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红色恋歌[下篇]

时间:2009-05-06 00:2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齐凤池 点击:
当年,知青插队时的那段红色恋歌,早已定格在那个红红火火的年代,大个与大莲,小胡子与大丫头,阿平与矛盾的单纯雅嫩的恋情。也早已镶嵌在了我记忆中最醒目的环节。

 

张品队长是从枪林弹雨中走过的人。他把一只左眼镶嵌在高丽国三千里江山一座无名高地上。剩下一只右眼搀扶着拐腿的女人。他把两只眼的深情集中在了右眼上,每天总是深情地瞅着盘腿炕上给他生儿育女的拐女人。拐女人很有本事,一口气给他生了七个象高粱花一样的闺女,和一个象土猴一样的儿子。这让一只眼队长整天乐得合不上一只眼。别小看队长一只眼,他一只眼能看云识天气。什么样的云彩能下雨,什么样的云彩没有雨,他看得比天气预报还准。村里人都说,最准不如一只眼,他眼里揉不进一点沙子和烟尘。
开春后,小草刚刚拱破地皮,他披着那件志愿军黄棉袄,哄着全村男女劳力上了山坡,他弯着象弓一样的腰,坡上坡下来回跑,象是找到了一种飞翔的感觉。他带领大伙在山坡上栽下一棵棵桃杏梨开花的诺言;夜晚,他领着一帮妇女,给打蔫儿树苗灌溉润身。到了麦熟的时候,他站在地头,用一只眼看着眼前象金缎一样的麦田,东南小风一吹,金色的麦浪直打滚儿,乐得他抿不上嘴。他掐一穗手上搓搓,数数麦粒儿,然后放进嘴里嚼了嚼,那表情好象吃到了雪白的馒头和香喷喷的大饼。
他弯下腰去,将手中的镰刀插入麦垄的根部,他一镰一镰地从五月的麦熟一直收割到丰收的喜悦。一担担麦子,颤颤悠悠从他眼前走过,挑到场上,他看着象金山一样的麦垛,拍着胸脯说:“如果明年风调雨顺了,咱也尝尝过黄河的味道,再找找过长江的感觉。收完了麦子,点上了晚玉米,一眨眼就到了大秋。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队长拾起一块石子儿,不紧不慢地敲打着用一节铁轨做成的上工钟声。不一会儿,仨一群俩一伙懒洋洋的社员陆陆续续地凑到一只眼的跟前。
那年雨水特别充足,每棵晚玉米身子都怀上了近一尺长的双胞胎。象马牙一样大的玉米粒儿雪白雪白的,真叫人喜欢。乡亲们都说,今年是个丰收年。到年根分红时,队长吩咐,留下好的当种子,拿出一部分交公粮,剩下的按脑袋分。乡亲们不仅家家都分到了充足的粮食,而且将一年的喜悦带到了家中。而队长却被那一年的喜悦击倒在了炕上再也没能爬起来。村里的赤脚医生诊断他得了食道癌,从此,香喷喷的棒子粥,再也不能润胃肠。队长躺在炕上半个月水米没打牙,天天盼着县里传来粮食亩产过长江的喜讯。
终于到了大年腊月二十九,村里响起了欢天喜地的锣鼓声。他听到了喇叭里传来亩产过千斤的喜讯。一只右眼滚出一滴烫人的泪。
他死时,右眼闭上了,可左眼怎么也闭不上。我在炕沿边儿前看得清清楚楚,他那只玻璃球假眼仁儿,好象闪着晶莹的泪花。
阿平早晨起来就来到了村东高坨子上。他顺坡躺在坨子上,抽着烟。五月的太阳从东方升起来的特别早。暖暖的阳光穿过茂密的枝叶照在一片坟地上,每座坟头都长着鲜嫩绿草。有几座新坟光秃秃的,坟旁插着花圈,花上的锡箔纸被阳光一照,闪着银光。加上微风的吹动,银箔纸,更象阴间的鬼火。
阿平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城里哪个与他发生性关系的姑娘做了人工流产后,姑娘的母亲找到阿平家闹事。要赔偿精神损失。阿平的母亲说:“那是你闺女愿意。”挤兑得姑娘的母亲无话可说,就躺在阿平家的屋地上痛哭起来。引来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围住了门口。阿平的父亲是个憨厚的煤矿工人,他搀起姑娘的母亲,说了很多的道歉话。
“大嫂子,你放心,等阿平这个混蛋回来后,我非好好收拾他不可给你出气。”
最后,阿平的父亲拿出五百块钱,放到姑娘母亲的手里。
“大嫂子,这点钱也不多,你先拿着回去,给孩子补补身子。等开支了我再给你送点去。”
阿平与那位姑娘风波平息后,阿平一个心眼地盯上了矛盾。矛盾自打逮住小山子之后,就调到公社妇女委员会。在公社工作得很出色。公社党革命委员会马主任看矛盾是个苗子,又推荐她到县里学习。学习了半年,就留在了县团委当了宣传干事。
矛盾在县里工作一个月回村一次,有时碰到了阿平,就呆上个把钟头。看不见了,就不再找阿平去了。阿平知道矛盾对他冷淡和疏远的原因,是想将来落户到县里。矛盾到县团委后,县团委副书记张进就喜欢上了矛盾,俩个人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中午,张进到食堂买来饭菜,两个人一起吃。星期日,矛盾不回家。张进请她到家里玩,到中午留她在家吃饭。张进的父母都是县里干部也非常喜欢矛盾的开朗,聪明,爽快的性格。
 
矛盾每次走后,张进的母亲总要打点些吃的用的。使矛盾心里感到很亲切,而且有一种家的感觉。
后来,张进的母亲托人向矛盾提出了与张进的恋爱关系,矛盾心里很为难。她心里一直还有阿平的位置。她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推辞。她与张进的关系就这样工作加情意地延续着。
快入冬的时候,张进的母亲给矛盾买了一件红色的呢子大衣,在矛盾吃了午饭要回去的时候。张进的母亲拉住了矛盾的手说:“孩子,阿姨非常喜欢你,进儿也早就喜欢上了你,你就做我的儿媳妇吧。”
张进的母亲把早已准备好的红色呢子大衣从大衣柜里拿出来,打开包给矛盾试试。矛盾的脸绯红,心里热乎乎的,但心跳得砰砰的。她在大衣柜镜前照了一下,衣服很合适。她又看了一下自己的脸,被红大衣衬得红里透着粉白。
矛盾的婚事订下来后,她抽时间回了一趟村子,在我们住的房子里和阿平谈了有一个晚上。我和大个搬到别的知青屋住了。给他俩让出了地方。
矛盾很直爽地说明了她与张进的关系。她对阿平的爱,将永久地珍藏在红色年代最美好日子里。
阿平沉默着,本来就蜡黄的脸,在油灯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苍黄了。
“阿平,你就把我忘了吧。”矛盾说:“如果你真的放不下我,今天我让你好好亲一下。”
阿平顿时向矛盾扑来,双臂将矛盾抱住,在矛盾的脸上疯了似地亲吻着。矛盾闭着眼睛,心里不知是一种什么滋味,她象一只失去知觉的小羊羔,温顺地在阿平的狂热之中。眼角却淌出了泪水。
当接矛盾出嫁的马车从高坨子下的马路经过时,阿平看着马车上坐着的张进,眼睛要瞪出血来。阿平用拳使劲砸在高坨子上,拳头在坨子地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坑。之后,阿平眼里刷刷流出了泪水。他顺手捡起一块土块,向坨子下的接亲的马车投了过去。
“当”的一声,土块正落在马车上的红布棚上。矛盾在棚里机灵一下,立刻探出头来。向高坨子顶上望去。阿平的身影很快躲在了坨子下面。矛盾的眼里顿时含上了泪水,车很快从坨子下过去了。片刻之后,矛盾的泪水唰地一下流了出来。
矛盾结婚走了以后,阿平喝了有一斤散白酒。在屋里正正躺了两天。我和大个给他打来的饭菜,他一点也动,地上扔了很多的烟头。
到了第三天阿平自己到伙房打饭来了。但他的气色很不好,蜡黄的脸透出暗青色。深邃的眼睛布满了血丝,显得特别红。他打了饭,一个人回屋里吃去了。
农村姑娘结婚有三天回门的风俗。第三天的晚上,矛盾一个人来到阿平的住处。
矛盾在门外敲门,阿平躺在炕上抽烟,就是不给开门。
“阿平,你开开门,我有话跟你说。”
“你走,我不想见你。”阿平的声音有些抖动。
矛盾在门外站了有十几分钟,阿平突然把门栓抽开。
矛盾进屋座在炕边,刚刚坐稳,阿平顺手又把门叉上了。
阿平一把把矛盾摁在了炕上,用手解矛盾的腰带,矛盾的反映很快,她意识到阿平想干什么。她用力推开阿平。坐起来后,迅速地站在屋地上,伸手就给阿平两个响脆的嘴巴。
“矛盾,我爱你,你就让我一次吧。”阿平又向矛盾扑来。矛盾再次挣扎开来。她用手指着阿平的鼻子气喘吁吁地说:“我告诉你阿平,别看我嫁人了,干那事也不行。你别把我当成咱村那些出嫁前把身子献给从前的情人那种不值钱的女人!你如果也这样看我矛盾,你阿平算是瞎了眼!”矛盾越说越气恨,阿平象是被那个两个嘴巴刚给打醒,他耷拉着脑袋,一句话也不吭。
后来,矛盾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布包:“这是我在县里上班攒的钱,给你买的上海牌手表,是我对你的情意。希望你好好珍惜。”
矛盾将红布包放在了炕上就走了。阿平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矛盾到了街上,他才追出了屋门。
朦朦胧胧的夜色里,矛盾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夜色里。
 
阿平手里拿着红布包着的手表,感到是那样的沉重!阿平这才意识到,这那是一块普通的上海牌手表呀,这是矛盾的一颗纯朴的心!
阿平“啊”的大吼一声,他那个嘶哑的声音,震得小村的夜晚直颤动,他的声音给那个红色年代打上了一个深深的问号。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唐山发生了大地震。我们一起下乡的四十名知青五人死在了那场灾难中。他们的肉体和灵魂,被那个村子的土地和人们永远地接纳收留了。大个能与大莲成为夫妻,小胡子扎卡和大丫头有了一个儿子,后来农转非,回到了城里。阿平在地震中被压在了房东大娘那间百年老屋里。等我们将他才扒出来,他的身体早就冰凉了。我们草率地将他埋在了村东高坨子坟地里。
矛盾结婚后的第二年,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有人说长的象阿平。矛盾每年回家。路过高坨子坟地,都要到坟地看看,在阿平的坟前站上几分钟。
阿平的坟堆很小,坟上长满了杂草,每年清明也没人为他扫墓。烧纸。他在这片地里显得更加渺小更加孤单了。
当年,知青插队时的那段红色恋歌,早已定格在那个红红火火的年代,大个与大莲,小胡子与大丫头,阿平与矛盾的单纯雅嫩的恋情。也早已镶嵌在了我记忆中最醒目的环节。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总是宋词最关情:词,诗歌的一种

作者:王鹏

词,诗歌的一种。因是合乐的歌词,故又称曲子词、乐府、乐章、长短句、诗余、琴趣等。始于唐,定型于五代,盛于宋。宋…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西山带车人

    开车到西山,不少司机讨厌甚至害怕带车的。那一帮脸上尽管没写“坏蛋”两字的东北人,...

  • 错过就凄美

    错过就凄美 斌很幸运,赶上了国家恢复高考制度。1977年第一次高考时,他上初三。上高...

  • 测评之前

    在此关键时刻,公司系统几位在人们印象中颇有希望和竞争力的青年才俊,就显得有几分紧...

  • 猪之歌

    听完猪之歌,她总说我是猪。 虽然是爱称,我一直嫌弃这个绰号,直至她,像流星一样永...

  • 新社员(二十六)

    村里是全民总动员,提楼下种的忙得满头大汗。端茶倒水的,跑得腿酸。 看热闹的比开会...

  • 轰动效应

    某日,在某小区门口,一辆轿车横在进出口中央,想进小区的车进不了,想出小区的车出不...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