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错爱

时间:2015-04-23 07:56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吉木楚天 点击:
1,情急之下借债 我十八岁高中毕业未能考上大学,家庭里无钱供我复读。胆小怕事的我不敢南下打工,就近求职。在小镇的餐馆当过勤杂工,给成衣店老板守过门市,给批发商搞过营销,挣了一些钱来贴补贫困的家庭。 从小学到中学我都担任学校广播室播音员,操练出

1,情急之下借债

我十八岁高中毕业未能考上大学,家庭里无钱供我复读。胆小怕事的我不敢南下打工,就近求职。在小镇的餐馆当过勤杂工,给成衣店老板守过门市,给批发商搞过营销,挣了一些钱来贴补贫困的家庭。

从小学到中学我都担任学校广播室播音员,操练出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三个月前,我顺利地被市电信公司声讯台招聘作“知音热线”主持人。在热线台,我结交了许多话友。但却不轻易见话友。这次,我破了例,不仅去见了话友,而且向话友借了一笔钱。原因很简单,家里穷,迫不得已求助于人。

我的家住在川北南充市郊农村。父母都是老实的庄稼人。奶奶年老多病,妹妹读初中。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交罚款超生的弟弟年仅五岁。一家七口靠父母的劳动收入难以维持,因此负债累累。不久前,下大雨屋漏,父亲上房翻瓦摔下跌成重伤。医院要先交付一万元现金才办理入院手续。为了挽救父亲的生命,情急之下,想起了我的一位话友。这位话友是中学的团委书记,叫段程,我们称他teacher段。和段老师电话交流已经两个多月了。我知道段程已从学校辞职,现在是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段老师曾经提出要面见我。当时我没同意。如今受伤的父亲生命垂危,早些入院医治就多一分生存的希望。我在公用话亭拨打了段老师的手机,没有转弯抹角,开口就提出向他借钱。段老师很爽快地答应了。20分钟后,段老师将一万元现金送到了我手里,我感动得哭了起来。

有了钱,我的父亲住进了医院。在父亲住院期间,段老师频频去医院看望病人,手里总是提些水果、糕点等。我和父亲都感到段老师面善心慈,乐于助人,而且青春年少,知书达理,是个可亲可信的人。

从这以后,我时常盼着与段老师见面。他走了,我便若有所失。我隐隐地感觉到我与他之间有着一种感情在深化和滋长着。我的父亲也从我的言谈举止发现了端倪。

2,感激之际还情

父亲伤愈出院了,我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感谢teacher段。

这是个夏天的夜晚。人们纷纷走出家门涌向江边乘凉。连结东城和西城的嘉陵江大桥上,车辆往来穿梭。桥下渔家灯火象一排排闪闪的星星点缀着江面,偶尔一声长长的汽笛声打破江的寂静。

“嘉陵江的夜色真美!”我和段老师相约到江边散步,触景生情这样感叹道。我手脚无措,边走边向江中投掷石子,看着那水波在灯光辉映下一圈一圈扩散,形成一个个同心圆,无论扩散多远,始终围绕着一个不变的圆心。我想,爱情、友谊、婚婚,家庭不正是围着这圆心转动吗?我知道段老师在事业上很成功,年龄30多岁便成了拥有上干万资金的大老板。但在婚恋向题上却很失败,他结过三次婚,一次次都因感情不和而离异。如今,他需要一份真诚的爱。我凭一个女人的直觉,发现段老师很爱我,愿与我结同心。我也愿将一片真精托付给他。

“嘉陵江的夜很美。”段老师重复着我的话。他挽着我来到江畔的一艘大船上,这是一艘集餐饮娱乐为一体的水上夜总会。他对我说:“我们去吃宵夜。”

他要了一个包间,点了许多菜。席间,段老师频频给我夹菜,劝我喝酒,滴酒不沾的我这天晚上破例喝了几杯干红葡萄酒。吃饱喝足了,我们又去ok厅,一直唱歌到夜深人静。我们在ok厅的沙发上紧紧地依偎着,一种甜蜜的感情在心头激荡。过了很久,谁也不言语。因为,此时的一切言语都是枯燥的,乏味的,多余的。我们的感情用身体的的语言在深化着。初涉爱河的我,开始时对段老师的亲吻还不习惯,半推半就,后来就适应了,主动迎合,心头有一种渴望的激情在躁动。我把他抱得很紧,喘息着对他说道:“我爱你,爱你。”段老师咬着我的耳朵说:“我也是,等我把房子找好了,我就接你去。''

3,钟情之时失身

那天晚上,我接到段老师电话,说他明天一早开车去接我。

第二天一大早,一辆黑色轿车停放在电信公司门口的梧桐树下。段老师探出头来招呼我。车门开了,我急忙钻进车去。

段老师开着车。车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问道:“我们上哪儿去?”段老师笑笑:“你说呢?”我说:“随便,随便,只要是我们俩,去月球旅行最好。”

段老师笑了,他的笑声爽朗、清脆。听了他的笑声我就心醉。我预感到今天将发生什么事情。正是我最近这些日子天天都想着的事,却没估计到说来就来了。车沿着江边跑了一阵之后,驶进了宿舍区。段老师领着我上了一幢楼。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居室,布置也很讲究。我心里有疑团。段老师的宿舍在学校,怎么在外面有商品房呢?

''这套房是给你的。”一进门,段老师就对我说。他一把抱住我狂乱地亲吻起来。慌乱中,我的近视眼镜掉在地上。我顾不得去拾取,双手圈着段老师的脖子,浑身不停地哆嗦着,哼哼地喘着气。段老师叫我去洗浴。

我很顺从地去了浴室。关上门,将自己脱了个精光。当我把水管打开冲洗时,浴室的门被推开了。眼睛高度近视的我从浴室的壁镜里隐约看到一个身影。我惊叫起来,哆嗦着退到一边去,慌忙扯起条浴巾遮住自己的身子。但这只是一种条件反射,本能的自卫,完全无济于事。我裸露的身子在推门进来的段老师面前暴露无余,浑身颤抖着,瘫倒在浴盆里。我不记得以后发生了些什么事。

就在这天夜里,段老师占有了我。事后我卷在被窝里哭了许久。段老师揭开被子亲我,他亲着我一脸泪水。他便急了,说了些不痛不的话。我哭着说:“段老师,我是苦命的孩子,我把一切都交给你了。你如果骗我,我就活不成了。”

teacher段山盟海誓,对我说道:“叶子,你不用担心,我爱你,永远爱你。”说着就吻,我响应起来,呼吸也兴奋而甜蜜。

我们在床上睡了一整天。下晚,段老师开车送我上夜班。临走时给我一把开门的钥匙和一副金项链。

4,清醒之日悔悟

每天下班我就去段老师为我准备的房间。我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在这套房间里,我告别了少女时代,成为一位少妇。我相信我已经有了丈夫,这个丈夫就是我深爱着的 teacher段。心情舒畅了,精神好了,我的脸上有了青春的红晕。可是,许多时间段老师不来。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独守空房。寂寞难奈时,我打他手机,他总说忙得厉害,没空回来,

这天,我下班回屋躺在沙发上想着心事。门外有脚步声,接着有钥匙插入锁孔的声响。她跳起来奔到门口。进门的正是段老师。门一关,我便投入他的怀里撒娇。''亲爱的, 你到哪 里去了?怎么这么长时间不回来,让人家多想你哟!”

段老师吻一下我的脸蛋,把我推到沙发上说道:“等会儿吧,我先去洗个澡。”

段老师去了洗浴间。我忙着收拾房间。记起自己有两天没洗澡了。便脱光了衣服去浴室。我想起第一回来这套房的时候与段洗鸳鸯浴的情景。今天,浴室门却加了栓。他不开门。我很扫兴,回到卧室去穿好衣服坐着看电视。段程洗完澡挨我坐下。

我伏在段老师的肩头上关切地问:“这几天很忙吗?”段老师说:“忙,真的忙,我们正忙着搬家。”

“搬家?搬到哪儿去呢?”我有些吃惊地向。段说:“我们开发总公司在广安新区承包了大项目,以后我会常住陵东了。''

“广安离这里多远?”

“不远,几十公里。我每星期都会回来看你的。”

我说:“不远就好。我怕累着你呢。那是新区,生活艰苦,你要自己保重身体。我这里的事,你少操些心。”段说:“我想给你在广安找份工作做,那里的人我很熟。你愿意吗?”我说:“只要能天天见到你,干什么都愿意。”

听我这么一说,段老师真有些感动,搂着我上床吻了起来。我热烈地响应着。两人越吻越动情。我咬着他的耳朵说:“段,我们已有十多天没做了,你想吗?”过了一会,他却把我推开,轻声叹了一口气,说道:“亲爱的,我太疲倦了,让我休息一会儿吧!”说完,倒在床上便鼾声如雷。

我见段老师睡着了,给他盖上被子,挨他躺下。但我怎么也睡不着,胡乱地想着心事。一会,段老师睡醒了。我低下头去,吻了吻他的额头,柔声说 :“段,我们结婚吧!”

过了许久,段程才慢不经心的对我说道:''我们就这样不好吗?何必要正名呢!要知道,正了名就失去诱惑力啦!''

''你是要我一辈子当你的情妇吗?不!我要名正言顺的和你结婚。不然,你给我多少钱我也会离开你的。''我终于壮着胆,在我尊敬的段老师面前第一次显示出了我的个性。段程不敢面对我。他自觉羞愧不已,把头埋得很低。

时过中午。段老师桌上的手机响了。他象弹簧似的跳起来,走到桌前抓起手机,在离床较远的阳台边通电话:“喂,我等会就回来。好,好,你们先吃饭吧,我在开会,等十多分钟吧。”

我立起身来,像受惊的鸟一样呆坐着。等段程通完电话回到床边,我问他道:“你在和谁通电话?”段老师含混其词地搪塞;“和一个朋友,朋友。”

我从段程说话的语气和他紧张的表情就知道电话内容了。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带着哭声吼道:“不!你欺骗我。你给我说过你和你老婆己经离异,怎么还在往来?”

段老师坐在我身边,给我解释,好心安慰我。可是,他越解释,我越感觉他在撒谎,越讨厌他。我象受了莫大屈辱,从床上蹦跳下来,穿好衣服,头也不回地跑出门去了。我一边跑一边想,我们之间的这段情缘大致己经走到了尽头。我再不能过见不得阳光的日子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奋斗21天,考上公务员:奋斗攻略

作者:依林小河

公务员、选调生、大学生村官考试,在我国一年比一年热。目前针对这一群体的相关读物只有笔试和面试的辅导材料(如中公…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三兄弟争饭吃

    那些年,很多东西都是计划供应,粮食更是严格控制,成人一般每月供应25斤,小孩则根据...

  • 无言的承诺

    春节前,我意外收获了一张汇款单,最让我感动的是汇款媒体的真诚,事前,我并不知道这...

  • 约婚

    吴奈壳仅读过初小,但爱学习,认识不少字。小时候家里很穷,食不饱腹,衣不蔽体,常常...

  • 假两口子

    在我外地的客户中有个女人,洒脱、能干、大度。她差不多每个月都到我这一次,而且每次...

  • 送礼遭拒

    秀华扭扭捏捏、前瞟后看,拖着畚箕车,车上装着蓬蓬松松有荚的蚕豆秸子,趁着太阳还没...

  • 别愁小鸡没奶吃

    在大伏天,顶着能晒得人打哆嗦的毒日头,一身短衣短裤的叶子用力蹬着三轮车,上面用棉...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