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散文精选 > 岁月如歌 >

酒中“陌上行”

时间:2017-02-07 09:18来源: 作者:郎如意 点击:
已经过了吃饭时间,饭店里只是偶尔有食客出入。除了上班以外,我的时间观念不是很强,喜欢自由的把握时间。 今天去另外一个小镇买杂志,中午就不想回去做饭了,干脆就在一家“兰州拉面馆”吃碗拉面,顺便要了两个小菜,独自一人一边喝酒,一边看着街上来来往

    已经过了吃饭时间,饭店里只是偶尔有食客出入。除了上班以外,我的时间观念不是很强,喜欢自由的把握时间。

今天去另外一个小镇买杂志,中午就不想回去做饭了,干脆就在一家“兰州拉面馆”吃碗拉面,顺便要了两个小菜,独自一人一边喝酒,一边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店里在放着轻音乐,我喜欢;尤其喜欢在喝酒的时候听音乐,人家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我是酒逢音乐千杯少,甚至有过一曲未了,酒已罄尽,泪流满面的经历。颇有点“曲终人醉,多似浔阳江上泪。”(宋*朱敦儒)的附庸风雅。一般情况下,只有在菜过三巡酒过五味时,才能听得如醉如痴。今天亦如是,总感觉好久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了。

先前电脑出了点故障以后,我竟有将近半年的时间都没有欣赏到音乐的经历。每天除了上班外,我的生活几乎是个无声的世界,下班冲凉后或坐在电脑前写东西,或看书,或什么也不做,就喝茶发呆,没有任何声音的打扰,安静得很,就像在一个与世隔绝的福地洞天里闭关修行的出家人。后来电脑没修又自动好了,为了弥补那段没有声音的日子,做饭连同吃饭的这段时间里,就拼命地放CD(我用的是无线上网卡,比较贵。轻易不用),过足了瘾。今天又买了两张CD,一张是韩宝仪的《粉红色的回忆》,为了怀旧;一张是《琵琶雅韵》,为了陶冶情操。原是想买几张古典音乐如编钟或古筝的,像《阳春白雪》、《广陵散》、《春江花月夜》、《梅花三弄》、《汉宫秋月》。但这里毕竟是小镇,只有一家卖碟片的,很多我喜欢的都找不到,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没有,盛中国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也没有。

在民族乐器里以前也喜欢二胡、笛子,像《二泉映月》、《步步高》、《赛马》、《金蛇狂舞》只是近两年性情变了,对音乐的喜好也变了,总感觉这些乐器音色太亮,不够缠绵;在西洋乐器里除钢琴和小提琴外,最喜欢的要数肯尼*基的萨克斯《回家》了,再没有比这种忧伤的乐曲让我特别沉醉的了,往往有种曲尽情未已,无语对知音的感觉。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可能是在外待久了,对一些早年喜欢的东西,越来越没了兴趣。比如戏曲,没出来打工之前,对家乡戏多少还是有点偏爱的,像豫剧,曲剧,越调,当然对我国其它剧种,如京剧、越剧和黄梅戏也是喜欢的。河南电视台的《梨园春》栏目,前几年如果有时间的话,还会偶尔欣赏一下,但不知从何时起,兴趣全无,不像这里的老乡们,一到周日《梨园春》节目是必看的。

在家乡戏曲里,我现在只对越调还始终保持着当初的热情。尤其对申凤梅老师的演唱,更是推崇备至,每每都是听得如痴如醉。起先在老辈人那里有一句俗话:宁听老驴叫,不听老越调。由此可知当时老越调在戏剧界的不堪。但申凤梅老师的横空出现,给这种艺术注入了新的成份,让这种戏剧形式走上了巅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申凤梅老师率队进京在人民大会堂汇报演出时,看完申凤梅老师扮演的诸葛亮后,当时的国家总理周恩来称其为活诸葛。对她的经典唱段,我还特意学了一点,走在路上或空间没人的时候,无论心情好坏,都要来上一段,那种感觉很惬意。

一次无意间碰到一位戏剧票友,没想到他当年竟是某戏校毕业的,一说起戏剧,他就如数家珍,并且还掌握了不少戏剧名家们鲜为人知的,类似于八卦新闻的黄段子。虽然他没有什么唱功,但拉二胡是他的特长,我俩说着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二胡拿出来拉了一段“戏帽”,我也不客气地来了一段申凤梅老师的《收姜维》:

“四千岁呀:四千岁,你莫要羞愧难当,听山人把情由细说端详。想当年,长坂坡你有名上将,一杆枪,战曹兵无人阻挡;如今你,年纪迈发如霜降,怎敌那,姜伯约血气方刚;虽说你,这一阵打回败仗,怨山人我用兵不到,你莫放在心上啊……”

一曲终了,他乐坏了,连连的感叹道:“很好很好!没想到你还会唱戏,还唱得这么好,以后没事常来,因为现在很少有人喜欢这个了,我好久都没练过功了,感觉手都有点硬了……”

事实上他拉得很好,毕竟是科班出身,有没功夫一看架式二听开门曲,就能让人心中有了底。“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还是有道理的。说没想到我会唱的这么好我就想笑,因为我家老爷子就是靠这行混饭吃的,我如果不会点,岂不“有辱门风”。只不过父亲最拿手的是豫剧和曲剧,而我喜欢的是越调罢了。

当初连父亲也没想到我会喜欢这个。那年我才十几岁,回乡下看望他和母亲,我和父亲对饮时从来是不猜拳的,那天我爷俩竟然有兴致也伸手来了两下子,从来没输过的父亲那天却输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又顺口来了一句申凤梅老师《收姜维》里的一句唱词:“今日战不比往日战,战姜维比不得你往年大战渭南。”把父亲乐得哈哈大笑。

余秋雨在《笛声何处》的自序里说:“中国历史充斥着金戈铁马,但细细听去,也回荡着胡笳长笛。只是,后一种声音太柔太轻,常常被人们遗忘。”

我不会遗忘,因为我喜欢。

我虽然对武术略知一二,也喜欢“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万丈豪情,但对“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哀伤更为动容。

人类的终极发展目标毕竟是走向和平,而非战争。一代又一代的志士仁人,用鲜血和智慧在历史中去苦苦追寻的,恰恰就是要打破过去人类发展史上战争的恶性循环,进而实现人类的大团结。而文化的传承和发展,以及世界各地和各民族之间文化的不断交流,所担负的正是这样一个不可替代的作用。

戏曲作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有着太多的精彩故事和经典传奇。虽然各地的剧种不同,但所表现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相同的。在诸多的传统文化里,凡是与文字有关联的,我都有种莫名的喜爱。但性情的改变,已对过去所喜欢的保留不多,连京剧都没有了要欣赏的理由,反而对江浙一带的越剧越来越喜欢,越来越喜欢沉溺于那份难得的缠绵里。凡是遇到有越剧表演的节目必看。迷恋到曾对一篇名为《柳浪闻莺》的中篇小说,读了不知多少遍。心想,难怪越剧这么好听,看人家那里的作家,连小说都写得这么的精彩。在发呆的时候还天真的想,没准上一辈子自己就是那里的人哩。

虽然在广东也待了十多年,但对粤剧始终喜欢不起来。广东音乐偶尔听听还不错,那种轻松、欢快、喜洋洋的曲子,总能让人在心平气和里,微漾出一种不可言喻的愉悦感。这种愉悦感一直延伸到他们的米酒里,刚开始品尝本地米酒时感觉有种怪怪的味,使你难以言表;久之,其酒香愈发使人不可舍弃;虽不会让你有每饮辄醉的贪杯,至少也能让你在放浪形骸里,有种“醉眼看花花也醉”的迷惑。

音乐如水般从我的心灵中潺湲地流过,前尘往事中一切美好的东西渐渐的如花般绽放,而眼前的一切却变得如出岫的山岚一般缥缈起来。音乐中每一个音符的跳跃,就像是一篇美文里每一个文字的衔接,温情而柔美,细腻而绵长;恰似执红牙板,歌柳郎中“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十七八女郎的天籁之音;让人的遐思像一只穿越时空的蝴蝶,翩跹着在过往的历史中去寻觅心灵中的红尘知己:

我可以锁住我的笔 为什么

却锁不住爱和忧伤

在长长的一生里 为什么

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席慕容《为什么》

有点醉了。

一瓶酒10元,一碗面8元,两碟小菜18元。外加一份难得的好心情和这一篇感慨万千的文字,这个有点热又有点寂寞的午后,没想到竟用这种方式给打发了。

  挺不错的,下一次还来这里。如果能来场雨,或许更好一些,在雨中我希望能看到什么?看到多年前那个曾与我檫肩而过的婀娜的身影?还是开在雨中的一朵娇羞的荷花?但我知道,心灵的相约,从来都是在每个有雨的日子,如期而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