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悼念堂哥

时间:2016-11-01 10:54来源: 作者:曹含清 点击:
堂哥,你去世之后,我常常思考人生的生死问题。生是上苍赋予我们的的权利,更是一种责任,其中会有痛苦,也会有快乐。死是将生的权利剥夺,是人生痛苦与快乐的终结。与死相比,生是一种尊严,也是一种幸福。我总觉得活着就是一种幸运,为尊严与梦想活着更是一种幸福。

堂哥,你去世八年多了,这八年时间过得也真快,转眼即逝。在逝去的光阴岁月里,人世在变化,万物在变化,而你定格成了相册里永远的微笑,凝固成了记忆里永远的怀念。

记得你上小学的时候比较笨,又贪睡。上课的时候总是打起哈欠、睡意绵绵。有一次上数学课的时候你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老师走到你跟前高声嚷着吵醒了你。你揉着惺忪的睡眼,额头被桌面印出一块块深深的红痕。同学们的眼睛齐刷刷的望着你,看着你的傻样子大家哄然大笑。我也跟着大笑,内心却因你出丑而感到一阵羞耻。后来有同学欺负我,你就挺身而出,勇猛地摆平对手,让我内心里对你产生一丝敬意。

你实在不是读书的料儿,考试经常不及格,成了留级的老油条。勉强上完小学你便到砖窑厂做苦工,到饭馆做学徒,到工地搬砖提泥,到新疆摘棉花……你小小年纪,便饱尝人世的艰辛与人情的冷暖。我总爱找你玩儿,听你讲生活中经受的快乐与烦恼。到了晚上我们就躺在一张木床上睡觉。那时候我常常觉得自己是笼中鸟,怯懦而忧郁,而你,是一只搏击长空的雄鹰。

你十七岁的时候到江苏江阴一家印染厂打工,每年只在春节放假的时候回家几天。在这珍贵的几天里,你除了陪伴伯母做家务、看电视连续剧之外,还会和我一块在空廓寂寥的田野里散步、谈心。就这样来去匆匆过了四五个春节,你渐渐学会了抽烟,变得也更老成,沉默。

那是二零零八年的四月底,我在离家近二百公里的一座小城读高中。那次我坐长途汽车从学校回家,刚下车就听说你在江阴受了工伤。我本以为你在医院治疗,最坏的结果是残废,可是母亲说你已经被送到太平间了。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母亲说那天凌晨三四点伯母拍响了我们家的铁门,哭着说接到江苏的电话,你在工厂值夜班的时候被倾塌的货物箱砸着了,当场人就不行了。母亲听后脸色煞白,双腿瘫软,希望这是一场噩梦。

翌日下午我便返回了小城。坐在汽车上我想起很多和你在一起的往事,一路上眼泪扑簌。在我返回的第五天,伯母抱着你的骨灰盒从江阴回到村子里。想到你春节回家时兴高采烈的模样,而现在你回家变成了一抔骨灰就令人悲痛至极。伯母平时心胸开阔,铁石心肠。在你出殡那天她哀恸欲绝。你安息在贾鲁河岸的沙岗下,遥望着我们世代生活的村庄,遥望着无穷无尽的未来。

秋冬交替的时候,伯母又想起你,说你孝顺懂事,饭碗里吃到肉丝总是拿着筷子往她碗里夹,说着她嗓音哽噎,泪眼模糊。她又说晚上做梦老是梦到你。天气转冷了,不知道你在冥世是否受冻。农历十月初一寒衣节那天,伯母买了几件厚衣服在你坟前焚烧了。若有魂灵,愿你吃饱穿暖,无忧无灾。

堂哥,你去世之后,我常常思考人生的生死问题。生是上苍赋予我们的的权利,更是一种责任,其中会有痛苦,也会有快乐。死是将生的权利剥夺,是人生痛苦与快乐的终结。与死相比,生是一种尊严,也是一种幸福。我总觉得活着就是一种幸运,为尊严与梦想活着更是一种幸福。

堂哥,我常常不相信你真的去世了,总觉得有一天你会突然回来,微笑着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总觉得你的死是一场噩梦,梦醒了,天也亮了,一切安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不打不骂教孩子的100种方法

作者:成墨初 袁梦

我秉承《不打不骂教孩子60招》一书的理念,特邀请对家庭教育研究颇深的袁梦老师一起合编了《不打不骂教孩子的100种方…

发布者资料
曹含清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11-22 14:11 最后登录:2018-03-27 22:03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外婆”

    “外婆”跟孩子们并不亲近。她打十三岁起就跟着自己的母亲跑些小生意,挑着装满杂货的...

  • 奶奶的照片

    奶奶留下了这张照片,让我能在想她的时候,得以及时看看她,有时还能悄悄的和她唠上两...

  • 粽子飘香

    吃着粽子,就想起母亲日益显老的面容,这已不仅仅是一枚粽子,这里面包着的是无尽的母...

  • 弟弟的梦想

    每次到机场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很深的触动,总会想起我的弟弟。我第一次坐飞机乘坐的是...

  • 三个母亲

    有一天下午我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同事刘弈的办公桌下有三个纸箱,他可能发现我的视线投...

  • 城市与人生

    夕阳在城市的楼群里渐渐沉落,一抹血红的夕照洒在病房的窗子上。这间病房有两张床位,...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