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故事汇 > 刑案悬念故事 >

塌方疑案

时间:2015-04-15 08:45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赵银奎 点击:
孙山虎家住清风市城郊的凤凰村,门前是一条东来西往的大街。这些年由于城中村改造,没了土地也没了生活来源,于是他就沿街摆了个摊子,卖开了水果。 时间不长,到了二零一四年开春,他的买卖越做越大,钱也越挣越多。此时水果的储存就成了个大问题,他决定在

孙山虎家住清风市城郊的凤凰村,门前是一条东来西往的大街。这些年由于城中村改造,没了土地也没了生活来源,于是他就沿街摆了个摊子,卖开了水果。

时间不长,到了二零一四年开春,他的买卖越做越大,钱也越挣越多。此时水果的储存就成了个大问题,他决定在自己的院子里打个地窖,这样水果既可保鲜,又可不少重量,提高经济效益。

于是他就请了邻村一个懂行的武师傅,给自己来看地形测方位。这武师傅确实在行,在测过地形做好方位尺寸后,就对孙山虎说:“咱这里土质好,打窖没问题,我计划地窖深度在四米多,高两米,长度在十米之间,差不多就快到东边邻居的院墙下了,哎,东边是一座带院子的小二楼,里边住着的是什么人家?这邻里关系也得考虑呀。”武师傅说着又突然问道。

哪知武师傅这一问倒把孙山虎给问住了,他只知道这家邻居有个女主人,带着一个三岁多的儿子,是三月前这座小二楼盖好以后住进来的,没人知道她叫啥名字,她也从不与人来往,偶尔露上一面也是匆匆忙忙就回家去了,因此村里人只看到她是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年轻女子,至于她的男人是谁,人们更是毫不知情。也有人注意过发现,隔三差五,这家人的院子里也只有在夜间停着一辆宝马车,听到有个男人咳嗽一两声的声音,别的再没有什么,于是这家人在村里人来看,就是个既有来头又极其神秘的一家子。

见武师傅问起,孙山虎只好笑着摇摇头:“不清楚。”

武师傅一听觉得有点奇怪,于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为不找麻烦,咱把地窖的长度减去一米,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你就择日开工吧。”

第三天,孙山虎找了两个帮工,地窖开挖了。十几天过去了,地窖打成了,这一天,他给地窖安上了电灯,在灯光下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心想着有了它,自己离奔小康的日子就不远了。

哪知就在这天夜间十点左右,他刚睡在被窝里,突然院子里“轰隆”一声巨响传来,把他惊了起来,不好一定是地窖出事了,于是他顾不得和老婆孩子们打招呼,赶快起来拿个手电就来到院子里,今晚天很黑没有月亮,他赶快順着斜坡进到地窖里,地窖里的灯还亮着,他一看地窖的入口处好好的,再往前看这才发现不对,地窖的尽头堆着一大堆东西,想来一定是塌下来的土方,他急忙过去一看,天哪一个土堆摆在那里,再仔细看去,土堆里还有不少东西,有几个纸箱,其中一个已经破了,乖乖一捆捆人民币从纸箱里掉了出来,天哪他的头都大了,谁知道这里有多少钱呢?抬头看去上面出现了一个长約两米,宽有一米多的一个大洞,他明白了,这一定是小二楼那家的一个地下室,由于底下被自己掏空才塌方的。他拿起一捆钱看了看,又马上向地窖的一个角落扔去,他不敢再看,也不敢再动这些钱,不管这些钱是什么来路,如果动了非抢即偷,他预感到自己这回摊上麻烦了,接着就快速地跑出了地窖。

他刚一出来就碰上了起来要看个究竞的老婆,他急忙向老婆摆了摆手,一把拉着老婆就回到了屋里。

老婆见一见他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刚要笑出声来,就听孙山虎低声说道:"你说怪不怪,里面全是钱,全是钱。”

这一来老婆也愣了,于是她给山虎倒了杯水让他喝下去,才听他把事情说了下去。

“这些钱肯定是那家小二楼的,咱不拿她的有啥可怕的。”老婆似乎觉得问题不大于是分析说。

“对呀,可是又该怎么办呢?”孙山虎一想也对,他急着问道。

老婆不说话了,她能晓得该怎么办呢?就这样两人商量了半天也没做出个决定。

大約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清清楚楚听到,小二楼那边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紧接着随着一声开大门的声音,汽车开走了。

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都没敢睡觉,四只眼睛对望着,不知如何是好了。就这样临到天明时孙山虎才突然醒悟,报警,要不然自己的麻烦会更大。但他们绝对没想到这一报警竞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他们更没想到这一次塌方还牵扯出了一桩惊心动魄的疑案。

市公安局接到报警很快就来查看现场,带队的王二飞与两个队员在孙山虎的陪同下一块进到了地窖,他们查看得十分仔细,不放过每一个细节,该拍照的都要拍照。当查到哪堆塌下来的土堆时,土堆被翻过了,他们左找右找,哪有什么钱呀,王二飞盯着孙山虎看了半天,他怀疑孙山虎欺骗了警方。此刻的孙山虎早被眼前的事实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不过王二飞还算冷静,没说什么继续查起来,土堆周围没有第二个人的脚印,也没有别的线索发现,倒是有被扫过的痕迹,突然他们在地窖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捆人民币,大概是一万元吧,一个警员把它装到袋子里,这也是他们在地窖里的唯一发现。他们看看下面再没什么好查的了,就向上边的洞口看去,洞口离下边也就一米八九的高度,于是他们互相帮着爬了上去,里边黑乎乎的,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才看到,没塌的地面还有近两米的样子,从塌口处看也就十公分左右,如果这上面存放着重物,不被压塌才怪呢。室内高度在两米左右,东边有三级台阶,看来是通往室内的通道,室内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一大片被人清扫过的痕迹。他们都明白了,有人把钱取走了,并且还消除了所有的线索,这些钱肯定来源不明。再看台阶也有清扫过的痕迹,没有再查的价值了,于是他们几人顺着台阶往上走去,上去后才发现有两扇木门,王二飞把门推开,此时天已大亮,他们看清楚了,这是房间的一个壁橱,于是他们跳下地来,把壁橱拍了照,再看地面,也已被人清理过了,根本没啥查头。当他们来到另一个房间时,发现一个女子还在被窝里睡着,头在外边露着,而脸则全被被子盖住了。王二飞觉得不对,一个健步冲上去揭开被子伸手一探鼻息,哪里还有气息,再向脸上摸去已是一片冰凉,早已死去多时。王二飞马上意识到,此案不是图财害命就是杀人灭口,气氛立刻紧张起来,孙山虎更是吓得直往后退,不敢再看那死人一眼。王二飞问起了这家人的情况,孙山虎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了他。警员们忙着拍照,仔细捡查,死者是被勒死的,脖子上那道勒痕非常明显。除此而外,他们把整个小二楼都查了个遍,连院子里也没遗露一个角落,就孙山虎所说的那个男孩也没了踪影。大门是虚掩着,只有两道车印还隐隐約約可见。

初查基本结束,王二飞简短地向局领导作了汇报,请求指示。局长马上作出指示,等研究以后再作定夺。

接着局里召开紧急案情分析会,听了大家的发言后,局长胡贵生作了总结:“同志们,这个案子比较复杂,案犯作案手段高明,有很强的反侦探意识,本案既有图财害命的可能,也有杀人灭口的存在,还有可能涉及到经济犯罪,所以局里决定成立由一名副局长为组长的侦破专案组,马上展开工作,争取早日破获此案。”

很快局技捡部门已对唯一的线索——那捆一万元人民币作了指纹鉴定,结果一出来,上面只有孙山虎一人的指纹,而死者的死亡时间在当晚的十一点至十二点之间,于是专案组决定先传唤孙山虎。

此刻的孙山虎早已被搞得生气了,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干才报了案,我要知道案情,那要你们这些警察干什么?于是他简单地把过程重复了一遍就再不多说了,反正他想的是我什么也没干——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

询问过后,警方作了分析,虽然人民币上有孙山虎的指纹,但看案件全过程,他为什么要在钱上留下指纹呢?这似乎与罪犯的作案手法不符。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警方只得让孙山虎先回家去,但他必须随时听候传唤,因为警方还不能完全排除他见财起意的嫌疑。

与此同时,专案组对受害人的身份展开调查。他们发出认领尸体的通报,走访风凰村村民。

但是几天过去了,无人认领尸体,案情没有一点进展。其间几次传唤孙山虎,结果都是一个样,不是他干的。

在此情况下,警方又找村干部谈话,想问出该小二楼的主人倒底是谁,结果没人知道,后来警方发现村支书有点反常,于是对他进行了重点約谈,后来村支书终于承认说,该楼的主人不是本市人,在二零一三年买这块地皮时,给了他五万元好处费,不愿告诉他名字,因而其主人姓甚名谁他也不知道。

案件的侦破难以进行,怎么办?此时王二飞提议,找到当时的建筑队不就能找到楼的主人吗。好主意,专案组马上开始调查此楼的建筑队。

哪知经过了解,建筑队是南方来的,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情况,现在他们又在哪里施工,看起来想要找到这个施工队还需一些时日,案件迟迟不能破获。而局长胡贵生又多次询问安件进展情况,并一再指出,孙山虎在塌方后好几个小时才报案,值得考虑,要求他们尽快破案,以保一方平安。局领导高度重视,时间紧迫,专案组所有人员都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这一天,武师傅听说了此事突然来到孙山虎家,问起了这件事。

孙山虎把前前后后的经过说完,叹了一口气又说道:"你说我倒了八辈子的霉,摊上这样一件事,昨天公安局还问我,那个键筑队的工头是哪里人,叫什么?你说我当时只顾挣钱做买卖,问人家那些干吗,咱自己又不准备修建。“

”哈哈,我算是来对了,你想吧我这个人就爱好建筑这一行,当时我还真来过几次,与那工头谈论过建筑上的事,由于投缘,工头还给了我个手机号,想不到竞然派上了用场。“

武师傅刚说完,孙山虎马上就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

专案组马上与施工队工头取得了联系,找到了邻县一个叫李明的当事人,李明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原原本本地说出了实情,他是以自己的名子买的地皮修的房子,实际的主人是他的姐夫,他完全是按他姐夫的授意而办理的。

“你姐夫是谁呢?警方问说。

当李明说到他姐夫的名字时,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

专案组没敢迟疑,马上将案情报告了市委主要领导,很快市纪委也介入了调查。

此后十几天,人们再没听到有关此案的任何消息。

忽然有一天,网上爆出一条省纪委的消息:清风市公安局局长胡贵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在当时高压反腐的形势下,查个个把腐败官员不足为奇,人们谁也没把它与风凰村的塌方案联系在一起。随着后来网上不断公布的胡贵生违纪违法的资料,真相才大白于天下。

孙山虎这时才松了一口气,他有好些日子没有好好经营他的摊子了。

原来胡贵生在任职期间,利用职权大肆收受贿赂,并与多名女子通奸,而与死者刘月英生了儿子后,怕事情败露,后来授意其小舅子李明买通村支书,修了这座小二楼和一个地下室,并把银行的大部存款取出,分别藏在几个隐蔽的地方,事发地下实所藏的仅是其中之一。这以后他隔三差五就趁夜间来与刘月英亲热一番。塌方那天他正与刘月英如胶似漆,突然听到那声响声,他怕地下室出事,随即起来下去查看,看后知道大事不好,马上把一千万现金和三公斤金条装上车,伪装好一切,又勒死刘月英以灭口,带着三岁的儿子逃离了现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你就是凶手:爱伦·坡佳作集

作者:爱伦•坡

侦探小说的首宗棘手案件《莫格街凶杀案》,站在尸体上张着血红的独眼《黑猫》,让国王大臣自动受缚、上演血淋淋的人肉…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女警官李思思

    这些年来,孤独无助的时刻,我的眼前总会莫名其妙地浮现起A市铁东小区片警李思思小姐...

  • 金元是杀人犯?

    一天,镇里的派出所接到报案:在一座山坳里发现了一具被大卸八块的尸体。这还了得,干...

  • 午夜抵达

    一个年轻的单身女子,在非洲大陆深更半夜的惊险奇遇。一个人在室内中间的日光灯下独自...

  • 堂堂正正上白班

    1、托付 这天,宋辉正一个人歪在沙发里看电视,忽然门外传来摩托车声,接着当当有人敲...

  • 尖叫的头发

    雅芳的丈夫大洋是个警察,忙起来一月四十不回家是常事。雅芳无聊时就约上小姑子,也就...

  • 最后一次杀戮

    一、生死一跃 在浩瀚的太平洋海域上空,一架盟军R-4双座直升机在漏油机箱弥散的烟雾里...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