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我和一条狗的亡灵

时间:2012-02-08 17:34来源:半壁江原创中文网 作者:吴溥之 点击:
我正在读《论语》的时候,听到一阵狗汪汪的叫声,它距离我应该很近。我和它之刘隔着一棵树,或者一片虚构出来的草丛。我听到它的叫声。《论语》听到它的叫声。孔夫子听到它的叫声了吗?祖母听到它的叫声了,我听到祖母呼唤我了。小娜,小娜。这两个字是从它

  我正在读《论语》的时候,听到一阵狗汪汪的叫声,它距离我应该很近。我和它之刘隔着一棵树,或者一片虚构出来的草丛。我听到它的叫声。《论语》听到它的叫声。孔夫子听到它的叫声了吗?祖母听到它的叫声了,我听到祖母呼唤我了。小娜,小娜。这两个字是从它的食道癌的细胞里窜出来的声音,这声音完全不受一个老人的控制。
  
  祖母去世了,我没有再让我的文字里出现她。我太怀念她了,为了怀念她,我不能再让我的文字去描述她的生前和记录她的死后的生活。我的心也有自己的活法。就是我的心抱去了我用文字对于她怀念的权利。心甚至于向我提出有她去用文字抒写我的祖母。心还说,祖母在这一生世里是属于它的。心说自己——也就是心自己呢!它说它也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呢。它也要做一些事情,对得起自己的活。
  
  我把《论语》放在书桌上,我转身离去时,它叫住我了。它说,你明天就去北地吧!采集几片棉叶回来,我和我中的一些孔夫子的名言需要它们。我对它做了个鬼脸,说,我知道了。嗨,你们应该会寻找棉叶做恋爱的对象呢?院子里有石榴树,无花果树,榆树,葡萄树,还有梧桐树。它们的叶子个个很漂亮呢!我嘴里说着,心里还是心甘情愿的去为它们选择棉叶。我知道,就是我的母亲知道了,这个没有上过学,不识一字的村妇,她也会举起双手赞成呢!我例一个破天荒的疯狂例子,如果人可以和一种叶子结婚,棉叶必将会是道选,至少是在我们村子里。
  
  我和一条狗之间隔着什么呢?我用人的肉眼从未搜寻到过它。我只是听到它的叫声,它的叫声充满了纯洁。我听到它的叫声时,就会用人的肉眼看到一条狗,清亮的河水,清彻见底。一村子的村民可以饮用,一村子的动物可以饮用,一村子的庄稼可以饮用,这永不枯竭的河水,一直清彻见底,一直有益于人,物。一村子的生命和这一条河在一起生活,世世代代,永不灭绝,永不互相去抹杀对方,寻找不到半点,谁去伤害谁的痕迹。用一辈子,十辈子,一百辈子,也寻找不到半点,谁去伤害谁的痕迹。
  
  在村东,有一位孤寡老人,我们都叫她三娘。三娘是一村子人们的叔娘,这三娘让一村子的人们一叫,就不分了辈份。我叫她三娘,我十五岁。五爷叫她三娘,五爷八十九岁,三娘却只有四十三岁。四十三岁的三娘在孤寂中生活,因此,很容易就灵与肉都置身于一个个体的收放自如的状态。她和我一样,她是一个实体的诗人,村民们人人可以读懂。她的诗充满了肉体的承继,我这个追求灵魂的诗人读不懂。我和她很是亲近,她几乎能够通天,她是最古人类的遗留物,至少是在不知道婚姻为何的遥远时代,她打破时空的秩序,进进出出。她和村子是一对亲生姐妹,我在诗里这么形容了她。
  
  在三娘的院子里,我用肉眼见到了狗。狗趴在地上,双目神采飞出,直刺我的后背,前心不知去了何处。狗和我认识吗?狗和我不认识啊!我是不认识它的,只是听过它的叫声。它认识我,我从它的目光里得知。天啊!它的目光居然可以发出声音来。它的目光说,你不认识我的狗,狗认识你,你们必将成为朋友。我要和一只狗成为朋友?我可是一个人类啊!我却要和一只狗扯上亲近的关系来。我开始骂造物主或者说命运之神对于我此生的一段安排了••••••。三娘面对我和狗,我在她的左眼里,狗在它的右眼里,我们的平等——我和一只狗的平等,在她平衡的双目里影子清晰的呈现出。其实,不应该说是影子,应该说是活生生的肉体,我我的是,狗的,啊!狗的是吗?如果是,我为什么在其它地方见不到它,而只在三娘家见到它呢?这个疑问是我亲身的经历,我不能不严肃的提出和面对。
  
  我脚下的泥土,向我说出了狗的身份。它说狗是一只亡灵,很多年前,有一只流浪狗,经过一个又一个村子,来到我们村子,并且它刚到我们村口,就再也挺不住了。狗的亡灵怎么活了下来了,狗的亡灵活着会有意义吗?我用一张嘴——紧闭的嘴,充满层层疑问的多叠着的,三魂六魄年所有的嘴,对着三娘。确乎我,人的形式也不是人的形式了,而是一张嘴的形式。
  
  三娘面对“一张嘴”,身材高过自己的“一张嘴”,微笑依然,动态前额几丝长发,黑白参杂,这就是乡下女人,我所亲爱的乡下女子的中年应有的头发的生存状态。三娘说,你和狗在一起吧!小娜,你就和狗在一起吧!它活着的时候,一直孤独,一直流浪,从流浪到饥饿,从饥饿到流浪,只有它自己,只有它自己。它没有朋友,现在,和很久以前,以及未来,它的生活里,它希望有一个朋友,而是这个朋友不是它的同类——狗。它可以是一棵树,它可以是一条蛇。哦,小娜,为什么不可以是一个人呢?你还是一个诗人,你应该比我懂得更多啊!我打断三娘,问她们,我和它交流一些什么呢?我和它在一起玩,村民只看到我,却看不到它,村民一定会以为我疯了。三娘这可是村子里,不是在大城市里啊!大城市里什么人都有,村子里确乎祖祖辈辈全是安份守己的人啊!稍许出格的,不是被村民称为傻子,就唤为疯子。我说完这些话,转身就离去了。在我离去的时间里,我听到三娘说出一句话。这句话改变了我,让我和狗在一起了。三娘说的这一句话是,是的确良,我必须把三娘说的这一句话写下来。三娘说,在村子里,没有一个村民会拒绝接受一个生命的,村民们会用实实在在的肉体接受任何一个生命。
  
  我和狗抱在了一起,天空开始出现闪电,闪电开始摄影。我不知道,在我死亡后,其中一张照片,居然成为村子的东门,我的自由之门,村民们的互相祝福之门,当然,还有很多种类的美好的门的身份。
  
  我问我的母亲,是否会接受一条死去的狗的亡灵呢?母亲告诉我,为什么不接受呢?任何一个人和任何一种物或者说东西死去了,都会有亡灵的,它们过它们的,我们过我们的。这一切存在不存在呢?我们半信半疑,存在了,是另一种生灵,不存在了,也可以说成是另一种生灵,反正,大家都在地球上生活着。母亲还告诉我说,地球上什么生命都有呢!母亲啊!我不知道啊!我上过学,又是一个诗人,都不知道啊!你居然知道,你没有读过书,你没有写出过自己名字的能力。你说地球上什么生命都有呢!那些什么家们,住在大城市里的一种又一种家们要是听见了,会怎么想呢?母亲,我的母亲,和一村子的母亲都会接受一条死去的狗的亡灵。我知道,它们的接受是实实在在的肉体的接受,不是大城市里的一种又一种什么家们精神层面的接受。
  
  小华的母亲来喂它了。小华是我的同学,我们又是小伙伴,从小在一堆土上长大,一起和土在一起。把土里倒入水和泥,一臣蒸泥馍馍。小华的母亲和蔼可亲的和狗的亡灵在一起。她用面条喂狗,她说,能吃的生命我们都喂它吃食啊!我们全家人都在。我看着狗的亡灵,我心里说,死者也知道饥饿呢!我们活着的人就更加应该懂得饥饿了,我说的这一种饥饿是对生活——生命的质量永不停止的追求状态——进一步的明白未曾知道的美好。
  
  心和我不一样。她和我祖母的亡灵在一起。她一直写她和我祖母的亡灵在一起的故事。我和狗的亡灵在一起,我们有我们的故事将要发生了。读者们,你们放心吧!为了让你们过瘾,我会在以后的稿纸上,为心的手稿留一些空白。真的,我会为你们摘抄过来一些,让你们看过瘾。我和一只狗的亡灵在一起,它和一位祖母的亡灵在一起。人,心,祖母,狗。我们几个也在各自的生活着,请你们用真心——实实在在的肉体里的心发现啊!
  
  这一天,我们村来了一个外国女郎,她的名字叫做婉。她说她来自于一个国家,国家的名字叫做:某无。她长的很漂亮,她为什么来我们村呢?村民们议论纷纷。我和一只狗的亡灵在三娘的院子里玩,三娘说,你去把婉姑娘请来吧!我请她们吃个饭。我和一只狗的亡灵一起动身去了。太阳的光芒在我和一只狗的亡灵身上进进出出,狗的亡灵不惧怕太阳,祖祖辈辈的村民们都相信一句话:好生命怕什么!树影在我们脚和爪下,飞虫嗡嗡的发出声音,声音在我们的周身如蝴蝶一般飞舞,和飞虫本身在比试舞姿的美妙程度。
  
  婉姑娘居然在我的家里。她不能够用语言和我的家人交流,几年前是不能够,现在就可以了,有一个洛阳人,把她翻译了过来。她因此不但能够和我的家人交流,而且还能和我书桌上的《论语》交流。我走进来时,她和《论语》都没有发现。
  
  狗去和无花果树玩了。我听她和《论语》谈天。她们确乎说的很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叹出。她们不来发现我。我也只是听她们谈天。一个外国人和一部中国书籍在谈天,谈着谈着就成了一家子了。我不忍心去打破她们的——这一种外国人和中国书完美无缺的和睦友爱,平等,幸福的相处时机。这一种情景我甚至希望如同是一个生命,真的可以才生不老呢!屋子里的空气,我用双鼻孔尽情的闻着,真是太芳香了。我平生第一次知道有些地方的空气,是一朵又一朵花组成的。我知道,和我一样,屋子里的一切什物都在倾听着她们的谈天呢!
  
  狗进来的时候,她们发现了狗,同时发现了我。我向婉说出三娘的邀请,婉高兴的答应了。婉又说,让《论语》和我们一起去吧!《论语》高兴跳起来了,桌子就说你碰疼了了。我们一起进出屋门的时候,我看到无花果脸红的模样,这模样就像四表姐结婚时的样子。我转头看一眼狗,它还是低头的走自己的路,没有去发现这一幕。我写文字,我发现情感。我和它们在一起,我是进入情感的角色者。我们一边走,自然是一边说笑。地面上生长满青苔,一连下了几天的雨,地面上似乎生长满欢乐!老鸦在槐树上叫唤着,她观赏着婉,婉在它眼里是一个什么东西呢?是一只漂亮的人的动物,是它的——至少是它的兄弟姐妹中的一个。它会这么认为。它懂得生命的真正的道理,它懂得生命的真正的生活。它懂得友爱,和平,平等,幸福生活的真正的唯一的美好的过程。它的眼里心里一切里只有生命。它不知道人啊!树啊!狗啊!什么东西啊!它只知道活生生的生命,可以和它一样动态的生命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照耀生命的第二个太阳:小百科全书

作者:高占祥

本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前常务部副部长高占祥先生寄语当代青年的重要著作。全书由121篇短文构成,以讲故事的形式…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故乡的集市

    我独自坐在河岸,望着安静平和的集市,望着夕阳笼罩的故乡。我心想这里从前是个码头,...

  • 想念羊肉烩面,想念胡辣汤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胃口和文化一样,都很难被改变。...

  • 钓 鳝

    在我的老家江淮地区,以前每到春夏秋三季的节假日,乡村的沟渠、池塘和稻田边,总是少...

  • 太阳花开

    开故乡二十多年了,许多往事都随着时光的离去慢慢的淡去。但记忆中,最是忘不了的却是...

  • 由故乡的集市思考到岁月人生

    我趴在地图前,想从密密麻麻的地点中找到我的故乡鲁湾。它太小了,像是沧海一粟。在辽...

  • 屋檐下的燕子

    有一年春天有两只燕子在我家的屋檐下筑巢,我和母亲发现的时候屋檐的墙壁上已经粘了许...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