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短篇小说 > 世态·官场 >

他们是自己救自己

时间:2015-05-05 16:23来源: 作者:贵州•张金福 点击:
题记:在这个灾难频繁的年月里,请原谅我用真实的姓名,真实的地址,在这里呼换,各位编辑大人醒醒吧! 一 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强度超过四川汶川大地震0.4倍,死伤人数从当天的970人也上升到上千人,这个信息虽然在发生之前没有名言告诉《山花》、《南风》

题记:在这个灾难频繁的年月里,请原谅我用真实的姓名,真实的地址,在这里呼换,各位编辑大人醒醒吧!

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强度超过四川汶川大地震0.4倍,死伤人数从当天的970人也上升到上千人,这个信息虽然在发生之前没有名言告诉《山花》、《南风》,还有当地《遵义日报》,但写的文稿却又一种逼人的趋势,当天上午发出去,下午就有新闻报道了,这说明,我的这种预先知道,还是超前的,的确又要发生大的灾难!然而,此时此刻,伏義和女娲又说,长生,他们把你搞成这样了,有什么大的灾难,即使你再会算,再是透视眼,看得准,他们还是不管你,也不救你,他们是自己救自己!

听了伏義和女娲的言语,虽然心理感到不平,也无奈,但话又说回来,我又需求什么呢?即使给了,又有这种可能吗?女人?女人是什么东西?男人,没有这些先知的生灵告诉你,你又能活命吗?这个世纪究竟还能成活多少年?于是,我又想到过去写过的文稿《世人没有爱心》

世人有没有爱心,我对着张欣说,张欣是我的姑姑,说她是姑姑也行,说她是小姐也行,反正,她是这个世上最有爱心的神仙姑姑,神仙小姐!说她是小姐,我却又要叫她姑姑,说她是姑姑,来在这个世上,她却首先又叫我称她母亲,又说,我又是她的儿子,见面的,的确也只有我和她,其他人跟本也不屑,也没有这个缘分,按她的说法,我们是血脉相连的,是互相感应的,也正因为互相感应,我有什么灾难,我有什么言语,我有什么行动,我做过的,我没做过的,她都清楚,都了如指掌,而她有什么,是什么状态,我也可以从她的言语当中感知,但她的言语又的确又是一部天书,而这部天书,凡人是很难读懂的。也正因为是这个神仙小姐,我的生活才充满了丰彩,也充满了乐趣,也才不愿舍弃这个世间,然而,我们又各有风骚,各有自己的天地,而这个天地是不容侵犯的,但这个小姐,却又有着她千亿万年的风韵,你猜不透她会对你玩什么花招,也不清楚她内心素质到底又向往何处?总之,千变万化,变化无穷,这的确是她的真实本领,还真有孙悟空,许多神仙的十八般武艺。

如果说她是先祖,她自称这个世上没有她,就没有这个人间,如果说她是始祖,中国的始祖的确又是伏羲和女娲,然而伏羲和女娲变过去变过来,此时此刻,却给我带来的是这个信息,是这个信息也无所谓,也正如我在《建立情报网》当中叙述的那样,这只不过还是一个核幻,如果核幻又的确变成了事实,这的确也是他们自己救自己,的确也怪我多事,也的确是我好心没讨到好报!

但伏羲和女娲却不这样认为,他认为天下所有男男女女,都是他的儿女,凡是他的所有儿女,他都有这种义务和责任,通知到了,责任也算尽到了,至于你执不执行,那也是你的命,天还是这个天,地还是这个地,你喊老天,老天,还是要翻脸,老天的确不认,老天的确要打,的确要毁灭这个世界!

我听了这个姑姑的言语,我感到哑然,再也没有什么言语了,然而,生命当中的确还和这个伏羲女娲有关,当初我也只是叫他们爸爸和妈妈,但爸爸和妈妈叫一伙,反而是这个女娲关爱的时间要多一点,此时此刻,又是这个姑姑在这里叽叽喳喳,有时,还有姐姐,妹妹、女儿,尽是一些女人,而这些女人,个个美丽如花,不知究竟有多少,而我却是她们当中唯一的男姓,而我的年纪现在却是50岁的光境,而他们不管是姑姑,还是姐姐、妹妹、女儿,尽是一些仙女,也正因为是一些仙女,她们也很随便的逗我玩,逗我乐。

于是,我又想到2013年,自从在龙溪再一次出手,在龙溪街上强要一个女孩时,这个女孩就不像这些仙女那样,让我随便玩,让我随便摸了,虽然这些仙女,有时也和我做这事,也做爱,但要和凡间女子做爱,恐怕是没有这个希望了。虽然龙溪派出所这次并没有追究我,但我这次的确在龙溪是吃亏不好看,不仅这个女孩的父亲,把我在广东被歹徒打成骨折的右脚,又再一次差点把我打成骨折,但我和龙溪派出所的干警讲,这次是我自己没防备,也没想到他会下死手,我要求他们把此事反映给报社,我是为了宣传世间灾难,还有这个世界大战,而报社不认我的仙家,不认这个事实,才按着姑姑的旨意在这个龙溪街上行事的。

姑姑说,你不在龙溪街上去强抓这些女孩,你光思念我们这些仙女,这又怎么行呢?你不完成你爸爸、妈妈的属托,不仅你爸爸不来照顾你了,你妈妈也不来照顾你了,你哥哥、兄弟更不会照顾你,你看你,每天只是写,又不去行动?谁又来认你?你再这样,我也不管你了,我把仙女收回了,我看你,还有什么乐趣,还想和我们这些仙女玩?

听了姑姑的言语,我只好第二天重新上街,然而,即使这次我的右脚又受伤了,但仙家传来的情报是更令人阻伤,不仅没有得到报社的认可,反而还说道,既然是这样,就只有让你老死,你想要钱,只能是多寻找发家致富的道路,多喂猪,多喂鸡,多养鱼,搞种植,才是你的出路,既然写稿,发表了也没有钱,你只有放弃,不要写了,你干吗还要写呢?再说你写的这些小说又不像小说,小说是你这样写的吗?个个都是真名,地址也是真的,报纸又怎能用呢?

他妈的,伏羲又站出来又说,你不帮忙,就拉倒,还说这样的言语,老子们创造的江山,岂可是让你高枕无忧胡乱胡说的?老子好心找你,写的,的确是真名,是让你去救世间人,这个世界现在只有10年的时间了,你还不相信,你还不要老子,还不尊重老子?不尊重老子,只有让你毁灭!

妈妈看了我一眼,又说,那你现在去和古木子联系吧,送他1000元,让他帮你在他们编辑部谋一个职位,再说,不一定就只靠当地报刊媒体啊!

我望了望父亲和母亲,我有说不出的凄然,我如果还年青,还回到20岁的年纪,我冲一伙,拼一伙也值,可是,我再拿1000元去拼,又是一个梦幻,我又怎么办?我矛盾到了极点,的确古木子创办的《极文学》有一股不可估量的趋势,而我也的确太小看他了,他与自己创办的《乌江文艺》又有不同,他是先搞1期作宣传,而我创办筹资金,虽然用的也是自己的钱,的确也是这笔土地征用资金,但最后李逸的婆娘偷了这笔资金,还在深圳和李逸打架,所有的设备和电脑,现在都还在李逸那里至今也没有退回,这本身就是一个伤痛,我再拿1000元,是不是一个希望,还很难说?

我仔细翻阅了古木子的日记和他的微博,发觉他的确又是一个年青人,但我的仙家此时此刻,为什么还要说这句言语?我虽然对凡间女人也失去了希望,但我的心又的确是为了这一代,如果这一代如果真能理解我的这一翻苦心,今后的确让我有过安宁,没儿,没女的我,我又能求什么?

龙溪派出所说,你讲老婆,只能讲你们这一代,你没有钱,你去讲她们这些少女,他们又怎不打你?

我说,我是皇帝,天下女人都是我的,我早就对他们说清楚了,《是我的姑娘》我都要了,这些少女就说不得了?我是为她们好,没有我,这个世间只有毁灭!

派出所也是一些年青小伙,他们见我如此强硬,又只好通知张东升,又反映到报社,他妈的,还是这种结果!

不错,老子开始也是本本份份的,只说一个,后来,仙家引诱,又要两个!现在有了这些仙女,又不同了,要三个,要是这些仙女,仍然在我面前还不离开,晚上来和我做爱,继续引诱我,那么六个婆娘,这是我命中注定的,没有六个婆娘,12个小妾,这个世界大战爆发,世间灾难爆发,老子的确也知道,即使知道爆发的准确时间和地点,还有人物的思想变化,老子也不会说!老子写的作品,的确是因为有这个仙家,老子才开始的确是“仙文”,的确也是真人真事,也正因为写的是仙,宣传的是世间灾难,还有世界大战,你才不发,那时你不发,还没发生,老子才没计较,现在事实发生了,的确又是事实,老子又怎不打?又怎不骂?再说了,老子现在转成的是小说体裁,而这个小说,又正是接着这个“仙文”,继续申明这个事实的存在,你还怪老子小说不像小说,尽是一些真名,地名也是真的?

老子的作品跟本没有师承那个,老子虽然阅读了全国各报刊杂志最优秀的短文和作品,但老子写的仙家,写的世界大战,还有世间灾难不是我师承那个作家就能够独创的,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有这个仙家,有这个灾难,有这样的生活,才能写出这样的作品,你以为是师承某一人读了那么多神仙故事,还有神话小说,才写出这样的作品?老子明起讲,神话小说、神仙故事,老子还并没有读过,也没有钱去买来读,老子只看过《西游记》,只知道孙悟空,老子的“仙文”的确是散文,小说的确是神仙小说,诗歌的确是神仙诗歌,你以为我的“仙文”仙诗,还有神仙小说又不是我生活当中的真实?还对老子的作品产生怀疑?

我和姑姑刚刚阐明了这个观点,恰恰在新隆又遇到了田双喜,田双喜见了我,又说,你这个记者是怎么搞起的,还没走得出去?你看我,这几年在浙江,我婆娘又有了,还年青,也当上了记者,你是怎么搞起的呢?

我望了望田双喜一眼,有说不出的凄然,虽然晚上睡梦中有这些仙女陪着,但白天醒来,还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田双喜在新山石灰厂,指挥了一些打工者,当了浙江老扳的管理员,居然把自己的原配夫人也弄来甩了,还在浙江去弄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而他的儿子也和这位姑娘一般年纪,而他的文凭也并不很高,他是怎么也有这种本事,还弄了一个记者的支格,还的确发表得有?他不拿出他的通讯员采访证,还有发表的新闻和通讯的报纸,我还真的不敢相信田双喜也会弄过记者来当,然而,他妈的,我真倒霉,在自己的家乡还始终冲不出去,而年纪大了,怕出去,又没人要,前几年,在广东深圳把右脚整骨折了转来,就再也没有在外面了,他妈的,那儿都有风险啊,这次不小心,不是又受伤了吗?

听了田双喜的介绍,又说新山冉老八的儿子,也是个青年作家,而且发表的作品期刊还在他田双喜那里,我更感到不可思议了,我虽然和田双喜也打个架,他也确实也帮过我,但为什么总是这些人出头?居然,他还说,他在外面还有两个姑娘还在追他。我想到冉老八和田双喜的关系,一个是死了自己的夫人,一个是甩了自己的夫人,但他们这种老姨关系,始终还是存在的。虽然小的都也长大成人,但他们自己也各自重新又主建了自己的家庭,儿女也安家,我姓张的娃儿,年纪和他们一般大,他们第二个女人都也找到,儿女也成家,我为什么第一个女人都没有这种可能呢?

我扯过去,就怪我姑姑,我说,都是你们这些仙家,年青时,就引我望那些山区跑,也用仙女来诱惑我,躲在这些百姓家里,还不能流露自己的身份,更不能接触凡间女性,如今年纪去了,又要我去讲这些凡间少女,这些凡间少女又不愿意,又没有钱,又没有一个像样的房子,是皇帝也不认,我还有什么玩法?

这是命,姑姑又说,那时,你伯伯家要打你,你堂兄堂弟要害你,当地政府也不帮你,不通过这种揭露政府的办法,让当地报社帮你,你今天还有这个命吗?

既然也买过了堂兄堂弟的害,伯伯家的打,我又说,也不至于流落到今天这种困境啊!干吗别人在外面都有事干?我在外面找到了,又把我逗挎,彻散,还说人家没安好心,有你这个仙家,我真的是倒霉一辈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世界上最神奇的做人做事课

作者:吴伟丽

《人生智慧课:世界上最神奇的做人做事课》将成功做人做事的道理融入一个个清新优美、积极向上、充满哲理的小故事中,…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测评之前

    在此关键时刻,公司系统几位在人们印象中颇有希望和竞争力的青年才俊,就显得有几分紧...

  • 轰动效应

    某日,在某小区门口,一辆轿车横在进出口中央,想进小区的车进不了,想出小区的车出不...

  • “我女儿是我女儿”

    清晨,阳光灿烂。 章老师去公园晨练后,匆匆吃完早饭,就去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办理港...

  • 借手机(两则)

    (一) 章老师带着2岁的小外孙和7岁的侄儿小杰,在一家超市外面的广场玩。 广场上甚是...

  • 台 属(小说)

    腊月二十三,小年刚到,年味就浓了。请香买箔的,杀猪宰羊的,打发灶老爷上天的------...

  • 寻贼启事

    在何庄七巷街角墙壁上贴着两张紧挨着的打印纸,这并列的两张纸标题是《公告》,下方内...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