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钓 鳝

时间:2016-06-02 09:51来源: 作者:肉爷 点击:
在我的老家江淮地区,以前每到春夏秋三季的节假日,乡村的沟渠、池塘和稻田边,总是少不了钓黄鳝的孩子们的身影。学生时代,我也是这方面的发烧友。

在我的老家江淮地区,以前每到春夏秋三季的节假日,乡村的沟渠、池塘和稻田边,总是少不了钓黄鳝的孩子们的身影。学生时代,我也是这方面的发烧友。

钓黄鳝的技术,是父亲手把手教给我的。记得小时候,父亲常常会在工作之余,带着我去附近乡村钓黄鳝。那时,这种活动既可以散心娱乐,又可以改善生活。半天跑下来,钓获多时,足可以让家人美美的吃上一顿鳝鱼大餐。开始跟在父亲后面,纯粹是为了好玩。但慢慢的自己也来了兴趣,感到这里面还真有不少门道。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父亲告诉我,出行施钓必备的工具有:黄鳝喃子、钓钩、黄鳝篓子、蚯蚓盒等,并教我自己动手制做。黄鳝喃子在施钓工具中十分重要,同时具有试探、引诱、施钓、安全防护、以及用来对付老滑鳝等多项功能。制做黄鳝喃子并不复杂,准备一根一米左右的细竹条,一小段细铁丝,一节线绳即可。细竹条多是从旧的大扫帚上抽出合适的苗子,用刀子简单修整一下就行。将细铁丝的一段牢牢绑在细竹条的顶端,再将余下的铁丝从中间部位弯出一个比一元硬币略大些的圆圈,并留出一段直的铁丝头,供二次捆绑封口用。施钓前,将粗大味重的蚯蚓从留下的铁丝头处穿到圆圈上,然后对留出的铁丝头进行二次捆绑封闭,即告完成。钓钩制做更为简单,多用旧自行车条将直的一端在砂轮上磨尖,然后弯成鱼钩状即成。黄鳝篓子,农村老家的哥哥们用柳条编制,手到擎来,取来即用。

工具齐备,接下来就是如何去找黄鳝洞了。黄鳝喜静,一般生活在水边泥洞和石缝里,尤其喜欢在水边的老树根和水草丰密处打洞。那时的水稻田很少施用化肥农药,小鱼小虾和泥鳅较多,也是黄鳝喜居之地。稻田的黄鳝一般体型不大,但因稻田地形简单,容易施钓,因此成了钓鳝人常去之处。黄鳝喜欢的地方,往往也是其它生物如螃蟹、泥鳅、鲇鱼甚至一些蛇类的栖息地。所以水边之洞,情况复杂,不可轻举妄动。黄鳝多在贴近水平面略下一点的地方打洞,洞口圆而光滑,洞形大体规则。但黄鳝洞一般不止一个洞口,在水下有时还会有一两个洞口与主洞相通,以备其水下设伏或遇险时逃遁之用。在老家有的捕鳝能手可以不借助任何工具,空手便从洞穴中生擒黄鳝,但那确是一件费时费力的技术活,老家叫“掏黄鳝”。父亲告诉我,水下的洞里一般不会有毒蛇,但对半旱半水的洞就得小心些,尤其是那些洞形明显不规则的,更不可随便施钓。对拿不准的洞,一般要先用黄鳝喃子在洞里试探几次,若是黄鳝,在闻到蚯蚓的腥味后,会很快前来大力吞食。若是螃蟹、泥鳅、鲇鱼或蛇类,有时也会碰食,但传到手上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能用黄鳝喃子将黄鳝引出洞口生擒的,绝对是高手。所以,为保险起见,钓手们一般都是用黄鳝喃子探明洞中有黄鳝后,再改用穿上蚯蚓的钓钩施钓。黄鳝咬钩的力道很大,你只要适时稍加用力一拉,就能将黄鳝钩住。但此时黄鳝护疼且急于逃脱,会在洞内拼命翻滚,你得握紧钩柄挺住劲,伺机而动。有时遇到大些的黄鳝,会用尾部死死绞住洞内草根树根之类,让你根本就拉不动,只能巧妙僵持,等待黄鳝投降。倘若用力过猛,会将黄鳝嘴拉豁而脱钩;若力度不够,则黄鳝可能会带上你的钩子逃之夭夭。黄鳝浑身粘滑,十分难抓。所以,钩牢黄鳝后,应尽快拉出洞口,在黄鳝露出约一拃长时,迅速用中指紧紧扣住黄鳝,这时食指和无名指与中指配合,形成一个扣,基本可以让黄鳝乖乖入篓。切不可满把去攥,那常会让你前功尽弃。

学会钓黄鳝后,每到节假日,总会约上一帮小朋友出去试试手。说是钓黄鳝,其实更多的是冲着那份自由与放松的快乐。晒着太阳,踏着青草,沐浴着田野的风,沿着水田沟渠,边钓边玩边溜达。那一刻,再没有一个学童常有的压力,你感受到的是平时难以享受的松弛与惬意。有时玩的尽兴,连午饭都会忘记。当然,除了快乐,有时还真的会遇到一点小惊险,不过大多都是有惊无险,反倒给钓黄鳝增添了一些乐趣。有一年夏天,夜间暴雨过后天气转晴。我一大早约上几个同学,拿了钓具直奔田野。因一夜雨量过大,沟渠池塘和稻田都被灌的往外漫水,连刚收割完的麦田也都变成了水田。原来的一些洞口全都淹在了混浊的水下,给施钓带来很大困难。大家坐在麦田埂上商量对策,我不经意的将黄鳝喃放进脚边田埂灌满水的洞里,没想到突然就有了动静,而且动作挺猛,一下子就把黄鳝喃的杆子拉进去一半,我慌忙抓住黄鳝喃向外拉,感觉力道挺大,我边与之僵持,边喊同学过来。有的说,这昨天下雨前还是麦田,怎么可能有黄鳝,不会是蛇吧?有的说,不管是什么,钓上来再说。我趁对手放口的机会,迅速换上钓钩,刚放入洞内便又是猛的一口,这一次钩的很牢,我一用力便将其拉出洞口一大截,一条亮黄色的大黄鳝便被掐了上来,足有半斤以上。这下大家来了劲,立马在灌满水的麦田开钓。你一条,我一条,而且个体都还不小。后来父亲告诉我,可能是夜间暴雨造成沟渠池塘漫水,黄鳝及不少鱼类都喜欢戏水,顺着流水进入麦田。而麦田中蚯蚓昆虫多,水一淹到处乱窜,成了黄鳝的美食,黄鳝也便找洞呆了下来。说话间,大家都钓了不少。这时,一个同学又大叫起来,“都快过来,这有一窝,好像有好多条!”真是怪了,黄鳝还论窝了。大家趋前围观,插在水边一个大洞里的黄鳝喃杆子在不规则的晃动着。赶过来的一个同学拿起小铁铲,朝洞口上方明显松陷的土块轻轻一捅,立马塌了,露出一个篮球大的空洞,大部分在水平面以上,里面多条五颜六色的蛇缠绕成一团。胆小的孩子吓的尖叫起来,但几位胆大的同学则一起上前,用铁铲的、用钩子的、用石头土块的,很快便将蛇全数歼灭,又一条条的挑起摆在田边路上,象清点战利品一样,边数边闹。那时还少有动物保护的概念,大家觉得还挺有能耐。十几条蛇中有几条是水蛇和花斑蛇,基本无毒,其余全是老家俗称“土公蛇”的毒蛇。这些蛇,估计都是在大暴雨之夜匆忙逃命时钻到一起的。事后想想,还真的为那位施钓的同学捏一把汗。

参加工作之后,我的一套钓鳝工具依然保存完好,节假日回家有时技痒,还溜出去玩玩。在工厂,假日休息时,也经常和几位爱好钓鳝的师傅去郊区施钓。钓获好时,半天就是一脸盆。大家带着战利品,拥到厂里有房的师傅家,一起动手,各显神通。红烧鳝段、汆鳝丝汤、炒鳝片、腊肉烧黄鳝,等等,吃的十分过瘾。随着时间的推移,近些年来,田野里已很少见到钓鳝人的身影。据说是因农药化肥的大量施用,以及土地水源污染严重,黄鳝的栖身之地也很难幸免。慢慢的,野生黄鳝已难觅踪影。好在黄鳝早已实现人工养殖,人们依然可以随时品尝这道美味。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九度空间:终结篇

作者:赤蝶飞飞

退隐数十年的悬疑大师陈岚重出江湖,通过媒体甄选30位最忠诚的粉丝至家中见面。见面会上,陈岚宣布了两个重大决定: …

发布者资料
肉爷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1-18 09:11 最后登录:2017-06-06 21:06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故乡的集市

    我独自坐在河岸,望着安静平和的集市,望着夕阳笼罩的故乡。我心想这里从前是个码头,...

  • 想念羊肉烩面,想念胡辣汤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胃口和文化一样,都很难被改变。...

  • 钓 鳝

    在我的老家江淮地区,以前每到春夏秋三季的节假日,乡村的沟渠、池塘和稻田边,总是少...

  • 太阳花开

    开故乡二十多年了,许多往事都随着时光的离去慢慢的淡去。但记忆中,最是忘不了的却是...

  • 由故乡的集市思考到岁月人生

    我趴在地图前,想从密密麻麻的地点中找到我的故乡鲁湾。它太小了,像是沧海一粟。在辽...

  • 屋檐下的燕子

    有一年春天有两只燕子在我家的屋檐下筑巢,我和母亲发现的时候屋檐的墙壁上已经粘了许...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