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助学金

时间:2014-05-07 07:28来源:好心情原创文学 作者:haoyuewan 点击:
高中的生活使张小楼疲惫不堪,这刚一打下课铃他便埋头躺在书桌上呼呼大睡。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分钟的课休,却能让他刚到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滋味。 可后桌的讨论却把张小楼吸引了过去…… “听说没,最近学校里要发一批助学金。”李小利悄悄的对他同桌张晓说。 “

高中的生活使张小楼疲惫不堪,这刚一打下课铃他便埋头躺在书桌上呼呼大睡。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分钟的课休,却能让他刚到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滋味。

可后桌的讨论却把张小楼吸引了过去……

“听说没,最近学校里要发一批助学金。”李小利悄悄的对他同桌张晓说。

“听说了又怎么样,反正又轮不到我们。要么给家境贫困的学生要么给成绩优秀的像我们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特“困”生只能望而兴叹。”张晓无奈的回着话。

“不,不,这次可不一样。这次听说名额特别多每个班将近30个左右的名额,而且听说奖金比往常还要丰厚。”李小利左走看了看左右的同学小声的对张晓说着。

“那意思我们这次有戏喽。”张晓满脸憧憬的笑着说。

“不一定啊,我们班六十多人呢,有一半人没机会的,反正我是肯定会申请这年头谁比谁穷啊,凭什么这次补助不给我。”李小利很坚决的说着。

“对,就是嘛,以往没有我们的也就不争了,这次足足三十个名额,我在咱班里可是前三十名的啊。”张晓急忙的向李小利说道

“你呀,也小声点我还听说了这次助学金要有条件的一是成绩优秀,二是家庭贫困者优先,最重要的是每个人申请后都会把贫困信息贴在学校里供全校人监督,一旦有人检举情况不实那么就悬喽。所以趁早先把贫困信息写好,别到时候仓促应付被人检举了就糟了。”李小利若有所思的说。

“对对,提前写好未雨绸缪嘛。”张晓乐呵呵的说。

随着后桌的讨论声逐渐消失,张小楼的心里却越发平静不下来。

我是不是该申请呢?张小楼反复思量着。本能的反应驱使张小楼非常渴望获得这笔财富,他渴望自己能够买上那款他期盼已久的手机,没有人会嫌钱多并且那笔钱上又没有贴上不属于他的标签,可是他又想他的家境跟贫困一点都不搭边,他潜意识里觉得穷人根本跟他没有任何交集,同时他又害怕一旦自己被检举后的羞愧难堪。心里越想越矛盾他再也没有心思睡觉了。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张小楼决定观望一段时间再做决定。

消息越演越烈,平静的高中生活彻底被打乱了。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想获得这笔钱可谁都怕自己被检举。防备,紊乱,躁动,一系列不安的情绪在蔓延。

这几天发生了几件事深深地触动了张小楼,李小利跟张晓因为口角发生了争执,并且李小利放下狠话,一旦张晓申请助学金,他肯定第一个出来检举。张晓也愤愤反击道:李小利父母是哪个知名公司的职员,并且年前刚买了一处房产。李小利就是个富二代跟贫困一点也不沾边。李小利气的直发抖因为他愤怒自己以前的炫耀现在却成了别人的把柄。紧接着又发生了一起因利益搅动使两个关系很恶劣的同学都怕对方检举,而大大出手。张小楼突然发现课本里学到的优良的品质在利益面前是那么不堪一击,以前关系那么铁的同学竟为了一点点金钱而绝交。他也惊悚的发现金钱诱惑竟是这么巨大,他有点害怕但也不明白害怕什么。内心深深地不安,他下定决心绝不申请奖学金了。他嘴里默默地念叨着谁也听不清他说的什么。

过了一天班主任在上午自习的时候正式的公布了这件事。他对班里的消息很灵通,虽然

他不经常在班里。大家有一段时间都在猜测谁是班主任在班里的耳目,并且对班主任这种行为都非常气愤,因为每个人都有不想被班主任知道的隐私。班主任紧接着说道:“为了公平起见,所有的人的贫困申请都由班主任和几个班委投票来决定是否通过。”这看似是个很民主的决定同时又杜绝了同学之间的相互猜忌。班主任也似乎对自己这个英明的决定感到自豪。可没过多长时间班里又不安了,因为那些向来对班主任不冷不热和反感的人或跟班委有矛盾的人觉得自己肯定没戏了他们便在班大肆宣扬班主任是怎么任人唯亲,还把班里的人分三六九等。这使得对班主任有抵触情绪的人也开始附和着。班里顿时乱成一片,直到班主任把几个挑头的大肆的修理一翻才遏制住这股风气

张小楼麻木的看着这一切,他有点点厌恶这一切包括自己,他对自己这个时候还对那笔钱财抱有幻想而唾弃自己。他又有点庆幸,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虽然他对这笔钱那么动心,可他没有被诱惑住。

可他内心还是平静不下来。

张小楼决定问问同桌李小曼看他是否有申请,因为他认为李小曼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她的选择肯定会正确而英明的,他也特别期盼李小曼回答她,我也没申请。

“李小曼你看班里这些人为这助学金闹得啊,对了,你申请了吗。”张小楼一副深恶痛绝的望着班里这些人扭过头问李小曼。

“没,这些钱应该给更需要的人,而不是我们。”李小曼低着头写着试卷漫不经心的回复道

“对,对,对,应该给更需要它的人。”张小楼似乎很欢心对李小曼说“我们”这两个字。他感觉李小曼就是李小曼就是那么善良智慧跟其他人是那么不一样。他呆呆的看着李小曼越看越美,直到李小曼瞥了他一眼他才慌乱的迅速的把头转到书本上。

张小楼的心理终于又归复平静了。

过了几天班里的人也渐渐平静下来了,大家都刻意的不去提助学金这件事仿佛这件事从没发生过。一切还像以前一样那么寂静死沉,可每个人呢都觉得又有点不一样,有点隔阂吗,谁也说不准。

再过几天大家都淡忘了一切时,班主人在午自习把教育局批准的的名单在班里象征性的读了一下。

张小楼也没在意,他认为这是跟他毫无关联的事。

“张峰,薛平山,李小曼……”班主任面无表情的读着名单上的学生。

“李小曼,啊李小曼”张小楼惊诧把头扭过去。

他又发现李小曼还是在低着头写试卷,一切好似跟她毫无关联。张小楼有点害怕,心里莫名的酸痛,他仿佛又听见李小曼说:“这些钱应该给更需要它的人,而不是我们。”

张小楼嘴里默默地嘀咕着声音声音越来越大,这次大家都听清了是“我们,我们……”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李小曼也诧异的望着他,她似乎已忘记了她对张小楼说过的那句话。

张小楼“嗖”得一声跑出了教室,他呆呆的望着天,可太阳是那么刺眼,一刻也不能睁开,他也不想睁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月光花:爱与记忆,永不止息

作者:默音

七年前的夏天,我在实习的报社转正,朝我以为将持续终生的新闻工作者生涯迈出了第一步。我分到一个带浴室的宿舍单间。…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三兄弟争饭吃

    那些年,很多东西都是计划供应,粮食更是严格控制,成人一般每月供应25斤,小孩则根据...

  • 无言的承诺

    春节前,我意外收获了一张汇款单,最让我感动的是汇款媒体的真诚,事前,我并不知道这...

  • 约婚

    吴奈壳仅读过初小,但爱学习,认识不少字。小时候家里很穷,食不饱腹,衣不蔽体,常常...

  • 假两口子

    在我外地的客户中有个女人,洒脱、能干、大度。她差不多每个月都到我这一次,而且每次...

  • 送礼遭拒

    秀华扭扭捏捏、前瞟后看,拖着畚箕车,车上装着蓬蓬松松有荚的蚕豆秸子,趁着太阳还没...

  • 别愁小鸡没奶吃

    在大伏天,顶着能晒得人打哆嗦的毒日头,一身短衣短裤的叶子用力蹬着三轮车,上面用棉...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