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诚实与说谎

时间:2015-09-18 15:07来源: 作者:Tim Berners Lee 点击:
我相信,每个人儿时都听过伊索寓言“狼来了”的故事。我从幼儿园起,就多次听过这个故事,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每次引申出来的道理,一次比一次深刻。刚开始,只知道要诚实,不要说谎话,后来懂得,说谎既不尊重别人,也会失去别人对自己的信任,再后来又深刻认识到,做


我相信,每个人儿时都听过伊索寓言“狼来了”的故事。我从幼儿园起,就多次听过这个故事,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每次引申出来的道理,一次比一次深刻。刚开始,只知道要诚实,不要说谎话,后来懂得,说谎既不尊重别人,也会失去别人对自己的信任,再后来又深刻认识到,做人不可以通过说谎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不可以编谎话去愚弄他人,说谎的结果不仅对自己没有好处,对别人同样没有任何一点好处。

可是世道的变迁却使我渐渐变得迷茫起来,无法判断诚实与说谎的是与非,怀疑诚实是否是“美德”,说谎未必是“恶行”。

我的姐夫,非党员,解放初期毕业的大学生,24岁就当上了炼铅车间的主任,与工人们同吃同住同劳动,颇得工人的赞扬。1958年他27岁,那时,全国反右斗争都已经结束,由于他们厂地处边疆,领导一直都宣称不搞反右斗争。有一次,领导号召大家提合理化建议,以促进生产。可是他不知是计,如实的向厂领导建议:“希望改造烟囱的通道,因为烟道里的炉灰不仅多,而且毒性太大,每个月都要停产进行人工清扫,即危害大家的健康,又影响生产。”工人们也十分支持,结果被送到省城,让外单位的干部批斗,最终被强加上“借提合理化建议之机,煽动工人向党发起猖狂进攻,并试图与党争夺群众”的罪名,划为“右派分子”,工资降为学徒工待遇,每月18元,被强制送到省冶炼厂的建筑工地劳动改造。无任何防护措施,每天浸泡在齐腰身的冷水中作业十几个小时,不久就引发了严重的髋关节炎,导致终身残疾。

其实,在提意见之前,他就一直在构想和规划改造烟道的方案,也跟我姐讲过。我姐是个胆小怕事而又谨小慎微的人,曾提醒他:“不管你的想法有多好,那是领导的事,千万不要凑热闹,去年的反右才刚结束,为了孩子和这个家,你要少说话多做事才好。我父母早就讲过‘斗官穷、斗鬼死’的道理,难道只有你才知道炉灰有危害吗?”他曾许诺:“好的,我一定管好嘴巴!”

可是,有一次,厂领导特意来参加车间的例行会议,号召大家说:“全国轰轰烈烈的反右斗争已经结束,广大人民群众的革命和建设热情空前高涨,掀起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新高潮。我们边疆不搞运动,欢迎大家提合理化建议,搞好生产!”由于大家早已从广播和报刊上以及小道消息中,得知了反右斗争的严酷和内幕,无人吭气。见此状况,领导信誓旦旦的保证:“我们不抓辫子、不打棍子、不带帽子!说错了也不怕,要充分相信党!”仍然无人敢讲话。领导启发:“谁带个头呀?!”工人们说:“车间主任带头!”姐夫想到了姐姐的忠告,回应说:“请领导放心,我一定听党的话,把本职工作搞好!”领导接过话说:“你作为车间主任,工作在生产的第一线,难道没有发现生产中存在的一点问题?!不要担心,大胆的提。你不带头提合理化建议,就是对工作不认真的表现哦,说重一点,就是与党离心离德呀!”毕竟年轻无知,在此威逼利诱之下,为了表现对党的忠诚,最终还是没能管住嘴,说出了前述的建议,悔恨终身。

反右结束以后,全国又大规模的开展“交心运动”,就是向党交心,要求百姓将自己的思想公开的揭露出来,深挖内心深处的思想,清算自己的行为,将内心世界袒露出来,并加以批判。当时倡导“不破不立,只能敞开思想大门,把长期隐藏在内心的一切不利于社会主义的错误思想倾囊倒出,彻底消毒,才能革故鼎新,轻装前进。”

自从成为“右派”家属以后,我姐在人前已经抬不起头来了,说话做事更加谨小慎微。按理,那些黑心的当权派设圈套,诱人上当,残害无辜,理应自愧亏理,收手行善,放人一马才对,然而他们又抛出了狠招,强迫人人向党交心。我姐在“交心”的会上,数次表示要与“右派”丈夫划清界限,可是仍然不能过关。领导特意来到我姐所在小组指导开会,并对她说:“你口口声声要与‘右派分子’划清界限,要有实际行动呀!要检举揭发!他以前在家里没有说过些反党言论吗?”她老实的回答:“说过些业务和技术上的问题。”领导说:“把这些东西写出来,交给组织,放下包袱,才能轻装上阵。”她也就如实的写了交心材料。结果,被以同情“右派”言论为由,降低工资两级,强迫到车间当搬运工,成天徒手搬运有毒的铅块。

领导谎称要她“放下包袱,才能轻装上阵”的目的,就是要拿到她的文字材料,以此为依据处分她,狠毒至极。如果她不讲实话,谎称姐夫在家从不谈工作和业务的事,坚称不懂业务,只空洞的检讨不能分清敌我界限的缺点,或许不致被处分。可是谁又能料定阶级斗争的老手们不会再想出别的狠招?!

在极度的无助之中,我姐不仅受人歧视,更害怕遭遇更多不测的劫难,对人生和前途完全绝望了,打算以自杀的方式摆脱痛苦。当她趁夜深人静,将绳索套在脖子上,准备了断自己年轻的生命时,看了一眼睡中未满周岁的女儿和年迈的老母亲,猛然意识到老母是个性格刚烈的女性,也会随她而去,孩子必成孤儿无疑,想到故乡的亲属也会因她的死而受株连,她不得不解开了绳索。

在屈辱、恐惧和彷徨中,苦熬了20年之后,她与残疾的丈夫才得以“更正”,没有人道歉,更没有赔偿。

我时常想,作为一个正直的人,到底应该诚实还是说谎,一直都十分矛盾和纠结。似乎,在暴政下说谎才是硬道理,或者,在暴政下讲话艺术的最高境界应该是“不说话”才是真理。可是谁又能保证,惯于用谎言诱骗诚实百姓的恶魔不会撬开你我的牙齿?!

在暴政下无助的弱者除了祈求上帝保佑以外,只能跪求施暴者开恩。我曾经为自己作为中国人而悲哀!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战争与和平的狂想-俄罗斯帝国

作者:韩斯年

  本书讲述了公元862年-1917年这一重要历史时期俄罗斯的发展历程,以及俄罗斯的社会、文化、军事等状况。从偏居一隅…

发布者资料
Tim Berners Lee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12-03 21:12 最后登录:2017-01-31 21:01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