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短篇小说 > 那年情怀 >

楚楚

时间:2015-12-09 17:03来源: 作者:米娅 点击:
1. 汪国铮再次见到楚楚,是在一场蓄谋已久的结婚典礼上。 当时,新娘正手握捧花站在大堂门口迎客,满面春风,长长的鱼尾婚纱轻抚地面。面容生涩的未婚夫错身立于她的左前方,手握香槟,仪表堂堂西装革履。 汪国铮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几位

1.

汪国铮再次见到楚楚,是在一场蓄谋已久的结婚典礼上。

当时,新娘正手握捧花站在大堂门口迎客,满面春风,长长的鱼尾婚纱轻抚地面。面容生涩的未婚夫错身立于她的左前方,手握香槟,仪表堂堂西装革履。

汪国铮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几位旧时故交正忙着现场调度,一对新人正与各位宾客把手寒暄。

他也不上前打招呼,默默绕过他们的视线,挑了五米以外被石柱遮去一半儿的桌子径直坐了下来。圆桌一圈围着些面目新鲜的陌生人,部分是新娘的好友亲朋,部分是新郎同公司的工作伙伴。大家蜻蜓点水般地相互自我介绍,而后各自扎堆儿谈天说地,徒留汪国铮一人情绪低沉地埋头翻转着手机。

得知孙楚楚结婚的消息,是在十多天之前。

汪国铮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网编。晚上加班儿结束顺手打开邮箱,一封标记着“大学校友”的群邮件随之闯入视野。

他毫无防备之心地点开来看,不想打眼儿就瞄上了印着孙楚楚的照片。照片中的楚楚正将下巴抵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肩头笑得灿烂,下方正正写着,“五月十日,光华大酒店”。怕被大家忽略似的,就在那行小楷正下方,还故意被标记上了两道触目惊心的红线。汪国铮头脑发懵一个趔趄,毫无意外,摆在桌角的紫砂茶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滚落向地面。

这天晚上,汪国铮像是误食了咖啡因似的心肺激荡彻夜无眠。虽然往事渐行渐远,但这条众人眼中的喜讯依旧迫使他坐在阳台外侧一小堆儿半死不活的仙人球中央,抱着茶壶残片抽了大半个晚上的烟。

2.

楚楚是汪国铮大学时期的旧爱,分分合合飘摇共生长达三年之久。

睡在上铺的兄弟王馒头自始至终将他们之间的恋情形容为“拖泥带水的租凭关系”,汪国铮说他是不明内情断章取义,说完还不作罢,当天半夜便满目狰狞地摔碎了王馒头的热水瓶。

王馒头广而告之汪国铮重美色轻义气,没过多久,汪国铮便被一票蓬头垢面的单身男青年踢出了风靡一时的“魔兽争霸”大群组。汪国铮自我安慰说,想必那群单身狗也是羡慕嫉妒恨,顾不上反击,只顾着一心一意掏出真心真肝真肺一捧一捧往楚楚眼底下送。

遥想当年,孙楚楚是传媒系出了名的小百合。她以纯洁无边著称,用汪国铮的话来形容,那确是天真得丧心病狂惊心动魄。

在结识楚楚之前的十多年,汪国铮情感世界中掌控“男欢女爱”的版块儿正所谓放眼贫瘠寸草不生。并非面目朴实到不堪入目,只因他从来都是众人眼中的蓝精灵,老师眼中的模范好榜样。直等到大一末尾,孙楚楚如同甘露般降落在了他还未丰沛便要干涸的情感荒漠里。仿似一场大雨,浇得汪国铮身心通透。

与楚楚取得心理乃至生理上的大联谊,是在学期末的一次欢庆晚会上。楚楚做主持人,汪国铮作为合唱团二号男领唱。

那时候,楚楚已经有男朋友了,是位名叫“任某某”的高干子弟,也是校友眼中叱咤风云的奶油少年。那次晚会,他作为男主持与楚楚一并登场。

上半场,土木系女生表演了风靡一时的霹雳舞和民族歌舞大串烧,神形具似郭德纲的男生讲了几段儿单口相声……校长大人皇阿玛似的坐在贵宾席正中央,左拥右邻着几位护驾保航的院系主任。整个儿场面看似顺风顺水,一片中规中矩的祥和景象。

小百合作为整场晚会的女主角自然一轮亮相光芒万丈。她的肩胛骨上像是长出了两片天使羽翼似的,享尽众生赞誉的同时,睫毛忽闪唇齿肆意飞扬。

不想节目进行到四分之三,却闹出了个天大的笑话。就在人人拍手称道孙楚楚是自带光环的天生大明星的时候,她却破天荒地卡壳儿了。

当时,楚楚报幕正好报到汪国铮他们的节目,是一组四声部的大合唱。台词儿讲到一半儿,她的嘴巴像是被绑架了似的,忽而以复读机特有的频率一遍遍重复着“友谊地久天长”六个字儿。重复到第四遍,全场哑然。紧接着是一串长达四、五秒的停顿,惊得在座各位领导、员工、摄像师瞠目结舌。

彼时,搭班儿男主持“任某某”就站在离楚楚不到一米远的舞台左侧。他当时明显也被卡懵了,像是被天外飞来的倒霉蛋砸晕了似的硬邦邦挺在原地,握着话筒的手紧贴大腿。他想法设法地想要救场却也无计可施,也就斜着眼角死命盯着楚楚的睫毛看,好像再用力一点儿就能够内功奏效,盯出个平铺直叙口若悬河。

远远儿望过去,俨然一只翻着白眼儿的格格巫!

分秒之间,爱意与羞耻感觥筹交错。站在话筒正前方的汪国铮上前一大步,猛窜了一个高音,“啾”的一声,平地一声起!

在座各位的目光还没在女主持身上落定,便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过楚楚,叮里咣啷一股脑儿砸到了斜后方的汪国铮身上。来不及反应,空气中悬浮着的惊异感更上一层楼……

那次事故之后,人们对于楚楚的失误绝口不提。很显然,这是意料之内的结局。她是大家眼中的小蝴蝶,再致命的差错也敌不过她的出淤泥而不染。

可汪国铮就没那么幸运了。他怀揣忐忑英雄救美走一遭,到头来被合唱队驱逐不说,还被校方记下了一次大过。

次日,汪国铮徒手站在系主任的实木办公桌前痛定思痛,稍微抬抬眼皮儿就能瞥见墙上挂着的六字儿校训——“成人、成才、成功”。

他五次三番地辩解说,自己是因为声带临时怯场才造成了那般不可挽回的事故。可主任却轻撇嘴角,半脸不屑一顾外加半脸毫不认同,他认定了汪国铮是故意扰乱公共场合。

汪国铮满心不平地听从发落,校长手捧茶杯,苦口婆心地说教着。他说:“汪同学,你别看自己现在是小小地扰乱会场,可要是再这么肆意妄为下去,指不定哪天就会变成恐怖分子反社会反人类哟!你们这一代啊,可真是没有吃过苦中苦,加之目前为止三观也还没有完全成熟定型,很难分辨是非对错的!要面壁思过!要及时进行自我解剖!”

汪国铮垂头丧气从校长室走出来,觉得真是风雷滚滚天地无良心啊,没想到自己好人好事活雷锋,到头来却被悲催结局喷了一身墨。

他回到宿舍也不理会大家满含幸灾乐祸的慰问,径直躺上床,用棉被将脑袋死死捂住。王馒头走到宿舍门口,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故意退回来两三步。就在大家不明所以的时候,他扬起袖子大喝一声——“自作自受哦哥们儿,打怪兽缺一个战友,活雷锋,你来是不来哦?!”

汪国铮操起一只拖鞋砸过去,“好好儿说话,别讽里带刺的!爷保不齐就是孙楚楚心里的活雷锋!她肯定心领神会!不好意思明说!”

难兄难友们接二连三对此摆出了嗤之以鼻的姿态。馒头带头,大家一溜烟儿窜向一楼小卖部。

果不其然,第二天晚上孙楚楚便单枪匹马来到了汪国铮楼下。先是拨了一通电话,等了好一会儿见活雷锋迟迟不肯接听,硬是抱着个礼物盒杀到了宿舍门口。

当时大家都去打怪了,宿舍里就汪国铮一个人。为了驱除整个儿世界满满的恶意,他故意摆出了歪歪扭扭的大字型,一丝不挂躺在床中央。

楚楚推门而入的瞬间,汪国铮正在潜心修行。他被这位不速之客吓了一跳,一个鲤鱼打挺从床板儿上弹了起来,拉过被单的同时,从脚到头血液逆流成河。

孙楚楚“哇呀呀”地嚎叫一声单脚跳到门外,等了半支烟的功夫又重新推开门。那时候,汪国铮已经穿好衣服了。她几步跨到他面前,语调出了奇的冷静。她说:“屋子里很黑我刚才什么都没看见,这是给你的礼物感激你救我于水深火热。就这样吧,大恩不言谢!拜拜了!”

还没等汪国铮说出“谢谢”,楚楚就半捂住脑袋落荒而逃。汪国铮扇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再三确定这不是一场求而不得美梦之后,这才摁亮台灯拆开礼物来看。

是一只挂着两坨大胸的瓷水杯。汪国铮眯着眼睛笑出了声儿。他暗暗盘算着:“还真是心有灵犀啊,百合姑娘还真是了解我的品味!杯子杯子一辈子,小百合今天送这么个意义深远的礼物一定是意味着什么。再说,她都已经把我看光光了!女人心,海底针,指不定就是蓄谋已久的呢!”

想着想着,汪国铮一面舔着白花花的大牙龈子一面攥紧了手中的棉被。

3.

那次造访骤然而起却也戛然而终。自那晚以后,楚楚不声不响地割断了与活雷锋的联络。

汪国铮好几次都要沉不住气了,他前思后想啊,遵守礼数也许不总是件好事儿,是不是霸王硬上弓反而显得更有男子气概一些呢?他犹豫了四天五夜,终于决定抢占先机倾情出手。

汪国铮翻遍四书五经以及十四行诗,费尽前二十年苦苦积累下的所有文学造诣,为孙楚楚量身定制出了一条“小百合”牌表白诗。

可就在按下发送键的前一秒,王馒头的一席话令他恍然大悟。  

馒头说:“兄弟兄弟,就你这样傻头傻脑毫无心里战略地冲上去很容易撞树。再者说,你硬件儿软件儿都比不上人家任某某哟!我给你指条明路,像你这样典型性弱势追求者,必杀技能应该是欲擒故纵。这样儿,你就时不时以昙花一现的操作方式在小百合的生活中亮个相,嘘寒问暖送饭递水之类之类的。一次别给得太多,但要像重锤那样在她心里砸下难以忘怀的坑儿。让她将你的关心变成习惯,欲罢却又不能!记住咯,恋爱这种事儿谁先动心谁先输。很明显,你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之后的每一步可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汪国铮坐在床头,怅然若失了大半个晚上,好不容易才算是略微领悟一二。就按照馒头说的,先这么蹲着守着揣摩着,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做回活雷锋。再说了,活雷锋就是要做了好事不留名啊,救了姑娘含泪扭头挥挥手也就罢了!

就这么守株待兔地原地待命半个多月。军师王馒头不下令,汪国铮不敢出手。他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单调,前二十年可算是白过了,追个姑娘还无法自行料理,得靠亲友团拔刀相助。

汪国铮像是蓄势待发的猎狗那样死守着,念叨着,心心念念盘算着。

突然有一天,汪国铮以火星撞地球的机遇和任楚楚再次取得了联系。是她约的他,晚上八点半,定在了学校东门口的鲜奶吧。

收到消息之后,汪国铮疯了一样洗澡、剃毛、拗造型。他将袜子从抽屉最底层一股脑儿地统统拉出来。先是闻了一轮儿,挑出几双没那么催人泪下的,然后又闻了剩下的几轮儿。层层筛选,最终选定了双画着兔八哥的套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五花草甸:情花与曼陀罗情花

作者:李沐林

天女在浩瀚的天宫日复一日地散花,她想知晓人世间的冷暖也不足为奇,因为天宫的大仙们时有从人间翻云海穿云霄知情人世…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无知无

    话说,“无知无知无知何”。...

  • 楚楚

    1. 汪国铮再次见到楚楚,是在一场蓄谋已久的结婚典礼上。 当时,新娘正手握捧花站在大...

  • 我的伤口开出一朵花

    1. 一通越洋电话,十五位数的长串儿号码,一年零六个月,她坚持不懈地拨打,你却在六...

  • 九九女儿红

    江南民间有一种酒叫女儿红,女儿红又叫九九女儿红,意思是九加九等于十八,在地下埋藏...

  • 我的罗曼蒂克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两年多了,在两年以前的冬天,正是我接触五妹的时候。我们是怎么...

  • 麦家:两位富阳姑娘

    1971年冬天,我们部队在浙江富阳招了一批兵,计划120人,实际招收128人。多出来的8个...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