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吓死鬼

时间:2011-10-26 10:09来源:小小说作家网 作者:麻得蹦 点击:
  曹大胆这个赌打赢了,不光有钱有地,还救了小媳妇一命。人们说——这回曹大胆这名字,真不是白叫的了。只一件事儿很怪,那家墙上的人形是哪么也除不去,抹上一层泥还有,扒了原来的墙重新砌,还有!

  从前,有个人,混名曹大胆。这个名号是叫反了的,他这人胆儿特小。二十来岁了,夜里讲个鬼的故事,能吓得他不敢上茅房。


  过了年,曹大胆帮人扎灯,活忙完,人家说:“累一天了,时候不早了,大家伙儿散了吧。”曹大胆憋了好一会儿,怯怯地说:“外面黑。”


  曹大胆的老婆生孩子,偏也赶在大半夜,打发曹大胆去请接生婆,一等不来二等不来,着急啊,打开门一看,这曹大胆缩在院子里还没敢出门呢。


  “你咋还不快去!”


  曹大胆回说:“天太黑!”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么一个声名远扬的曹大胆,也有让人刮目相看的时候。


  曹大胆的名声在外,大家都爱取笑他。一次酒后有人打趣他说:“曹大胆,你敢一个去村外的坟地过夜?!我敢打赌——你就不敢去!我要输了,情愿输给你五十两银子!”还一个说话更冲:“曹大胆,你要敢去,我白送你10亩好地!”


  众人自恃拿住了曹大胆的软肋,话儿都说得很绝。


  一来酒壮男人胆儿,这些人也实在过分;二来也是利动凡人心。让人笑话了多年的曹大胆,这回居然接了茬儿,他问:“此话当真?”众人笑说:“童叟无欺,绝无戏言!你要是信不过,咱们当场立字据!”有人拿来了纸笔,众人当场签字画押。


  等到众人拥着曹大胆往坟地里去时,曹大胆想反悔,众人不依,曹大胆提出去得给他带个灯笼,大伙不答应,最后总算是答应下,给他带上一个铜喇叭,外加一壶好酒,老辈子人说话:小鬼怕吹响的铜喇叭。


  曹大胆被众人架到坟地里,他自家的腿软,实在是走不得。


  那时候,家家点着个昏暗的小油灯,光照不出半米远。再加上人烟稀少,出了村镇就是乱坟岗,有埋在坟里的死人,也有没人埋的死人。白天还好说,到了夜里,月光冷冷地一照、小阴风呼呼一吹,鬼火一闪一亮,胆大的头皮都发凉。


  众人一哄而散,曹大胆怕极了。月亮不亮,躲在云里头儿,只有几个睡眼醒松的星星,坟地上的小风儿绕着坟头打转,没一点点人声,格外阴森。


  曹大胆的酒劲儿去了大半儿,发现自己正是坐在人家的坟头上,心一慌,一个跟头栽了下来,直接晕死过去了。


  过了许久,才悠悠地缓过一口气来,身上的裤子竟然湿了,就着这坟地的小风一吹——冰凉!


  曹大胆闭上眼、屏住气,往身边一摸,捞到了酒葫芦,一顿猛灌。酒劲儿再一次上来了,头重、脚轻、身儿发飘。抬眼一看,前面影影绰绰有个影儿,正沿着小道向外去,曹大胆想喊,喊不出声,只得打点起精神,使手搬了两腿往前挪,他想和人家凑个伙儿,跟上走出去。


  曹大胆紧赶慢撵,没能赶上那影儿,曹大胆后悔:“不该灌了葫芦里的酒,要不然,脚下不会这么没准头儿!”


  坟地里出现了奇异的一幕,一个醉酒的人,腰间挂着空葫芦,背上背着个铜喇叭,沿着坟地间的小路,跌跌撞撞地,东扑西倒地乱晃悠。


  出了坟地向西二三里,是个小小的村子,村边住着户人家。这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只挑了一道矮矮的泥院墙。家里人口不多,一个姑娘嫁了,一个儿子娶了。小媳妇才过门,还没生养。


  老话说“隔层肚皮隔座山”,婆媳是生就的冤家。


  当婆婆的也是打做媳妇熬起,出过老本儿,现如今升成了婆婆,多少想捞回来一些。当丈夫的,听着老话长大的,不是都说:“娶来家的媳妇买来的马,任着骑来由着打!”


  小媳妇常常哭,天这么晚了,别人都睡了,她得蹲在锅屋里忙,纺不出一定的线?不行!织不出有数的布?不行!小媳妇守着一盏小小的油灯,边干活,边长吁短叹地抹泪。


  再说曹大胆,跟着影子出了坟地,一路向西,到了村头儿上,曹大胆心说,管它是哪儿呢,哪儿也比那个乱坟岗子强!


  只见影儿一闪,进了村边的这户人家,曹大胆心想,我也跟着进去吧。


  曹大胆试着跟过去,门却关着,凑到门缝儿上一看:一个年青女人坐着纺线。她一纺线,线就断,停下来接好纺,又断。接了断,断了接,忙个没完。旁边有一男的,这男的打扮怪,脖子上盘着根大粗绳子,绳子老长,一头还拖拉在地上。


  女人一接好,男的就笑眯眯地一把给扯断了,女人再接,男人再扯,女人再接,男人再扯……女人越接越烦,就哭;男的呢,先还只笑眯眯的,后来,竟笑得前仰后合的——只是那笑没有声儿!


  起先,曹大胆当小夫妻开玩笑,看着看着,看出了蹊跷,女的先头还只是接,后来是边哭边接,再后来光哭不接,到最后竟然不哭也不接了。


  女的站起身来,解了身上的束腰带,径直往房梁上搭甩,那男的呢,就在暗中帮着。


  搭好了带子,女人伸着脖子向里套,差着一点,够不着,女人四下瞧,找到一个鱼篓子,拿过来扣下站上,鱼篓吃不得重,男人不拦也不劝,眼见鱼篓要折,这男的竟然变成一缕青烟,钻进了鱼篓里!把个正要塌的鱼篓给直直地顶了起来!


  曹大胆顾不上害怕了,摘了铜喇叭,死命地吹——嘀哒,嘀哒……嘀


  那股子青烟,打篓子里急速地钻出来,向着门这边儿飘过来,快到门口,折回又往里返。青烟一钻出来,鱼篓就瘪了,女人“啪”地一声,跌坐到地上。


  铜喇叭这一响,一家子全给吵醒了,开门一看,扭住曹大胆要捶要揍,曹大胆慌忙用手指朝着墙上指——墙上竟然有个人形,如用淡墨画成的一般!


  曹大胆这个赌打赢了,不光有钱有地,还救了小媳妇一命。人们说——这回曹大胆这名字,真不是白叫的了。


  只一件事儿很怪,那家墙上的人形是哪么也除不去,抹上一层泥还有,扒了原来的墙重新砌,还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女人20多岁很关键:100条人生哲理

作者:张家林

20多岁的你,可能还没有体会到,人的一生中,人脉是多么巨大的财富。当你战胜一个巨大的困难,或者抓住一次绝好的机会…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新聊斋传奇20厉鬼

    新聊斋传奇 20 厉鬼 1973年暑假,榆翁高中毕业回到大队小学教书,正赶上陕坝上演朝鲜...

  • 白话聊斋:巩仙

    有个姓巩的道士,没有名字,也不知什么地方人。他曾经求见鲁王,看门的人不往里通报。有...

  • 白话聊:何仙

    所焦急的根本不是大家的文章,一切都交给六七个幕友。有花钱粮买来的临生,还有一个按...

  • “包二爷”

      万老板今天准备和一商家签合同,但走到半路才发现自己的公文包忘到了家里,于是就...

  • 走夜路

      快到那棵歪脖子树下时,我有意放慢了脚步,等身后的钱有跟上来。不想钱有尚未到我...

  • 新聊斋之二黑心

    周至周某,少时师从终南山老道学艺。老道悉心传授,倾囊教之,周某亦虚心好学,得其衣...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