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又逢枣花儿开

时间:2014-08-08 06:52来源:好心情原创文学 作者:一朵午荷 点击:
前言: 相传,中秋时节,黄帝带领大臣、侍卫到野外狩猎。走到一个山谷的时候,又渴又饥又疲劳。突然,见到半山上有几棵大树,树上结着诱人的红果实。大家连忙奔过去,抢先去采摘,吃起来酸中带甜,分外解渴,疲劳都被忘在了脑后。大家连声说好,但都不知其名

前言:

相传,中秋时节,黄帝带领大臣、侍卫到野外狩猎。走到一个山谷的时候,又渴又饥又疲劳。突然,见到半山上有几棵大树,树上结着诱人的红果实。大家连忙奔过去,抢先去采摘,吃起来酸中带甜,分外解渴,疲劳都被忘在了脑后。大家连声说好,但都不知其名,就请黄帝赐名。黄帝说:“此果解了我们的饥劳之困,一路找来不容易,就叫它找吧!”后来苍颉造字时,根据该树有刺的特点,用刺的偏旁叠起来,创造了“枣”字。

枣比较抗旱,需水不多,适合生长在贫瘠土壤,树生长慢,所以木材坚硬细致,不易变形,适合制作雕刻品。枣木擀面杖是最好的擀面杖。

——百度百科

一、

齐三的媳妇儿又跑了!

一大早,青龙埠村就疯传着一个爆炸性新闻。

吃罢早饭的时候,村大队部门口的墙根下,比平时多了好些热心人,老头老太这些闲人自不必说,天天东家长西家短,来上班似的风雨无阻;还有些睁开眼一堆活的婆娘汉子们,竟也一堆一塄,一律顾不得上坡侍弄庄稼了,干脆把锄头往墙根一撂,线杆上的麻雀一样,唧唧喳喳地议论开了。

“这都一年了,不是好了吗?怎么又跑了……”街北小欧宝他妈皱着眉拖着长腔道,她是四川人,不晓得哪年跟着谁来的,据说几十年没回老家了,早就入乡随俗,只是那乡音还是小褂子套着大褂似的,轻易就暴露了她的原始身份。

“谁说不是呢?小媳妇看着个不高,还挺蹦精,心眼不少啊。”兆山家的娘们儿鼻子里哼了一声。

“齐三真是命苦,煮熟的鸭子又飞啦……”小桃花娘核桃似的脸,皱成一团。

“可不,人家吴豹就有福,一样花了一万块,啧啧,媳妇都八个月啦。”肚子一直瘪着的小荠嫚一脸的羡慕。

“这下齐贤悌那个老家伙又该跳脚了……”老杨头竟咧着嘴笑了。

“还不去追?她还能跑多远?”

“天不亮就追去啦,兵分好几路呢。”这种事,二大娘这消息灵通人士是从来落不下的。

五月,正是枣花开放的时候,齐三家那棵大枣树上一片白茫茫,虚飘飘的,开满了雪一样的小花。那花,白中带一点青绿,单看不起眼,几乎和小小的油亮亮的叶子杂在一起,连起来罩在天井上,便一团缭绕的青雾祥云一样,大家都说,齐三今年要交好运了,他家这棵大枣树,又大又甜,成熟的时候,枣子滴溜当啷的,好像挂了满满一树的小红灯笼,而且甜得齁嗓子呢。今年看这架势,结个几圆斗不成问题,打了牙祭不说,卖个三五百块也不成问题的。

唉,这么好的兆头,怎么突然就交了华盖运呢?这长腿的大活人可不像站着不动的庄稼,要追回来,哪像掰个玉米棒子那么容易哦。

可不是嘛,去往闫村火车站的路有好多条呢:大欧,泊子,泉庄,康家庄,龙湾头……大路好多条,小路更是地瓜岭一样数不清。上次那小媳妇就没走大道,顺着野地跑的,要不是身上分文没有,早插翅飞了。

这媳妇来得不易呀。

二、

是啊,老天爷也该睁睁眼,照顾照顾这个可怜的齐三了。齐三是他的小名,因为是爷爷七十三岁那年生的,就跟八十他爷爷学,谐音叫“齐三”了。其实有大号,叫齐群训,训字辈,只是这大号远不如小名流传得广。据说有一次,老齐家一个外村的亲戚来报丧,拿着一个写了“齐群训”名字的纸条到处打听,恰好碰到父亲,博学的父亲琢磨了半天,根据辈分,这个人应该在西北角住。那人说就是从西北角一路打听着寻过来的。父亲百思不得其解,没了辙,忽然想起油坊小老板——大明白志远,忙领着去询问,志远一挠头,掐指盘算了一下,说是齐三。那人欣欣然去了,果然不错。

这齐三娘死得早啊,8岁上就没了照应,从小愚讷,有名的鼻涕虫,冬天那棉袄袖子总是抹得油亮油亮,一笑就露出红红的牙龈肉,一脸的雀子屎,个子长得倒不矮,骡子一样壮,跌跌撞撞好不容易上到小学毕业,大字却不识几个。倒是有一样绝技,村人可不敢小觑,就是下象棋。农闲的时候,村里大队部门口常见一堆人观战,挤过去一看,一准是齐三在跟人车轮大战:只听那人堆里喊:拱卒!不对不对,跳马!车车车!那些观棋必语的“伪君子”们喊个不停,齐三却气定神闲地像个稳坐钓鱼台的姜子牙,就差羽扇轻摇,城门楼子上弹琴了。只见他全然没了平日里的笨拙,对方刚刚下子,他粗眉一皱,闪展腾挪,三步两步,手起子落,将!已经将对方斩于马下。然后咧嘴一乐,露出红红的牙花子,再迎战下一个。时间一长,竟然打遍全村无敌手,真是怪哉,这是全村人都想不明白的一件事。

可是,下棋能当饭吃吗?齐三好不容易长大了,一米八几的黑大个,眼瞅着三十好几奔四了,还是光棍一条。村里人不知是关心还是别有用心,见了便打趣:“齐三,有媳妇了没有哇?”然后盯着他看,齐三便咧嘴露露牙龈:“没呢。”人们便心满意足地离去。也有好心的,牵了好几次线,可是见面的时候,且不说嫌家里穷,每次人家姑娘都嫌他榆木疙瘩一个,闷葫芦似的坐在炕沿上不说话,这过起日子来不闷死才怪!于是,见面不用半小时,姑娘就绝尘而去。齐三倒是不急不火,干活虽然笨手笨脚的不讨巧,但是不惜力气,闲了便下下棋,或者拿个马扎,坐在爷爷家临大街的门口,一老一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两句,聊够了,爷爷戴上老花镜看报纸,他便看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

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老爹齐贤悌不识字,但是知道这理。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家里的老母猪都下了好几窝仔了,却连个媳妇的影子也没有,这渐渐地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可不是吗?这老爹为啥要给齐三起个“群”字?当然是希望像过年门上贴的对子上说的那样:“竹叶兆三多,梅花开五福。”能有成群结队的儿子来,帮老齐家重振雄风,他出去街面上也更威风,打起架来上阵父子兵,像老王家一样,踢里拖落一下子五个儿,那多气派!一字排开,架势一扎,谁还敢撇一下嘴?就说上次为养老的事争执起来吧,哥仨意见不一致,老爹提议要一家一轮一个月,齐贤悌是老小,瞪着大牛眼,脖子上的青筋水管子一样鼓得老高,坚决不同意,理由是,齐三八岁就没娘了,自己和儿子的饭都做得半生不熟,好不容易一把屎一把尿把俩孩子拉扯大,更不用说伺候80岁的老爹了。结果一言不合,打起来了,哥几个滚成一团,两兄弟的儿子多,一拥而上,又撕又打,齐贤悌吃了亏,气得他抄起铁锨就劈过去,连骨碌带爬打到大街上去了。

顶着一头洋柿子一样的大包,满脸猫挠过似的血杠子回了家,他摸着火辣辣的脸暗骂:都怪老婆死得早,为嘛就生了一个儿子,还傻啦吧唧的半痴一个,一窝猪巴巴地等着下崽呢,却刚开头就煞了尾。真是气死人,后来虽然又添了个闺女,可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顶个屁用啊。

这还不打紧,关键是让街坊邻居看了笑话,听说事后那个有学问的安先生说书一样评论过呢。那老头捋着一把山羊胡子,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孔夫子曰了,‘入则孝,出则悌’。名为‘齐贤悌’,既不贤,也不悌,不孝不友,兄弟阋墙,同室操戈,成何体统?”

这物议传到齐贤悌耳朵里,起初浑身刺挠,跟玉米防虫“灌喇叭”时叫六六粉烧了似的,浑身又疼又痒,可是这感觉只持续了一天,第二天那可怜的孝悌之道便夭折了。那个老爹,该不养还不养,爱谁谁。

兄弟们上门谈判,他气昂昂地振振有词呢:你们是不想把我逼死?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快叫那个半彪子儿愁死了,你们还嫌我死得不够早?

两位老兄一看,败下阵去:对啊,万一他想不开,有个三长两短的,齐三怎么办?谁能养着他?算啦,不养老就不养吧,只要他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打理周全就行啦。

三、

去年春末夏初,枣花开了的时候,齐三的好运终于小脚老太太一样蹒跚着来了。齐贤悌从马大棒子那里打听来的消息,兴奋得一宿没睡着。大睁着眼到天亮,从炕席底下抖抖索索地掏出一个看不出颜色的手绢包,数了又数,狠狠心,咬咬牙,点出他这些年攒的一万块,那是卖了多少亩麦子和花生才挣来的呀。唉,为了老齐家续上香火,该出血时得出血啊。于是,一手交钱,一手领人,齐三便堂而皇之地有了媳妇。

村里同时来的有两个,另一个是吴豹家的,可是大家似乎对齐三家的更感兴趣。进门那天,齐三家门口胡同里挤得水泄不通,观者如堵。那女子据说是贵州来的,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穿着一件蓝底子滚黑边的偏襟褂子,见过世面的三叔说那是苗族的衣服。媳妇模样倒还清秀,眼睛又大又亮,洁白的牙齿,就是又黑又瘦,小小的个子,也就能达到齐三胳肢窝底下。

那女子被几个老娘们儿弄到里屋,扒了蓝衣,换上大红褂子,推搡着架到炕上,一脸的惊恐,眼里也闪着不安。

观众们看了,有点失望,悄悄地咬起了耳朵。

“哎呀,看这一丁点儿,豌豆粒儿似的,锅台怕都够不着呢……”兆山家的捂着嘴嘻嘻地笑起来。

“啧啧,瘦得那一掐掐,活像棵地瓜秧子,能下地干活?能生娃?”说话的娘们壮得母牛一样。

齐贤悌倒很高兴,着人噼里啪啦放了两挂鞭,媳妇算是娶进门了,虽说小点,精干啊,碾盘子倒大,能赶上个金刚钻儿?他忙得走里走外,张罗着客人,一边吩咐闺女撒糖扬果子给乡亲们吃。

闺女抬手一扬,糖块飞散出去。哦……大伙顿时疯抢起来,逗得老婆们嘎嘎地笑,孩子跑来跑去地闹,一时欢声笑语四溅,直震得那棵老枣树浑身颤抖着,像是也在笑呢。一群蜜蜂在枣花丛里嗡嗡地飞着助兴,小小的院落一下子充满了欢乐,感觉捂都捂不住了。

齐三也很高兴,头发抿得纹丝不乱,还抹了头油,破天荒穿上了一套硬挺度打了折扣的西装,跟那骡子套了金鞍一样,倒也精精神神的,嘴咧到了耳门台子后头,牙花子一直齐刷刷地列队欢迎大家。

拜完了天地,新人入了洞房。夜深了,看热闹的人们终于散去,只剩下门口的小黄狗在趴着守门。齐贤悌忙活了一天,也睡去了。明晃晃的屋子里,那一对流泪的红蜡烛还在跳跃着火焰,只剩下了齐三和小媳妇,屋子里顿时静得可怕。

齐三偷眼瞅瞅那女子,嘴里咕哝了一句:“困了吧?困吧。”

女子紧张地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却不吭声,裹紧了大红褂子,缩成一团,那腕子上,是一个看起来有年头的银镯子。

那一夜,齐三是囫囵个睡的,偌大个人,窝在炕头上。直到胡同里的脚步声惊醒了小黄狗,汪汪地叫着,齐三才醒过来。扭头看看那女子,蜷缩在另一边的炕头上,还在睡着。他轻轻地拿过毯子给她盖上,走到院子里。

爹早起来了,他别有深意地看了看齐三,想问什么,却只动了动喉咙,又把话咽了下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企业兵法:企业家与职业经理人的12条商规

作者:陈少峰

企业家与经理人是我们这个时代经济发展的核心资源,也是风云际会的弄潮儿,他们两者既相互依存,也相互掣肘。 《…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三兄弟争饭吃

    那些年,很多东西都是计划供应,粮食更是严格控制,成人一般每月供应25斤,小孩则根据...

  • 无言的承诺

    春节前,我意外收获了一张汇款单,最让我感动的是汇款媒体的真诚,事前,我并不知道这...

  • 约婚

    吴奈壳仅读过初小,但爱学习,认识不少字。小时候家里很穷,食不饱腹,衣不蔽体,常常...

  • 假两口子

    在我外地的客户中有个女人,洒脱、能干、大度。她差不多每个月都到我这一次,而且每次...

  • 送礼遭拒

    秀华扭扭捏捏、前瞟后看,拖着畚箕车,车上装着蓬蓬松松有荚的蚕豆秸子,趁着太阳还没...

  • 别愁小鸡没奶吃

    在大伏天,顶着能晒得人打哆嗦的毒日头,一身短衣短裤的叶子用力蹬着三轮车,上面用棉...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