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短篇小说 > 那年情怀 >

我的罗曼蒂克

时间:2012-10-17 15:11来源: 作者:贵州张金福 点击: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两年多了,在两年以前的冬天,正是我接触五妹的时候。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呢?在交往之中,我们的感情又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最后又是怎么分手的?后来又怎么样了呢?说来好笑,那个时候,她们都是个中学生,而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社会青年。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两年多了,在两年以前的冬天,正是我接触五妹的时候。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呢?在交往之中,我们的感情又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最后又是怎么分手的?后来又怎么样了呢?说来好笑,那个时候,她们都是个中学生,而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社会青年。虽说我们过去都互不相识,但我会写小说,经常和学校的老师打交道,又的确在地区小报和刊物上发表了一些小小说和诗,因而,也在这个学校也有了一点小小的名望。
  
  此时,我们相遇了,那是一个初冬的早晨,我迎着初冬的寒风急匆匆地走到公路上。“作家”,不知谁在喊我,这些都用“作家”的大名称呼我的名字,似乎有点遇弄的味道,但更多的是出于好奇,管它的呢?我也慷慨承认!见是一位姑娘,我就瞟了她一眼,继续走我的路。“好生傲气!”她又说。我又扭头瞟了她一眼。她又淡淡的又一笑,又走了。
  
  后来,我在中学陆前进那儿玩,又在那儿见到了她,她是这个学校的中学生,正在上初三,听她自己说,她是来这个中学复读的,已经读了两年多了。而她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都有工作,还驻在县城,正好,我又刚从邮局又领回了一个中篇用稿通知,还有一个短篇用稿样刊,还有稿费。她瞧见了,抽出来看,似乎很激动,也很惊讶,而更多的是羡慕。我的这位朋友趁此机会,也添枝加叶又大势的宣染,说我得了多少稿费,而又发了多少文章。我也顺水推舟,从我的家庭不幸又讲到了我考学,最后又失去考大学的机会。
  
  她叫田娟,听了我的叙述之后,又说到,你给我讲两个题看哎!我笑了笑,你是想考我?我见她手里也拿了一本数学书,我又脫口而出,那方面的,都难不到我。我心想,只要她真出两个题,我就不怕,毕竟来说,我还是有些基础,当她们的老师也没问题,只可惜的是,她不是真心请我,而是看了我一眼之后,她又才说道,没看得出来!然后,她又说了一句,人不可貌相吗!我也说,当你们的老师没问题!那好!她说,我还考不出你什么,等两天,我把我的那些姐妹找来考你,如果你真行,我们就请你!我说,还是把你们的老师也找来考吧!她笑了笑,那还用不着,这是我们私下请你,只是看你说话算数不?我也笑了笑,说道,我又怎么不算数呢?
  
  过了好一会儿,我又说,你这些都是扯淡的,可能,你跟本就没有心喔!她又望了望我,那个儿骗你!是吗?我又说,这里的老师都没有心请我,你能请我?哼,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我们愿意拜那个为师,我们就拜那个为师,那些老师还管不作,况且,你发表的小说,也在我们的手里,我们拜你为师,也是正当的。我听了她的言语,这也只能代表你一个人啊!你那些姐妹又愿意吗?你又真心愿意请吗?那个媳妇不请,不动员她们拜你为师,那个媳妇不拜你为师的也是你的媳妇,她又说。好啊!我又笑了笑,那就一言为定吧!你不来的又是什么?她又突然说。我又看了看她,是猪,是狗!好!我们拉勾!不来的是猪,是狗,她又望着我。
  
  我伸出右手和她拉了勾之后,她打了一个招呼,就这样和我约定了时间,就飞快的跑出去了。直到第二天下午,我准时来到了我的朋友陆前进那里,果然又看到几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早在那儿等候了,她们见了我来了之后,田娟就首先逐一的介绍了她们几个的姓名,她们的名字是王庆红、周庆先、郑兴群、邓小燕。她们五个都简称为“五妹”,而她们五个又是结拜的金兰姐妹,前两位和她田娟都是县城的,而后两位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而特别是郑兴群,她的父亲又和我的父亲又是师兄关系,虽然她们几个都是复读初三,但要想考我,恐怕还没有那么容易!
  
  田娟首先出了两道数学题,而邓小燕也来了两道二次函数,郑兴群不复气,又翻了一本化学书,指着Cu(OH)2+2HCI=CuCI2+2H2O是什么反映?1克的锌和1克的铁分别跟足量的希盐酸起反映,又各生了多少氢气?周庆先和王庆红最后又分别搞了一道物理试题,并要我首先回答1千瓦小时,又等于多少焦耳?什么又叫焦耳定律,焦耳定律的公式又是什么?等等,一切都要给她们作回答。好在我自己也并没有忘记,的确也讲得头头是道,并没有出现差错,所以,她们个个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最后一至决定,她们集体拜我为师,而利用星期六的下午和星期日帮她们补习各自她们所需要的课题,而晚上没有事的话,每天晚上还可以利用。而她们给我的回报是,如果我不要她们的钱的话,加入她们五妹的行列,互相结拜为兄妹,于是,我又和陆前进,还有她们五妹又结为“七兄妹”,互相学习,互相帮助,生活费,全由她们几个轮流开销。
  
  我想,冬下也没有多大事,而无非也是构思自己的小说,这样也好,还可以广交朋友,还可以多接触她们的内心世界,而且,对自己的写作更有帮助,所以,我也只好答应了下来。而我这个人,虽然没有多少朋友,接触的朋友也少,但只要有人愿意和我接触,我就不论他是何方人士,还是干什么的,我都愿意和他接交,虽然这也够野味儿,但更多的是一大乐事。也许,这比关在屋子里构思我自己的小说还要强得多,而没有生活基础,我又怎能写出更有生命力的作品呢?我到希望的是,通过这次接触,得到异性的爱,更得到异性的关怀,如果不和她们接触,我又怎能又得到爱呢?
  
  友谊是第一位的,而我给她们业余补课,又很快就被她们中学的老师知道了,好在这个学校又有许多老师,我都认识,而又有好几个,我都打个交道,有的还是我中学的同学呢,就是她们的班主任老师,也是我中学的同学。再加上我的作品又在这个学校一传开,自然而然,他们也非常的欢迎,还给我创造了很好的条件,他们也表示,只要我真的能辅导她们成功,他们下年,就正式聘请我为这个学校的老师,而郑兴群的父亲听说以后,还要我在她家里面去,专门做她的私人教师,只要我辅导他的女儿考取了学校,就给我3000元的酬金,并吃住在她家里,校长知道后,又特意批准,晚自习,由我和她们单独在一起,白天,她们照常上她们的课。
  
  再说,陆前进,本来就是这个学校的教职工,而他本来又的确又是靠他老头子顶替上来的,所以,一个食堂工人,也并没有多少文化,而他除了爱接交女朋友也外,也并没有多少嗜好,而我辅导他,也成了这个学校公开的秘密,而我们毕竟又认识在先,又的确又是好朋友。所以,当“五妹”一起公开介入之后,他又的确又起了一个推荐运作的作用。时间一长,我在她们当中又越来越得到了信任。毕竟来说,我还是有些基础,讲起来也并不费事,由于家庭的不幸,才没有钱去复读。而即使我考取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去读的,而因为没有钱,我又才走上写作的道路!也由于勤奋刻苦,我又的确又发表了小说。现在,我又在她们当中,又施展了自己的才能,她们又怎不括目相看呢?
  
  渐渐,我们也越来越野了,每晚在最疲劳的时候,我们又跳起了迪斯科,欢快的音乐,又在这间小屋又传播了出去。而每晚,我们都要跳一曲,开始,我还怕笑,更不会跳舞,而后来,在她们几个的引导下,她们又硬拉我上场,我又才不得不学着她们的样子,也扭来扭去的,漫漫的,我也学会了,最后,又大作胆子和她们跳。而在我的眼前,她们那高耸着的乳峰,还有她们那和谐颠狂着的细腰,又吸引着我,在这个时候,每一个人,又都是欢快的,又都是激动的,而那浅冷的双眼,还有那殷勤的献媚,又使我的青春又有了一个明快的冲动,还有欢快!出了这些,我们还开了一些小小的玩笑,虽然没有某某大作家所描绘的中学生调情哪一幕幕的丑剧,但也的确够浪漫的。
  
  周庆先就明确的告诉我,她说,我要找男朋友了,但我找男朋友,不是为了寻求保护,而是为了寻开心,她又看了我一眼,又说,最起码的标准就是,要滑,滑得过我,我就听他的,滑不过我,就不稍麻烦,什么地位、人品、像貌,我一概不论!我说,光滑,又不要人品,那他什么都乱来,又打你,你又怎么办?她又看了我一眼,那不会吧!见我盯着她,她又说,你是老师,当然,老师有渊博的知识,你了解的多,而我还不了解,不过,滑,我说的,不是要和他谈那个关系,而要谈那个关系,还不可能!如果我滑得过他,她又继续说,那还可以,如果我滑不过他呢,那我们也只能是兄妹关系了。当然喽!她又说,我们兄妹之间,你要拥抱、接吻、睡觉,还是可以的,但要那个东西就不行了,而兄妹之间,你抱抱我,我抱抱你,这也是常有的事,而又何必大惊小怪呢?再说了,她又说,我们接拜的是兄妹,而又不是情人,更不是夫妻,而我更没有答应做你的老婆,你说是不是?
  
  周庆先搞了一个开场白,大家都哄堂大笑了,此时,不知谁又在当中又漏了一句,我一看,是王庆红,她大概讲的意思是,看我敢不敢和她公开接吻?或者说是敢不敢公开拥抱她?我一看她的目光,的确有些挑战性,而此乎又很突然,大家此时,都也止住了笑,而她们几个,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她们又把目光全都对在我俩的身上,而王庆红此时又走了过来,又说,你敢不敢?我还没有反映过来,她又把她的头又偏了过来,又顺势又倒在了我的怀中。而此时,田娟又突然又说开了,搞吗?她说,你们俩个同是一个字喔!王庆红又突然又从我的怀中又一下跳开,又望着田娟说,嘿!只允许你们搞得,玩得,我就玩不得了?只等你们搞,就不等我搞,他姓他的王,我姓我的王,我们王和王又怎么了?还有張和張,刘和刘,女儿嫁给她后爸呢!我又一阵,她们几个又是哄堂大笑!她们笑过之后,郑兴群又突然说,那我们干脆做他的媳妇算了,不是媳妇,是老婆!邓小燕也笑着说。
  
  那我不是有五个老婆了?我也笑着说。陆前进此时也站了出来,看着我说,你想得美!郑兴群突然又大笑,我愿嫁给他!我一看陆前进,你也不缺女人啊!她们几个也哈哈的大笑,然后,她们几个又突然对着陆前进说,你还有毛三妹、李四妹,肖翠莲,杨佳佳,伍云香啊,你的媳妇,多得很!我也不笑了,阴沉着一双眼,陆前进见了,他又笑道,大家都是开玩笑的!我又说,那有当真的?如果都做了我的老婆,岂不这个社会又变质了?那,我们都做你的情人吧!邓小燕又说。这也不可能,我说,现在是法治社会,是社会主义国家?又不允许多夫多妻制,而只允许一夫一妻制,那有都做老婆的道理?你说得对,陆前进站出来对着我又说,然后又对着她们说,你们现在还是中学生,不允许再谈这方面的话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成就人一生的修身好习惯:修身养性

作者:吴伟丽

一盎司自己的智慧抵得上一吨别人的智慧,但是没有人给我们智慧,我们必须自己找到它。…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无知无

    话说,“无知无知无知何”。...

  • 楚楚

    1. 汪国铮再次见到楚楚,是在一场蓄谋已久的结婚典礼上。 当时,新娘正手握捧花站在大...

  • 我的伤口开出一朵花

    1. 一通越洋电话,十五位数的长串儿号码,一年零六个月,她坚持不懈地拨打,你却在六...

  • 九九女儿红

    江南民间有一种酒叫女儿红,女儿红又叫九九女儿红,意思是九加九等于十八,在地下埋藏...

  • 我的罗曼蒂克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两年多了,在两年以前的冬天,正是我接触五妹的时候。我们是怎么...

  • 麦家:两位富阳姑娘

    1971年冬天,我们部队在浙江富阳招了一批兵,计划120人,实际招收128人。多出来的8个...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