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临时夫妻

时间:2017-04-25 21:33来源: 作者:李正亭 点击:
郭强越来越觉得,自己从一开始看上吴霞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一个从农村来的打工仔,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要技术又没啥技术,凭啥指望让人家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跟着你受累受穷?虽然郭强真的喜欢吴霞,可吴霞呢?难道选择栖息的地方不该图个枝繁叶茂?光秃

郭强越来越觉得,自己从一开始看上吴霞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一个从农村来的打工仔,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要技术又没啥技术,凭啥指望让人家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跟着你受累受穷?虽然郭强真的喜欢吴霞,可吴霞呢?难道选择栖息的地方不该图个枝繁叶茂?光秃秃的大树杈子留不住金凤凰,要不然,她怎么会轻易离开自己给别人去当小?

吴霞走了, 这好像完全在郭强的预料之中。但无论她走到哪里走得再远,郭强心里还是抹不掉吴霞年轻漂亮的倩影。她想起她的短发就想起她一身的干净利索:一张满带微笑的清纯娃娃脸,薄唇轻抿,似笑非笑。那份温柔那份妩媚那份大胆,毫无做作与伪装。这让第一次认识吴霞的郭强,非但没了拘谨与不安,反倒像千里之外遇上了久别的故友一般,突然找到了一种了亲近与安全。

那时的郭强,虽然称不上农村的俊小伙,可黝黑的脸上挂满了老家的实诚与憨厚。再加上 和吴霞年龄不相上下,都是 出外打工的农村青年,小面馆里相遇相识并非偶然。两碗面,一张简陋的小桌子,他们面对面边吃边聊。同病相怜,相同的命运和遭遇总会有诸多共同的语言。他们很快认同了彼此,并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在一起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最后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住在了一起。 他们暂时不 敢回家,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他们和许多人一样害怕面对血淋琳的现实— —他们不是不想结婚,而是她们根本就结不起婚!他们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父母和乡里乡亲— —虽然吴霞爹听说后一句话也没说,但老家的旧风陋俗仍让俩人感到心里发怵:房子、车子、暴涨的礼金......一切一切,还不都是为吴霞哥哥娶媳妇准备的的?农村人没有太大的本事,但挖东墙补西墙的道理他们还是深有体会。闺女是爹妈手中的一张牌,出好了千好万好,出不好大小事情如何应对?不是父母心狠,确是形势逼人— —在许多人眼里,婚姻早已成为花钱的代名词,大家不约而同的和城里年轻人一样,在感情的方面渐渐学会了务实— —只要真正找到感觉,随时随地就可以住在一起成为临时夫妻。

但可惜的是还是名不正言不顺,日子也就过得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怕认识的看见说三道四,没事就蜷缩在出租房里。他们和许多年轻家庭一样,时时刻刻都憧憬规划着着美好的未来。  他们为拥有一个温馨宁静的家拼命的加班加点, 希望能早一天回家把婚事办了。因为毕竟,如此的藏藏躲躲决不是长久之计。吴霞已流产了好几次,每一次郭强都揪心难过的要死!都是没钱惹的祸,要不然,谁愿意受这窝囊罪?他曾一次又一次得在吴霞面前发毒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在外面混出个人样来,打死都不回老家去!

然而,说是说做是做。一个农村来的打工仔,来大城市里讨生活已是难上加难,还想在大海里掀起惊涛骇浪谈何容易?郭强最后一次把吴霞从医院接回住处几几落泪! 他极力掩饰着内心难受不让吴霞瞧出端倪,自己却躺在床在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他闭上眼睛绞尽脑汁不停地想,可想来想去想到天明也没理出个头绪。正当他为摆脱困境茫然无措的时候,一桩桩意想不到的麻烦却又接撞而至。

吴霞的母亲患上了肿瘤症,住院手术急需一笔大钱!吴霞爹心急火燎不停地给吴霞打电话:“闺女,你快想想办法给你妈弄钱吧,晚了恐怕你妈命都保不住呀, 那孩子要是能拿钱,爹啥事都愿答应他!”

吴霞一听哭成泪人:“老爹,你千万可要顶住啊,  敢天明我就打车回家去!”

“你回来干啥?闺女,这儿有我和你哥哥哩,你在外打工多少还认识几个人,咱在家里种二亩地上哪弄钱去?求求你憋着劲在外面呆着吧,你在外边,好歹找人借几个你妈还能多活几天,你回来没钱还不是眼睁睁看着她活受罪?”

吴霞听了钻心的疼。她眼泪都顾不得擦,挂了电话就往银行里跑。她把她和郭强打工积攒的钱全部取出来汇往家里,然后又打车回到了单位里。她已顾不得许多,冒冒失失径直闯进了办公室,一眼看见老板正坐着和几个手下谈话,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忍不住泪流满面。

老板王军,是南方人,个子虽矮,却吃得一身肥肉。别看他脸长得跟八戒似的,可做事比猴子还精。他猛然见吴霞如此唐突,顿时来了脾气:“起来,起来,先起来!你这是干啥的嘛,有事说事, 跑这里哭啥闹啥哩?”

大家面面相觑。看看王军,见他不耐烦的挥挥手,便都很知趣的赶忙一个个起身离开了。

吴霞这才感觉出自己的鲁莽。她缓缓站起身来,勉强止住眼泪,欲言又止。

张口借钱,哪有不为难的?更何况跟老板并不是太熟识,她一个姑娘家,哪好意思张开口?

“说吧,有啥困难你就说吧,能解决咱尽量解决,不能解决再另想办法。”王军直勾勾的望着吴霞,若有所思的吐着烟卷,一脸的无所谓。

定定神,费了好大的劲,吴霞才把自己的真正意图勉强表达出来。一切太过渺茫,非亲非故,无缘无故张口借笔大钱,谁不掂量三分,细细考量?话刚出口,吴霞就觉得太过冒失,希望渺茫。

“钱,到不成问题,关键是让我如何信你?你不偿还或偿还不了我找谁去?”王军越说声音越低,他慢慢走到吴霞身边,慢条斯理反问:“你会把钱无缘无故借给一个不太熟识的人吗?凡事总要来回掂量,换位思考,懂不?”

“老板,你说吧,你咋说我咋听。只要能借钱救我妈,你叫我做驴我做驴,叫我做马我做马!”吴霞快人快语,接过话茬,毫不思量。

“其实也很简单嘛,两条路由你选择:‘裸贷‘,听说过没有?手持身份证十张全裸照片发到我的qq邮箱,并承诺一年之内还清欠条一张。至于利息吗,无所谓啦;如果觉得这样太麻烦,索性陪我一年— —一年十二个月,仅仅十二个月,我就可以完全满足你的所有心愿!”王军凑近吴霞耳边,轻声细语,如话家常,却倒把吴霞激灵灵惊出了一身冷汗。

“裸贷”,这在网上疯传一时的性丑闻吴霞何尝没听说过?那是当代大学生超前享受自作自贱的悲惨缩影,如今怎么会轮到了自己的头上?当“小三”更不用说了,吴霞看见王军那身肥肉就觉得口呕,哪里受得了他一年来日日夜夜纠缠不休?吴霞想上去给他两个耳刮子骂他个狗血喷头,可一想起自己眼前的难处,还是咬紧牙关忍了再忍没敢吱声。

见吴霞久久没反应,王军撂一句:“你想想吧,想好了再来找我。”就腆着肚子大摇大摆的走了。剩下吴霞,百感交集,泪如雨下。

她一口气跑回了宿舍,趴在床上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偶有室友过来轻描淡写的问长问短,也大多不过揣测她和男朋友闹翻了。没有谁知道她心里有多苦多委屈。自搬出宿舍,她的床位就一直空着。厂里发的被子床单依旧还在,却早没了她在时的温暖和整洁。来来往往,除了满屋子酸酸的醋味和被嘲弄的讥笑声,吴霞听不见别的。

老爹的电话一次又一次的响起,娘的病一天也不能耽搁。老天把人逼上了悬崖边,你不跳又能去哪里?

吴霞带着身份证去澡堂里用手机拍了照,出来就换了手机号传给了王军。除了靠“裸贷”借钱,她实在没有别的出路。她只希望这个可恶的男人能信守诺言,尽快把钱借给她。

她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她没勇气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郭强。她知道,即使说了也是白说,郭强不会答应她迈出任何危险的一步。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先救母亲,然后再想办法把钱还上。

她那时还不知,所谓的“裸贷”开始就是个大陷阱,陷进去,就不可能再出来。

王军很快给她打来了电话,让吴霞到他的住处去拿钱。她迟疑好久还是去了。

二楼,四室两厅的大房子,吴霞敲敲门— —“进来。”王军在里面应了一声。门没锁,吴霞轻轻一推就开了。她一闪身进了屋子,又赶忙随手关上了门。

屋子里铮亮的地板一尘不染,一整套的古典红木家具把整个屋子布置得古朴而大气。王军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俨然一副大财主悠闲

模样,这让土里土气的吴霞,突然有种丫鬟仆女低三下四的自卑感。

“坐吧,看在你实在的份上,我就破次例,先借给你五万急用,你看怎么样?”说着,他扬扬手中的卡慢慢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近了吴霞。

吴霞战战兢兢的伸手去接卡,却冷不丁被王军一把抱住!“王老板,你这是干啥?不行,不行......”她一边拒绝一边拼命的挣扎。

“什么不行?老子看上你是抬举你!信不信我毛钱不借还让你身败名裂?”王军可不是吃素的,节骨眼上,恫吓威胁和扯衣服配合得天衣无缝!那气势,明显让人感觉出不可抗拒理直气壮。

吴霞吃了一惊,知道中了圈套。一切一切都晚了,现在,再多的努力都已经无济于事。她不觉心里暗暗叫苦,忍不住眼泪顺着脸颊簌簌而下。

王老板,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突然间没有了半点的斯文与矜持!他就地把吴霞摁在地板上,疯狂贪婪的宣泄着他那熊熊烈火般的强烈欲望。

像做了一场噩梦,吴霞醒来时几乎忘了身在何处。

踉踉跄跄,从王军的屋子里狼狈出来吴霞觉得好一阵子恶心。离开郭强还不到一个星期,吴霞万万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无法面对父母更无法面对郭强。男人给了她一笔救命的钱,她忍辱成全了男人一时的好奇与快感。按理说一切一切也算是扯平了,然而,男人却不满足,他对到手的猎物不可能轻易放手。走到这一步,吴霞已没回头路。她很快成了王军手中的一颗棋子,下一步路子怎么走,完全是男人给她做主。

万不得已,吴霞极不情愿的住进了男人给安排的一栋小别墅,成了王军名副其实的小媳妇。日子看似舒适而宁静,而女人的心却一时半刻也不能安静。她觉得愧对郭强,她想从经济上更多的补偿他,以换取自己没加思考的过错。她想郭强想的彻夜难眠,有时候想见他却又怕得要命。天,见了郭强怎么说?说这一切都为了家庭为了母亲?他信吗?他还会像以前那样对我吗?算了算了,不去想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吴霞现在最最关心的还是母亲。一次次的汇钱突然没了音讯,怎不让她牵肠挂肚感到担心?不能再拖了,无论如何她都要回家一趟。她给父亲打电话,希望能尽快回家看看自己的亲生母亲。

“那个啥,想回来就回来吧。”父亲含含糊糊的答应让她感到意外。“回来可以,别忘了带上你那位!咱得让你妈妈看看是不是?都到这份上了,爹说啥也的把你们的事给办了呀!”事到如今,老爹已没有任何理由不让女儿回家,父亲的要求不大,却一下子把吴霞难住了。

带谁回去呢?王军吗?这种事,捂还捂不住呢,他才不愿去呢!带郭强吗?如今这种状况还怎么给他说?心爱的人突然钻进了别人的被窝窝,即便有一万个理由,男人们又有几个能洒脱大方的坦然接受?更何况郭强原本就是个自卑的男人,又如何若无其事的看淡一切,轻轻松松把自己置身事外 ?

吴霞自然不知,郭强有郭强的委屈和辛苦,他有他的的想法和去处。

在郭强的记忆中,吴霞接了爹的电话从出租房走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郭强惦念的很,打了好多电话她都没接。开始还以为吴霞伤心过度或是为钱而发愁。他想更多的了解情况和她一起共渡难关,然而事实却证明吴霞正不顾一切的孤注一掷。吴霞的单位他去了好几趟,每次得到的答案就是请了长假。再打电话,竟然停了机。郭强心急如焚,心想:“吴霞八成挂念母亲回老家去了。”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时时刻刻都盼望着这件事能有个好的结局,可他万万没有料到,再见到吴霞时却给了他致命的打击。

吴霞回来了。一句:“咱们分手吧!”就呛得郭强好久没回过神来。他死死拉住吴霞的手想问个为什么,可吴霞低着头就是不说话。问急了,才说:“啥也不为,就因为没有钱!”说罢,从包里掏出一张卡:“这是咱俩的血汗钱,密码是你手机后六位... ...”话没说完,放下卡哭着跑掉了。剩下郭强,一个人跟个树桩似的呆呆的站着 。他实在想不通自己错在哪里。吴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你让他从何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这时才彻彻底底感觉出一个男人没有雄厚经济基础是多么的窝囊。 在没有婚姻之前,爱情总是五彩缤纷的霓虹灯,灯光闪闪烁烁,缤纷绚丽,如幻似梦。刹那间一觉醒来,一切不过随风!

万念俱灰,郭强颓废萎靡了好大一阵子,还是难以平稳下来。 年轻人心狂气躁,很容易走向极端,他决定铤而走险,给王军来点颜色看看,以便摸清自己心爱的女人到底为什么离开自己。

绑架,这个在电视剧里惊心动魄的画面在郭强脑海里一闪即逝。那个心狠手辣的恶魔角色决不是郭强这样的小人物能干的。想达到目的而又有惊无险,除了物色几个优秀的得力帮手之外,更主要的还是要有个详细周密的计划,才能以少胜多,以弱胜强。

空想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成功的最大希望首先是要付诸实施。

经过一番深思远虑,他决定还是从吴霞身上找到突破口。

女人是水做的,每一个来趟过水的男人都会让她们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郭强摇身一变成了卖水果的小商贩,成天躲着城管在吴霞所在的小区门口瞎晃悠。

果然不出所料, 出来散心的吴霞一眼看见郭强扭头就走。

郭强眼明手快,紧追几步上来,把一兜早已准备好的水果递了上来。

“唉,姐姐,你买的水果忘下了... ...”然后,他不由分说的把水果塞给了吴霞就走。 

拎着沉甸甸的困惑,吴霞一直回到住处就忐忑不安。女人的心眼比针尖还细,男人那点花花肠子,根本瞒不过女人。

信,虽然很短,却载满了郭强的思念与牵挂。分手亦是无所谓,终归需要给个理由给个解释做个最后了结,哪怕是最后一次,也不枉曾经是夫妻一场。

吴霞心乱如麻,反复掂量,最后还是经不住男人心灵的呼唤,决定给老郭一次机会。希望他能宽宏大量,陪自己一起回乡下看望看望自己病危的母亲。

王军白天忙,很少回别墅。大白天见个男人应该无所谓。吴霞随便找个借口,就把老郭领进了住处。

屋子里空空荡荡,两人一前一后不说话很是别扭。刚进卧室,郭强就不顾一切的猛然扑向吴霞!“郭强,郭强,你听我说... ...”吴霞一边挣脱一边轻轻地喊。

郭强根本不听。一切轻车熟路,郭强不顾一切的扯衣服。

挣扎已没有任何意义,吴霞顺势躺在了床上,噙着眼泪勉强忍着却又害怕的要命。

突然,卧室的门开了。郭强“啪!”的一声被人踹到地上。吴霞一声惊呼,慌不迭的胡乱扯个被单裹住了身子。

“婊子,偷我家男人不过瘾还敢偷别的男人!”一个身高马大的肥女人一边骂一边拿手机录像,身后两个彪形大汉却不由分说,上来摁住吴霞一阵暴打。

郭强光着腚蹲在墙角一动也不敢再动。

肥女人拍了照就发了出去。并不停地摁住手机喊:“老王,老王,再不过来看看,你养的鸟吃野食马上就要撑死了!” 

不一会,王军气势汹汹的赶来了。看着遍体鳞伤的吴霞,又看看不可一世的妻子,不觉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子。

“你他妈的,丢人现眼,还不快滚?滚!”

郭强提起裤衩慌忙拉起裹着床单的吴霞夺路而逃。

“郭强,郭强... ...”出门没多久,吴霞就跑不动了。她喘着气蹲在地上少气无力的喊。

郭强长长吁了口气,身子挺得直直的:“这辈子,我终于干了件大事!”

“大事?干啥大事?”吴霞一头雾水。见郭强一脸的不屑,实在觉得事情来得太过蹊跷。

“这你还不懂?迫不得已— —我只是学学古人,用一下苦肉计!你能从火坑里出来,多亏了人家肥女人!不是她,王军哪舍得放你?”

吴霞恍然醒悟:“喔... ...这就是你干的大事?原来你把我当成了诱饵!”

“怎么?你挣她男人钱,我挣他女人的钱,也算扯平了不是?”郭强胸脯拍得砰砰响:“吴霞,你到底知不知我的心?你现在给你爹打电话,就说先前那个穷家伙现在有钱了,看看他还有啥话说!”

女人一阵茫然。她简直不敢相信,男人为了女人一个个竟如此疯狂!怀疑我是吗?好,今天我就证明给你看看自己是多么的不甘!

她颤抖的掏出手机打开免提给父亲打电话。她要让郭强和父亲都知道,为了这薄薄的几张纸,天下不知有多少人在做违心事。

父亲蒙在鼓里,毫无觉察。电话那头没说话就已泣不成声。一切都已没有必要再隐瞒,什么母亲病重了?捕风捉影压根没有的事!大儿要成媳妇了,盖楼房需要钱,换帖彩礼需要钱,钱,钱,钱!农村人鼓着肚子搞攀比,这么多钱上哪弄?家败出毛猴呀,都是你妈从小给惯的,觉得这几年日子好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啥都不让他干,弄得现在就知道吃知道喝知道跟人比着显摆!要不说是白眼狼呢,这天底下哪有逼着爹娘说谎的?手心手背都是肉,难道闺女我就不心疼?“闺女,要恨你就恨爹吧,谁让爹有个这么混蛋的儿子呢?”老爹哽咽的几句话,一下子就把亲闺女搞蒙了!吴霞没听完脸就变得煞白。她心里暗暗叫苦:哥呀,你年纪轻轻咋这么不学好这么犯浑呀,男子汉大丈夫窝在家里啃老子算个啥?真是想让爹娘养你一辈子吗?一个人活着没人搭理没人疼,再多的钱管个啥用......?

一边站着的郭强听着眉头拧成大疙瘩。他不相信似的怔怔地望着吴霞:“吴霞,咱俩都成了夫妻,这事为啥你还瞒着我?难不成到现在还不相信我... ...?”他哽咽着,话没说完泪已奔。

“郭强,郭强,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哪会恁般心恨... ...?我怕你知道会伤心!”吴霞拼命地喊,越喊郭强抽噎得越很。

“我不知道更伤心!你到底要钱还是要人?你要是要钱,我马上就走,你要是要人,咱现在就回家告诉你爹— —不管他有啥想法,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我就是你名副其实的男人!”郭强突然狠了狠,心意已决。

“吴霞一听,猛然一愣,随即泪如泉涌,忍不住蹲在地上抱着头哇哇的放声大哭:“郭强,我这辈子啥都不要,就要你的一颗心,有你这句话,我这辈子受多大的委屈,死了也是你的人... ...。”

2017/2/21.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钱三抠
  •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弗洛姆爱的艺术-相约在微博:心灵

作者:卢一鸣

爱的艺术并非是一本教人学会如何爱的情爱圣典,而是关于指导人生意义的心灵哲学类书籍。…

发布者资料
李正亭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4-30 19:04 最后登录:2017-04-25 20:04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西山带车人

    开车到西山,不少司机讨厌甚至害怕带车的。那一帮脸上尽管没写“坏蛋”两字的东北人,...

  • 肯德基店里的民工一家

    儿子被评为 三好学生 ,要我奖他吃顿肯德基,太太在一旁也起兴,是该奖励,我请儿子你...

  • 那一场与风花雪月无关的日子 (上)

    我找大李的时候,他正在喝粥,隔着院墙都能听到他悉悉索索地声音。我在门外喊,大李,...

  • 江北女子(上)

    神仙妹妹 我来到江北。这是个陌生的小城,走在江北老城区时,感觉江北是一个恬静的女...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