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问话

时间:2018-04-23 21:41来源: 作者:树吾冲三晚 点击:
王大爷也骗人?他还是一个退了休的工人呢?况且年纪一大把了,也不讲老实话,究竟安的是什么心哦?平常为了拉熟客,待人特随和,说话也客气的很,还边理发边开着音乐边讲一些热点新闻。但咱们都这么熟了,熟得脑袋上有几道大大小小的伤疤都一清二楚。寒心啦


        王大爷也骗人?他还是一个退了休的工人呢?况且年纪一大把了,也不讲老实话,究竟安的是什么心哦?平常为了拉熟客,待人特随和,说话也客气的很,还边理发边开着音乐边讲一些热点新闻。但咱们都这么熟了,熟得脑袋上有几道大大小小的伤疤都一清二楚。寒心啦!做人太阴险,太虚伪,当面一君子,背后一小人。我应该当面再问一次,细细问一次,而且还应该加上十分感恩,语气也应十二分柔和,给足他的那张老脸面子。不信这样虔诚,还换不来他一句真心话!小刘一路想来,不知不觉已踱到王大爷的理发店。

       王大爷今天穿着比往日的有所不同,平常理发穿的长衫颜色由灰红变成蓝黑色的了。阳光射进店里,一张横幅把它劈成两段,王大爷和顾客拥有的那份立刻缩了回去,周围黯淡下来,而艳阳下的小刘看见王大爷越发阴暗了。他正和一个理发的顾客聊着,瞥见小刘奔过来,声音越发低沉,慢慢如耳背什么也听不清了。小刘越想越不对,越想越觉得王大爷的话里有太多太多的关于自己的话题,而这话题肯定是关于自己头发的。不然一进来王大爷声音就越来越小了;还有刚才那一瞥,好似一个无声的嘲笑,足可把自己重重的打趴下。

       此时王大爷已理完了发。

       “麻烦你了”一个头发将近白了百分之九十的老男人,从上衣袋子里掏出5元钱递给王大爷。

       店子里没人,小刘非常清楚,来这里理发的都是一些七老八十的老年群体。像自己一样三十几岁的来理发的,除了自己,小刘还没发现第二个人,所以店子生意经常是稀稀拉拉的。至于自己为什么找这么一个简陋且偏僻的地方理发呢,他是有苦衷的。

       他有什么苦衷?他不想讲,更不想让大家知道,毕竟这是不光彩的事。为这事,他总觉得特影响自己的形象,仿佛别人看他都低人一等,所以经常为这事郁郁寡欢,也不愿和朋友在一起玩耍聊天。

       “大爷,休息呢,有个事想问一下……”小刘顿了顿,理顺了一丝气,感觉嗓子里有硬物阻着,仿佛什么话也讲不出来。

       “什么事?”王大爷见他用手揉着嗓门,表情很严肃,一副天倾刻坍下来的样子。

       “我的头发全白了,为什么你告诉我只白了一点点?”

       “哦,全白了?没有呢?”

       “真没有,你自己可以在镜子里瞧瞧”

       王大爷一边说一边把手摊开,示意他走近镜子看看。哦,小刘一听缩了回去,这一举动连王大爷都感到意外,望着小刘远去的背影,王大爷摇头叹了一口气。

       “这年轻人,总爱疑神疑鬼的”

       其实,这又是小刘的一个秘密,像私生子一样,从不把他展示于人。只有天知,地知,他自己知道。小刘走到一个拐角处,松了松勒紧的皮带,停下来歇息。

       “都是这满头白发害的,理发时连镜子也不敢正面瞧一眼。”

       他望望四周无人,终于骂了出来。

        “王大爷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呢?”小刘这几天脑海中总萦绕着这句话,他感觉有些痛苦,他想把它掏出来,搁在大火中焚烧,直至烧出一个结果,一个真相!          然而现实却使他越不敢想,他就越想,越想就越痛苦,时间每过一秒都像刀割它一下一样,留下的这些无数伤口,使他转辗反侧,无法入睡!于是他忍不住又想去王大爷那里问个明白。尽管时间已是凌晨二点。

       当小刘放开脚步一路狂奔到王大爷的理发店,天刚麻麻亮,周围建筑初显轮廓,像一幅乱涂的写生素描画。

       小刘歇了歇,店门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得很早。有熟人说王大爷前二日心脏病发作,现已住进了省城医院,病况不得而知。

      过了几日,小刘也因病住进了省城医院,正好和王大爷在同一所医院。听说病因连主治医生也囫囵讲不清。

      “这个……这个……病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新时期青少年安全与审美读本

作者:谭棋介

面对社会环境中各种不安全因素同时存在的状况,对青少年预防和应对社会暴力、公共卫生、意外伤害、自然灾害,以及影响…

发布者资料
树吾冲三晚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4-10 19:04 最后登录:2018-04-25 06:04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三兄弟争饭吃

    那些年,很多东西都是计划供应,粮食更是严格控制,成人一般每月供应25斤,小孩则根据...

  • 无言的承诺

    春节前,我意外收获了一张汇款单,最让我感动的是汇款媒体的真诚,事前,我并不知道这...

  • 约婚

    吴奈壳仅读过初小,但爱学习,认识不少字。小时候家里很穷,食不饱腹,衣不蔽体,常常...

  • 假两口子

    在我外地的客户中有个女人,洒脱、能干、大度。她差不多每个月都到我这一次,而且每次...

  • 送礼遭拒

    秀华扭扭捏捏、前瞟后看,拖着畚箕车,车上装着蓬蓬松松有荚的蚕豆秸子,趁着太阳还没...

  • 别愁小鸡没奶吃

    在大伏天,顶着能晒得人打哆嗦的毒日头,一身短衣短裤的叶子用力蹬着三轮车,上面用棉...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