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我是它们的红娘

时间:2012-02-08 17:38来源:半壁江原创中文网 作者:吴溥之 点击:
记得,雷雨后,一个闪挂在槐树的边缘,向我的观看声声呼唤。 梦里记一 芳儿:你让我一个人类来做你的红娘?我怎么可以?!你,只是一个闪的摄影记忆。你是何种生物,你,关于你我只是见到了你。 冷清:求你!请求你了!人呀! 芳儿:我思绪好吧!我答应你,

  

······记得,雷雨后,一个闪挂在槐树的边缘,向我的观看声声呼唤。

 

                                            ——梦里记一

 

芳儿:······你让我一个人类来做你的红娘?我怎么可以?!你,只是一个闪的摄影记忆。你是何种生物,你,关于你——我只是见到了你。

冷清:——求你!——请求你了!人呀!

芳儿:······我思绪······——·······好吧!我答应你,它在哪里?

冷清:我也不知道······你帮我介绍一个,请求了!任何一种生物都可以,只要它心甘情愿。

芳儿:你叫什么名字?

冷清:冷清。

芳儿:你多大年龄?

冷清:七十亿。

芳儿:啊!你,你······嗨!······

冷清:在闪上我的年龄是十九。

芳儿:······不见了,它不见了。不见时,它说下次雷雨时见。这是什么时间,它也不能说准。

 

月。芳儿。

我面对一片槐叶,问它:该怎么开始我当红娘的日子?

我相信你可以的。它只是说。

 

月。芳儿。

我来到叶儿河边,见着它,它是我的朋友。

它说:你可以开始寻找它了,向任何一个方向,去任何一个地方。

 

无月。芳儿。

夜阴阴沉沉,我向西方行,只是单纯的向西方行。我看,看任何一种生物,看任何一个生物,可我应该怎么开口,向它们解释。它们看着我从自己身边经过。

一个好奇者问:你做什么啊!?

我居然身体颤抖几下问:你多大年龄?

它呵呵一笑,红面容问:你做什么?

我跑,我冲,向前。天啊!我应该怎么办,怎么办?见野水一条,快行几个箭步,喝野水。

它说:你怎么了?人。

芳儿:我大惊,你是谁?怎么知道我是人?

它说:我是野水河内一片月光,诞生在十万年前。人,我先前见过。哦,你的模样是红娘的色素,难道你······

芳儿:我正过做红娘的日子。

它说:我明白了,你可以向我介绍一下它么?

芳儿:天啊!我的高兴都有高兴了。······你听后,欲意如何?

它说:可以。

芳儿:你是说你······你同意和它喜结良缘,永远在一起?

它说:是的。

芳儿:见着它的清辉,我相信它。那么,我们去吧!

它说:什么地方!

芳儿:我家。

它说:好吧!

 

月。芳儿。

我们向东方行走,我家的方向。

 

月。

它问:它呢?

芳儿:在槐树的边缘,雷雨后,才能见到它,我们必须等待。

它问:多久?

芳儿:天知道。

它居然问天,天居然回答十天后。我见到这情景。

 

月。芳儿。(以下不再如此写,我既是芳儿)。

等待······。我把它带去叶儿河,它高兴的说:在这里等待,我要在这里等待,九天后,你来叫我。我同意。

第二天,我见到它,问:你怎么了?

它说:对不起人类?

我不能明白它的意思,面对它问:你在说什么?

我爱上叶儿河了

听后,我晕倒。

·······

芳儿:为什么?我大叫。

它说:我也说不清楚······

芳儿:可你让我怎么办啊!我欲哭无泪。天啊!我应该怎么面对它,时间逝亡着。

它说:我和叶儿河会帮助你,你放心,三天后,你来。它说。

我离去。回到家里才明白,我依然在晕倒里。它们,嗨!真后悔带它去叶儿河。坐在土地上,我看着槐树······开始哭泣。身生为人,我居然不能帮助它。

时间逝亡着。我等待它们,也等待它,两个等待啊!压死我了。

 

月。

芳儿:我来见你们了,你们快现身吧!

一个生命说:啊!你是谁?它们在哪里?我从未见过你。

芳儿:我不认识你,但你我同是生物;请你帮助我叫它们,可以吗?

一个生命说:可以。

······它们出现。

叶儿河:它是谁?

它说:月光里的清辉,它情愿嫁给它。

芳儿:你没有骗我?

它说:我没有骗你,芳儿,一个生命既是月光里的清辉。

芳儿:清辉,你心甘情愿脱离月光,去嫁给它?

清辉:心甘情愿。

芳儿:你现在跟我回家!

清辉:好。

 

月。

它就睡在我的床上,我看守着它,我害怕失去它。

清辉:你就好好睡觉吧!我不会逃离。

它好心安慰我。我的心不相信它,我向我的右手说,你用力握紧它。

时间逝亡着,快了,它快出现了。三天后,就能见到它,见到它,就能与做红娘的日子告别。

 

月。

你在吃什么?我问清辉。

清辉:一片槐叶的影子。

它可以吃?

清辉:可以。

我可以吃它么?

清辉:可以。

怎么拿到它?

清辉:你吃前说,我不是一个人类,我只是一个生物。

我大惊,忙用手向它嘴封去。你小声点儿,别让我的祖母听到,她不会接受这个世界的生活,以及一切,它会阻止我,还有你们。

清辉:你祖母听不到的,这声音不是来自于人类。

我吃到了。向它惊喜的告知。

清辉:你感觉怎么样?

和它的花朵一样香甜。

我吃,我几近拼命的吃。

吃,它在看着我大笑。

 

月。

你想它么?

清辉:想!

我能见一下你的想么?

清辉:你啊,可以。

我看着想,问:想,你要做什么?

想:准备贺礼呀!你呢?

天啊!我居然忘记贺礼。时间逝亡着,我思绪······我送它们什么呢?

想:你说,我送它们什么呢?

你送我们什么就送它们什么,不就可以了?

想:水浮莲的梦会不会已被时代淘汰?

梦想也会被时代淘汰,我从未听说过。

你送它们相见就可以了,月光说。

我同意。

 

月。

你在想什么?清辉。

清辉:一天,只有一天时间,一天时间过后,见到它,我应该怎么开口。

它会先开口的,你不必为此苦恼。

时间逝亡着,我们等待它······清辉给我端来野水喝。

 

月。

我们见到雷,我们见到雨。它呢?闪,你怎么还不出现!

你看,是它么?清辉迫切问。

是这,就是这个闪。

闪,你内含有的它呢?清辉当先问。

它今日不能出现。

为什么?清辉迫切问。

它生病了。

重么,它什么时间能出现?清辉迫切问。

重,五十天后。

我听后,快吓死了。清辉。你······

芳儿,你放心,我等它!。

 

月。

我采集榆叶的影子给它吃,我采集梅叶的影子给清辉吃······

芳儿,从此,我只吃等待。清辉哭泣······着。

哦。

从此,见着它,我心痛。

从此,它内的瘦,又生长了很多。

从此,它······嗨!可怜!

我大胆问天:它可以好么?它的病。

你问鬼去。

天啊!你让我,你居然让我问鬼去?你什么意思?你······你可是天!

天又怎么样?

 

月。

我的梦来到阴间。

鬼,鬼来见我·······,我大叫。

鬼说:你是谁?

芳儿的梦。

鬼说:你有什么事?。

我寻找阎王。

鬼说:芳儿的活期还长,你寻找阎王做什么?

问它······

鬼说:你别说了,我明白,你跟我来。

你是谁,我问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王冠上的宝石:神秘印度的文明进程

作者:阚天下

讲述了印度作为英国殖民地时期的社会、政治、军事和文化状况,内容引人入胜,充满了历史传奇色彩。19世纪中期,英国在…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新聊斋传奇20厉鬼

    新聊斋传奇 20 厉鬼 1973年暑假,榆翁高中毕业回到大队小学教书,正赶上陕坝上演朝鲜...

  • 白话聊斋:巩仙

    有个姓巩的道士,没有名字,也不知什么地方人。他曾经求见鲁王,看门的人不往里通报。有...

  • 白话聊:何仙

    所焦急的根本不是大家的文章,一切都交给六七个幕友。有花钱粮买来的临生,还有一个按...

  • “包二爷”

      万老板今天准备和一商家签合同,但走到半路才发现自己的公文包忘到了家里,于是就...

  • 走夜路

      快到那棵歪脖子树下时,我有意放慢了脚步,等身后的钱有跟上来。不想钱有尚未到我...

  • 新聊斋之二黑心

    周至周某,少时师从终南山老道学艺。老道悉心传授,倾囊教之,周某亦虚心好学,得其衣...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