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住在香山出租屋,挺好

时间:2016-01-04 14:29来源: 作者:疙疤秧 点击:
一 六年前,曾小达研究生毕业,从湖北老家一路北漂来到大城市北京,先后在四家民营小企业打工。 两年前,曾小达从大城市北京一路南漂,去了湖北老家一个小城市的股份制上市大企业工作。 两年后,曾小达从湖北老家小城市的股份制上市大企业一路北上,又漂回了

六年前,曾小达研究生毕业,从湖北老家一路北漂来到大城市北京,先后在四家民营小企业打工。

两年前,曾小达从大城市北京一路南漂,去了湖北老家一个小城市的股份制上市大企业工作。

两年后,曾小达从湖北老家小城市的股份制上市大企业一路北上,又漂回了大城市北京。

两年前,曾小达不是不想呆在大城市的民营小企业,他去外地小城市股份制上市大企业有充足的理由:在北京小民企打工,不再实惠也不再时髦,挣钱不多吧,生活成本却蛮高,特别是没个稳定的窝儿,漂到啥时候是个头儿?

两年后,曾小达也不是不想呆在小城市股份制上市大企业,他漂回大城市北京也有充足的理由:在小城市大企业工作,生活成本和工资比较起来其实也不算低。小城市别看地方小,办个公事儿私事儿还不如北京方便。不考虑在北京买房置业的话,还是比在外地能够多攒住点儿钱。漂到啥时候是个头儿?漂到啥时候算啥时候!在哪儿不都是活着?

北京,我曾小达又杀回来了喽!

唉,还是别这么雄壮了。北京,我曾小达像一只小田鼠,灰溜溜地又爬回来了。

这次,住哪儿呢?

曾小达想都没想就来到了香山。

小达在北京工作了四年,先后在海淀、昌平、朝阳、丰台四个区上班,在五个地方租住过,最后落脚香山,他在这块儿一口气住了三年。香山是风景区,但小达不是住在风景区,也不是住在单元房,他住的是香山脚下村子里的出租屋。

北京的许多城中村近郊村拆迁了,香山这块儿,四王府、南河滩、普兰店也拆了,不过,还有几个村庄钉在风景区里:西营、北营、南营、塔后身、平西王府、杰王府;煤场街和买卖街两旁、两道街中间,也有成片民房出租。小达在四王府、煤场街、塔后身、西营都租住过。这次,他没去那些地方,他选择了离那些地方都比较远且不在一个方向的平西王府。

平西王府位于香山社区最南边,再往南去,就是与香山相连的福安山。小达的意识里,平西王府比较偏僻,他以前很少来过这边。他背着个大包,只问了三家,就在福安山脚下的香山小学隔壁找到了二楼一个房间。带卫生间厨房,一月一千二,比他刚到香山的六年前贵了一倍还多,比他离开香山的两年前贵了三分之一。

小达没在乎,大伙儿不都这样?

找了两个月,小达找到了工作。在北京的四年里,小达不是当编辑,就是搞培训。这次,小达既当编辑,又当培训师。不同的是,前几年编图书,这次编杂志。有一点相同,前几年,小达最高月薪五千,这次,还是五千。

小达起初有点儿郁闷:房租都涨了,工资咋不涨?房租涨了三分之二,工资涨四分之一也成啊?不过,照照镜子,小达平衡了:岁数也长了呀,三十六七了!光长岁数没长本事,和刚毕业的小青年干一样的活儿,小青年才三千多,给你五千,老板太高看你了,知足吧!

前几年在北京上班,不管回来到了晚上几点,小达也要在吃过晚饭后溜溜弯儿。这次回来,小达还是喜欢吃过晚饭后遛弯儿。前几年,小达有时在煤场街、买卖街或者村子里的小街胡同里转悠,有时上山,在半山腰的消防通道上转悠。这次回来,小达只喜欢在半山腰的消防通道上转悠,他不想去煤场街买卖街或者村子里转悠。回来快三个月了,他天天晚上遛弯儿,却一次也没往里走过,出门就上山。

前几年,每次在煤场街买卖街或者村里转悠,小达总是能够遇到几个熟人:房东、邻居房东、邻居租住户、超市里的服务员、大小饭馆的大小老板和服务员、菜市场卖菜卖肉的、卖猪下水卖麻辣鸭脖打烧饼的,或者他认识的各种香山老户儿。香山就这么巴掌大一块儿,在这儿住上一年半载,谁看见谁都觉得面熟。

在山上的消防通道,几年前,他几乎遇不见熟人;这次回来,更没遇见过熟人,只碰见过几次女房东。女房东是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姐,开朗,随和,也喜欢晚饭后遛弯儿。两人摸黑儿在山路上碰面儿了,隔十来米远就能彼此认出对方,不是女房东抢先笑呵呵打招呼,就是小达先开口,“嗬,曾老师,又见面了”!“呵呵,大姐,又碰见您了”!

一个周末,小达回来得有点儿晚,晚饭又喝了二两二锅头,身上软绵绵没力气,好像要感冒。他出了门,在山脚下通往消防通道的路口犹豫了一会儿,一想起爬上爬下,他身上更没力气了。

小达向里边的街道上看看,快十点了,行人稀稀拉拉,大多是下班回来得晚的年轻租住户,也有收摊回来的卖煎饼的、卖臭干子的。昏黄的路灯照着早春时节的狭窄小街,冷冷落落。小达想了想,迈动脚步向里走去。

走到通往香山公园正门的买卖街路口,小达又站住了。他向右手看看买卖街,白天熙熙攘攘,晚上却不见几个行人;向前走,是通往香山社区最热闹的南营的马路。小达知道,香山公园门口小广场到了晚上会有广场舞,不过,快十点了,恐怕跳舞的大妈们也都回家了,这会儿应该很安静。南营那边呢?估计还是像以前那样,不少饭馆和烧烤摊还一片灯火。

小达迟疑着。他掏出一支烟点上,抽了几口,又看了看买卖街,只看到一家家店铺前边的垃圾、石甬道上斑斑驳驳的水印;一辆辆汽车驶过,发出“啪啪”的声响。

和过去没啥区别呀?小达皱了皱眉头,向南营方向走去。

出乎小达意料,南营小街也是冷冷清清的,除了几家饭馆还亮着灯,看不到以前那么多的行人和顾客。小达掏出手机看看,十点半了。不过,以前这个点儿,这边也还挺热闹呀!怎么这会儿门可罗雀?

小达想起了找房时房东说的话。

“咳,山下拆迁了是不错,香山这边新盖了多少房子,你也看到了吧?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好多外地人都走了。”房东大姐快人快语。

“他们都去哪儿了?”小达有些纳闷。

“回老家了呗!也可能是去了更偏僻的地儿。反正香山这边人越来越少了。”

小达又扫视了一圈,不远处的烧烤摊上冒出一缕缕白烟,有气无力地在黯淡的路灯光圈中徘徊,桌子前没几个顾客。小达身上一阵凉意。

别人都嫌北京生活成本高,回老家了吧?也可能是挣到钱回老家了,或者挣到钱搬到山下城里住了吧?你呢?踅摸了一大圈,又回到老地方吃草了!

小达身上又一阵热。可能真的要感冒了。

南营小街也就两百多米,下了坡儿,是北京植物园西门。小达瞅瞅大门,早就关了。对面不大一片露天娱乐场上也不见一个人影儿,几盏路灯还亮着。小达走进娱乐场,坐在一个健身器材上,扭扭腰,蹭蹭背,浑身酸溜溜,软绵绵。确实要感冒了。

大概有两年的时间,小达几乎每天都要走过南营小街,都要经过这个娱乐场。那会儿,他在西营村租住,从这儿往上再走七八百米。西边还有一条路,比这条路好走,小达却喜欢走这边,可以顺便买买菜啥的。那会儿,他的儿子刚刚出生,有时下班回来得早,小达能在这个娱乐场碰见老婆和儿子。老是有许多年轻女人、中老年女人抱着或者带着大大小小的孩子这个娱乐场里玩。小达很奇怪,这些人怎么看着都像外地来的,而且大多数看上去是乡下来的,弄得这个娱乐场就像他老家村委会的大院,好像很少看到北京人。不是小达视力好,谁是北京人谁是外地人,北京人能看出来,外地人也能看出来;大人容易被识别出来,小孩子更容易。

每次,小达躲在老婆身后笑眯眯地逗儿子一下,儿子看到爸爸,很快就认出来了,小家伙儿会冲爸爸咧嘴笑笑,嘴里喃喃着,两只小胳膊伸向小达。小达从老婆怀里接过儿子,亟不可待地亲亲儿子的小脸蛋儿,再亲一下。一天的腰酸背痛不见了。有时候,他会抱着儿子在这儿溜达一会儿;有时候,他立马儿抱上儿子,老婆拎着小达买来的菜,一家三口说说笑笑回家做饭。

一个星期天,小达和老婆生气,老婆抱着儿子到这儿来了。小达随后跟过来。刚走进场子,他一眼就看到老婆抱着儿子坐在一个健身器材上,正冲另一个扯着孩子在一边玩的年轻女人笑。老婆可能还没消气,笑起来就像在讨好那个女人,那个脸上黑不溜秋一看就是乡下来的女人却没搭理老婆。小达心里一酸,走过去,从老婆膝盖上抱过儿子,到一边儿的乒乓球台上玩。

小达扔掉烟蒂,看看那个用来锻炼腰背的健身器材,看看那个水泥乒乓球台,孤零零地,乒乓球台上还放着几块砖头。

小达闭上了眼睛。

两年前,小达回老家湖北工作,老家河北的老婆跟着他去了湖北。这次回来,老婆孩子留在了湖北老家,小达父母帮小达老婆带孩子,老婆在一家民营企业上班,一个月两千块钱。

小达的鼻子有点儿不透气,他知道,真的感冒了。他又看了看那个健身器材,又看了看水泥乒乓球台,走出娱乐场,顺脚沿着一条干涸的河沟边的小路向西边去,就像过去那样。他倒不是想故地重游,他知道前边有条胡同,他想从那儿拐个弯儿回去。

走了有三百多米,小达来到了一座小桥上。向右拐,就是西营。

小达站住,又点上一支烟。今晚月色很好,两个人隔三四米能看见彼此的鼻眼。小达朝上眺望,西山朦朦胧胧,山的轮廓却清晰可见,小达还能看到山尖一个叫做打鹰洼的地方那座消防瞭望台。在香山的三年里,小达转遍了西山,哪个山头上有棵古柏,哪个山头儿有座亭台,他都了如指掌。

小达的目光在一座座山头上巡视着,古柏是看不见的,不过,好像可以看到山上高大的松树或者枫树,一动不动。

小达的目光向下来。坡上的西营村就像山脚下的一片丛林,只看到树冠,看不见房舍,只有村子最边上那位养着几只奶羊的大妈家的楼房像一座古堡,突兀地伸出树冠丛。他租住过的那处小院在大妈家往西往上也就百十米,可站在这座小桥上是看不见小院的。不过,小达能够想象到,此刻,水泥地面的小院里应该亮堂堂的。

小院坐落在山坡上,前边是一个浅山谷,西手的香山和正冲着的福安山一览无余。香炉峰上的片片云彩总是悠闲优雅地缓缓飘过,或索性缀在峰顶,就像他给儿子买的一大团棉花糖。白天和晚上,小达喜欢抱着儿子坐在院子里,给儿子指点山峦,指点香山公园的亭子,还有树木。儿子真壮,才几个月,就能在爸爸的双腿上一耸一耸地蹦跳,一边蹦跳,还一边兴奋地哼唧着,有时还能发出含含糊糊的咯咯笑声……

小达摸黑笑了,他能感到到,自己的嘴角都笑了。刚才一路走着,一路皱着眉头,脸肌也一直僵硬着,此刻,嘴角有点儿发皱。他情不自禁地做了一个伸手搂抱孩子的动作,紧接着,愕然惊醒。

西营那个白天黑夜都亮堂堂的小院子,是小达在香山最快乐的记忆。在哪儿的一段时间里,他腿部受伤,却在昌平科技园区上班。每天早上六点左右就要出门,拄着一根登山杖,从西营走二里地,到香山公交车站;从香山车站坐331到五道口;从五道口坐地铁,先到西二旗,再从西二旗倒昌平线;从沙河高教园站出地铁,再倒昌平小公交,多少路呢?22还是21?最后,到昌平科技园区下车。这样单程一趟两个小时多点儿,刷卡车费两块八。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世界著名艺术家激情放言

作者:刘青顺

演讲是一门艺术。演讲是历史的音符、时代的记录、艺术的绝唱、文化的结晶。演讲最早起源于古罗马共和国议会的辩论,被…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西山带车人

    开车到西山,不少司机讨厌甚至害怕带车的。那一帮脸上尽管没写“坏蛋”两字的东北人,...

  • 肯德基店里的民工一家

    儿子被评为 三好学生 ,要我奖他吃顿肯德基,太太在一旁也起兴,是该奖励,我请儿子你...

  • 那一场与风花雪月无关的日子 (上)

    我找大李的时候,他正在喝粥,隔着院墙都能听到他悉悉索索地声音。我在门外喊,大李,...

  • 江北女子(上)

    神仙妹妹 我来到江北。这是个陌生的小城,走在江北老城区时,感觉江北是一个恬静的女...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