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短篇小说 > 世态·官场 >

台 属(小说)

时间:2015-01-29 19:46来源: 作者:李明言 点击:
腊月二十三,小年刚到,年味就浓了。请香买箔的,杀猪宰羊的,打发灶老爷上天的------所有的年事都张罗开了。张善兰跪在灶老爷跟前虔诚地上香磕头,把守家一年的灶老爷从墙上请下来,小心翼翼的点着,看着烧后飘飞的灰片,张善兰一本正经地念叨着:“灶老爷

腊月二十三,小年刚到,年味就浓了。请香买箔的,杀猪宰羊的,打发灶老爷上天的------所有的年事都张罗开了。张善兰跪在灶老爷跟前虔诚地上香磕头,把守家一年的灶老爷从墙上请下来,小心翼翼的点着,看着烧后飘飞的灰片,张善兰一本正经地念叨着:“灶老爷您老人家不是说了吗:‘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您可要好好地保佑俺全家的平安,俺到来年再给您烧高香。”

“董孙氏在家吗?快来领你家的猪肉。”听到喊声,刚刚打发完灶老爷上天的张善兰,赶忙来到门口,原来是大队给军烈属送过年肉的,军属三斤,烈属五斤,都用红带子系着。民兵连长徐保国和治保主任潘富贵两人带队,还有二三十个民兵和团员,他们敲锣打鼓,来到该送人家的门口,还要放一挂火鞭,以显示“拥军优属”的隆重和热烈。

民兵连长徐保国看见是张善兰出来领肉,手摆的给摇晃的荷叶似的,意思是叫你婆婆来领,你没有资格,张善兰解释说:“俺娘生病住院了,她来不了,我来领吧。”“不行。”治保主任潘富贵一旁发话了。“那就叫她孙子来领。”张善兰把五岁的儿子董家圆叫到跟前,意思是叫他替奶奶来领。民兵连长徐保国烦了:“这肉我们是送给烈属的,不是送给台属的。”说完命令队伍扬长而去。张善兰的眼泪刷的一下子涌了出来,委屈的失声痛哭。儿子董家圆也哭了,他左手抹着眼泪,右手拉着他娘往家走。

董孙氏的丈夫董长祥,是红军时期的老革命,他在一次与日本鬼子的作战中不幸牺牲。儿子董学文上初中那年,在城里的学校里,和其他同学一起,被国民党大兵押上卡车,一路南下,又在重兵的押解下去了台湾,从此没了音信。那年董学文17岁,张善兰19岁,他们刚刚结婚半年,张善兰已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从此婆媳俩相依为命,没过多久,家乡解放了,人民政府给董孙氏颁发了烈属证书,享受烈属待遇,并且在家门口还挂上了“光荣人家”的牌子。年底,孙子出生了,取名董家圆,意思是盼着他爹早日回来团圆。从此娘俩都把心思用在了孩子身上,一天天地盼着他快快长大。

董家圆慢慢长大了,他在小朋友那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觉得自己和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他的爸爸去了坏蛋老蒋那里,他有些抬不起头来,但是懂事的他却没有去问奶奶和娘。幸亏有爷爷的光环照着,不然他更难受。这次肉没领到,还被人提起了“台属”这个刺人的字眼,他难受的不能撑。

送肉的锣鼓队没有停留,转身去了五里路开外的公社卫生院。徐保国把一块五斤的猪肉和一挂45头的火鞭,还有一封慰问信,亲自交给了正在挂吊瓶的董孙氏,董孙氏没有说什么,她想到了这里面发生的事情。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张善兰特别注意自己的言行,在队里干活,她总是小心翼翼,从来不多言多语,可是还是有人占风撮影地说闲话,婆婆劝她、开导她:孩子别怕,娘知道你是什么人,娘给你撑腰,咱身正不怕影子歪,叫那些喜欢嚼舌根的人嚼去吧。每当听到婆婆这些温暖的话,张善兰就会像孩子一样,一头扑到婆婆怀里委屈的大哭一场。生活在生产队这样一个大集体里,有时候有些事情也很难避免,就像上次生产队里在地里分芋头,张善兰就得像男劳力一样往家里挑,路上还要过一条沙河,虽然水不深,裤子卷到膝盖就能趟过去,对男劳力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张善兰来说困难不小,她虽然不是小脚,但也裹过,是后来放开的。她来到河边,琢磨着,不行先卸下一些,送过去再过了,多跑几趟。正犹豫间,村东头的王昌富大哥也来到了河边,他放下自己的挑子,没容分说,挑起张善兰的挑子一气过了河。然后回来再挑自己的。其实王昌富觉得没什么,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看着一个妇道人家在那里作难,他觉得自己不能不这样做。”后来还是有人这啦那啦地传了一阵子。

让张善兰难受的还不止这些,最让她头疼的是娘家那边的红白事,这不仅是为来往钱发愁,更重要的是那场面折磨人。初冬的一天,张善兰娘家的大娘去世了,一样的亲戚,人家的男人都齐发发的在那里行礼、作揖、磕头、跪拜,却不见自己的男人,她当时难受的有个老鼠窟也想钻进去。

幸亏孩子争气,给她的生活撑起了一块蓝天。小学、初中、高中董家圆都是前几名的好学生,可是正当他踌躇满志向大学迈进的时候,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堵住了大学的校门。他只能作为一名回乡知识青年,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期间,一些人家的孩子被推荐上学、当兵、招工,他也去找过大队革委会的领导,大队领导的回答是:“你们家是台属,有海外关系的孩子还能想好事?”“我爷爷是抗日的烈士,我家是烈属,怎么不能?”董家圆据理力争。“瓜是瓜,瓠是瓠,一码是一码,不能掺和。”大队革委会领导把他怼了回去。奶奶生气了,叫孙子搀扶着,直接去了大队革委会主任孙连宽家里,孙连宽的媳妇烦了:“有事到大队部里说去,上家来干吗?”董孙氏赶忙给孙连宽的媳妇陪不是:“侄媳妇,你别生气,我给大侄说两句话就走。”又转过脸来央求孙连宽:“孙主任大侄子(家邦亲邻的叫法),我求求你看在他爷爷的份上,给俺孙子帮帮忙吧。”孙连宽也是一脸的无奈:“大婶子,不是我不帮忙,我是不敢当这个家呀。”说心里话,孙连宽也确实想照顾他,可是“海外关系”这个事太大了。他思来想去,从里间屋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盖有大队革委会公章的空白纸,当场向公社革委会写了一封像似情况反映,又像似推荐内容的信。董孙氏一个劲的说好话,董家圆也是满脸的表示感谢。

大队的信送到了公社革委会主任郭鹏飞那里,他也是一个劲的掂量,凭良心说,他觉得董家确实该照顾,但又怕留后患,被人抓尾巴。这事就又放下了。中间董家圆领着奶奶又去找过好几次,每次都没有什么结果。

转眼间董家圆到了该说媳妇的年龄了。谁家的闺女也不愿意嫁给台属的孩子。看着东邻西舍和家圆差不多大的孩子都相继娶妻生子,愁得张善兰吃睡不安,奶奶董孙氏更是坐不住,四下里托媒人提亲,几乎是同一个理由被拒绝。眼看着家圆小30了,只要听到外边有娶媳妇放火鞭声音,张善兰的心就像拽出来,拽到蒺藜堆里一样疼。

后来奶奶打听到邻村的赵家庄有个老妮叫赵凤菊,已经28岁了还没说妥,她并不是因为挑挑拣拣,高不成低不就耽误的,而是因为她脾气性格上有些问题,人们不敢给她介绍对象。奶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管是什么情况我们都认了。张善兰和董家圆娘俩也没有说出什么。董孙氏托媒人去了赵家庄,一来二去,这门亲事就成了。但是赵凤菊有个要求,结婚不能和奶奶婆婆住在一起,奶奶婆婆必须搬出去。这个要求其实一点都不过分,但是对董家来说,真是犯老鼻子难了,再盖房子吧,这不是儿戏说盖就能盖的,拿什么来盖呢?一家人被难住了。

董孙氏又一次找到了大队革委会主任孙连宽,诉说了自己的困境和无奈,并要求给以解决,只要能住下她和儿媳妇娘俩,再小也不嫌小。孙连宽看在烈属的份上,答应了董老太太的要求,给她一间民兵放杂物的仓库暂住,但是儿媳妇张善兰不能过来住,因为他照顾的是烈属,对上对下都好说,如果有台属掺和,他就什么也不好说了。还好,小队的兄弟爷们知道了董家的难处后,都非常同情,生产队的队委会碰头以后,把一间场院屋给了张善兰住,大家都过来帮忙,漏缝的墙堵了,破旧的门窗修了,屋里墙面上还贴了许多报纸。搬家那天,张善兰满脸是泪,一个劲的感谢乡亲们。

在乡亲们的帮忙下,董家门前迎亲的火鞭终于响了,奶奶婆婆在享受新人高堂跪拜的时候,突然脸上都掠过一丝的不安,此时此刻,她俩的心思是一样,董孙氏想到了远方的儿子,张善兰想到了漂泊的丈夫。她们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咽泪装欢”地招呼着所有的客人。

完了心思的董孙氏和张善兰,虽然没能住在一起,但是她们心里也是甜甜。董家圆小两口也是恩恩爱爱和和睦睦,也没看出来赵凤菊脾气有什么不好。婆婆和奶奶都觉得这比什么都好。

婚后第二个月,赵凤菊怀孕了,经医院检查她怀的是龙凤胎,奶奶高兴的逢人就谝,还把每个月政府发给她的9块钱的抚恤金,拿出了3块给孙媳妇增加营养。婆婆更是不知道怎么对待儿媳妇才好。赵凤菊一开始觉得还有些过意不去,后来也就习惯了,适应了这种被人捧着的生活,以致于后来觉得几天没人捧着就感到难受。

几个月后,赵凤菊生了一男一女,老奶奶给他俩起了名,男孩叫董衍生,女孩叫董添花,这名字一叫出,大家都明白了老奶奶的心思。

整个月子里,奶奶从这边往家里跑,婆婆从那边往家里跑,娘俩来来回回的就没有停下脚来。奶奶不断地给买些营养品零食什么的,婆婆则是把平时攒的鸡蛋,全部都拿了过来。赵凤菊心安理得的接受着这一切,因为她从奶奶婆婆那里,感到了自己是董家的功臣。

两三个月过去了,奶奶的平时攒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给孙媳妇买东西的次数渐渐少了,婆婆倒是和先前一样,她的那几个老母鸡一天下3个蛋,她就送3个,一天下5个她就送5个,自己连个鸡蛋皮都舍不得吃。

“家圆,我看咱奶奶最近一段时间不舍得在我们身上花钱了。”赵凤菊给丈夫说。“奶奶的钱可能花的差不多了,咱别逼她了。”董家圆说。“你怎么说话这么难听,谁逼她来?”“我也只是这样说说。”董家圆赶忙软和下来。“那行,今后我的奶水够不够两个孩子吃的我不管,多了他们多吃,少了他们少吃,没有就不吃。”赵凤菊使出了杀手锏。董家圆知道妻子的厉害,一直格外小心,可是她自从进了董家门,还真的没有发过多大的脾气,最多是拉拉几天脸。这次他一看苗头不对,赶忙又哄又拢:“你别着急,奶奶下个月领了钱,会给你买好多好多好吃的。”“是我的嘴馋,非得要好东西吃不行,还不是为了你们董家的下一代。”赵凤菊根本不领这个情。

一个月过去了,又一个月过去了,奶奶给买的东西一直也没多起了。

赵凤菊耐不住了,撵着董家圆去奶奶那里要钱,并且教给了他理由,就说孩子大了,奶水不够吃的,得买奶粉添补。一听给奶奶要钱,董家圆有些犹豫,赵凤菊一脚把菜篮子踢出门外:“你不去我去,反正不能看着两个孩子活活饿死。”“我去,我去。”董家圆无奈地去了,一路想着如何向奶奶张口。

奶奶看着孙子吞吞吐吐,想说又不好意思说的样子,她明白了一切,便从自己的枕头底下,拿出了用手帕包着的2块7毛钱。一分没留,全部给了孙子。

赵凤菊看着2块7毛钱,满心里不高兴,嘴里念念呱呱:“她搁着钱干什么?死了还能带走。”董家圆为了免气生,没给她搭腔。

董孙氏给孙媳妇花钱,确实是舍得出手,有多多给,有少少给,无怨无悔,她认准一个理,一辈一辈的人烟,图的就是这呗,她哪里知道孙媳妇并不领情。

突然有一天,男孩子拉肚子,董家圆急忙把他抱到大队卫生室,赤脚医生给他拿了些药面面,吃了不见效。急得董家圆团团转,他媳妇更急了,骂他无用耷才,多次撵他去奶奶那里要钱,好到公社医院里给孩子看病,董家圆就是不去。赵凤菊急了,没再理他,自个的去了奶奶那里。奶奶确实没钱了,但她还是满口答应着,急忙到了邻居那里借来8块钱,交给了孙媳妇。赵凤菊连个人话都没说,拿着钱走了,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最近一段时间,婆婆张善兰去看孩子的次数也少了,并不是因为她不愿意去,而是儿媳妇咬咬叽叽的她受不了:没听说疼孩子光用嘴疼的,他们也得吃东西。还有那句挂在嘴上的话:我辛辛苦苦为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俺娘家能占我什么光,我只有连累人家。婆婆装聋作哑,从来不给她还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情感狱:政治预谋的婚事

作者:阎连科

以一场失败了的有政治预谋的婚事为开篇,尔后从一场无情的洪水残酷地卷走了一个十二岁农村少年透明的梦幻开始,逐次记…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测评之前

    在此关键时刻,公司系统几位在人们印象中颇有希望和竞争力的青年才俊,就显得有几分紧...

  • 轰动效应

    某日,在某小区门口,一辆轿车横在进出口中央,想进小区的车进不了,想出小区的车出不...

  • “我女儿是我女儿”

    清晨,阳光灿烂。 章老师去公园晨练后,匆匆吃完早饭,就去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办理港...

  • 借手机(两则)

    (一) 章老师带着2岁的小外孙和7岁的侄儿小杰,在一家超市外面的广场玩。 广场上甚是...

  • 台 属(小说)

    腊月二十三,小年刚到,年味就浓了。请香买箔的,杀猪宰羊的,打发灶老爷上天的------...

  • 寻贼启事

    在何庄七巷街角墙壁上贴着两张紧挨着的打印纸,这并列的两张纸标题是《公告》,下方内...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