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母亲鞋

时间:2015-01-12 08:44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褚福海 点击:
母亲是个极其平凡的劳动妇女,既没什么文化,人也长的很普通,可她却是个非常慈祥与勤劳俭朴的人,有双特别灵巧的手,做得一手精致的针线活,在我故乡桃溪镇上是妇孺皆知、颇负盛名的。尤其是母亲做的各式布鞋,更是令人钦羡,赞不绝口。 我们家兄弟姊妹较多

母亲是个极其平凡的劳动妇女,既没什么文化,人也长的很普通,可她却是个非常慈祥与勤劳俭朴的人,有双特别灵巧的手,做得一手精致的针线活,在我故乡桃溪镇上是妇孺皆知、颇负盛名的。尤其是母亲做的各式布鞋,更是令人钦羡,赞不绝口。

我们家兄弟姊妹较多,在那个特殊年代,家里的经济来源十分有限,生活较为窘迫,所以我们从小都是穿着母亲制作的布鞋长大的,我们自豪地把这种鞋称之为“母亲鞋”。

母亲纳鞋底用的原料,大都是将我们穿破旧的衣裤拆成布片,洗净、晒干后存放好,待要做时拿出来用。熟悉母亲的人都夸母亲节俭持家,会过日子。

做鞋是比较繁琐的事情,不但需要细心耐心,更需要有爱心韧性。自我有记忆起,我似乎从没发现母亲有过任何怨言牢骚,倒是经常乐此不疲,做鞋不止。

母亲为我们做鞋底时,总是先量一量各人脚的尺码,在一种叫“蒲包”的东西上画好鞋底样,然后用早已备好的那些布片,涂上事先调制好的浆糊一层层往上贴。贴布片可是个技术活,不仅贴要贴得平整匀称,而且布片的纵横纹理须井然有序。每次看到母亲贴布片时娴熟的动作和怡然的神情,我心里都会溢满幸福之感。贴完布片,表面与边口母亲用新的白棉布封严绲好后,一张“刮子”就算是完工了。通常的鞋底一般要衬个三到四张刮子。

鞋底的初坯做好后,要待到彻底晒干松软了,再利用工余饭后的零碎时间,用自己搓捻的较为粗壮结实的棉线一针针地扎紧。扎鞋底为的是经磨耐穿。而扎鞋底是最吃力也很有讲究的,针脚要细密有致,线路要自然流畅。因为鞋底较厚,“引线”时常涩针,来回不是很便捷,我常看见母亲歪着头用牙齿咬住针从鞋底内往外拔的情景。扎一双鞋底,手脚利索的人至少也得四五天,而我母亲一般两三天就收工了,母亲麻利能干是无可置疑的,可她白天要做活,回家要操持家务,料理全家老小,根本就没有太多的空余时间可供支配,为此我常纳闷,母亲的鞋底怎会扎得比别人快?

依稀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十来岁时的冬至过后,那日夜里寒风呼啸,滴水成冰,吃罢晚饭,我们都早早地钻进被窝睡觉了。待我半夜一觉醒来小解时,我看到母亲的房间里仍泛出昏黄微弱的灯光,好生疑惑的我不顾内急推门而入,眼前的一幕让我怔住了:母亲正盘坐在被窝里,眯缝着眼睛,就着昏暗的光线在静静地扎着鞋底!母亲就是那样默默无声地把她的怜爱之情倾注于线内,将她的深沉之爱投入到每一双鞋里!正是有了母亲的不辞辛劳与精心呵护,我们兄弟姊妹才从未挨冻受冷,更没有像有些小孩那样打过赤脚,母亲为此不知少睡了多少觉、熬白了多少发?我不敢想象,假如当初缺少了母亲,我们的生活境况又会是怎样?那一刻,我豁然明白了母亲扎鞋底快的因由,更真切感受到了母爱的的无私与高尚!霎时,我心里一酸,眼泪犹如断线的珍珠,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我飞也似的冲到母亲跟前,一把将她那双粗糙、皲裂的勤劳之手塞进怀里,久久不肯松开。见此情状,母亲笑呵呵地搂着我说,傻儿子,快去睡觉啊,姆妈在为你们赶做过年穿的新棉鞋呐。那时,在我故乡,春节能穿着一双簇新、温暖的棉鞋去长辈或亲戚家拜年,是大人、小孩都很体面光彩的。

这种叫做“百叶底”的鞋底扎完后,接下来就要做鞋帮。单布鞋的帮一般是拿黑卡其布做,棉鞋帮母亲则喜欢用灯芯绒做,内衬用新的白绒布,这样穿着既高雅大方,又舒适暖和。单鞋通常是由母亲自己绱的,而棉鞋大都送去给皮匠绱。    我们兄弟姊妹八个,就是穿着母亲做的这种朴实无华略显土气的鞋,一个个由校园步入社会,从小镇走向城市,逐步成长为后来的国企厂长、书记、文化工作者和社区主任等。

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我如愿以偿地考取了省城的大学。对我的离别,母亲很是依依不舍,临行前,她悄悄地往我的行李包里塞了两双单布鞋,拉着我的手充满仁爱地对我说,这鞋养脚,你自小穿惯了,带去换换穿吧,别整天穿那不透气又臭脚的球鞋。母亲就是这样,无论自己多么辛苦劳累,总是对我们关怀备至,使我们享受到了无限的温情与关爱。

那时在我们整个学校,其他同学成天穿的都是清一色的球鞋,回到宿舍也没鞋可换,唯独我可以拿出母亲亲手做的布鞋来更换,这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是极为奢侈的,也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变迁,母亲也不甘落伍,与时俱进,做的鞋的品种也由原来单一的单鞋、棉鞋,扩展到圆口鞋、方口鞋、松紧鞋、搭袢鞋、“鸭舌头”鞋和单拖鞋、棉拖鞋,而且在材质选用上大胆加以改进,使鞋更具时代气息与美感,令我们喜欢有加,爱不释手。母亲在备全材料及有闲暇时,偶尔也会给侄儿侄女或街坊邻居做上几双色彩缤纷、栩栩如生的“老虎头”童鞋,因而博得了许多人的赞美之词!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母亲已年逾古稀,但她依然眼不花、牙不缺,仍在不遗余力地施展着她的看家本领。半个多世纪来,母亲究竟做了多少鞋,没人准确统计过,具体数字不得而知,但我们心里清楚的是,全家这么多人一年四季穿的鞋,都是母亲一针一线劳作而成的。还有我们的后代当中,也有许多小辈也是穿着她老人家的鞋长大的。

现如今,尽管我们不再因贫穷发愁,不再为生存担忧,日子过得富饶丰润,穿的鞋不乏梦特娇、金利来、老人头、阿迪达斯或达芙妮,可我的鞋柜里依然保存着母亲在生命最后时光为我做的那双单布鞋,我依旧保持着穿布鞋这个朴素而美好的习惯。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十年了。但每当我看到那双鞋,便会油然念想起母亲做鞋时的感人画面,眼前也即刻会浮现出母亲那亲切的音容笑貌。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世界著名外交家睿智辞令

作者:刘青顺

《精彩的语言艺术:世界著名外交家睿智辞令》收集了西塞罗、培根、帕特里克·亨利、梁启超、李大钊、鲁迅等著名思想家…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外婆”

    “外婆”跟孩子们并不亲近。她打十三岁起就跟着自己的母亲跑些小生意,挑着装满杂货的...

  • 奶奶的照片

    奶奶留下了这张照片,让我能在想她的时候,得以及时看看她,有时还能悄悄的和她唠上两...

  • 粽子飘香

    吃着粽子,就想起母亲日益显老的面容,这已不仅仅是一枚粽子,这里面包着的是无尽的母...

  • 弟弟的梦想

    每次到机场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很深的触动,总会想起我的弟弟。我第一次坐飞机乘坐的是...

  • 三个母亲

    有一天下午我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同事刘弈的办公桌下有三个纸箱,他可能发现我的视线投...

  • 城市与人生

    夕阳在城市的楼群里渐渐沉落,一抹血红的夕照洒在病房的窗子上。这间病房有两张床位,...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