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吹笛子的人

时间:2012-06-20 11:48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aggie112 点击:
  “看来只有这样了,我们对着窗外大喊:吹笛子的人,我想看看你长什么样,你快出来吧!”我提议道,母亲透着幸灾乐祸的神情,在一旁打趣,“好啊,那你喊啊”于是我忙改口道:“那就喊:吹笛子的人,你吹得曲子我好喜欢,能告诉我它的名字吗?”

  每天下午五点小区里都会准时地响起木偶兵进行曲,六点结束,笛声轻快的旋律让人觉得心情舒畅。


  有一天,我问母亲:“你猜猜这个吹笛子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一定是个老头子。”母亲的答案一下子把我想象中的吹笛少年的梦打破了,“为什么呢”“这个时候吹笛子的,肯定不是小孩子,小孩子一般一大早就会被念叨要练习演奏了,不会搞到这么晚,当然也不会是白领,因为刚刚下班,只有老头子这个时候又不用煮饭,在家等着吃饭这段时间没事做,吹吹笛子打发打发时间嘛?”


  母亲说得是有点道理,可是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六旬老头能吹出这样欢快的曲子,六旬老头吹友谊地久天长不是更符合吗?我觉得他应该是个翩翩少年,因为曲调里对未来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这个时间段也不用煮饭,五点也早已放学,功课也做好,然后开始练习自己喜欢的曲子。


  母亲对我的理论不以为然,“照你说法,他也可能和你一样是个年轻女孩子,刚生玩孩子在家休假,没事吹吹笛子,也不用做饭,你不是没事也会弹弹琴玩的吗?”


  “不可能,家里有小孩子,只有孩子醒着不哭闹的时候才能吹笛,而且有孩子后吹笛的作息不会那么规律。”我为自己的推论信心十足,母亲则对自己判断的六旬老头毫无疑问。


  “看来只有这样了,我们对着窗外大喊:吹笛子的人,我想看看你长什么样,你快出来吧!”我提议道,母亲透着幸灾乐祸的神情,在一旁打趣,“好啊,那你喊啊”于是我忙改口道:“那就喊:吹笛子的人,你吹得曲子我好喜欢,能告诉我它的名字吗?”


  母亲应和,“那也行。”我刚打开窗户预备喊,可是突然想好的台词又缩了回了嘴边,心想如果是个大帅哥,那我可不是糗大了,关上窗户回头对母亲嚷嚷:“你说行,那你过来来喊。”


  母亲笑着摇了摇头:“你这么好奇干嘛,别干傻事了,准备出来吃饭吧。”


  接下来的每一天笛声依旧在上演着,有时是轻快的欢乐颂,有时又是悠扬的桑塔露琪亚,最近开始吹奏起了月亮代表我的心,这是唯一一首他吹过曲子里的通俗歌曲,不过用笛子演绎起来多了几分欢快,可是我依然没有勇气打开窗户去认识那个吹笛子的人。


  直到有一天,母亲要做荠菜豆腐羹,突然家里淀粉刚好用完,让我赶快下楼到小区门口的小超市买,那时候已经将近六点,小区里依然弥漫着悠扬的笛声,我快步地走着,感觉笛声越来越近,快走出小区时,发现吹笛子的人好像就在那里,于是我开始快跑起来,好奇心让我太想知道这是个怎样的人?我的推断是不是真的高明呢?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笛声就在耳边了,我放慢脚步慢慢地靠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长长的头发貌似很久都没有修理过的样子,穿着一件蓝色的布衣,还有些脏兮兮,盘坐在小区门口,身边放着一只锈迹斑斑搪瓷碗,里面放满了一毛五毛一块的硬币,忽然间就明白了,我从他面前走过,原来他是个盲人,约莫五十几岁,五点到六点正是人们下班回家吃饭的高峰时段,人流量较大,但是大部分人都是匆匆走进小区,很少有人会停下脚步,往那只搪瓷碗里扔钱,不是没有同情心,也许是对这每天相同的景象熟视无睹了吧,其实看到他的时候,我心里第一感觉也不是同情,而是对他的敬仰,因为这段时间里,他的笛声带给了我许多乐趣,而他的境遇却是我始料未及的,每天下午五点到六点,那美丽的笛声可以抚慰许多辛劳工作回家的朋友,只是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在意呢?有时候很多事我们觉得自己很有判断力,而真相往往是令人惊讶的,不是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淡然的人生不浮躁周作人幸福的艺术

作者:孙银芳

《淡然的人生不浮躁:周作人·幸福的艺术》内容简介:不少人追问“幸福是什么?”在这个物质充裕、精神恍惚的时代,关…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女警官李思思

    这些年来,孤独无助的时刻,我的眼前总会莫名其妙地浮现起A市铁东小区片警李思思小姐...

  • 金元是杀人犯?

    一天,镇里的派出所接到报案:在一座山坳里发现了一具被大卸八块的尸体。这还了得,干...

  • 午夜抵达

    一个年轻的单身女子,在非洲大陆深更半夜的惊险奇遇。一个人在室内中间的日光灯下独自...

  • 堂堂正正上白班

    1、托付 这天,宋辉正一个人歪在沙发里看电视,忽然门外传来摩托车声,接着当当有人敲...

  • 尖叫的头发

    雅芳的丈夫大洋是个警察,忙起来一月四十不回家是常事。雅芳无聊时就约上小姑子,也就...

  • 最后一次杀戮

    一、生死一跃 在浩瀚的太平洋海域上空,一架盟军R-4双座直升机在漏油机箱弥散的烟雾里...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