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别愁小鸡没奶吃

时间:2014-10-25 05:40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山东寿光李彩华 点击:
在大伏天,顶着能晒得人打哆嗦的毒日头,一身短衣短裤的叶子用力蹬着三轮车,上面用棉被盖得严实实的,一看就知她是卖雪糕的。叶子知道背上早已汗湿了一片,可这一趟出来,能赚十元钱,叶子心里盘算着,值。 早上四点叶子就起床了。大街上有隆隆开过的大货车

在大伏天,顶着能晒得人打哆嗦的毒日头,一身短衣短裤的叶子用力蹬着三轮车,上面用棉被盖得严实实的,一看就知她是卖雪糕的。叶子知道背上早已汗湿了一片,可这一趟出来,能赚十元钱,叶子心里盘算着,值。

早上四点叶子就起床了。大街上有隆隆开过的大货车,那行色匆忙的路人,多是进城卖菜的菜农,他们骑着摩托车,后面拖一特制的有两个轮子的架子,上面放一筐筐的菜,一路运往蔬菜批发市场。知道违章,知道危险,怕被交警逮住,且半夜三更的行人也少,他们才早早上路,等天放亮,他们已睡在自家的床上了。曙色朦胧中,叶子蹬着三轮车,如每天一样,加入这些为生计而奔波的人流中,去他人承包的冻藏库拉冰糕,不,现在是说雪糕和冰淇淋,从小说惯了冰糕,一改口还有些不习惯,叶子心说,这叫法一改不要紧,价钱却翻了好几个筋头。以前5分钱能买一支很好吃的冰糕,现在可好,动辄几角钱的雪糕还算是一般的,叫的响的牌子得二三元钱一支,足够叶子一家人吃一顿饭了。

现在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观念也变了,钱赚来就是为了花,尤其是为了孩子,不就是一支雪糕一盒冰淇淋吗?只要孩子吃,哪有不买的道理。“赚钱就赚女人和孩子的”,这话没错,好雪糕卖得快极,可惜因奶多的缘故不容易保存,动不动就化的不成样子,真是“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

卖雪糕最怕的是停电,象叶子开的这样的小批发部,包不起冷藏库,只是连借带买的弄了三四个冰柜存货,一但停电,冰柜就不敢开了,谁知什么时候才能来电,两个小时?半天还是一天?就象今天,十点多了,没有任何迹象停电了。风扇一不转,叶子就急,一急就觉天热得人受不了,气急败坏跑出去打问,“怎么回事?没电了。”

“听说电力局检修线路。”

“连招呼也不打,好让人有个准备呀。”气得叶子骂“电力局”的娘。

“屁,咱算老几?人家要是当回事,才是吃饱了撑得。”

叶子只能眼睁睁看着放学的孩子一群群过去,钞票也跟随着一张张没了,心疼的直生闷气。等丈夫雷霆和儿子雷小强回家,叶子还在抱怨没电少赚多少多少钱,雷霆安慰她:“少赚就少赚吧,权当你休息了。你歇着,我做饭去。”并提醒她别忘了晚上参加她以前一位同事的婚礼。儿子掀开冰柜一条小缝,伸手摸出放在一边的一支雪糕,知道这些不成样子的,可以减价处理,大人平时也舍不得吃的,就让爸爸咬口,妈妈咬口,叶子心里就知足了,有这么懂事的儿子和体贴的丈夫,还计较什么?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吃了饭。

叶子如往常一样,借着午休的时间,店里没多少事,让雷霆帮她看看店,她赶紧拉着雪糕往大街上摆冰柜的摊点上送。“舍不得孩子打不到狼”,这样的话用在卖雪糕上,效果不错,路边摊主不是不要吗?叶子就好说歹说,雪糕先佘着帐,卖了再给她钱,还免费送货,这可是好事。不长时间,叶子就有了几个固定的主顾,有时她忙的送不到,他们也会找上门自己拿。这不,摊主老远就打招呼,“来了。”

“哎,大妈,你老卖卖这几样新牌子看看怎么样?”

有的说新品种好卖,人都愿尝个鲜,就留下些,有的说还是老品种好,人习惯了这种口味,就多留些老牌子的。有人说:“我这还缺几支这样的雪糕。”叶子紧着说“看看还缺什么不,过会儿给送过来。”

“是菜就挖了篮子里”,这是叶子的买卖经,能多挣一分是一分,不就多跑趟腿嘛。叶子客气热情地对待每一位人,童叟无欺。多数人都是通情达理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买卖自愿。说实话,她没碰到拧着鼻子不讲理的主,也许她还不是那种“奸商”。

叶子从小就藐视钱,视钱财如粪土,不过现在的她钱上可是紧的很,不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个不花钱,就说房改的三万元钱,也够折腾一阵子,那是东家五千西家三千好不容易凑的。

以为大热天行人少,叶子往回走时就把个三轮车蹬得“嘎啦啦、嘎啦啦”一路响个不停。没注意过马路时,一辆黑色的桑塔纳从她前面“唰”地一下冲了过去,吓得叶子一个紧急刹车,用手拍着“咚咚咚”狂跳的心脏,站在晒得象要融化的柏油马路上,忍不住骂:“瞎了你的狗眼,会开车吗?”自己心说脾气咋越来越不好了,象到了更年期的样子。不会吧,才三十几岁呀。

当叶子从同事的婚宴回家时,已是深夜十一点了。远远的看到住的地方,一片灯火通明,谢天谢地,可松了口气。饭前走的时候,电还没来。为了方便,租用的房子就在她家马路对面。只要来电了,有雷霆在,她就不用担心的。叶子掏出钥匙,慢慢地打开门,蹑手蹑脚走进去,客厅里的灯还亮着。她往儿子的房间探头看了看,小书桌上的台灯发着温暖的光,照着两个睡熟的人,在有一声无一声地打着呼,雷霆看样子是给儿子讲故事一边等她回家的,等着等着就趴在儿子的书桌上睡了。叶子没理他父子俩,扭头走到穿衣镜前,端详着镜中的人,两眼闪亮,脸上兴奋的红潮还没散去,有多长时间没能够如今天晚上这般轻松过?雷霆忽然从后面拥住她,脸颊贴在她的头发上,“老婆,你今晚真美!”

“吓死我了。”叶子夸张地拍着胸口,“去,就知道贫嘴。”顺势靠在雷霆的怀里,“刚刚你不是睡着了吗?”

“某人没回家我还敢睡?你一进门我就听到了,我是故意装睡逗逗你的。天太晚了,洗洗澡睡觉吧!”雷霆半拥半抱地押着叶子进了卫生间。边帮着放水,边说“衣服穿着还合适吧。”

“大家都说很好看。谢谢你,谢谢你买的衣服。”又心疼地抱怨“就是太贵了。”

“谢什么?嫁给我这么多年了,第一次给你买象样的衣服 ,真的抱歉。买来了就别不舍得穿了。”雷霆怜惜地摸着叶子一头柔顺油亮的长发,心里惴惴地,想着该怎样开口讲母亲病了这事,还有一笔数目不小的医药费。

参加婚宴的兴奋劲,还持续地刺激着叶子的脑细胞,躺在床上仍喋喋不休,“不说这些了。雷霆,你不知道,小袁的婚礼真是豪华气派,那场面就不用提了。还有他们的新房,那洁白的窗沙,水红的窗帘,三室一厅的大房间,淡紫色的地板砖,有小天使的顶壁,在枝形华灯的映照下,哇!整个就是金壁辉煌,只一张床就能抵得上我们全部家档了。”

雷霆有一句没一句听着,心里盘算着到哪儿弄母亲的医药费?亲戚朋友买房时已借了个遍,咋好意思再开这个口。“唉!”暗暗叹了口气。

已躺下的叶子翻了个身,用手肘支着腮,侧靠在雷霆身上,“还记得谈恋爱时,你说过给我一个梦想中的房间吗?天蓝色的墙壁,天蓝色的家具,天蓝色的窗帘,让我最喜欢的颜色天蓝色包围着。”她忍不住叹了声“唉!看来这一切只是梦了。”

雷霆从谈恋爱时,就非常爱听叶子说话,甜甜软软、细细亮亮,调皮地不停地叽叽喳喳,在他听来象小鸟唱歌,大概因为他自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吧。今天晚上,他却有些心不在焉。

叶子并没有因梦想的破灭而影响此刻的心情,顺手拍了拍硬硬的木板床,仍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你还说为我做一个能倚着看书的床呢!……”

“可惜,你没本事。”忽然飞来的一句,让叶子一时没反应过来,扳回雷霆刚刚转过的身子,“什么意思?我没本事?”雷霆没打算计较的:“我是开玩笑的,你那个同事有本事嫁了个有钱有势的老公。”叶子有些光火,撅着嘴不依不绕,“你别‘人穷怪屋基,屙屎不出怪茅厕。’怨我没本事,你有本事也行。你有本事,我也不用累死累活的这样干。”想着起早贪黑受的苦累,越感委屈。

“你可以呆在家里的,我保证不嫌你。”

“呆在家里当阔太太,你以为我不愿意?可一屁股的债那年那月才能还上?你也象你娘那样嘲讽我没嫁到大富翁吗?”叶子火大地吼,禁不住心酸,带着哭音数落“我没本事,没能力,才下岗了。可是有多少不如我的,嫁个有‘本事’的老公,就算找个有‘本事’的婆家,也不至于落到我这种地步。”

“嫁给我你后悔了,是不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想着他。”

“你,你,你……”叶子气的指着雷霆说不出话。

雷霆一改往常的好脾气,瞪眼嚷到:“你下岗了,可你知道单位有人怎么说我吗?说我只顾家,帮老婆做小买卖,还说我挣不来钱养不起老婆孩子,连累的我这次评先进也没份,我的前途算完了。”他颓废又落没,以前那个朝气勃勃、豪情万丈的人哪儿去了?

“你竟嫌我是个做小买卖的,你这个没担代,没水准,软弱无能的男人。”叶子哭着跑到客厅,趴在沙发的伏手上,越想越气愤,几乎一整夜没睡觉。雷霆没有跟出来,以前,每次吵架闹别扭,他都是好言哄劝她。这是他们自结婚,不,自认识以来吵得最厉害的一次。

第二天早上,叶子不起床不吃饭,以此来抗议雷霆得罪了她。每天早上,大都是雷霆做饭,这次也不例外。当儿子小强来喊她吃饭时,她谎称感冒了,不舒服,早饭就先不吃了。可不想让儿子知道他们吵架的事。

雷霆父子俩草草吃了饭,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叶子在家哭得头昏脑胀,感觉象真的病了一样,坐在梳妆台前,看见红肿的双眼,干脆不开店门了,休息一天,去他妈的,赚什么钱?

有多长时间没能象现在这样睡个安生觉了。叶子闭上眼,迷迷糊糊的想她的初恋,他是个军人,英俊威武,她是喜欢他的。有一次,他请她吃饭,走时竟掏出手帕把剩下的几个小蒸包包回来了。这样做好象太窝囊了吧,这么小气,没情调,没风度,叶子一气之下,就同他分手了。对母亲说过这事,母亲说她“不知那锅是铁打的”。一点不错,婚后才知生活的厉害,“一文钱难死英雄汉”。可他毕竟是她的初恋,偶尔也会想起他。有时雷霆开玩笑会提起他,她以为他不在乎的。叶子真是累了,不一会儿,她就呼吸均匀地睡着了。梦里,她又回到了姑娘时,成天蹦蹦跳跳,无忧无虑的,不识人间愁滋味。

男人总是应该比女人宽宏大量的,雷霆心说好男不同女斗,母亲这几天就要来住院动手术,陪床、送饭、凑药费,有求于叶子的事还多着呢。这节骨眼上,她要是闹别扭不理他或是生了病,可就麻烦大了。午饭时就好言劝说叶子好歹吃点。叶子倔脾气上来,死鸭子嘴硬使气就是不吃,“只吃气就吃饱了。”雷霆心里嘀咕着,这大小姐真难伺候,心说这辈子算是载了,告诉儿子以后娶媳妇可别要娇生惯养的。不得已,只好请出了儿子,“两人吵架不能让孩子知道。”这是他们的协定,怕影响孩子的心理健康。

雷霆给儿子使了个眼色,上小学二年级的小强会意地点了点头。父子俩坦胸露乳,忍着热,把家里唯一一台电扇打开给叶子吹风。雷小强还装模作样地摸摸妈妈的额头,“不发烧呀,妈,你是不是累了,我给捶捶背。”转身对雷霆说:“爸,帮我扶起妈妈。”两人一人抓一只胳膊拉叶子起来,叶子看见他俩的滑稽样,终于“噗”地一声笑了,雨过天晴。“吃饭喽!”小强给妈妈拿凳子递筷子,嘴里啧啧有声,“爸爸做的鱼,只闻味就流口水了,妈,你快尝尝。”象往常一样,雷霆给叶子夹块肉放嘴里,给儿子夹块肉放碗里。看着叶子和儿子吃得香甜,他心里就高兴。他自己很少动筷子,总觉自己多少能有机会出去下饭店撮顿,解解馋,家里的就省下多让她母子吃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上海王:男人翻云覆雨的世界

作者:虹影

主人公小月桂从小父母双亡,在舅舅舅妈家长大,不甘心在乡村里、在舅妈的苛刻中过日子。就是这样的一个完全出生于底层…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三兄弟争饭吃

    那些年,很多东西都是计划供应,粮食更是严格控制,成人一般每月供应25斤,小孩则根据...

  • 无言的承诺

    春节前,我意外收获了一张汇款单,最让我感动的是汇款媒体的真诚,事前,我并不知道这...

  • 约婚

    吴奈壳仅读过初小,但爱学习,认识不少字。小时候家里很穷,食不饱腹,衣不蔽体,常常...

  • 假两口子

    在我外地的客户中有个女人,洒脱、能干、大度。她差不多每个月都到我这一次,而且每次...

  • 送礼遭拒

    秀华扭扭捏捏、前瞟后看,拖着畚箕车,车上装着蓬蓬松松有荚的蚕豆秸子,趁着太阳还没...

  • 别愁小鸡没奶吃

    在大伏天,顶着能晒得人打哆嗦的毒日头,一身短衣短裤的叶子用力蹬着三轮车,上面用棉...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