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写景文章 >

汪晓东:溪口的三棵树

时间:2014-03-26 21:36来源: 作者:汪晓东 点击:
汽车从黄山市府驻地屯溪出发“一路向西”,直奔皖南流口镇,左拐右拐,很快到达休宁县溪口镇祖源村。这是个古老的村庄。村庄里老屋、老树、老人比比皆是。初升的太阳,驱赶着山乡的寒意,这里的环境布局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个“天井”,四面群山叠绿映翠,似绿

汽车从黄山市府驻地屯溪出发“一路向西”,直奔皖南流口镇,左拐右拐,很快到达休宁县溪口镇祖源村。这是个古老的村庄。村庄里老屋、老树、老人比比皆是。初升的太阳,驱赶着山乡的寒意,这里的环境布局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个“天井”,四面群山叠绿映翠,似绿浪向村中汹涌而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这清香仰或是松柏的醇味,仰或是古樟的檀韵,仰或什么都不是,而是大山里人们早已司空见惯了的青山绿水的滋味……

同行们早已厌倦了“朝八晚五”的寻常日子,一旦“流放”到山区,心里“扑腾扑腾”地像只放飞的小鸟,“吱吱喳喳”的声音不绝于耳,仿佛要从车窗里丝丝溢出。“到了,到了”有人眼睛直勾勾地,嘴里吐出快节奏的话语。这话语的声韵里,流露的尽是城里人对山乡“新奇曲美”的惊羡。一如故事创作,追求的就是这个“新奇曲美”。

汽车从进山的盘山道路“跌入”祖源村村委会门口的嗮场,仿佛进入“天井”的锅底。仰天长望,天空为一个大写的“口”字。不规整的四角天空,有一缕缕的阳光,透过淡淡的薄雾,轻纱曼妙,恰似多情的山乡女子,纯丽而不娇艳……

根据笔会日程安排,活动中有参观项目。恕笔者直言,那些靓丽的项目并没有引起我的兴趣,而对这里先后拜谒的几棵老树,有着异样的情感,依序:一是“红豆杉”,二是“勾股刺”(又名“枸骨刺”、“老虎刺”、“鸟不宿”),三是“广玉兰”(或许我认错了它,而是报春的黄檫树)。这些老树在春天里吐出了新芽。“红豆杉”子孙满堂,“勾股树”“世故”变形,黄檫树裸身报春(这种树总是先开花后长叶),给人以无穷地遐想……

祖源村,位于皖赣交界的五龙山脉深处,这里海拔685米,终年云雾缭绕,是新安江的源头所在。该村虽说早在宋代就有人居住,据传朱元璋就是这里被朱升“点化”,奉行“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从而建功立业。看了这里的人文气息非同他地。然而,最令人称是的还是这里的自然环境,最为殊荣的还是那棵 “徽州红豆杉王”。

这棵“树王”长在“来龙山”上,树高25米,胸围4.8米。据说是项姓人氏始迁该地时栽下,故称“祖源”。目前项姓仍是这里的祖姓,并在这里繁衍已有37代,按每代30年计,这样推算而来,树龄至少千年。千年古树,春时吐绿,夏至成荫,秋结红果,冬至苍翠……枝繁叶茂,生命力极旺。

这个村是黄山市的百佳摄影点,自然吸引了不少摄影爱好者,每逢节假日,“长枪”、“短炮”令当地人目不暇接。村民对古树保护情深如痴,相传有“杀子禁山”的典故。时值今日,该村保护生态环境的传统如故:2011年10月,村里“一事一议”为红豆杉构建了观光长廊,设置了休憩靠椅,还在树根处垒土打围,夯实了土坛。是地,现已成为当地人休闲的好去处,观光客拍照的最佳点。

沿着石阶向“红豆杉”靠近,陪同的镇党委书记老吴颇为自豪:“这就是我们徽州的红豆杉之王”。

我以为称“王”者,不外乎有资历,有能力且有个好环境,否则也是难以称“王”的。所谓“王”者,众人推也。

“枸骨刺”,是在该镇晒袍滩边所见。这种树,在我们徽州又叫“八角刺”。它有药用功能:补肝肾,养气血,祛风寒,可治劳伤失血,风湿痹痛。这是徽州随处可见的极其普通的树,只要你会打理,即可培育成为盆景,或美化乡间庭院,或美化城市公园。而面前的这棵“枸骨刺”年龄实在不小,据当地人说:“我的爷爷的爷爷时就见过”。虽说它的生存环境不佳,倒也长得枝繁叶茂,挂满红果。只见它依着穿村小河岸边,骑岸伏壁而生,一边是道路,一边是河滩,倒也成了村中一幕好的风景。这“枸骨刺”树大如伞,绝非盆景,盘龙交错的枝桠上尽是红彤彤的果子,笔者随手一摘,放进嘴里一品,“喂,还有一丝甜滋滋的味道”。

“为啥这可‘枸骨’树冠上的叶子不见八角刺,而树根处的叶子布满了八角刺呢?”

“都长刺的,你看上面的叶子,只是因为光合作用萎缩了。”陪同的农经干部如是说。

“不对呀,一棵树上怎会有这样的明显不同?”

“树叶初长时,八角刺明显;树叶长大后,嫩叶的尖刺因为阳光的照射而逐渐减小,直到肉眼难以发现。”农经干部继续说。

农经干部是一个年轻的女孩,也很单纯。

我戏言:“是不是你长到我们这个年龄也就不长刺了?”

一语成谶,众人点头称是:

人越老,越世故。

再说那棵“黄檫树”,当时我还以为是棵“广玉兰”呢?这可能是我常年在城里生活,并不知我们徽州山乡还有这种报春最早,灿烂着花骨朵儿的“报春树”。

然而,它总是突兀地站在大山里。

这是为啥?偌大的山乡原野,满目青山叠翠,田畴发绿吐红,惟那棵黄檫树,早于“桃红”、“李白”、“柳绿”绽放着春天的喜讯。于是,返程时同行们在车上远远地眺望它,靠近时,还不停地请求司机停车,下车后,匆忙跑到最佳点精心拍下这位“报春人”的风姿。车上有位诗人说“这是一树春天”。然而,我不敢苟同:这叫春天吗?一树花开不为春,百花争艳才是春满园。


(本文作者:汪晓东,系黄山市徽州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徽州区政协文史委主任、徽州区徽州学学会秘书长)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鱼和熊掌你要哪一个:选择和放弃的艺术

作者:吕叔春

辩证法告诉我们:不要为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其实,人生中常常面临,你需要放弃暂时看来最好…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桃花潭漫记

    桃潭妙, 烟雾锁重霄。 渡口桃花香四溢, 潭中清水乐逍遥。 仙景万家寥。 ——《忆江...

  • 溪流淙淙系山魂

    溪流淙淙系山魂 粤西是广东欠发达地区,尚未开发的这片土地仍保持着良好的自然环境。...

  • 又是一个春天

    熬过一冬的萧索,奔向春天的怀抱。我看着窗前的枯枝干渐渐地生出鲜绿的嫩芽,倏忽间,...

  • 北京的雪

    北京的雪,是好客的。 去年11月8日,晨曦微露,黑沉沉的天幕下,朔风飒飒,吹着口哨,...

  • 我眼中的冬天

    身为一个北方人,又从未去过南方,实在无以从自身经历比较南、北方冬天的差异,只是简...

  • 爱你们……

    因为与自己喜欢的一群朋友在一起,出游就变成了一件高兴的事。孩子们的笑语喧哗,在山...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