在武大校园珞珈山脚下租了一套小两居,房子是七八十年代建的,小是小了点,还破不拉叽的,木窗户都裂了缝,房租却比北京便宜多了,一个月还不到两千。小敏也很满足,她一边找工作,一边每天在武大校园和东湖边游玩。

比女的还会买东西的小姜当然是个细发人儿,可也是个有心劲的犟筋人儿,干啥事儿喜欢较真儿,也很执着,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这样的人,在人际关系成熟得像渔网的单位,他可能吃不开、混不响——大伙儿都按部就班地混着,你喜欢较真儿,不等于骚扰得别人不舒服啊?别说在国家机关和国企事业单位不受欢迎,就是在民营企业,也一样,不都是混人啊?不过,这样的人打生不打熟,适合当开路先锋,去开拓新业务,适合独当一面。他认真,开拓大盘需要的就是认真;他犟筋,但他是上司,员工不敢对他说三道四,相反,会觉得领导是个事业家,对工作负责,跟着他干,也就心服口服,还出业绩。

小姜带领一帮年轻男女销售人员,很快就在武汉打开了局面,搞定了几家高校。老板很高兴,专程从北京赶到武汉,嘉奖武汉分公司。

席间,老板关切地问起了小姜女朋友,劝小姜常回北京看看她。小姜说:“跟我来武汉了。”

老板一听,惊讶地问:“北京的工作辞了?那她在武汉找到工作了吗?”

小姜说:“辞了,我在南,她在北,谁也没心工作,干脆辞了。在武汉还没找到工作。正好,在家给我做饭,也好让我工作上免去后顾之忧。”

老板很激动,握着小姜的手说:“小姜,兄弟,谢谢!谢谢!”

小姜纳闷儿:“老板,你谢我啥呀?”

老板比小姜大不了几岁,从北京理工大毕业,借了点钱,自己开了这家软件营销公司,从小到大,七八年了。他最大的感受,就是员工总是把自己当成打工的;他最大的渴望,就是找到把公司当成自己家的员工。他知道小姜是个认真负责的人,这下,为了武汉分公司,小姜竟然让女朋友辞职,带着家眷来了。这不就是传说的历史上才能找到的“单位就是俺家”的好员工啊?!

小姜却不领情:“我是怕她一人儿在北京受不了,她也正好不愿意在北京了。就这么简单。”

老板尴尬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给小姜倒了一满杯酒,给自己倒了一满杯酒,两人站起来,碰杯一饮而尽。

“小姜,好兄弟!这样,你让你女朋友到咱分公司来,主管财务。公司是你俩的大家,武汉分公司就是你俩的小家,就是你俩的家。”

小姜急忙摇头:“不行不行!违犯财务制度,也让其他员工说闲话。”

“公司就是咱的,咱说了算,就这么定了!”

但最终,小姜只同意让小敏在分公司当业务员,坚决不让她当财务总管。

老板拍着小姜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小姜,该认真就认真,该圆通也要圆通。很复杂啊!”

小姜说:“主要是必须认真,世界上的事儿,怕就怕认真两字。”

小敏到分公司当了业务员,两人的收入又增加了几千块,小姜的干劲越来越大。

一天,吃过晚饭,小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上正播放全国道德模范颁奖仪式,其中的诚实守信奖,颁给了一名彩票站投注员。有老彩民打电话给投注员,让他先打出来一注彩票,明天给钱。投注员打了,没想到,当晚开奖,竟然中了头等奖,五百万。投注员二话不说,把彩票给了那位彩民。结果,他用五百万换来了一个诚实守信道德模范奖状。

“他根本就不该把彩票给了那人。”小姜说,“不但违犯彩票发行相关规定,就是按照老百姓的理儿,给是仁义,不给,是本分。”

“我觉得应该把彩票给人家。人家是老彩民,电话里给说了,等于建立了一种协议,你不能违背协议。”小敏理直气壮地反驳小姜。

“那种协议属于无效协议,不但违犯彩票相关管理规定,也无凭无据。一切应该让法律说话。”

“那也不能不仁不义,不考虑道德吧?恐怕是个人儿都觉得他应该把彩票给人家,给你打了电话,还是老彩民。没有白纸黑字,可你不能耍赖吧?还要不要道德呀?”

“正因为有太多的人像你这样道德道德的,才给他发了一张诚实守信道德模范奖状。五百万买张奖状值不值是另外一回事儿,关键是在道德和法律之间,是不是主次颠倒了?”

“中国现在需要法制,也需要道德。授予他诚实守信道德模范,恐怕也是这样考虑的。”

突然,小姜从沙发上“唿”地坐了起来,叫道:“唉呀,坏了!坏了!从北京来的时候,忘了一件事儿,一件大事儿!”

小敏被他吓了一跳,问他:“看你咋咋呼呼的,忘了啥大事儿?别人欠你钱,你忘记要了?”

“别人欠我钱倒是小事儿;是我欠了别人钱,忘记给人家了!”

“小姜,没事没非的,你干嘛欠人家钱?欠多少啊?你是不是做过啥见不得人的勾当啊?”

“嗨,哪儿跟哪儿呀!你还记得西苑菜市场那个卖牛肉的卢大姐不?欠她钱!”

“你咋欠她个卖牛肉的钱?你整天嘚瑟能从她哪儿赊账,你俩不是有一腿吧?”说完,小敏“噗嗤”笑了。她也认识卢大姐,那女人身高足有一米八,体重看上去至少一百八,比一般的北方男爷们都要威武强壮。

“你忘了,来武汉前几天,咱俩吵架,你赌气出去吃饭了,我去卢大姐那儿买牛肉,身上忘了装钱,人家卢大姐像往常一样,大方爽快地说下次一起算。结果,离开得匆忙,就把这茬儿给忘了。”

“唉,我以为多大的事儿,不就一块牛肉钱呀?你吃了她那么多牛肉,这一块,权当是优惠大酬宾吧。”

“小敏,你刚才还道德道德的,咋一扭脸就忘了道德了?看来,道德模范奖还真有重大的社会意义。”

小敏一撇嘴:“不就是一块牛肉啊,估计她都忘了。我说你小心眼,你说你是认真,我看你就是小心眼,为了一块牛肉大惊小怪,不就是三十二十的呀!”

小姜站起来,在客厅里踱步:“你不说三十二十我还不太当回事儿,你说起三十二十,我倒真得当回事儿了。那次不是三十二十,是二斤二两牛后腿肉,本来六十一块六,卢大姐要我六十。”

“嗨,小姜,六十又咋了,不就是六十块钱啊?”

“不是!你想想,我往常都是只买三十二十的,恰巧那次,心里有气,想大吃大喝发泄一通,就要了一大块牛后腿,二斤二两,一下子六十块。欠了人家六十块,却没影儿了。你想想啊,卢大姐会不会瞎猜:这个小伙子,原来都是三十二十的,这次一下子要了六十的;要了六十的,一下子不见人影儿了。敢情过去都是使的手段啊,用一个个三十二十赢来了信誉,然后,一下子拐走了六十。”

小敏说:“嗯,据说有些诈骗高手就是这样,先花点小钱买你的信任,然后,一下子骗走一大笔钱。不过,好像二斤二两牛肉六十块钱也不够不上精心策划的诈骗分量吧?”

小姜在沙发上坐下,说:“六十块钱总比三十二十多。这下问题大了,说不定卢大姐还会骂她自己:我一个一百八十斤的女汉子,咋就上了一个小白脸儿的当了?一下子拐走我二斤二两牛后腿。”

“哈哈!小姜,还真说不定!”

“不行,我得赶回去,专程把牛肉钱给卢大姐送回去,这不仅仅是二斤二两牛后腿的事儿,也不是六十块钱的事儿,这是一个信誉问题,是关乎北漂形象,关乎新一代青年形象的大问题,重大的社会问题。”

“得了吧你,小姜,你以为你是谁啊?卢大姐那个大脑袋像你这个小脑袋一样,一下子想起那么多社会问题呀?你给北京公司同事打个电话,谁到圆明园颐和园的时候顺便给她捎过去不就得了。”

“我们公司在朝阳区,离那么远,麻烦谁呀?人家来来回回,路费就得好几块,还得搭上大半天时间。再说了,我也不想让同事知道我喜欢吃牛肉,一份英文资料上说,喜欢吃牛肉的人,一般人缘都不大好,比较自我。”

“我说呢,你这么自我原来是吃牛肉吃的呀?要不这样,我让我原来的同事或是闺蜜代你送过去吧?我想想,谁离西苑最近?”

“不用,还是别麻烦人家了,自己想办法吧。”

专程回北京送二斤二两牛肉钱,好像不大合适;下次去北京总公司,又不知道啥时候。让谁代劳呢?

小姜想起了小秦。小秦在西苑菜市场当保安,有一次,他劝阻一辆违规停放的轿车,被北京口音的车主臭骂了一通。小姜正好看见了,他是个喜欢较真儿的人,较真儿的人都爱管闲事,也许不是出于仗义执言,主要是看到不合乎大道理的事儿,不管管,不发发牢骚,他心里难受。小姜和另外几个买菜的老年人给笨嘴拙舌、看上去乡下来的保安打抱不平。车主骂骂咧咧开走后,他又和那个小保安说话,没想到,俩人不但是山东老乡,还是一个县的。从此,每次去西苑买菜,小秦都会抢先和小姜打招呼。小伙子寡言少语,一看就是个老实孩子,来北京才两个月。

得,让小秦先替我还上,等哪天回北京,再把钱给小秦。

小姜根本就没想到,小秦会不会帮这个忙。不仅仅因为俩人是老乡,更不是因为小姜曾经为小秦打过不平,主要是小姜觉着小秦是个实在孩儿,他一定会帮这个忙。

第二天一上班,小姜给小秦打电话。小秦说:“我说呢,姜哥,咋好长时候不见了,你到武汉去了呀,升官了呀!”等到小姜把委托还钱的事儿说了,小秦像小姜预想的那样,先是恭维姜哥:“姜哥,你真是个仗义人,是咱山东人的脾气。”然后,一口答应下来,“没事儿,姜哥,我看哪天有空儿,拐到里边把钱给她。就是那个又高又胖卖牛羊肉的河北娘们吧?”

“对对对,就是她。你给她的时候,一定说清楚原因,你姜哥我开始是因为走得匆忙,忘了那茬儿;到了武汉,工作更忙,忙起来也就没想起来,前两天才忽地想起来了。一定给她说明白啊,别让人家觉得咱不仗义。”

“没事儿,姜哥,你放心吧,不就五六十块钱呀?你放心吧!”

小姜又嘱咐了几句。放下电话,他心里舒畅多了。

第二天上午,小姜惦记着这事儿,又给小秦打电话。电话没人接。停了一会儿,小秦发来一个短信:“正在开会。”小秦心里暗骂:妈的,你一个小保安开什么会呀?

第三天下午,小姜再次给小秦打电话,小秦接了,说:“你放心吧,姜哥,不是多大的事儿。”顿了顿,小伙子又说,“姜哥,实际上,让我说呀,你人走也走了,五六十块钱,也不是多大的数儿,别恁认真。”

小姜慌了,连忙说:“小秦,可不能这样想啊,你可一定得还给人家啊!”

小秦也连声答应:“行行行,姜哥,你放心吧,抽空我去里边一下,把钱给她。”

又过了一天,小姜又给小秦打电话,小子没接。

小姜在心里骂道:“小子,还山东爷们哩!还老乡哩!一口一个哥,到了还是耍了滑头。”不过,他并不责怪小秦,且不说人家小秦挣个钱不容易,这事儿好像也的确怪自己没考虑周全:你让小秦把钱给了卢大姐,你啥时候还给小秦?欠着小秦,和欠着卢大姐还有啥不一样的?

咋办呢?用啥办法把钱给了卢大姐呢?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企业领导者常犯的60个错误

作者:周锡冰

企业死亡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领导者在处理企业出现的问题时,经常犯下那些不应犯下的错误,导致企业在短时间内衰亡,如果…

发布者资料
疙疤秧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3-22 13:03 最后登录:2017-11-10 12:11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老“王”

    老“王”是一个单位的原副职领导,科级干部,现在已经卸任了。老“王”任职时间比较早...

  • 小白菜儿

    一 清朝年间,南边余杭出了个小白菜儿与杨乃武。 一百多年后,离小白菜儿老家往北五六...

  • 二斤二两牛后腿肉(一)

    小姜买生牛肉自然也不会到超市,他只到西苑菜市场,而且只去一家河北商户卢大姐的牛羊...

  • 赴客宴打糍粑过新年

    离开乡下多年,总忘不了那一幅幅风物,那一道道风情,那一件件风韵。 我下乡在川东,...

  • 提拔

    清洁工翠花直奔家里而来,兴奋地对丈夫牛二说道:我被提拔了,我被提拔了! 什么?你...

  • 弄假成真的鸳鸯

      不知过了多久,全身绑着绷带的晓燕从昏睡中醒过来,睁开双眼的她仿佛来到了一个雪...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