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短篇小说 > 那年情怀 >

那些年的除夕事儿

时间:2016-02-06 22:15来源: 作者:董江波 点击:
一 临近2008年大年三十,我和阿宁走在北京海淀区和西城区的大街小巷,茫无目的地找房租,只为节省一个月的中介费,同时,也乘过年回家的空档,压一压来年的租金。 早上出门的时候,只吃了一个煎饼果子,然后滴水未进,找完清华和北大附近,从北大旁边一条窄

临近2008年大年三十,我和阿宁走在北京海淀区和西城区的大街小巷,茫无目的地找房租,只为节省一个月的中介费,同时,也乘过年回家的空档,压一压来年的租金。

早上出门的时候,只吃了一个煎饼果子,然后滴水未进,找完清华和北大附近,从北大旁边一条窄长的巷子出来的时候,人实在饿得走不动了。

我对阿宁说,“再要不吃一点东西,我就要倒下了。”

说完这个的时候,再走出100米。奇迹般遇到一个小时候才能经常遇到的炒玉米摊:地上摆个烧炭的小铁火炉子,炉子上边是铁架子,再上是手摇转动的全封闭式椭圆铁锅,铁锅对内是方向盘式的摇手,用以来回转动铁锅,对外是一个接口式的铁盖子,用以炒好后拧开放出爆米花。

手艺人坐在一个小红木凳子上摇着铁锅,右边是炭盆和夹炭的长铁夹子,左边是一个满是孔眼的大编织袋,前端是一个用废旧轮胎皮做的圆圆硬口,硬口上边有个拳头大的孔眼。

炒的是玉米和大米两种。我们到的时候,正好出锅玉米。炒玉米的大爷,把锅提起来,放到那个废旧轮胎上的孔口处,把锅对外一面盖子上的突出物放到孔眼里,之后拿一个小的铁物件一拧,只听“嘭”的一声巨大声响,废旧轮胎后的编织袋中,充满了膨大的玉米,非常香的味道,传出几里地远。

当然,我们买了两袋,三块钱一袋。吃完,回到了租住的北京师范大学校内地下室。

然后,就听室友告诉了我们附近有出租的便宜地下室。于是,在下一刻,我们果断租下了那家逼窄而仅容两人晚上休息的地下小屋。

再然后,没有了然后。在腊月29的火车上,阿宁发短信跟我说,“啸,年后不准备到北京了。准备就在家乡城市上班了,守家在业,也挺好的。”

我哑然。

2007年7月,离开晋川师范大学文学院,直接来京就业、找工作的一个学院同学,就我知道的,就有27人。

一年半的时光,每个月末,我们都互通着信息。每有一个人的离京归乡,都让我们黯然伤神。阿宁走后,我竟不再知道,当年的大学同学,除了我,还有谁在北京。

大年初六晚上九点,我到达北京西城一隅租住的小屋,屋外是爆竹声声,屋里是我和阿宁的物品。

突然想到,今天起,自己就将一个人在北京,上班下班,衣食住行,突然,人就沉默了下来。

2009年的大年三十,我当时还未跟妻静确立恋爱关系。

家里刚刚在镇里最繁华的泊南线旁盖了20间商铺,其中18间用来开家具沙发店,两间兼作住人和厨房、库房。父母和弟弟住在这里。

我住在村子后边的旧屋,步行到商铺,大约10分钟时间。

母亲身体行动不便,先是得了类风湿关节炎,后来又引起了糖尿病。每年除夕春晚,到快十点的时候,母亲就坚持不住了,而电视的音吵和光线,又会让她睡不着,导致第二天,风湿疼加重。

这时,母亲就会对我、父亲和弟弟说,“第二天看重播吧。早点睡吧。”

我们虽然不情愿,但却不是不懂事的人。其实,我是非常想完整的看完春晚的,母亲和父亲,看第二天的重播,弟弟向来是不看春晚,要跟朋友们出去玩。而初一开始,我也要找朋友去耍子,这一年的春晚,也就这样过去了。

大年三十晚上十点,泊南线上的路灯雪亮雪亮,路边、整个村子的人家家家红灯笼、大亮灯泡。我走在回老屋的路上,一路狗声犬吠。

我给静打了一个电话,她家离我家大概有5华里的距离。我让她来找我,她犹豫。我生气了,说必须来,不然就咋地咋地。

20分钟后,静来了。立春后的风还是有一定寒气,她的脸红扑扑的,眼黑亮黑亮的。

一进门,我就拥住了她。

2010年的除夕,吃晚饭的时候,父亲在忙碌着,我把母亲从床上抱到饭桌前的椅子上。这个工作,向来是父亲的事情。

抱母亲的时候,突然就觉得母亲的身子轻了许多,尤其是比上一年轻了许多。母亲微笑着,却没有说什么。

除夕上午去看姥姥的时候,姥姥也曾问过,26岁的我,什么时候准备结婚。姥姥自从听到母亲一次低血糖昏迷住院的消息,在家里水缸边摔倒导致骨折后,行走就再也离不开一把半人高的小椅子,整个人,也明显苍老了十来岁。

母亲,是姥姥唯一的女儿。

2010年的国庆节,我和静排除万难,在家里举办了隆重的婚礼,母亲很欢喜,姥姥很欢喜,家人都很欢喜,我和静也很欢喜。

但从来都是喜无双至,祸不单行。婚后七天,我和静刚刚返回北京,就接到母亲病重住院的消息。我当夜坐飞机回到家乡,但终究是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

母亲没有挺过这次病发,或许她是放心了。大儿子已经结婚了,小儿子也已经长大了。爸爸的身体还非常好。于是,在经受病魔近20年的折磨后,她走了。

而直到现在,母亲得的两种病,类风湿关节炎和由此引发的糖尿病,都还是只有疗效,没有治愈。一旦得病,病人都是倍受折磨,到年老力衰的时候,身心俱疲,不成人形。

人类的医疗科技,竟一直踏步如厮,令人痛苦。

2011年的除夕夜,因为家里商铺后6间新屋子的修好,我和妻已不再用走回老屋去休息。但莫明的惆怅,多希望再听到母亲说一句,“你们明天看重播吧,今天早点休息。”

可终究是再也听不到了。

2012年的大年初七晚,我和妻回到北京,这一年算是晚回了一天。

北京的天空,依旧是繁星点点,月亮弯弯,爆竹声声震耳欲聋。

妻流露了想家的念头,我却有些释然。

人在处,既是家,有家,则心安。

新年的钟声,早就响过。人生和生活,还是要往前看,往好的看。

(作者:董江波,网络作家、半壁江中文网创始人、天涯社区著名版主、专栏作家,已出版长篇小说《孤男寡女》《守候是我能给你最好的爱》,诗集《春花秋叶》。)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魔术师心理操控术:改变世界的魔法

作者:金圣荣

世界上有成百上千的精彩魔术,它们背后用到的心理学原理却并不多,“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同样的原理,每个…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无知无

    话说,“无知无知无知何”。...

  • 楚楚

    1. 汪国铮再次见到楚楚,是在一场蓄谋已久的结婚典礼上。 当时,新娘正手握捧花站在大...

  • 我的伤口开出一朵花

    1. 一通越洋电话,十五位数的长串儿号码,一年零六个月,她坚持不懈地拨打,你却在六...

  • 九九女儿红

    江南民间有一种酒叫女儿红,女儿红又叫九九女儿红,意思是九加九等于十八,在地下埋藏...

  • 我的罗曼蒂克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两年多了,在两年以前的冬天,正是我接触五妹的时候。我们是怎么...

  • 麦家:两位富阳姑娘

    1971年冬天,我们部队在浙江富阳招了一批兵,计划120人,实际招收128人。多出来的8个...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