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周卫道士的卫道传奇:上班路上一小时,卫道故事一汽车

时间:2015-08-19 15:56来源: 作者:疙疤秧 点击:
违背社会秩序的木楔子,被称作敢闯敢冒、敢于开拓创新、敢于打破陈规的先进者,他们肯定比安分守己、遵纪守法的胆小者更容易成功。他们成功后,又成为众人顶礼膜拜的楷模和偶像。

       今儿一大早,周卫道士刚刚走到香山公交车站,331就来了。周卫道士看到,铁栅栏里边已经曲里拐弯排起了长蛇阵,显然,众乘客已经候了很久。周卫道士排着队,心中感叹,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呀!

这时,从公交场站外边“呼哧呼哧”跑来几名帅哥靓妹,他们看看一字长蛇阵,看看一字长蛇阵里的老爷爷老奶奶大叔大婶,看看同龄的帅哥靓妹,然后,脸不红心不跳地如僵尸般插队上车。周卫道士不由得再次感叹: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来得巧不如厚脸皮儿啊!周卫道士看到,那几名年轻的帅哥靓妹真的像僵尸——办了不正常的事而能脸不红心不跳,不是僵尸又是什么呢?周卫道士当年上学时,在饭厅打饭不排队的人被称作“加塞儿”。倒是一个恰如其分的叫法,不遵守公共秩序的人,不正如一个个插进社会有序队伍里的木楔子吗?

周卫道士又想到,违背社会秩序的木楔子,在今天的中国被称作敢闯敢冒、敢于开拓创新、敢于打破陈规的先进者,他们肯定比安分守己、遵纪守法的胆小者更容易成功。他们成功后,又成为众人顶礼膜拜的楷模和偶像。昨天深更半夜,周卫道士还在电视上看到,中央电视台正在大力宣传和弘扬敢闯敢冒的南方模式,就是敢于突破禁区、敢于蔑视当年的法律制度毅然发家致富的违法犯罪模式。周卫道士一直认为,南方暴发户北方暴发户在实质上与公交车站加塞儿的帅哥靓妹没什么区别,都是敢于厚着脸皮破坏公共秩序的木楔子。所不同者,香山公交车站加塞儿的帅哥靓妹被乘客们视作害群之鼠,南北暴发户却被戴上先进生产关系代表者的桂冠。

唉!木办法呀木办法,翻来覆去还是木办法呀!难道大伙儿都错了吗?

因为是始发站,周卫道士比较容易地就在黄色座椅后边找到了座位。黄色座椅专为老幼病残孕等特殊人群设计,位置自然比较方便舒适。但是,无论乘坐公交汽车还是地铁,周卫道士宁愿站着也从来不坐黄色座椅。周卫道士觉得,这是一名乘客应该遵守的秩序本份。因此,看到坐在黄色座椅上的青年男女给老幼病残孕让座后,老幼病残孕们总是受宠若惊般地连声谢谢谢谢再谢谢,好像得到了莫大的恩惠,周卫道士总是想到,唉,其实,老弱病残孕们根本就没必要感谢让座者,他们原本就不该坐在那里,他们原本就不该坐在原本属于你们的座位上;坐在那里了,然后给让座了,只是履行了本份,是他们理应承担的义务——不,不是义务,仅仅是本份,根本就没必要谢谢谢谢再谢谢。当然了,出于人之常情地谢谢,也是人之常情。但是,正是这种实质上向错误妥协的、看似宽容的人之常情,像酸雨一样一点一滴地败坏了社会环境,使违背正常正当的社会秩序的行为一直得到原谅,从而也就是纵容了。周卫道士想到,这就好有一比,一名公务员、国企员工本来是在假期期间履行本质公务,却被中央电视台报道得鼻涕涟涟;一名领导接见了人民群众,人民群众于是热泪盈眶。

周卫道士想起了一幅漫画,母鸡的承诺:我郑重承诺,保证下一个椭圆形的带壳的蛋蛋。于是,她受到了众鸡的热烈赞扬。

类似事情,周卫道士与人争论了不是一回儿两回儿了,每次争论,人民群众都会吃惊地嘲笑周卫道士: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儿呢?你怎么这么不宽容这么狭隘这么偏激呢?但周卫道士一直坚持认为,恰恰是这些小节上的所谓宽容,酿成了中国社会不尊重公共秩序、不尊重公共社会规则的恶习;这种看似温情脉脉的宽容,其实是在为自身同样的毛病寻找借口,是在群体性地放纵他人的毛病,放纵自身的毛病。这种恶习比贪官污吏还可怕。贪官污吏一次性地贪腐办坏事,脓包熟透流脓后,也就死翘翘了;这样一次次的万民日常宽容却营造了一种社会环境,谁也逃不脱,会贻害千秋万代的。

331行至丰户营,上来了许多人,大通道车厢一下子就挤得满满的,男女老幼乘客你贴着我我贴着你地在飞奔的车厢里晃晃荡荡。

这时,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挤到了周卫道士的座位旁,正埋头在本子上发泄对社会和众人不满的周卫道士抬头一看,急忙站起身,恭敬地给老人让座。老奶奶连声说谢谢谢谢再谢谢。

周卫道士大声说:“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老奶奶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周卫道士说:“我叫雷锋。”

老奶奶说:“名字有点耳熟。真是一个好孩子啊!”

周卫道士之所以大声说话,不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好人好事很得意,也不是想炫耀自己。周卫道士这么做,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乘客能够看到这件事,并受到刺激,从而能够有更多的青壮年乘客主动给另外的老弱病残孕让座。

没想到,周卫道士的话激起了一边一名青年男子的反感,他厌恶地白了周卫道士一眼,嘴里小声嘟囔:“装那个!还雷锋呢?遗毒!”

周卫道士看看他,青年把脸扭到一边。周卫道士苦笑着摇摇头。

这时,周卫道士注意到,在一张黄色老幼病残孕座椅上,端坐着一位仁兄。那是周卫道士经常可以看到的一位身穿深红色皮衣、背挎深红色皮坤包、戴着一顶看上去质量不错的棒球帽的昂蔽帅男,一眼看上去就能发现他又帅又酷,典型的当今时尚模特、女士们欣赏的肌肉男。好多次乘公交,周卫道士都看到,帅男上车后总会抢先坐在黄色座椅上,然后,脸上戴着一副又帅又酷的威严冷森,聚精会神地在他的时髦手机上玩游戏;每次,任凭老弱病残孕站在被这位酷男霸占着的本来属于他们的黄色座位前摇摇欲坠,酷男泰山崩于前而目不瞬,一脸冷酷的时髦青年威严。周卫道士看到,不少美女靓妹喜欢看上他两眼。有几次,周卫道士听到,酷男下车后,几名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小美女望着他的背影,小声交头接耳:“哇塞!好帅帅!”“嗨,萨拉,看那个帅哥!”

“厢红旗到了,有在厢红旗下车的乘客,请从前后门下车!”电子和人工报站声音惊醒了周卫道士,睁开眼睛,他看到,那名帅哥酷男的座位边,站着一位大腹便便的孕妇。她的肚子向前高高挺起,因为人多,她不得不向座位的方向靠拢,结果,她的大肚子几乎挺到了酷男胸前。但酷男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他收起也许玩累了的手机,像青春偶像一样,双手抱拢在胸前,微微闭上眼睛,嘴角挂着一丝丝冷峻威严的笑。

周卫道士看看酷男,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酷男脸上那种强硬的竖肉。人脸上的竖肉远比横肉可怕。满脸横肉的人不过是外在的粗鲁,满脸竖肉的人,往往内外兼修,从里到外都强硬霸道,冷酷无情。周卫道士看看酷男的满脸竖肉,看看挺在酷男满脸竖肉前的大肚子,张了张嘴,然后,将自己的脑袋抹过去;

一分钟后,周卫道士看看孕妇的大肚子,看看大肚子前酷男的满脸竖肉,想起了科学卫道的座右铭。他满脸堆笑地问酷男:“这位先生,一眼就可以看出,您是一位有英雄般勇敢性格的人,我很想结交您这位英雄喽。请问,您知不知道公交车上的黄色座椅是什么意思嘞?”

酷男的眼帘动了动,但没睁开;相反,他的鼻子里发出一声威严的“哼”的声响,他那厚厚的两片嘴唇微微张开,一股杀气从嘴巴里缓缓吐出。

周卫道士暗自佩服那酷男:仅仅一个微妙的面部动作就充分告诉旁人,这爷们是一个惹不起的人。他盯着酷男闭着的眼睛,等待着他的回答。一边等待,周卫道士一边想:假如这位先生现在睁着眼睛,哪怕只是一只,我也不敢这样直视人家的。

半天,不见酷男回答。

周卫道士再次挤出一副笑脸,皮笑肉也笑地自问自答:“这位先生,我告诉你吧,公交车上的黄色或橙色座椅,是专为老弱病残孕等特殊需要人群准备的。作为一名循规蹈矩的乘客,即便这些座位空着,也是不应该坐上的。你坐上去,也许有的老弱病残孕就不好意思让你站起来了。不过,我们是在中国嘛,可以保留些中国特色,所以,要因地制宜,实事求是,当黄色或橙色座椅上没有老弱病残孕的时候,我们也不妨暂时先坐上去。但是,当身边站有老弱病残孕和带小孩的乘客以及其他需要帮助的乘客时,您就要站起来让座了。”

一边笑眯眯地说着,周卫道士一边笑眯眯地看着酷男闭上的双眼。他看到,满脸竖肉的酷男闭上的眼帘其实蛮好看的。的确,满脸竖肉的人看上去总是充满威风凛凛的英气的,比满脸横肉的狂浪粗鲁之人帅气多了。周卫道士一边笑眯眯地欣赏着酷男美丽的眼帘,一边耐心地等着。

等了大概三分钟,酷男的眼帘再次动了动,他的鼻翼也跟着优雅却有力地耸动了一下,发出深长的鼻息,就像领导要生气时候的威严鼻息;他那双厚厚的嘴唇再次微微张开,吐出一股更加深长的口气。

周卫道士继续耐心地等着。

又过了三分钟,不见动静。

看看身边似乎就要撑不住的孕妇,周卫道士陪着小心,看着酷男的满脸竖肉,看着他的厚嘴唇,看着他那高高的鼻梁,继续等待着。他因为笑眯眯的时间过长,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

又过了三分钟,周卫道士皮笑肉不笑地再次招呼酷男:“先生!先生!”一边招呼,周卫道士一边用他肉肉的小手轻轻拍拍酷男的肩膀:“先生,先生,这位孕妇女士看样子快要撑不住了。”

突然,那酷男睁开一双虎目,两只拳头紧紧地攥着,发出“嘎巴嘎巴”的骨节声响,他怒吼一声:“你他妈的的还有完没完?!你他妈的像个女人一样婆婆妈妈,不嫌无聊乏味吗?”

周卫道士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刚才陪着小心的紧张却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用比酷男更高的嗓门吼道:“一个颤巍巍的孕妇一直站在本来属于人家的专用座椅旁,你这个估计有一百八十斤的男子大汉却一直像那些占着老幼病残孕座椅的小女子一样装瞌睡。你才是女人!不,你连女人都不如!女人在劝告下,大多数会乖乖让座的,你不但不让出本来属于人家的、被你侵占的老弱病残孕座位,你却撒野发疯。你以为你撒撒野,我周卫道士就怕你不成了?人民群众就怕你不成了?道德就怕你不成了?”

那酷男看看周卫道士,也许是周卫道士的凛然怒气多少震慑住了他的淫威,他冷笑一声:“正睡觉却梦见你这个大尾巴狼。你他妈的秦朝来的吧?”

周卫道士正要说话,北宫门站到了。那酷男站起身,咬着一口白森森的皓齿,盯视着周卫道士:“充英雄不是?爷们,下来!下来!下来!看老子打爆你的头!”

周卫道士也冲他叫到:“下来又怎样?下来你还敢吃了我周卫道士不成?老子也是闯过三关六码头的,你这号儿人儿,见多了!”说实在的,周卫道士还真不怕这个已经发怒了的老虎,老虎闭着眼睛挺可怕,一旦它咆哮起来,可怖反倒减少了。再者,那厮连喊三声“下来!下来!下来!”,暴露出他内心也有某种程度的胆怯,就像洪教头遇着林教头。

不过,周卫道士没下车,他担心上班迟到,迟到是要扣钱的。唉!业余卫道不容易啊!

颐和园北宫门地铁站总有很多乘客下车,车厢里顿时变得松散一些,周卫道士身边甚至还空出一个座位。他四下看看,那名孕妇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下车了。

周卫道士坐在座位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窝囊气。他想到了武力卫道:哪天有钱了,雇一帮侠肝义胆的武林高手,走南闯北,不为别的,专门找茬,专门找那些张狂不讲理的市井横人的茬。比如今天,让武林高手们当场将那装酷男从座位上揪起来。如果他撒野,就让武林高手当场打断他那可怖的高鼻梁,打肿他那充满野蛮力量的厚嘴唇,打爆他那强横的大脑袋。周卫道士想,既然法律可以强制执行,为什么道德就不能诉诸强制力呢?

武力卫道,打烂那些流氓无赖强人直娘贼撮鸟人的霸道脑袋!

发着狠,周卫道士心中充满了快意,他像在梦中一样,无声地哈哈大笑。

突然,一股寒意从脊梁骨窜起:天呐!我这不成恐怖主义了?

法制社会也好,恐怖主义也罢,331这班老爷车继续载着满车乘客,轰轰隆隆地向前驶去。

车到五道口,上来两名美女,姿色不像中国女子。她们叽里呱啦地交谈着,哦,韩国人。两名韩国美女在周卫道士面前的黄色座椅上坐下,她们身上浓烈的香水味让周卫道士有点受不了。周卫道士掩着鼻子,眉头紧皱。周卫道士还看到,两位韩国美女前边座位上的一位老奶奶肯定也闻到了韩国美女身上的香水味,干脆捏住了鼻子。

车到北医三院,本来松散的车厢里,一下子又拥满了人,尤其是上来了不少看病保健的老年人。看到一位满头白发的老爷爷向这边走来,周卫道士急忙起身,把座位让给他。这时,他看到,还有两位老人没有座位,他们是一对老夫妇,老爷爷手中拄着一根拐杖,老大妈手里拎着一个包包。那两名韩国女子坐在黄色老弱病残孕座椅上,正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一边说还一边比手划脚的,不时呵呵地乐着。不知是因为沉浸在谈兴中还是韩国没有让座的习惯,或者这两名韩国美女没有给老弱病残孕让座的习惯,老人就在近旁,姐俩却无动于衷,似乎没有注意到老人的存在。

上前卫道吗?劝告她们给老人让座吗?合适不合适啊?人家可是老外啊!还是不要惹事生非了吧?万一惹出麻烦,那可成了外交大事啊!弄不好会造成严重的国际争端的。再说了,人家韩国是否有尊老爱幼的习惯呢?韩国公交车是否设置了黄色或橙色老弱病残孕座位呢?退一百步说,人家韩国姑娘来到中国,难道不应该享受一些超国民优惠待遇吗?政府对外来资本家还优惠大酬宾嘞,何况外来美女呢?    

周卫道士犹豫着。他闭上眼睛,竭力理一理有点乱的思绪。当他睁开眼睛,再次看到左右摇摆的两位老人,他毫不犹豫地记到两位韩国美女座位前,说:“两位美女,你们也许来自遥远的外国,你们也许刚刚来到中国,也许你们还不十分了解中国。我叫周卫道士,请听我简短地给您二位介绍一下我国的一些风俗习惯和基本道德伦理规范。在我们这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中国,老弱病残孕等弱者不但不会被社会丢弃,反倒会受到额外的照顾,就像来到中国的外国人受到中国政府的额外照顾一样。如果贵国没有这个习惯,想必你们对这个问题是比较难以理解的。那么,我给两位举个例子吧。比如,在这辆公交331上,专门为老弱病残孕设置了专座,喏,就是你们二位正在坐着的黄色座椅。在中国,有教养的女士们先生们是不会坐在黄色座椅上的,哪怕它们空着;不但如此,他们还会将自己的非黄色座位让给老弱病残孕乘客、带小孩的乘客以及其他需要帮助的乘客。我说了这么多了,二位美女听明白了吗?”

两名韩国女子一头雾水,她俩张着樱桃小嘴,长长的假睫毛忽闪忽闪,直勾勾地盯着周卫道士,不知所措。一名中国女性乘客说:“她们是韩国人,可能听不懂你的这套中国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说实在的,即便中国同胞,想要理解您这番中文版长篇大论婆婆妈妈,也是需要一番工夫的。”

周卫道士顿时明白了,他讪讪地笑了笑,用英语对两名韩国美女说:“Do you understand?”

两位韩国美女这下听懂了,她们反问周卫道士:“What understand?”

周卫道士醒悟过来,他有点害羞地不知如何作答。周卫道士的英语阅读还可以,会话就很差了。他抓耳挠腮,挖空心思,嘴里磕磕巴巴地,半天却说不出一个优美的英语句子。这时,他瞥见了公交车里贴着的提示牌,“黄色座椅是老幼病残孕专座”。让周卫道士喜出望外的是,提示语下边还印有英文。

周卫道士指着那个牌子,对两位韩国美女说:“I mean ,yellow seats reserved for  seniors、children、 pregnant women、the sick and the disabled。”周卫道士恐怕两位母语并非英语的韩国女子还不明白,他将句子简化了一下:“Ladies,I mean ,yellow seats   are  for  seniors、children 、 pregnant women、 the sick and the disabled。Now,Do you understand?”

两位韩国美女这下听明白了,急忙从座位上跳起来,站到了一边。周卫道士对两位显然已经疲惫不堪的老人说:“您二老请坐吧,两位韩国美女把座位给你们腾出来了。”

两位老人急忙坐下,舒服地喘了口长气,然后,对着周卫道士和两位韩国美女连说几声“谢谢!谢谢!”“Thank you!Thank you!”

老爷爷问两位韩国美女:“What is your name?"

两位韩国美女抢着回答:“Our names are   all  Lei Feng!”

老奶奶笑逐颜开地问周卫道士:“这位先生,您叫什么名字呢?中国人吗?”

周卫道士乐呵呵地回答:“是啊,我是中国人,我叫周卫道士。我还有一个英文名字,叫Lei Feng。”

两位老人哈哈大笑;两位韩国美女也随着哈哈大笑;全体乘客听了,也一起哈哈大笑。331公交车上洋溢着满车厢的温暖和快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婚姻,没那么简单:且行且珍惜

作者:颜妮

我们在婚姻的殿堂门口徘徊,不就是想拥有一份真爱,不敢想象没有爱的婚姻是怎样的凄凉和苍白。走向婚姻的爱情是弥足珍…

发布者资料
疙疤秧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3-22 13:03 最后登录:2017-11-10 12:11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老“王”

    老“王”是一个单位的原副职领导,科级干部,现在已经卸任了。老“王”任职时间比较早...

  • 小白菜儿

    一 清朝年间,南边余杭出了个小白菜儿与杨乃武。 一百多年后,离小白菜儿老家往北五六...

  • 二斤二两牛后腿肉(一)

    小姜买生牛肉自然也不会到超市,他只到西苑菜市场,而且只去一家河北商户卢大姐的牛羊...

  • 赴客宴打糍粑过新年

    离开乡下多年,总忘不了那一幅幅风物,那一道道风情,那一件件风韵。 我下乡在川东,...

  • 提拔

    清洁工翠花直奔家里而来,兴奋地对丈夫牛二说道:我被提拔了,我被提拔了! 什么?你...

  • 弄假成真的鸳鸯

      不知过了多久,全身绑着绷带的晓燕从昏睡中醒过来,睁开双眼的她仿佛来到了一个雪...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