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乡土情结 >

栓牛舅

时间:2017-09-05 14:08来源: 作者:疙疤秧 点击:
栓牛舅已经作古好几年了。前生,他是华北平原一株灰头土脸的玉蜀黍杆子,是郭固坡一株灰头土脸的高粱杆子。下辈子,栓牛舅,您将托生成一株庄稼杆还是牡丹花?您将继续托生成一个小农意识的农民,还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大混家?

在郭固集,提起杜栓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他不但是老一辈人中的名人,即便今天的青年人,包括十里八村那些暴发户,也大多知道郭固集杜栓牛。

从我刚刚记事起,一直到我成年,相貌似乎没什么两样的栓牛舅,穿着似乎是他一生仅有的那套毛蓝棉布裤子和对襟汗衫,在自家院墙外先是有水后来干涸的坑塘里,不停地挖土,挖呀挖呀,挖呀挖呀。他躬身劳作的身姿总是让人想起古老的愚公。

我七八岁时,栓牛舅把坑塘里的泥土一铁锨一铁锨地挖出来,堆到自家的墙根处;我十七八岁时,栓牛舅把坑塘里的泥土一铁锨一铁锨地挖出来,堆成了他家围墙外的一片空地,并在上边种满了榆树和槐树;我二十七八岁时,那一片种满了杂木的空地,已经被栓牛舅圈进了自家的新院墙里边,而他继续在越来越狭窄的干涸坑塘里挖呀挖呀,挖呀挖呀,把挖出来的泥土堆在新院墙的墙根下……

不过,在他生命的最近几年,随着年龄的衰老,老人家那鼹鼠一样强大的挖土能力一点点消失,他再也挥舞不动那张伴随了一生的锃明瓦亮的铁锨,他更多选择正午阳光温暖的时候,搬把破旧的小板凳或破木椅,坐在耗尽自己一生心血和体力的新院墙外最后那片新“殖民地”上,盯着自己亲手栽种的榆树槐树——如今它们已经郁郁葱葱,许多已经成材,可以伐倒拉到南门外的木什行了;或者,他老人家拄着一根褪了皮的、狗腿一样歪曲的树枝,步履蹒跚地在自己亲手开发出来的殖民地上,打量着脚下的土地,打量着被他一生的力量征服得越来越狭窄的干涸坑塘,打量着他在各个不同年龄时期亲手栽种的各色杂木……

每当这时,他苍老的脸上因为皱纹密布而看不出表情。大多数时候,他连站起来巡视他的殖民地的力气也没有了,他只能偎缩在破圈椅里,耷拉着满头白发的脑袋,眯缝着疲劳的眼睛,在正午的阳光下晒暖儿、打盹儿……

是的,鼹鼠一样成年累月不停地挖呀挖的栓牛舅就是这样一位勤劳的农民,在乡亲眼中,也许他还是一个有些自私的勤劳人。他那三次堆起来的三道院墙外的殖民地,他那三次扩张起来的宅基地,证明着他的勤劳,也证明着他的自私。事实上,乡亲们提起栓牛舅,总会把他的自私和勤劳紧紧联系在一起,以至于村中晚辈们闹不清楚,栓牛舅到底是勤劳还是自私,他的勤劳是因为他的自私还是他的自私刺激出了他的勤劳。

这并不意味着村人因此贬低了他的勤劳,而是说,在这个农民身上,勤劳和自私同时存在,人们在笑话他的自私的同时,并没有贬低他的勤劳的价值和楷模意义。套一套城市里识文断字的人们常用的农民形象,栓牛舅的确就是一位典型的具有“小农意识”的落后农民。   

是的,小农意识,自私落后!

但更主要的,栓牛舅是一位典型的中国农民,一位普通的、勤劳的华北平原农民、郭固集农民。他也许的确“小农”,也许的确“落后”,但丝毫不能认为,有着所谓“小农意识”的落后农民和其他身份职业的国民相比有什么高低贵贱的差别。遗憾的是,大多数人几乎都天生着这样的歧视意识。这种天然歧视意识才是真正的落后嘞。

职业和生活环境造成的种种不同,不能作为区别各色人等的标志物。也就是说,职业和生活环境划分出来的社会等级区别,不能反映一个人的本质。

一名和年轻时期的栓牛舅没什么区别的郭固集村民,也许还不具备栓牛舅那样的勤劳,也许比栓牛舅更自私,却由于各种原因,尤其是通过并非公平竞争的手段,走出了郭固集,到城市做了职员或干部。中年或老年时期,他回来了,衣着和言谈举止表现出高档,但是,改变的只是他的外表,在人的本质上,他和中年或老年的栓牛舅并没有区别。我们中间大多数的人,年轻时和青年的栓牛舅没有本质的区别,年老时也和老年的栓牛舅没有本质的区别,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大家的区别仅仅在于,谁是靠自家的汗水吃饭,谁是靠别人的汗水吃饭,谁是靠国家的恩赐吃饭;大家的区别仅仅在于,你生活在濮阳新乡,说着濮阳话新乡话;他生活在郭固集西街南北街,说着郭固集话。这也无所谓幸运还是不幸运,栓牛舅象大多数土生土长的华北平原的庄稼杆子一样,没有机会被移栽到其它地方,他只能在郭固集这片或贫瘠或富饶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但同样完成了一次生命过程。

栓牛舅是那样一株普通的华北平原庄稼杆子,因此,在他身上,被人们称道的优良品质和被人们笑话的什么劣根性同时存在,就象那些东西在每一个人身上都同时存在一样,只是这些品质的衣着和言谈举止有些区别罢了。

生产队时期的集体劳动中,栓牛舅和在自家院墙外的坑塘里挖土一样卖力,同时,他也是郭固集著名的“三条腿”。呵呵,“三条腿”?年老农民都知道,就是在田间劳动的时候,喜欢两手拄着铁锨或锄头呈三脚架地支在那里,一边支着,一边还高声大嗓门地高谈阔论。不错,这是一种偷懒的办法,一种看上去似乎比较精明的偷懒办法。这套小把戏大伙儿都心知肚明。因此,一起劳动的社员会给他一个白眼或者笑呵呵地挖苦他:“杜老栓,别让大话闪着了腰!”不过,也仅此而已。

集体劳动需要的是自觉意识和制度制约,主要的恐怕还是劳动者的自觉。当年不成熟的社会主义生产形式未能消灭掉栓牛舅的小农自私意识,未能提高栓牛舅的劳动自觉,于是,分田到户产生了。

分田到户后,栓牛舅的劳动热情被空前地激发出来,他那著名的“三条腿”形象再也难以见到了,他就象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或者鼹鼠,在自家的责任田里,在自家宅基地院墙外的坑塘里,不停地刨啊挖啊、挖啊刨啊!一样的土地和不一样的生产方式,给了栓牛舅不一样的报酬,他的勤劳和自私在土地上汗流浃背地发挥,土地也给了他丰硕的回报,他们一家也因此摆脱贫困,丰衣足食。一种制度能够让勤劳的人有饭吃,能够养活不惜下力气的人,它就能够得到大家伙儿的赞同和拥护。至于这种制度是迎合了人性的弱点还是激发了人性的优点,那不是农民们喜欢寻思的事情,农民们只管流汗,管学问的是城市里的学人们。

栓牛舅靠着自己的勤劳为家里创造了一点一滴积累下的财富,他不但通过挖土一点一点地、悄无声息地实现了自家宅基地的扩张,而且利用一切机会,开发出了一片片的“小片荒”。这些小片荒地本来是村中的公共土地,分田到户初期的村人们并未意识到它们的价值,村人们只顾在自家的责任田里流汗,看不上或者顾不得小片撂荒的土地。

精明又自私的栓牛舅却高瞻远瞩,在院墙外的公共坑塘已经狭窄地足以引起他人抗议的时候,他扛着那把锃亮的铁锨,开始向小片荒进军。他在粮管所围墙外的一片荒地栽种上榆树和槐树,就象他在自家院墙外种植上杜栓牛的记号;他在村里的打谷场边角栽种上榆树槐树,就象他在粮管所围墙外种植上杜栓牛的记号……

就这样,他把村里不少小片荒地种植上自己的记号,直到其他村民也开始意识到小片荒的价值并开始和他竞争。如今,随着人口的激增,村民们惜土如金,栓牛舅当年开发出来的小片荒竟然也成了宝贝,每一片都能私下卖个万儿八千的。稍大一些的,还被开发成了宅基地,栓牛舅的儿孙在上边安家落户。

栓牛舅就这样完成了自己的“圈地运动”。

靠着自己的勤劳,当然也“靠着党的好政策”,栓牛舅从一个破衣褴衫的穷光蛋,变成一个丰衣足食的农民;接着,他积铢累寸,竟然攒下一笔不小的财富;后来,抱着这笔辛辛苦苦积攒的财富,他甚至跻身放高利贷的行列。

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啊!为数不少的今天在郭固集一带暴发起来的大生意人、大江湖人,也就是新生的资产阶级,竟然是栓牛舅这个老农民的债务人,而且有些还是不良客户。栓牛舅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常常抱怨村里一位名人——曾经的村干部,长期欠着他的一大笔贷款,“赖着不还”,栓牛舅唠叨,“我不要利息中不中?你把我的本钱还给我呀!”可惜,直到他老人家一命归西,那些不知道跑到哪里的大玩家们还欠着死人的钱!

栓牛舅的“发迹史”引起了一位研究农村问题的朋友的注意,他蛮有兴趣地要我给他讲述更多关于栓牛舅的事情。

在记忆中搜索了半天,除了小农意识、自私勤劳、勤劳自私、落后愚昧、愚昧落后等等老生常谈得让人腻味的标签,除了他老人家鼹鼠一样或老黄牛一样的挖土拉套能力,实在再也找不出新鲜玩意儿。

突然,栓牛舅的一句名言闪进我的脑海,这是郭固集男女老幼皆知的栓牛舅名言。在谈到有些人乱搞男女关系时,栓牛舅大惑不解:“KAO,那些人真傻,把自己身上的好东西给了人家!”

哈哈!是不是有点粗俗?栓牛舅是不是也有点太自私太那个了?

朋友和我一起哈哈大笑。半晌止住笑,朋友深沉严肃地说:“这句栓牛舅名言说明了一切问题。华北平原、东北平原、黄土高原、四川盆地的杜栓牛、穆栓牛、刘栓牛们,他们不是什么小农,也不是什么自私,也不是什么落后,他们也不是被刺激出了什么人性弱点而勤劳,他们更不粗俗更不猥琐。他们是希望依靠自己的汗水过上丰衣足食幸福生活的人,他们是流自家的汗,吃自家的饭的人,因此,他们是纯洁的人,健康的人。和那些流别人的汗吃自家的饭的大玩家相比,和那些说话一套一套的大混家人相比,他们还是高尚的人。”

庄稼杆一样树立在郭固坡的栓牛舅也许称不上高尚,但他的确可以算得上一个纯洁的人,一个健康的人,至少是一个正常的人。他自私,却不占别人的便宜,也不愿意让别人占自己的便宜;是我的就是我的,是你的就是你的;是我的你就不能侵占,是你的我也不会去打主意。为了自己能够过上幸福生活,即便他的勤劳是被自私刺激出来的,但是,流自家的汗,吃自家的饭,就是纯洁的,就是健康的。那些喜欢依靠别人的汗水过上奢华生活的大玩家,那些看不起自私勤劳而只喜欢叱咤风云的大本事人,那些靠着国家恩赐而小牛哄哄的中产小资们,远不如栓牛舅纯洁健康。

遗憾的是,由于身份地位的卑微,由于他狭隘的自私,栓牛舅的纯洁和健康往往得不到村民的理解敬重,甚至得不到儿孙们的理解敬重。

栓牛舅已经作古好几年了。前生,他是华北平原一株灰头土脸的玉蜀黍杆子,是郭固坡一株灰头土脸的高粱杆子。下辈子,栓牛舅,您将托生成一株庄稼杆还是牡丹花?您将继续托生成一个小农意识的农民,还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大混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老铁手传奇:老铁手的智慧和勇气

作者:(德)卡尔•麦

辛客妈妈客店里的酒鬼,挂在树枝上的长矛,从窗外伸进来的黑洞洞的枪口,神秘人普施,金矿的秘密……一切都考验着老铁…

发布者资料
疙疤秧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3-22 13:03 最后登录:2017-11-10 12:11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故乡的集市

    我独自坐在河岸,望着安静平和的集市,望着夕阳笼罩的故乡。我心想这里从前是个码头,...

  • 想念羊肉烩面,想念胡辣汤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胃口和文化一样,都很难被改变。...

  • 钓 鳝

    在我的老家江淮地区,以前每到春夏秋三季的节假日,乡村的沟渠、池塘和稻田边,总是少...

  • 太阳花开

    开故乡二十多年了,许多往事都随着时光的离去慢慢的淡去。但记忆中,最是忘不了的却是...

  • 由故乡的集市思考到岁月人生

    我趴在地图前,想从密密麻麻的地点中找到我的故乡鲁湾。它太小了,像是沧海一粟。在辽...

  • 屋檐下的燕子

    有一年春天有两只燕子在我家的屋檐下筑巢,我和母亲发现的时候屋檐的墙壁上已经粘了许...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