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西山带车人

时间:2016-09-01 09:20来源: 作者:疙疤秧 点击:
开车到西山,不少司机讨厌甚至害怕带车的。那一帮脸上尽管没写“坏蛋”两字的东北人,挥舞着自制的小红旗,即便他们已经做出最大的温柔,游客眼里也只看到劫道的。 不过,有些游客觉得他们带来了方便,尽管多出点儿钱,人家冒着风险或者通过其它渠道把你连人

开车到西山,不少司机讨厌甚至害怕带车的。那一帮脸上尽管没写“坏蛋”两字的东北人,挥舞着自制的小红旗,即便他们已经做出最大的温柔,游客眼里也只看到劫道的。

不过,有些游客觉得他们带来了方便,尽管多出点儿钱,人家冒着风险或者通过其它渠道把你连人带车弄进公园,弄上山顶,你也正想图方便捡便宜,就不要得着便宜再卖乖了。

没生意的时候,带车人也会和这一片儿的住户们闲聊。一带车人问一个戴眼镜的租住户:“大哥,您戴着一副看上去就很高雅的眼镜,一定是干光彩事业的吧?”

那仁兄呵呵一笑:“唉,尽管你大哥我戴一副金丝眼镜,好像是从事光彩事业的,其实吧,大哥我是靠抄抄剪剪做书混饭吃的,和你们弟兄干的是差不多一样的活儿。”

几名带车人一齐睁大眼睛,张大嘴巴,其中一个面皮紫黑看上去天然地就是干这行儿的带车人惊呼:“哥呀,那你比俺哥儿几个更不要脸啊!俺给孩子买的书,俺说咋那么垃圾咧,原来就是你抄抄剪剪弄出来的呀?大哥,你比俺哥儿几个更坏蛋啊!俺哥儿几个至多让人家上当一回,也就是三十五十百儿八十的,嗬,你那家伙一弄,让小孩子上当,让几辈儿人上当,你咋那不要脸咧?”

另一个面皮白净、看上去不应该是天然干这行儿的带车人笑嘻嘻地说:“哥呀,俺就不明白了,同样都是个人儿,都是一样为人民干坏事儿,都是一样违法乱纪搅纲常,俺哥儿几个被人家当坏蛋,城管追,警察罚,被人骂,弄得俺们自家也觉着自家不仗义,对不起党和人民还有政府,对不起老婆孩子。您倒好,带个金丝眼镜,穿得衣帽端正,往写字楼里一坐,这上抄抄,那上剪剪,得,钱来了,整个人儿活得高端大气上档次。不知道的人,还会把你们当成大作家,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您自己也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体面人儿。您说说,公平吗?”

斯文仁兄笑骂:“KAO!这就是人生大道理生活小常识,人民群众都这样认为,活活气死你们几个坏蛋!”

听他们相互笑骂,老熟人儿了。

停了一会儿,斯文仁兄一本正经地说:“你们这种职业应该有个名字,叫带车党吧?多正经的称呼。”

“哥呀,您可千万别,哥儿几个受用不起,也不愿意成立这党那派的,没听孔圣人说过呀,君子不拉帮结派,拉帮结派的没几个好人,还没俺哥儿几个带个车挣钱仗义。再说了,耳朵不好使的,兴许会把哥儿几个当成带路党,更承担不起了,那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坏蛋啊?”

“哈哈哈!你还知道带路党啊?学问不浅啊!”

“大哥,你也太小看俺们哥儿几个了吧?哥儿几个整天站在黑白两道之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比你缩在写字楼里蛤蟆一样没力气地叫唤,更明白事理儿。”

“你们哥儿几个一看就是头脑活络能说会道的人儿,为啥干这个呢?我可不是看不起哥儿几个,也不是看不起这个职业,我只是觉得,整天被警察罚,被城管追,被游客骂的,好不容易挣点儿辛苦钱吧,还得分给这个大爷那个龟孙一份。干点儿其它的不成吗?”

“大哥,听您这么一说,您就是一个正经人儿啊!您正经,俺也正经。给你说吧,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儿,咱是有本事的人,其实吧,干了这一行儿了,就说明咱没本事。老家的一亩三分地能活人?做生意吧,没本钱;摆摊吧,不让摆。您说说,像俺们这样没本事的光杆儿爷们,不当敌后武工队铁道游击队,还能干啥?能像太子党带路党一样,靠国家发财,靠粉丝挣钱,时不时还能约个女粉丝打几炮,龟孙才干这个!”

“说的倒也是。得,继续干吧,祝哥儿几个生意大发!”

劳累的一天过去了,日头沉进西山两个钟头儿,带车人也快要下班了。这时,他们会聚在一起,总结一天的工作得失。

“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不能总是瞎咋呼了,游客越来越精了。”

“是啊,咱们坚持以人为本,笑脸相迎,晓之以礼,动之以钱,为游客服好务,这才是挣钱的根本。游客不投诉,记者也就不会多事儿了。”

“奶奶的,那些王八蛋记者,还曝光咱们咧!看看他们做那些事儿,几个字就能敲诈人家几万几十万。还曝光咱们咧!惹急了哥儿几个,拉倒西山扔山涧沟里!”

“嗨,刚才那个开保时捷的,看面相不像个小三啊?咋开上保时捷咧?”

“昨天那个开兰博基尼的,一眼就能看出是个贵妇人。人家坐在那金做的车子里,那才叫好马配好鞍!”

“哈哈,李子,你给你的马子弄辆电动三轮,那也是好马配好鞍。”

“去你老婆的大腿根儿吧!”

国庆节和红叶节接踵而至,带车人增添了几个新成员,女性成员。其中一个,小娥,刚从东北老家来到西山,来投奔未婚夫。因为没文化,找不到工作,就跟着未婚夫干起了这一行。小娥看上去二十来岁,她鼻子上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黑痦子让她看上去有点丑,她的单眼皮眼睛让她看起来有点儿阴。不过,和她一说话,看她有点儿乡下女子羞涩的并不好看的笑脸,立马儿就能知道,小娥是一个好孩子。

小娥和未婚夫像一对正常夫妻一样,租住在附近的出租屋里,精明的东北二房东给出租屋起了个雅致的名字:优雅公寓。其实一点不优雅,租住户不是在山上山下打工的,就是做小生意的,一般是饮食生意,比如山东大煎饼、陕西米皮什么的,还有卖烧烤的。于是,走廊里和门口常常被摊车挤得过不去人。

不过,小娥很满足。小娥站在自己那间租住屋门前,眺望西山:“哇塞!西山真的好美啊!不知道怎么赞美它了!”

二十来岁的小女子都是诗人。小娥可不是在故作诗意。他们住在诗意的山脚下,住处却不够诗意。小娥和未婚夫这间小屋,是楼顶加盖的阁楼,像工地常见的那种简易工棚,不足十平方。幸运或诗意的是,前面有一扇窗户,即便躺在床上、坐在饭桌边,也总能瞥见西山一角。走出房门,整个西山一览无余。蓝蓝的天,天上总有片片白云悠闲地不知从哪儿来,不知到哪儿去。小娥说,青青的西山,像她沉默的爹爹,像她死去好几年的爷爷。看着高低起伏沉默着的山峦,小娥有时候会感叹;有时候,尤其下班回来,小娥会想起爹爹,会想起爷爷。想着想着,小娥的眼中就会湿润……

说实话,小娥起初不愿干这行儿,觉得丢人,传到老家,还不被人家笑话死啊?都知道你跑到北京发财来了,谁想到,干的却是这么不体面的活儿。

“站你的道儿,让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儿说去吧!”小娥的未婚夫——一名资深带车人劝小娥,“咱不偷不抢,靠力气和脸皮儿吃饭,丢啥人?人家贪官贪几百几千万都不觉得丢人,咱丢啥人啊?再说了,咱干的是和公家人儿合作的买卖,不丢人!”

小娥毕竟是一个脸皮儿薄的大姑娘,出粗力她不怕,站在汹涌的全国各地来的游客面前拦车,她还是有点儿抹不开脸,还感觉好像被谁欺负了。被谁欺负了?未婚夫?未婚夫对她不赖,俩人从十几岁开始谈朋友,她就是他的公主。尤其是,好说歹说小娥还是不愿意干,那天深更半夜,未婚夫喝酒回来,一百八十斤的东北黑大汉竟然哭了:“小娥,别嫌你老公我没本事啊!不干这个,咱还能干啥咧?咱不偷不抢,凭力气吃饭,凭脸皮儿吃饭,不丢人啊!”

小娥和未婚夫搂抱在一起,跟着他哭。第二天早上,小娥就明白过来了。看来,小娥对人生的领悟程度,和半山腰的明德大师差不了多少。

六点钟,小娥擦干眼泪,鼓足勇气,像一名侠女一样站在西山景区车辆最稠的要道口。其时,红彤彤的朝霞从山下京城照射过来,像一团五彩云笼罩着小娥;晨风拂面,小娥那张东北姑娘黑里透红的圆脸蛋就像东方初升的红太阳。

小娥庄重地站了一会儿,未婚夫给她送来了一杯豆浆和两根油条。小娥就着豆浆吃着油条。

吃了一根油条,喝了半杯豆浆,一辆北京牌照的广本慢悠悠地爬过来。未婚夫急忙夺下小娥手里的豆浆和油条,催促小娥:“看那慢吞吞的样子,尽管是当地牌照,可能也是第一次上山。小娥,冲!”

小娥赶快用力咽下刚刚吃进嘴里的油条,快步跑过去。

那辆车连车窗都没摇下,依旧慢吞吞地向上爬。

小娥追着它,一边追,一边喊:“先生,太太,叔叔,阿姨,前边是单行道,你们摸不到上山的路的,让我带你们吧!”小娥之所以又是先生又是太太又是叔叔又是阿姨的,是因为车窗一直没摇下,而且窗玻璃上贴着深灰色的玻璃膜,她看不清楚里边坐的是啥人。

轿车加快了速度向上爬,窗玻璃还是没摇下。

小娥也随着它加快了脚步,好使自己能够一直贴附着窗玻璃。“先生,太太,叔叔,阿姨,前边是单行道,你们摸不到上山的路的,让我带你们吧!”

小娥追出了三十米,车窗玻璃还是没摇下。“先生,太太,叔叔,阿姨,前边是单行道,你们摸不到上山的路的,让我带你们吧!”

小娥追出了五十米。五十米,一般是资深带车人放弃的距离;但小娥没有放弃。“先生,太太,叔叔,阿姨,前边是单行道,你们摸不到上山的路的,让我带你们吧!”

广本的速度再次加快,小娥的速度也跟着加快;追出一百米,车窗玻璃依旧紧闭着;车速更快了;小娥的脚步也更快了,她依然能够紧紧贴附着车窗的位置;

“先生,太太,叔叔,阿姨,前边是单行道,你们摸不到上山的路的,让我带你们吧!”

一百二十米……

一百五十米……

“小娥,回来,没戏了!”未婚夫在后边喊小娥。

小娥恋恋不舍,但终于放弃了。她喘着粗气,扶着一株三百年的老槐树周围的保护栏,弯着腰,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嘴里一边往下滴唾沫。

一名看上去年龄和小娥差不多的美女游客说:“哇塞!好悲催啊!追这么远!”

一京腔老太婆游客冲她撇撇嘴,说:“等你被这些可恶的带车人宰了,你就来不及悲催了。”     

“嗯嗯!不好好在老家呆着,不好好找点正经买卖干,干这个,活该!”和老太婆同行的一名高大中年游客义正词严地嘟囔着。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是每天早上从北京各个角落涌到西山健身的北京人。

小娥两条腿软软地往回返。

未婚夫已经吃完了豆浆和油条,他嬉笑着对小娥说:“怨我,看走眼了,这辆估计是山下老游客的,车开到山脚下,一帮人再去爬山。怨我了,小娥,亲爱的,对不起!待会儿,我给你找辆顺手的外地车吧?”

小娥拿起放在不锈钢垃圾桶盖子上的半截油条和半杯豆浆,一口一口地吃着喝着……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相约在微博 罗素的幸福之路

作者:卢一鸣

本书从六大方面三十二个点,并附以通俗易懂的社会案例,将真正的幸福感受一一道来。…

发布者资料
疙疤秧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3-22 13:03 最后登录:2017-02-13 11:02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西山带车人

    开车到西山,不少司机讨厌甚至害怕带车的。那一帮脸上尽管没写“坏蛋”两字的东北人,...

  • 肯德基店里的民工一家

    儿子被评为 三好学生 ,要我奖他吃顿肯德基,太太在一旁也起兴,是该奖励,我请儿子你...

  • 那一场与风花雪月无关的日子 (上)

    我找大李的时候,他正在喝粥,隔着院墙都能听到他悉悉索索地声音。我在门外喊,大李,...

  • 江北女子(上)

    神仙妹妹 我来到江北。这是个陌生的小城,走在江北老城区时,感觉江北是一个恬静的女...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