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成王败寇

时间:2013-08-12 07:14来源:好心情原创文学 作者:买醉忆红尘 点击:
刺骨的北风一遍又一遍的噬咬着残破的旌旗,战地的黄沙卷起宛若一层层巨浪,想要覆盖士兵们曾经浴血奋战的痕迹。厉将军站在一个山丘上,两手艰难的扶着赤炎剑,双腿哆哆嗦嗦的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下。除他之外,再也听不到一丝的呼吸声。虽然只是午后,

  刺骨的北风一遍又一遍的噬咬着残破的旌旗,战地的黄沙卷起宛若一层层巨浪,想要覆盖士兵们曾经浴血奋战的痕迹。厉将军站在一个山丘上,两手艰难的扶着赤炎剑,双腿哆哆嗦嗦的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下。除他之外,再也听不到一丝的呼吸声。虽然只是午后,却有如午夜鬼魅般的沉寂,偶尔一两声老鸦幸灾乐祸的在光秃秃的树枝上卖弄的嗓音,更让这战场的死亡显得支离破碎。是的,在几个时辰前,这里曾经有八万人,厉将军的一万铁骑尽数葬身于此,敌人也没有一个活着离开。这场殊死的较量,正是又一次以少胜多的经典案例。但这场战争,正像所有古老的战争一样,只有侥幸的得胜,没有真正的赢家。


  “族长爷爷,我们尚有三百壮丁,为何不保卫自己的家乡,而要撤到深山里去呢?”


  “厉冲,你年纪尚小,不知道猎狼大军的厉害,他们所到之处,从不留活口哪,族长不是不想战,只是猎狼那一个刀手,就可以抵我们连梦国十个战士,我们平民百姓,哪是他们五千先锋营的对手,还是像往年一样,躲到深山里去吧,猎狼虽坏,但每年也只是抢走东西,从不毁坏别人的家园,你厉家爹爹死的早,你娘带着你逃难到我们村,前两年也不幸病故,我不得不保着你,可别让你厉家断了香火啊。”


  “哦,厉冲听您的话就是了。”


  于是这个十五岁的少年便跟着众乡亲们在族长带领下,撤进了深山。当晚,厉冲独自坐在山头上,吃着隔壁家姐姐送的干馒头,望着天上遥远的星星,若有所思。突然一只手轻轻靠近他,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厉冲一惊,早就听说过山上有狼的传闻,用爪子拍拍人肩膀,趁人不备回头,一口咬断人的喉咙,想不到今天让自己给遇上了。厉冲吓出了一身冷汗,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瞟了一眼那个爪子,却只是一只宽厚的手掌,厚厚的老茧磨得几乎辨不出手的原型,这,不是族长的,又是谁呢。厉冲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族长还是明显感觉到了。“怎么,怕是狼啊?”眼见族长已猜透自己的内心,厉冲只好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也难怪,你只是个孩子。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也害怕。但有个人,他十五岁那年,就经常自己一个人上山打猎,听说还打到过老虎呢……”“族长爷爷。那个人是谁呀,你给我讲讲他的故事吧。”族长轻轻地坐在厉冲的身边,一手抚摸着厉冲的头,一边娓娓道来:“那就是咱们连梦的骄傲大将军季明啊,季明将军上阵杀敌时还不到二十岁,却是勇冠三军,猎狼国的十万虎师在他看来就如草菅一般,他曾经在两军对阵之际,孤身一人突入敌阵,连斩猎狼名将十员,射伤猎狼国王,猎狼国王靠侍卫拼死抵住季明将军的箭头,才勉强保住了性命。那一战,猎狼国人人胆寒,提起季明将军大名,人人面如土色。也因此,季明将军升为太尉,主管连梦的军政大事。猎狼国因为有他一人在,十年不敢骚扰连梦一下,只要有季明将军参战的战争,哪怕就他一人,也不战自退。”厉冲饶有兴致的听着,听得热血沸腾,恨不得自己也去杀几个猎狼士兵。“唉,但天妒英才啊,季明将军在三十岁那年出师大捷,在国王的庆功宴上晕倒,然后被抬回将军府,三天后就夭亡了,真是可惜可惜……据说将军有一子,但将军去世后,就再也没了下落。将军昔日的部下,一个个都散的散,死的死,所剩无几了。将军的去世是连梦最大的损失,才让猎狼猖獗到现在的地步。”


  “族长不好了,不好了,起火了,咱们的房子着火了。”一个壮汉跌跌撞撞的向着山丘的方向跑过来。“什么?”谁也不愿意相信的现实就那样残忍的上演了,站在山的最高处,老族长带着一个村子的老老少少眼睁睁望着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家园在一片火海中渐渐的燃成了一片。倔强的族长从来没有流过泪,这一次,他真的哭了,眼泪止不住的从苍老的脸庞上滚滚而下落在他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天杀的猎狼人啊,侵占我们的土地就算了,掠夺我们的财物我们也认了,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毁了我们最后的希望……啊……”老族长一口气没喊上来,便晕倒在了山崖上,只剩下一群人围着一圈拼了命的摇晃着大喊着族长。族长瞪大了眼睛,似要看清世间罪恶的根源,却是什么也看不见了……


  第二天,猎狼大军像每年一样满载而归,他们又一次从连梦手里夺到了无数的金银珠宝,从连梦手里获得割地,甚至虏走了一位公主。但比往年更泯灭人性的是,他们把所经过的地方都烧成了灰烬。村民们抬着老族长回到了家里,却也只是一片焦木烂瓦,今天,不仅是老族长的祭日,也是他们家园的祭日,他们风风光光,敲锣打鼓的把族长下葬,然后忍着眼泪,选出了新的族长,在一片废墟中重新找寻生的希望。


  只有一个人不一样,他在老族长的坟前跪了两天两夜,他想他了解到了族长到最后领悟到的罪恶的根源,要想制止猎狼的恶行,只有以暴制暴,也就是有季明那样的将军在,才会保连梦的平安。十五岁的厉冲似乎一夜之间就长大了许多,这一夜,他再也没了依靠,却有了理想,他要向季明将军一样,冲锋陷阵,歼敌于瞬间。为了这个,他不能再在山村里待下去了。


  厉冲没有告诉任何人,消失在一个深夜,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世界上就像从来就没有这个人一样,销声匿迹了。没有人因为他的离开而改变了,村民还是一样的平静的生活着,猎狼入侵,就躲进深山。猎狼还是一样的疯狂,每到游牧缺衣少粮时就伸手要钱要粮,稍有不从就挥师北下。连梦一年一年的忍气吞声,大把大把的朝贡一般给着金银珠宝。老族长的坟前,因为村民经常的打理,也没太多的生出杂草。那个关于季明将军的传说,也一样传颂在每一个十五岁少年的耳朵。


  直到那一天,记得是边疆募兵的时候,一个身材魁梧却生的干净的后生去参加了。“叫什么名字?”


  “厉冲。”“籍贯?”“连水寨。”“父母?”“……”“父母?”“大人,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可能,那怎么去调查你的真假,万一你是猎狼派来的奸细,打探我军军情,快快报上父母姓名。”“……”其实厉冲早就听别的当兵的说过,每当碰到这样的刁难,都是在要银子的,若没有银子,就休想踏入军营半步。厉冲已然看破了这一点,转身离开。谁料那军官却不依不饶了:“你这厮,那有不知道自己父母姓名的,分明就是猎狼奸细,左右给我拿下!”厉冲一看这架势,便知道躲是躲不过了,今天这次,不会像前几次在其他地方一样,投不了军还能回到自己树林里的木屋,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但厉冲也不怕,任由那些提着朴刀的军士冲到自己一步以内,在他们挥刀砍过来时顺势一闪,随手拎起一个士兵,单手举过半空,其他的士兵早已吓倒了,哪还敢过来,吓的头顶的士兵哇哇大哭,直喊饶命。厉冲才轻轻的把那士兵放下来,夺下他手中的朴刀,一个箭步冲到了军官的面前,明晃晃的朴刀架在了那狗官的脖子上。军官那脸立刻就没了官威,哭丧起来,双手作揖,眼泪汪汪的仿佛要哭出来一样:“好汉饶命,好汉饶命那!”厉冲低哼一声:“哼,连梦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渣滓才会人世沉浮,若不除你,恐怕还会有多少英雄好汉报国无门!”厉冲所作的一切,被辕门外一个黑面将军看在眼里,只见他不慌不忙的踱步过来,一声巨吼,如晴天闷雷:“什么事?”那军官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立刻转了脸色:“蔡将军救我,这人是猎狼奸细,混入我军打探剧情,卑职……”“闭嘴!我没有问你,你这狗东西当我没看到吗,这位壮士有心投军,你却有意刁难,当本将军是瞎子吗?”只见蔡将军低下头躬身作揖,一抱拳:“壮士,可否愿意把此人交给我处置,蔡某军命在身,不得不请壮士原谅。”厉冲哈哈一笑:“将军言重了,我亦知军中军规,刚才不过是吓唬一下这个军官。将军深明大义,在下佩服。容当后效,厉某告辞!”然后丢下朴刀,冲将军一拱手,转身准备离去。“壮士留步,蔡某斗胆,想请将军来担任旗牌官一职,敢问壮士可愿满足在下小愿?”厉冲本就是来投军,听到蔡将军这么说,又觉着蔡将军知人善任,便留下来做了蔡将军的部下。厉冲每日在军营中演练军马,渐渐的得到士兵的认可,士兵们对厉冲的佩服深知超过了蔡将军,也有不少小人在蔡将军面前进谗言说厉冲大才,总有一天会对将军取而代之。蔡将军每当听到这样的话,必先痛斥一顿:“厉冲若真比我能征善战,我这将军就真的给他又有何妨?”厉冲听说这件事,更是对蔡将军敬佩有加。


  且说又到了秋季,每到这个季节,人人都在提防着猎狼大军来犯,但今年不同,据说有个叫吕飒的将军,很是出众,渐渐崭露头角,他向国王建议请战,国王连年的被猎狼欺压,也是在想出口恶气。便采纳了吕飒的建议。百姓中传的沸沸扬扬,说吕将军之勇,不减当年季明将军啊。连梦似乎人人都看到了希望,重整连梦的雄风,就在此一举了。


  国王决定御敌的消息传到了边疆,蔡将军兴奋地召集众将:“我等了八年,整整八年啊,终于可以上阵杀敌了,我的银枪自从季明将军死后,就等着这一刻了!众将听令,紧守关隘,若猎狼敢来犯我疆土,必叫他们有来无回!哈哈哈哈……”然而似乎帐中不是所有人都像蔡将军这么兴奋,不少将军的脸上挂满了愁容,是啊,八年没打仗,很多人过惯了安逸的生活,也就贪生怕死了。”厉冲没有他们的顾虑,也没想蔡将军那么兴奋,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什么好高兴的。猎狼来犯,就拼死击退。让他真正高兴的是,蔡将军似乎更了解一些季明将军的事,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季明将军的一切故事。夜里,厉冲拜会了蔡将军,蔡将军生性直爽,便和他谈起了往事。季明将军戎马一生,蔡将军当初就是季明将军的属下,回想起当初季明将军的英姿,仍激动不已。猎狼三万大军压境,而边关只有五千不足的老幼残军,季明将军便严令将士把守城关,自己单骑出城,远远地问谁是统帅,只见对方冲出一员悍将,不及近身,就被季明将军一箭放倒在地,再有问谁敢出战,猎狼国陆陆续续出来几个当时名将,都被一一击垮。最后猎狼国耍赖,派出十大将军出阵迎战季明将军一人,季明死战不退,身中八枪十三箭,连斩七个,逼得猎狼退军,季明将军被人抬回来时,已经是一个血人了,好在将军生命顽强,大难不死,竟然在医官调养下好了起来,蔡将军当时就发誓,一生一世追随将军。后来经历了好几次血战,季明将军再也没有受过伤,反而是蔡将军老是受伤,每次受伤,季明将军都是亲自慰问。季明将军这么好一将军,谁知会英年早逝,留下那么多遗憾。季明将军死后,夫人和孩子突然都不知去向,每当想起自己这个做叔叔的,却找不到自己的侄儿季冲,蔡将军都如芒刺在背。厉冲听了,也相帮蔡将军完成心愿,便问那季冲有什么标志。蔡将军说道,前胸上有一颗偌大游龙般的胎记。厉冲似乎想到了什么,便没再问蔡将军,起身告辞。

顶一下
(1)
25%
踩一下
(3)
75%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成功者必知的50条秘诀:人人走向成功的必备书

作者:万伟

本书是人人走向成功的必备书。破译从偶然到必然的成功规律,寻觅从复杂到简单的成功法则,实行从盲目到理性的成功行动…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锦鳞绣羽

    忘 前世浮华 记 今生谁情 尔 伊人素绕 情 心如空城 只愿来世化为石桥,凝望流水,再无...

  • 猛将常遇春

    第一章 常遇春起义 出身贫苦农家的常遇春,看到元朝暴政,百姓极苦,受欺挨饿、妻离子...

  • 对释迦牟尼佛灵山说法的妄测

    在佛典中有一个故事。我佛释迦牟尼某次于灵山说法,五千僧人退席。我佛饰迦牟尼到底说...

  • 改变了中国历史走向的“一夜情”

    曾几何时,一夜情一词风靡盛行,对此,大部分人嗤之以鼻,也有少数人心向往之。一夜风...

  • 恨江山

    月如钩,星辰似乎更胜昨日。七月初七的夜又静又深。那是怎样的失意才能明晓的悲凉。踏...

  • 大山中的日本军装

    题记:这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 在察哈尔境内,有个叫火烧寮(今属河北)的山坳,在上...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