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午夜抵达

时间:2011-02-16 01:17来源:半壁江原创文学网 作者:费格里奥 点击:
一个年轻的单身女子,在非洲大陆深更半夜的惊险奇遇。一个人在室内中间的日光灯下独自手舞足蹈地嚷嚷。那是一个年老的人,瘦长的身子,灰白的头发已经快掉光了,剩下的草草地炸着毛。他挥动着的手臂带着隐约的阴影和一种旋律,象是在屋子中间的空地上起舞一样。

  1

  

  从车上下来的乘客只有我一个。

  

  司机带我到车的侧箱去取行李,一只不大的手提包,里面简单的有几件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具。我等了一会儿,又左右看看,确实再没有第二个乘客在这个地方下车。

  

  这是我事先没有预料到的情况。原来以为,至少会有几个当地人和几个旅行者也会和我一样,在这里下来,我可以问问他们,或者跟别的旅行者一起,就很容易可以找到住的地方。

  

  上车的时候,还有车站,尽管车晚来了一个多小时,但是是始发站,有一个小小的站台。眼前这里,连车站都没有,车停在一个加油站的旁边,好像应该是在城市边缘。

  

  加油站外面的挂钟,指针刚好指向十二点。四周一片漆黑。

  

  长途车似乎等了一下,如果这时候我要求重新上车,和他们一起继续南下,司机大概不会拒绝。我站在加油站的路边上,看着汽车慢慢掉头开走,消失在黑暗中。

  

  加油站有一家看来很简单的餐室或是咖啡室,还亮着白崭崭的日光灯。门里门外站着几个人。我拎起旅行袋,向室内走去。

  

  我先要了一杯咖啡,又看了看玻璃柜里的食品,用手指了指一个油炸的黄色的团子。团子味道不差,有一点甜味,又有一点咸味,有乞斯混合在里面。我加了一点糖和奶在咖啡里,开始用一支小棒轻轻地搅动纸杯里的棕色液体。

  

  2

  

  我告诉你们说,我现在,就是要,一个,一个地,跟你们都找拨回来……呐,你们自己说,让他们自己说,是不是……是你们,你们一个,一个,先将我开罪了……为什么,你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吧,我告诉你们说……”

  

  一个人在室内中间的日光灯下独自手舞足蹈地嚷嚷。那是一个年老的人,瘦长的身子,灰白的头发已经快掉光了,剩下的草草地炸着毛。他挥动着的手臂带着隐约的阴影和一种旋律,象是在屋子中间的空地上起舞一样。

  

  他大概是喝多了,或者一向是一个酒鬼,根本没有不沉醉的时候。没有人理他,他自顾自地继续着他的表演。一个姑娘在旁边拖地,印湿了的水泥地面上一行行地反映出日光灯的白光。

  

  请问,我又要了一杯咖啡,同时向柜台里的售货员姑娘打听,你知道这附近有什么饭店、旅社,有什么可以住的地方吗?

  

  那个年轻的姑娘看了看我,都这么晚了——她将一个新的纸杯递给我,我们这儿,本来有一两家旅社,开不开还不知道呢,因为平时没有人来。现在这么晚了……”她摇了摇头,让我不要抱希望,人家早都睡下了。

  

  你等一下,她在柜台后面的桌子边,开始打电话,不紧不慢地说着当地话。之后她告诉我说:城里有一家教堂,他们那里肯定是有房间招待客人。不过你不认识路,怎么去呢?

  

  有出租车吗?我问。

  

  哪里,她笑了笑,我们这里没有出租车。接着她开始慢慢地用一块抹布擦起了玻璃柜台。

  

  你要是愿意等,我明早六点钟下了班,可以带你去。她说。

  

  我这才知道,这个咖啡室是整夜开的。想到外面四周黑沉沉的夜幕,我下车时没有见到一丝灯光。

  

  城里离这里远吗?

  

  不远,大概一公里路。

  

  我有些不大甘心,下半夜就在这里等下去。我看了看屋里或坐或站的零零散散的几个人,都是些年轻人。大概附近没有酒吧、Disco厅一类的晚间消遣娱乐场所,夜里不想早睡的年轻人,只好到这里来喝点什么。

  

  我重新走到咖啡室的门口,望着外面沉沉的夜色,连加油站的灯光都熄灭了,外面只是无边无际的黑夜。

  

  3

  

  嘿,你要进城吗?

  

  门外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人向我问道。

  

  是啊,你知道什么地方有旅馆吗?

  

  我看了看问我话的人,他很年轻,中等身材,有些瘦,清秀的窄脸上带着一副无边眼镜。眼镜闪着白光,让他看上去文质彬彬的。

  

  这时候怕是已经太晚了,人家早都已经关门睡觉了。他说。

  

  你是从汶图尔克来的吧?他身边一个圆脸的小伙子说,从汶图尔克来的车总是午夜到,很不方便。你应该先去开普敦,从开普顿回来的时候,再在这里下车,是早上,就比较方便了。看来这圆脸的男孩比较熟悉情况。

  

  可是我不会从开普顿回来的,从南非到津巴布韦,到赞比亚,再从北部回汶图尔克。我告诉他们我计划行程的路线。

  

  呵,你一个人吗?你胆子可真大。他们向我赞许地点着头,接着又告诉我,不过路上得多加小心,这里是安全的,到南非就难说了,我去年在南非……”

  

  另一个拦住了他,没让他再继续说下去。

  

  嗨,我叫Jim他向我伸出手来。

  

  我叫Li我也将手伸给他。

  

  我叫Jack另一个也和我握了手。

  

  这样我们就算认识了。

  

  你是——,日本人?他们问我。

  

  我摇摇头,中国人。不过我住在德国,我从欧洲来。

  

  啊,BruceLee,这是几乎全世界的男孩都知道的一个中国名字,只要一提起中国,他们首先说到的就是这个名字。两个男孩试着比划拳脚。

  

  你会中国功夫吗?这也是几乎全世界的男孩都会问到的一个问题。

  

  会一点儿……”我神秘地笑笑,我也总是习惯故意放一点防身的烟幕弹,我知道他们总以为中国功夫是神乎其神的。

  

  我想我们这就已经算是萍水相逢的朋友了。

  

  你愿意跟我们进城吗?他们问我,我们可以试着帮你找找旅馆。

  

  我想这三更半夜地去按门铃,总还是有当地人在好一些。

  

  我在市府机构工作,白眼镜拿出了他的身份证,怕我不放心,给我定心丸。

  

  我看了看,你是76年出生的。

  

  他是市中学校的老师。他指了指圆脸。

  

  我们走吧。圆脸将他们喝空了的可乐瓶子交给柜台后面的姑娘,顺手拎起了我放在一边的旅行袋,我们一起向售货员姑娘挥手打着招呼告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给你一个团队,你能赚钱吗?

作者:刘如江

从人力资源管理,战略管理、品牌管理等各个方面对如何经营好一个公司进行了解读和查陋补缺,是管理者一本必备的宝典,…

发布者资料
费格里奥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1-02-16 00:02 最后登录:2011-02-16 00:02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女警官李思思

    这些年来,孤独无助的时刻,我的眼前总会莫名其妙地浮现起A市铁东小区片警李思思小姐...

  • 金元是杀人犯?

    一天,镇里的派出所接到报案:在一座山坳里发现了一具被大卸八块的尸体。这还了得,干...

  • 午夜抵达

    一个年轻的单身女子,在非洲大陆深更半夜的惊险奇遇。一个人在室内中间的日光灯下独自...

  • 堂堂正正上白班

    1、托付 这天,宋辉正一个人歪在沙发里看电视,忽然门外传来摩托车声,接着当当有人敲...

  • 尖叫的头发

    雅芳的丈夫大洋是个警察,忙起来一月四十不回家是常事。雅芳无聊时就约上小姑子,也就...

  • 最后一次杀戮

    一、生死一跃 在浩瀚的太平洋海域上空,一架盟军R-4双座直升机在漏油机箱弥散的烟雾里...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