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短篇小说 > 世态·官场 >

这是天外来客的传言

时间:2015-04-07 19:11来源: 作者:贵州•张金福 点击:
张生想到这些,的确,感到天旋地转,他没有遇到好人,他遇不到好人,他在网络上遇到几个爱心联盟的带头人,他正想走近他们的时候,结果他遇到本村民组的汪姨娘,又把他们的关系,又搞砸了,就为这事,他才打了他的姨娘,从而A镇又把他送进了精神病院,在精神

这是天外来客的传言,不是天外来客的传说,传言,是天外来客直接传给天下凡人,而传说,是人们过去遗留下来的一些民间故事,神话!而这个传言,在张生的身上,就显得并不那么神秘了,也正因为不神秘,是凡间人,古代遗留下来的一些神话故事,民间传说,在张生的身上,就并不那么重要了!

张生,生在一个黔北边陲的A镇,而张生从小就受家庭伯伯、堂兄的欺凌,张生要考大学,就没有任何希望。张生的母亲死于她侄儿的刀下,张生和他父亲就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张生为了自己有一条出路,又和他的父亲分裂了出来。结果考大学,他仍然没有希望。后来张生学文学,又当记者,还是没有改变他自己的命运。

在这期间,张生想过死,想过自杀,张生自杀的原因,是张生没有爱情,张生爱的姑娘,拒绝了他,还说他是丑八怪,不配,张生,才想去杀了她,然后,他自己去自杀。在这个时候,这个天外来客,就在他的身旁出现了。虽然,这个天外来客,在他身旁出现了,但张生并没有信任这个天外来客,他以为,他仍然,这是做梦,因为这个天外来客,白天并没在他的身旁出现,而是在晚上,在他的梦中出现。

虽然天外来客最初的出现,是以他的母亲的身份出现的,但最后的确又变成了他自己的天母,他称这个天外来客为自己的母亲,父亲又是这个远古时代的开天鼻祖,后来,才知道他们的名字,一个是伏羲,一个是女娲。

女娲晚晚上来,也的确,搞得他精神不灵,有时你不相信,偏偏,命运又把你推向死亡的边缘,由于张生,生在这个环境,又生在这个家庭,所以女娲讲的,他又的确又走了一部分,有的,他又亲自,走成功了,而有的,又的确是走失败了的,但如果,不走,还的确给他自己带来沉重的灾难!

有关张生的历史,我们就不必过多的奥述,只讲讲张生最近发生的故事。而张生得到这个天外来客传来的情报,说《天山》已经放弃,你必须写出你在B镇发生的一切,看他们又是如何的想法?

张生接到这个情报,很是想不通,也不愿再写,由他《天山》发不发,世间灾难暴发,关我何事?

女娲说,你先试一下吗?如果不行,我们再想办法!

张生说,你想的办法,每每都遭到他们拒绝,还能有什么办法?

女娲无话可说,张生没有事做,而做也做不了,此时的张生完全是一个废人,是由A镇民政股供养,家无妻室儿女,又为了叙述这个天外来客为仙家,打了他的姨娘,才遭到A镇打成疯子,送进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瘫了,吃不得饭,行动不了,A镇又才从精神病院接出来,找张生的兄弟张林护理,如今才有机会又和各家编委见面叙谈,张生,此时此刻,不写这些为乐趣,又能做些什么呢?

张生修养了几天,又翻出自己的旧稿,许多稿件,都也失去了他原有的意义,但如果要写,也只能是写真实的。于是张生又反复思考,我为什么又是这个命运?在思索的过程中,张生又突然想到了在B镇和钟老板在一起的日子,而这个钟老板也说他,也是疯子的话题,他才提笔写了一篇《疯子的故事》。

这篇故事写好之后,他并没有打算发给报社,他觉得报社对他也不够尊重,也没有听信他的言语,要他们在报纸上公开,他们不但不公开,也是长期的冷落,不用,才造成张生今天这种局面,他干吗还去找报社?况且,他每发一篇稿,都要跑在B镇求人帮忙,别人帮忙了,还要给他5元的发稿费,而网吧设置也更改,他要发在线投稿,他必须找人,求人,有时要开5元的发稿费,人家又高兴接受了,有时人家忙,又说他多话,你干吗次次都来找我?

他找也找烦了,求也求烦了,张生这次再也不找了,不但得不到一分钱,而且发出去,说不定,报社压根儿就没看,报社真管用吗?鬼才相信!

张生就这样不找报社,只找了报社朋友汪小林,还有QQ里有个高级记者,最后,才发给了《天山》。

张生在发完这几个邮件以后,也是大半天了,因为,这一次,他并没出门,也没到B镇网吧,而是在他的这个手机上发。这个手机是过去的旧手机,刚刚交了100元的话费,按联通公司的规定,交100元买一张卡,就送1080元的话费,张生再也坐不住了,下了两个微博,还有QQ、微信,又在这里谈天说地了。

只可惜的是朋友网,始终出现内部错误,无法开通,而其他几个开通的微博,也出现停止运行,发稿,在手机上发,当然没得电脑快了,还出现网络断的状况,或根本没有网络。

张生第一次在微信里,给这个高级记者发《疯了的故事》时,怕对方没有接收到,又翻看他的QQ,又从QQ邮箱里发过去,一发过去,屏幕上就出现,你还是讲点文德吧,文中主人公为啥用别人真名?

张生一看,也发过去,请原谅,我可能也是死的多,你既然不欢迎,下次不用了就是,不过,这也的确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天山》这次又放弃,我不得不把这个事实写出来啊!该枪毙我,我也叙述了一辈子,又的确受到这种灾难和惊吓,还少吗?

当天晚上,天外来客就给张生传来情报,说政府部门要来安排你的工作,不是安排在A镇,而是安排在B镇,不管他们给你安排什么工作,你都要答应他们。

张生听了这个情报,也只好在家里面等,张生心想,是A镇的人来呢?还是B镇的人来?张生坐在A镇,受A镇管辖,而张生要到B镇工作,肯定也是这个高级记者的意思。只不过,这个高级记者,过去,也曾经帮过他,也答应过他,也愿意帮他找工作,他们才成了朋友,在文中,他看到B镇张所长也帮他,他又不帮吗?更何况,他们同样是一个系统,同样是公安干警,又是朋友,朋友的朋友,朋友有难,朋友见了,又怎不帮呢?

可是,张生等了两天,都并没见到一个人影子,等第一天的时候,当天晚上,天外来客又说,你好好写篇文章批驳报社汪小明吧,世间灾难的确频繁,最早你也和他说过,如今出现在世人的眼前,你人也搞成这样了,他还看得贯?

张生没有听天外来客的,张生第三天就到了B镇,张生到了B镇,也没去找政府,更没去找沠出所去问过究竟,张所长究竟再不再?张生像往日一样,一头专到网吧里面去发邮件去了,在发完要发的邮件以后,张生也没有想到,给报社补发那篇《疯子的故事》。

张生的身份证可能是在B镇弄丢拾了,问了网吧,问了他曾经走过的几个柜台,他们都说没有看到,想到要在网吧,发邮件,必须要带身份证,就即使现在大家熟悉了,不要身份证卡号,用他们预备的选号,以后其他地方还是要用,张生就只好跑到他过去接触过的九三相馆里面,照了一张身份证在A镇派出所去补办!

张生回来,也没写,只把过去的文稿按顺序编排之后,到了星期一,张生又到了A镇,张生虽然听到天处来客,说今天情况有所变化,要他直走B镇去找他们,张生听了天处来客的传言,张生,非常的恼怒,张生想,你这个高级记者,也不想想,你既然帮我安排好了,干吗又不直接通知我呢?又要我来找他们?我在B镇又去找谁?

所以,张生愤然的又到了A镇,张生到A镇,每次都是步行,张生有一次到A镇,车费比B镇还多1元,尽管路途比B镇,短一个多公里,驾驶员硬要收这么多,他舍不得再花这个钱,反正也没有多大事,也做不得,就当锻炼自己的身体,免得兄弟媳妇在家中见到,又说他不出去走走,不出去锻炼,每天在家坐着,血脉不过节,再次坐瘫了,他们又不管的话语。

张生一点过钟,到了B镇沠出所,请B镇沠出所民警帮他,填写好身份证的内容之后,又交了40元,他才知道丢拾,这个身份证,也要破费50多元。张生到邮局查看,地区作家协会,还是没有他的样刊,张生想,不知地区作家协会用的这篇稿,是一首诗歌呢?还是小说?

张生在百度上查了,也没见到,但张生知道,这个地区作家协会有两个刊物,一个是《遵义文艺》,一个是《黔北作家》,两个刊物,他都发得有稿件,不知是《黔北作家》用了呢?还是《遵义文艺》用了?

张生,不敢冒失去问这两家编辑,因为,天外来客并没有告诉他什么?他怕问了这两家刊物之后,这些编辑也问他,你不是有仙家吗?你不是会算吗?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

但他只知道汇款的人是遵义市凤凰路会展中心三楼遵义市作家协会,谢起明,邮编563000,汇款50元。谢起明,他在百度上也查过,他是遵义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张生来到镇政府,镇政府好多官员都并没上班,有十几个群众需要办事的也找不到人,2点半了,有一个老百姓急了,才打电话去问,此时,才来了1个女干部,而这个女干部又声言,说今天没有上班!

一个群众又说,今天是星期一,年都过了,怎么还没上班?

这个女干部又才说,要办事的就快点,今天,我义务给大家办!

张生望了一眼镇民政厅,想询问他们帮他办的慢性病证是否落实,民政厅的大门也是锁了的。张生想了想,可能也等不到他们了,他也只好倒回,在半路上,他在微博, QQ说说里,又叙述这些情景,也希望这个高级记者见到,他发出的这些信息。

到了晚上,张生仔细查看QQ,8个朋友当中,并没有这个高级记者,而微信,近两天,高级记者分享的微信,也并没传在他的朋友圈里。张生的心理就有底了,这个高级记者还是隐身了,情况确实发生了变化,前几天,不是还聊天吗?还有一个简短的对白?不是相互之间都加了吗?怎么又在QQ好友当中又并没有他?

张生并没有管,张生在QQ说说里又发一通感慨之后,就睡觉休息了。当天晚上,这个天外来客又和他作了长谈,这个天外来客承认了这个高级记者,的确真诚,说政府是因为报社没有发话,才改变了主意,而汪小林压根儿就没有看,也不帮,才造成报社主编并不知情,所以,天外来客说,前两天叫你写篇文章批驳汪小林,你不干,也不听话,才造成今天情况又有变化!

张生听了天外来客的言语,又大吼,他说,你过去就支起我去骂这个,又去骂那个,人家不帮,你就支起我去打,打了,才搞成这样,如今还去批驳汪小林?李麻荡,就是因为去骂他,才不发,至今作品也不用,还说我自己是皇帝?我既然皇帝,干吗还动不了他们?而他们还稳稳当当,依然还是他们的主编,而他们这些主编反过来,还在继续卡拉?

张生发了一通大的牌气,张生还是得到了明确的答案。天外来客又说,你现在写篇文章,说今年秋天又获丰收了,果园又挂果了,又到下半年,又看他们又能不能获丰收?是不是果园里又挂果了呢?真话没有人听,就说假话吧!吹捧他们一下,又看他们又如何想呢?

张生听了,更感到,的确对世间无奈,张生只有什么都不说了,但张生不说,活着就没有意义,所以张生停顿了一会儿,还是要说,怎么说呢?

天外来客又说,其实,他们把你安排在你姨叔,杨老板那里,你要到钟老板那里去也行,他们俩人也承认来接你,他们没来,你就写他们的果园丰收了,没有灾难了,又看他们下半年,丰收又如何呢?

张生听了,还是不复气,他说,有些你不该说的,你要教起我说,强迫我去说,而说了,人家不欢迎,不接待,我这个皇帝,在这个天下,又有多少人相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中外地理故事:地理世界的神秘面纱

作者:吴伟丽

课本上的知识是我们每个人必须掌握的,但书本上的知识并不能满足我们对大千世界的好奇。当这本《中外地理故事》呈现在…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测评之前

    在此关键时刻,公司系统几位在人们印象中颇有希望和竞争力的青年才俊,就显得有几分紧...

  • 轰动效应

    某日,在某小区门口,一辆轿车横在进出口中央,想进小区的车进不了,想出小区的车出不...

  • “我女儿是我女儿”

    清晨,阳光灿烂。 章老师去公园晨练后,匆匆吃完早饭,就去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办理港...

  • 借手机(两则)

    (一) 章老师带着2岁的小外孙和7岁的侄儿小杰,在一家超市外面的广场玩。 广场上甚是...

  • 台 属(小说)

    腊月二十三,小年刚到,年味就浓了。请香买箔的,杀猪宰羊的,打发灶老爷上天的------...

  • 寻贼启事

    在何庄七巷街角墙壁上贴着两张紧挨着的打印纸,这并列的两张纸标题是《公告》,下方内...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