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短篇小说 > 那年情怀 >

遗忘在前,遇见在后

时间:2010-11-05 11:02来源:半壁江原创文学网 作者:清瑟含音 点击:
当我发现我爱上她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因为她走了,走得那么远,而且她的身旁有一个与我同名同姓的他,而且他比我还要爱他。

  当我发现我爱上她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因为她走了,走得那么远,而且她的身旁有一个与我同名同姓的他,而且他比我还要爱他。
  
  ----江陵
  
  叶凡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地里帮着那个男人干农活,蓬松的头发,沾满污垢的脸颊,没人会相信会是那个在学校里注重整洁的简夕,然而现在我也顾及不了许多,因为我知道,我终于可以解脱了,不,不应该说是解脱这么严重,只能说,我不用再整日的面对那个男人。他依然在农田里干活,并没有回来,我离开前曾悄悄的注意过他,可是我却没有一丝除正经外的表情。他其实并不是我的生父,我的母亲在我生父在工地上意外死亡之后,带着年仅三岁的我,嫁给了这个老实的农民,他比母亲大十五岁,他一直对我们都很好,只是很沉默,沉默得让人心里发慌,我曾私下问过母亲,为什么母亲会嫁给他,母亲对我说,我,我们,需要一个家。
  
  没有过多的衣物,只有一些简单的运动休闲的衣服,我知道,这是他给我最好的东西了,他是不想让学校的同学笑话我,毕竟他们是大城市的人,而我是个农民的孩子。他走了五里路,才带回来了这几身衣裳,脚上的草鞋都已经磨破了,我们还是没有说话,沉默代表了一切。
  
  走的时候我并没有来送我,母亲也因为生病不能出来,只有叶凡将我送到了村外那条唯一通往外面的路旁等车。叶凡是隔壁王阿姨的儿子,她是个寡妇,丈夫在叶凡还没出生就死了,听叶凡说,他的母亲一生只爱他的父亲,所以从就未想过再嫁。他比我大一岁,可是初中读完就没读了,在镇上跟着一个厨师学手艺,他说,他要做最好的食物给他的母亲吃。我曾经打趣他说,你这样的男子肯定很多人喜欢,又孝顺,又会做菜。他反过来问我:你喜欢吗?我们便再也没有言语,我们都清楚的明白,那是一道永远都跨不过的沟壑。
  
  行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看着人潮涌动,突然有些迷茫,这就是我想要的吗?突然的一个身影,仿佛整个世界都不复存在了,只剩下我和他,我疯狂的朝那个身影追去,可是他却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仿佛刚刚只是一场温暖的错觉。
  
  进学校的第一天,便与他不期而遇,这是第二次见了吧,那时是在大街上一晃而过的身影都让我心动不已,而这次是面对的相撞,我整个人不由得呆滞在那,他,真的好像父亲,那个我曾偷偷在母亲梳妆盒里曾见过的父亲,那双眼睛,像极了父亲,清澈明亮却又带着些许哀伤,他在哀伤什么?为什么我会那么心痛。没有任何言语,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但我还是选择逃开了,我不敢再看,我怕再看,我便永远沉沦了。
  
  有些人,即使想躲,却怎么也躲不掉,从遇见的那刻开始,便注定一世纠缠。顺着同学的指引找到了班级的所在处,选择了一个很后面的位置坐下,我一直都如此,坐在最后,仿佛才觉得与这个世界隔离,我的世界只有我自己,不会有任何人。我无论怎么都没想到,他,竟和我是一班的,而且刚好就坐我前面的位置,有些哑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当时的心情,有些欢喜但更多的是疼痛。没有结果,为什么还要选择开始。
  
  他叫江陵,有些古味的名字,我有点想笑,是那种要哭出来的笑,没有人知道,我的父亲的名字也有一个陵字,简陵,简简单单的过活,26岁的时候,便消逝的生命。江陵要比我大一岁,和叶凡一样,可他们却是两个世界的人。留级生,那种成绩很差的学生,家里有钱,才在这所学校风生水起。我不想和有钱人有任何关系,要不是这些有钱人,父亲就不会死,就不会丢下母亲和我。偷工减料,缩减预算,才让我变成了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可,在我遇见他的那刻开始,我的心就不受控制的爱上了他,不能再没有关系。
  
  我是个很擅于隐藏心事的人,没有人发现我喜欢上了江陵,也因为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吧,我与那群青春年华的男女格格不入,在学习与暗恋的日子中,平平安安的渡过了高中的第一年。16岁的我,17岁的他。
  
  母亲打电话来说他病倒了,肝癌,他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酒,我想哭,我疯狂的想要发泄,可是我却哭不出来也不知道怎么发泄。那天是我的生日,就是七月初七,七夕的那天。母亲没有记起,她在忙着照顾他,而我的同学更不可能知道,我和他们的距离是一道无形的墙。叶凡打过电话,是的,全世界只有他还记得我的生日。只是,他在镇上,而我在市里。
  
  寝室里的黑夜我总感觉有好多双眼睛盯着我,让我动弹不已,让我觉得呼吸都是那么困难。我想他,开始疯狂的想他,好想他陪着我,可是,我知道他不可能来的,因为今天是七夕,他要陪他的女朋友。
  
  浑浑噩噩的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感受迎面而来的一阵阵凉风,好像夹杂着死亡的气息。突然有一种想要放荡的冲动。我去了网吧,从来没去过那种地方,烟酒味充斥着神经。我想,我在开始为他变坏。他其实是一个恶魔,很喜欢整人,除了对他女朋友。他也欺负过我好多次,放虫子,涂胶水,揪头发、、、是个很孩子气的恶魔。
  
  我很少上网,Q里总只有那几个人,可我还是分不清谁是谁,头像闪动了一下。
  
  “在?”
  
  “嗯,你是?”
  
  “江陵。”
  
  我有些愣然,有种冲动,我告诉他,我爱他,我有多么想他,我也骂了他,好像说出来了就舒服多了,我哭了,在网吧里面,我哭了。
  
  在以后的每一个生日里,我都会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或多或少,尴尬窘迫,还有一丝未明的情绪,只是,我从来都不曾后悔,后悔遇到那个人。
  
  他说我认错人了,是的,真的认错了,他真的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江陵,只是和那个人同名同姓的人,可是这或许也是注定的,他也就读我和他的那所学校,我和他在的那所学校,高三的,比我大两岁,比他大一岁。
  
  刚开学,我们便约在学校里见面了,如果江陵是个恶魔,那么他就是一个天使,高高瘦瘦的,很阳光,笑起来很好看,我只到他的肩膀,站在他身旁整个人都会被他包围着,我对他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像极的父亲给我的那种感觉。
  
  如果不是因为他,因为他与他同名同姓,我又怎会认识他,认识这个曾爱我如生命的男子。即使后来我也爱上了他,可是却始终没有他爱得那么多,他是我这一生唯一觉得亏欠的男子。
  
  在学校门口,我见到了那个女孩,是个很漂亮的女孩,高挑的身材,活泼大方,和江陵很相配,她还热情的和我打招呼,那么受人所喜欢,连我都不由得喜欢上她。呵呵。挺可笑的,我竟然会对我的情敌有所好感。从那时起我知道,我是真的没机会了,不,应该是从来不曾有过机会,江陵曾对我说过,如果不是因为年龄,他想他会马上就娶了她。江陵,你可知道,就这样看着你,我就足矣在为你变坏,为你慢慢堕落。那是一个看不到底的深渊。
  
  高二的时候,我想,最大的幸运,便是遇到了心,我这一生中最好的朋友。我的脸上开始有了微笑,只因为那个叫心的女孩子,还有高三的那个江陵,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想,时间是可以改变很多东西的,我慢慢在接受他了,他是那么一个完美的人,吃饭的时候会为我擦掉嘴角的米粒,过马路的时候会走在车来的那一面,走累了会着背我,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喜欢我,也叫我接受他,错过这样的一个男子所有的人都会觉得遗憾吧。而江陵,我始终看不到他的心,可我知道,他并不在意吧,他还是那个恶魔,有女朋友的恶魔。
  
  我与天使还是在一起了,我知道,我已经离不开他了,我喜欢上了他,而恶魔,似乎成了青春的一道剪影,慢慢不见,或者已经到了我自己都看不到的地方,内心的最深处,那只会是永远都无法说不出口的遇见。
  
  然而我没有想到,天使为了我,也会变成恶魔。那个江陵有一次把我欺负得哭了,被他知道,他便带着一帮兄弟把那个江陵打了一顿,而且警告他永远都不许靠近我。那时,我才知道,他和黑社会有关系,他有一帮黑社会的兄弟。而他也真的远离我了,我感觉心好像被撕开的很大很大,再也不能愈合。
  
  心很絮乱,我不知道我究竟该怎么办,我只想做一个好学生,努力学习,却不知道,正一步步走向边缘,我是不是真的就是一个坏女孩了?
  
  是不是距离可以将一切改变,如果没有了距离,或许,我与他真的能在一起一辈子吧,可是,有些人,注定是走不到一起的。就像我和江陵,即使相爱了,又怎样,也难逃脱宿命的安排。我们总是在彼此伤害,漫无止境的伤害。哭泣,争吵,冷落,仿佛就是我们的一部分。
  
  六月的学校,笼罩着一片安宁,但在安宁下又隐藏了多少波涛。随着铃声的响起,一切结束了,走向了另一条路。我问过江陵,假如你考上了,那你会选择一个离我最近的学校吗?他说会,因为这样,我陪着他等待分数下来的日子里,我们简单,我们快乐。
  
  一年前的七夕,失落的我有了一场美丽的邂逅,而今年的七夕,我不再失落,有了心和江陵的陪伴。如果一个将我带进地狱,那么一个就是把我拉进天堂。江陵送了一条手链给我,是心型的那种,那也是我唯一保存至今的东西,在没有他的日子里,只有那条手链,陪伴着我。
  
  我没有想到,在KTV的门口,我竟意外的遇见了江陵和他女朋友,那么突然,以至于让我措手不及,从他将他打了一顿后,他看我总是有一丝愤恨和无奈。我不敢再看他的眼神,那个眼神不再是我第一次看见他时那种让我迷恋的眼神,或者因为江陵打了他,我的心中始终觉得那么愧疚。我还是像第一次见面那样,逃开了,关上了与外面隔绝的大门。那天我17岁。
  
  江陵报了一所学校,是离高中有两个车程的大学,这已经是最好的了,至少他没有离开这个城市,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在他身边,七夕过后,我便回了家,他病重了,已经没有多少日子。是母亲打电话来说的。
  
  然而就在我回去的第三天,他还是死了,直到他死去的时候,我都没有叫过他一声父亲,我知道,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我叫他一声父亲,可是我始终没有开过口,而他也没提出来,我们都是习惯沉默的人。母亲也没有说什么,但我也清楚,最痛的是她。
  
  我成了母亲唯一的寄托,所有的人都看着我,然而就在我认识江陵开始,我的成绩就开始下滑,虽然不是很明显,可是离他们期望的北京清华也有一定的差距。我不能辜负母亲对我的期望,高三开始,我便把所有精力放在了学习上,很多次江陵来找我的时候,我都在沉默中拒绝了,距离,越来越远。我不知道这样代表着什么,感觉自己鲜血淋漓,再也愈合不了。
  
  江陵出国了,这是我在寒假时候听心说的,我第一次爱上的人,就这样悄悄的离开了我,没有见面,没有告别,他的女朋友也去了,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我还是会觉得苦涩,觉得痛,我终究是没放下他,后来我还是见过他一面,是在我的婚礼上,那时他还带着他的儿子。
  
  我知道我就要离开他,去到一个很远的城市,他为了我留在这个城市,而我为了我的梦想,离开这个城市,离开了他。录取通知书来的时候,我在正在上网,从遇见江陵之后,我便时不时就会去网吧,我喜欢文字那种淡淡的感觉,也习惯了在网络里沉沦,不断的寻找,不断的遇见。
  
  简夕,你终于考上了,北京大学,母亲哭了,那是我看见她第一次流泪,父亲和他死的时候她都没流泪,而为了我,她哭了。我小心翼翼的为母亲拭去泪水,却不知觉间自己也哭了。我就要离开相依为命多年的母亲,离开交往了两年的江陵,我知道,从此我与他就要各走天涯。
  
  我没有想到在走的前夕,我还能见到江陵,他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我的地址,来到了我生活多年的乡村。他说,简夕,我会等你。我没有回答他。就在最后一个拥抱结束后,我知道,这一切都结束了。我的青春就这样逝去,在一份纠缠的爱恋里逝去。我18岁,他19岁,他20岁。
  
  七夕,我是在火车上渡过的,我的18岁,仍只有我一个人。
  
  我遇见我的丈夫是在毕业后一个商会上,他很像父亲,也很像江陵,很成熟,很温和,他包容着我的任性,给了我家的温暖,其实,我要的一直很简单,只是一个完整的家。
  
  那时我28岁,他36岁,在那10年里,只有那条手链,一直陪着我。
  
  曾经我问过母亲,父亲为什么要给我取名简夕。母亲说:我出生在七夕那天,那是牛郎和织女相会的日子,父亲希望我有一个家,可以遇见一个能够包容我一切的男子,希望我快快乐乐简简单单的生活,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我只是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喜欢江陵是因为他的眼睛像父亲;爱上江陵是因为他对我好,比父亲对我还好;嫁给他,是因为他包容了简夕的一切,给了简夕一个完整的家。
  
  

顶一下
(17)
94.4%
踩一下
(1)
5.6%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自控力:开拓出最好的自己

作者:何常明

没有自控力,一切规章制度就形同虚设!最有力量的人是那些善于掌控自己的人,缺乏自控力却妄谈成功,就象盲人在谈论颜…

发布者资料
清瑟含音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0-11-05 10:11 最后登录:2010-12-12 19:12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无知无

    话说,“无知无知无知何”。...

  • 楚楚

    1. 汪国铮再次见到楚楚,是在一场蓄谋已久的结婚典礼上。 当时,新娘正手握捧花站在大...

  • 我的伤口开出一朵花

    1. 一通越洋电话,十五位数的长串儿号码,一年零六个月,她坚持不懈地拨打,你却在六...

  • 九九女儿红

    江南民间有一种酒叫女儿红,女儿红又叫九九女儿红,意思是九加九等于十八,在地下埋藏...

  • 我的罗曼蒂克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两年多了,在两年以前的冬天,正是我接触五妹的时候。我们是怎么...

  • 麦家:两位富阳姑娘

    1971年冬天,我们部队在浙江富阳招了一批兵,计划120人,实际招收128人。多出来的8个...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