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孤人

时间:2011-03-29 22:43来源:半壁江原创文学网 作者:萧艾 点击:
孤人叫杨培友。 龙山村人。龙山村是我的家乡。 杨培友住在岩底下,在我家的上方。我们那个队,是 2 队,现在叫组,住在一座大山上。我家在山脚,岩底下在山腰。而弯柏树在山顶。 山给了我们支撑,山承载了我们。山是我们村人的灵魂。 在我幼年时,他的母亲还

  孤人叫杨培友。

  

  龙山村人。龙山村是我的家乡。

  

  杨培友住在岩底下,在我家的上方。我们那个队,是2队,现在叫组,住在一座大山上。我家在山脚,岩底下在山腰。而弯柏树在山顶。

  

  山给了我们支撑,山承载了我们。山是我们村人的灵魂。

  

  在我幼年时,他的母亲还在,一个老太太,满头白发。

  

  他和母亲共同生活。

  

  我曾经到他家去过,我还记得他的屋子,土墙,不大,一架木床,床沿磨得很广,挂着蚊帐,很旧。

  

  后来他的母亲死了,就剩他一人,他没有结婚,问其原因,我的母亲说,哪个嫁给他?

  

  他穷,据说不爱干净,而且有偸的习惯。

  

  有一回,我家的腊肉丢了,母亲就怀疑是他偷的。

  

  在我童年时,有一回翻过山,到邻村看电影,我和杨培友一路去。

  

  看完电影回来,他先回到家,而我,还要走一段路。

  

  他一直站在家门前,叫着我的名字,怕我害怕。直到我回到家。

  

  后来,我上学了,远离了家乡。

  

  有一次,他叫我给他找点汽油,他好灌入他的打火机,因为他抽烟,抽叶子烟。

  

  遗憾的是,我没有给他找回来。

  

  后来,每次回来碰见他,就给他发一支烟,他很感谢的接了。

  

  他问我钩鱼吗,我说不,因为我信佛教。

  

  他常常钓鱼,坐在我见池塘边,慢悠悠的垂钓。钓几条鲫鱼,拿回家去。

  

  他好赶场,常见他背着背篓,走在通往场镇的公路上,他在旧街的一角摆了个摊,卖水,以及一些小孩子吃的。

  

  他的家的土墙垮了,没法住人,而邻居们都修了新房。

  

  他搬到学校里住,学校的孩子们到乡中心小学念书去了。学校空了,他住着。

  

  后来,他和本家杨培要一起住,也算有个照应,不过,听他说的话,他和杨培要老婆好像很不合。

  

  他有一个姐姐,在厚坝镇,他姐姐要他和他们一起生活,可是他不去,他留在了山村,故土难离啊。

  

  现在,杨培友在山村平静的生活着,抽叶子烟,穿得破旧,劳动,赶场,钓鱼。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世界,对于他的命运,他显得很平静,他似乎乐于接受他的命运。大家也习惯了,他也习惯了。

  

  生活就是这样,平静,一切就是现实,摆在你眼前,不管你如何对待。对于现实,你只有接受,与现实和解。

  

  我回家去还会碰见他,发一支烟,聊几句。过后各自生活。我为我的命运担忧,我生活在我的世界里。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富翁的智慧全集:追求财富的秘密

作者:王力娟

—个人要想创富,最重要的是要有“富翁的头脑”,像他们一样执著于自己的奋斗目标,凭借聪明才智,运筹帷幄,搏击商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记几位高中老师

    时光荏苒,一晃眼,我离开学校已有很多个年头,各位老师也都因年纪的原因而陆续离开了...

  • 酒中“陌上行”

    已经过了吃饭时间,饭店里只是偶尔有食客出入。除了上班以外,我的时间观念不是很强,...

  • 春节临近话吃糕

    农村人饭量大,吃油糕之量更大,一顿饭吃掉3斤黄米油糕的不是神话,有一个人吃了3斤米...

  • 魂系梦牵的海军情怀

    建国初期至1954年实行义务兵役制的前三年中,海军各院校先后从文化程度较高的江浙沪等...

  • 幸福之花香又美

    这是一位大学毕业的职场女生在“社会大学”的人生抒情,充满对成长历程的怀恋与追思...

  • 春的遐想

    北方的春天是在冰封万里的时刻降临人间的。从立春开始,人们便翘首期待着第一声春雷,...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