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你的生命只剩24小时

时间:2009-04-13 23:10来源:2009年3月上《百花·悬念故事》 作者:冯舒 点击:
姜琳是聂剑的前妻。当然,很少人知道聂剑曾结过婚。那是在聂剑还没有出名的时候,他和姜琳就住在锦阳花园的公寓里。后来,聂剑的名气越来越大,情人也越来越多,终于被姜琳撞见了他和情人幽会,两人平静地分了手。为了表示歉意,聂剑把锦阳花园的房子给了姜琳,两人从

11月13日

    晚23:00
    
    和往常一样,聂剑录完节目,走进电视台的地下停车场时,正好是晚上十一点。他打开车门,正准备发动汽车赶回郊外的别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发来的短信:“如果你的生命只剩最后24小时,你最想做什么?”聂剑微微一笑,随手将手机扔在了一边。虽然不知道这是谁发来的短信,但对方肯定是在拿他的节目开玩笑。
    聂剑是著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短信上的那句话,正是来自不久前他主持的一期节目。那一次,聂剑邀请了几个影视明星,就“生命最后24小时最想做的事情”进行访谈。在节目中,有人说要抓紧时间安排后事,有人说要大吃一顿,还有人说要找回初恋情人……当然,谁也没有当真。刚才这个短信,显然也是一个玩笑。
    聂剑的车刚驶出电视台的大门,手机又响了,又是那个号码发来了短信:“你真的只能活24小时,别不相信!”
    这条短信已经超出了玩笑的范围,显然是在咒骂自己。聂剑靠边停了车,按短信的号码回拨过去。
    “你他妈……”他正想开骂,电话里就传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你是聂剑老师吧?请别生气,我并不是要诅咒你,而是真的预感到了你会死去……”
    “预感?”聂剑更生气了,“你是姜子牙还是诸葛亮?有预感你就去买彩票呀!”
    对方却轻声说道:“我只是想帮你,并没有恶意。我已经把预感到的另一件事写在了纸条上,塞进了你的车里。”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聂剑半信半疑地在车内找起来,果然在车窗下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小心,今晚你将在隆德立交桥下撞倒一个乞丐。”
    隆德立交桥是聂剑回别墅的必经之路,桥下的确住着一个乞丐。聂剑每次经过,都会看到他在乞讨,难道自己今晚真的会撞倒那个乞丐?
    聂剑缓慢而全神贯注地朝隆德立交桥驶去,快到桥下时,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为了避免那个乞丐突然从角落里跑出来撞到了车上,聂剑就把车停在路边。他打算先找到那个乞丐,给他一点钱,让他不要出来,然后自己再开车离开。
    聂剑围着立交桥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那个乞丐。他见旁边的一个窝棚亮着灯,就走了进去,里面也没有人。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汽车防盗器的尖叫声,有人在动自己的车!聂剑急忙转身跑出去,却与疾步进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将那人撞倒在地。
    聂剑低头一看,这不正是那个乞丐吗?乞丐一脸疑惑,说:“你进我屋里干什么?”
    聂剑不知如何回答,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人发来的短信:“怎么样,你撞倒那个乞丐了吧?忘了告诉你,撞倒他的不是你的汽车,而是你的身体。”
    聂剑顿时目瞪口呆。
    
    11月14日
    凌晨00:05
    
    回到车里呆坐了许久,聂剑才拿起手机按了那个短信的号码。
    “我就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对方说,“聂主持人,你相信我的预感了吧?”
    聂剑问:“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预感准不准确。”对方胸有成竹地说,“我还预感到你会来见我。我现在在翠云路的绿波茶楼等你,你赶紧过来。别担心,你这一路上不会再有事。”
    聂剑挂断电话后,马上赶去翠云路,一路上果然非常顺利。到了绿波茶楼,一个服务生把聂剑引进了一个包间,只见里面端坐着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男子。
    “我叫孙也夫,是靠相命卜卦为生的闲人。能认识大名鼎鼎的聂主持人,真是荣幸得很啊!”说着,中年男子站了起来,向聂剑伸出手来。
    聂剑冷冷地和他握了握手,就在对面坐了下来。
    孙也夫像是没有看出聂剑的冷淡,他热情地斟上茶,这才说道:“这事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却是千真万确……”
    他告诉聂剑,自己本来是在学校里教书的,不知从何时起,他发现自己竟有预测未来的本领。只要他全神贯注地凝视着一个人,脑子里就会出现未来24小时内发生在这人身上的事情。当然,并不是每次凝视别人都会出现预感,但一旦出现了预感,却都非常灵验。所以,他离开了学校,以给人看相算命为业。
    “难道在你的脑子里也出现了即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聂剑问道。
    孙也夫点了点头:“那个预感是在今天晚上出现的。”他说,晚上十点,他在家里看聂剑主持的访谈节目。盯着电视中的聂剑,他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幅画面:聂剑急匆匆地从一个窝棚里跑出来,将迎面走来的乞丐撞倒在地。他意识到,这可能是关于聂剑的一个预感,就赶紧把注意力都集中在电视里聂剑的面孔上。没想到,脑子里又出现了一幅令他惊恐不已的画面……
    “我看到你浑身是血趴在地上,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然后……”沉默了片刻,孙也夫说道,“然后死了!”
    “这么说,我是被人杀死的了。你看到凶手了吗?”聂剑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孙也夫遗憾地摇了摇头:“不,我没有看到。”
    聂剑急切地问道:“那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改一改运,让我避开……”
    “你把我当成是那些骗钱的算命匠了?”孙也夫腾地站了起来,转身要往外走,“我预感到的事情,即使你预先知道了也无法避开。就像你撞倒乞丐那件事,虽然你事先知道了,一心想避开,可还是阴差阳错地发生了。”
    “这么说,我是死定了?”聂剑顿时瘫坐在了椅子里。
    见聂剑失魂落魄,孙也夫有些不忍。他说,他也希望让聂剑知道后能想办法避开,所以才赶去电视台通知聂剑,但门卫不让他进去,他这才写了一张纸条塞进聂剑的车里,然后给聂剑发了短信。
    说到这里,孙也夫叹了口气:“我只能预感到未来24小时内的事情,要是到了明天晚上十点你还没有出事,就说明我的预感是错的,但愿如此。不过,现在距离明天晚上十点不到二十个小时了。我建议你抓紧时间,看看有哪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好好安排一下。”说完,他打开门走了出去。
    
    11月14日
    上午09:15
    
    聂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起床打开了电视。
    昨晚离开茶楼后,聂剑并没有回郊外的别墅。他决定到酒店开个房间躲起来,度过剩下的二十个小时。说实话,他并不是真的相信孙也夫的预言。不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只要自己躲着,什么人都不见,就没有被杀死的危险了。于是,聂剑开车来到了市郊的度假村。虽然这里住客稀少,为了避免被别人认出,聂剑还是戴上了棒球帽和墨镜,而且用了一个假名字来登记。
    进了房间,聂剑马上给自己的经纪人和电视台分别打了电话。本来这天上午和下午他各有一个代言活动,晚上电视台还有直播节目,但为了在二十小时内不接触任何人,他就找借口推掉了这两个代言活动,并向电视台请假。他也知道这不妥当,因为代言活动的主办方早已联系好媒体,而电视台的直播节目更不可能改期,但是,这一切跟自己的生命比起来算得了什么?
    不出所料,当聂剑分别告诉经纪人和电视台台长自己无法参加代言活动和节目录制时,对方都以为他疯了,并告诫他毁约的严重后果,但聂剑迅速挂断了电话,并将手机关了机。
    躺在床上,聂剑反复地想:如果孙也夫的预言是真的,那要杀他的到底是谁呢?
    这时候,电视里播放那两个代言活动紧急取消的新闻,里面没有提到具体原因,但聂剑知道,自己的经纪人和电视台台长现在一定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四处寻找自己。
    突然,电视上插播了一条紧急新闻:半小时前,锦阳花园发生了火灾。大火是从一间公寓的厨房里燃起的,迅速蔓延到相邻的住宅。
    “锦阳花园?”聂剑吃了一惊,那不是自己曾经住过的小区吗?不知道自己的房子有没有着火,还有那个人……
    聂剑拿起了手机,正想拨号,又停了下来:不行,只要打电话出去,自己的行踪就可能被别人发现,到时候,自己想再藏在这里怕是不行了。而且,这会不会正是想杀自己的人故意引自己现身的诡计呢?
    他想了想,就在房间里打电话到服务台,让服务员帮忙打听一下。很快,服务台打来电话,说锦阳花园火灾的火势不大,消防队又及时赶到了,已经灭了大火,而且没有人员伤亡。
    聂剑舒了一口气,这才想起还没有吃早餐,肚子早就饿了,就赶紧让服务台给他送一份早餐。
    过了二十分钟,门铃响了。聂剑走到门前,从猫眼里往外一看,只见一个女服务员端着面包和果汁,正低着头站在门口。
    “把东西放在门外,我自己来取。”聂剑对着门外说道。
    见服务员离开了,聂剑这才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把早餐端了进去。因为太饿了,他很快将面包和果汁消灭得干干净净。
    吃过早餐后,聂剑觉得有些疲倦,就关掉电视躺到了床上,很快又睡着了。
    
    11月14日
    上午10:30
    
    在睡梦中,聂剑依稀听到了哭泣声,这声音既熟悉又有点陌生。他想睁开眼睛,却觉得全身酸软无力。就在这时,几滴冰凉的水珠滴到了他的脸上,他一惊,就醒了过来,只见床前有一个女子在低头抹着眼泪。
    聂剑有些糊涂了:自己不是躺在度假村房间的床上吗?眼前这个穿着服务员制服的女子是谁,她为什么哭泣呢?
    这时候,那女子抬起头来,聂剑惊得差点叫出声来:姜琳!
    姜琳是聂剑的前妻。当然,很少人知道聂剑曾结过婚。那是在聂剑还没有出名的时候,他和姜琳就住在锦阳花园的公寓里。后来,聂剑的名气越来越大,情人也越来越多,终于被姜琳撞见了他和情人幽会,两人平静地分了手。为了表示歉意,聂剑把锦阳花园的房子给了姜琳,两人从此再也没有见面。不久前,姜琳突然给聂剑打了几次电话,说很想见见他。聂剑认为姜琳一定是想和自己复合,但他已习惯了每天带不同的女人回家,不愿重新受到家庭的约束,就托人带了一些钱给姜琳,却被退了回来,而姜琳也再没有给他打电话。今天,姜琳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她又想干什么呢?
    聂剑想强撑着坐起来,却觉得身子软软的,使不上劲。
    “别动,我来扶你。”姜琳把聂剑扶起来靠在床边,说,“你别乱动。我给你吃了点药,你暂时动不了。”
    望着姜琳身上的衣服,聂剑突然明白过来:早上送早餐来的服务员正是姜琳!因为隔着猫眼,再加上她一直低着头,自己竟没有看出来。看来,她早就在果汁里下了药,怪不得自己吃过早餐很快就睡着了!
    “你、你想干什么?”聂剑有些恐惧。
    姜琳摇了摇头,直愣愣地盯着聂剑,盯得他心里发毛。她说:“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聂剑点了点头:今晚的行踪没有告诉任何人,姜琳为什么能找到自己呢?
    “其实,你到这里来,是我的安排!”姜琳冷冷地说,“就连那个孙也夫也是我安排的。我要避开所有人,把你单独引到这里来。”
    姜琳告诉聂剑,她先让“算命师”孙也夫给聂剑留下了纸条,再发短信引聂剑上钩。她知道,只要聂剑相信了孙也夫的话,就一定会躲到一个别人很难找到的地方。因此,她跟踪聂剑的车子,来到了度假村,并顺利询问到他所住的房间。
    “不可能,那孙也夫真的能预测未来!乞丐被撞倒的那件事,我已经很小心地躲避,可还是撞上了,这怎么可能是你安排的呢?”聂剑难以置信。
    “很简单,”姜琳解释道,“纸条上说你会撞倒乞丐,每个人的潜意识里都会认为是开车撞倒的,而忘记自己的身体也能将乞丐撞倒,这是一个盲点。我早料到,你为了避免撞上乞丐,会在到立交桥前停车去找那个乞丐。因此,我让那个乞丐离开他的窝棚躲起来,等你出窝棚时再故意被你撞倒。为了演这出戏,我给了那个乞丐二十块钱。后面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你看,我不是跟你单独相处了吗?”她意味深长地微微一笑,让聂剑有种不祥的预感。
    
    11月14日
    上午11:02
    
    果然,姜琳后面的一句话让聂剑冒出了冷汗:“虽然这一切都是我的安排,但孙也夫预言的一切也会很快发生,而且就在这个房间里!”说完,她从提包里掏出了一个注射器。
    “小琳,你可别干傻事,万事好商量!”看着姜琳把白色的注射液吸进了注射器里,聂剑不由得高声叫道。
    姜琳没有答话。她微微一笑,走到聂剑跟前,抬起了他的手臂,一针扎了下去。
    姜琳是护士专业毕业的,这一针扎得非常准确。她迅速将注射器里整管的药水推进了聂剑的静脉。
    聂剑一边竭力挣扎,一边向姜琳解释:“小琳,我知道对不起你,可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别……”渐渐地,他感到注射进体内的药水已经起了作用,他的力气越来越小,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就在这时,他看到姜琳竟从提包里掏出了一把手术刀!
    姜琳要报复,要杀了自己!孙也夫的预感也没错,自己真的会在24小时内死去!不,这根本不是预感,而是姜琳精心设计的圈套!她先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失踪,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自己。如果自己因为相信孙也夫,留下了遗言或者准备好后事,别人就会认为自己是自杀的了!姜琳怎么会变得如此毒辣啊?
    聂剑想叫,却叫不出声来,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姜琳用棉签擦拭手术刀。
    突然,姜琳长叹一声,幽幽地说道:“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要见你,可你却以为我跟别的女人一样,只是贪图你的钱。”她的脸上已挂满了泪水,“我是真的想跟你待一会儿,因为……因为属于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我只想在临死之前跟你在一起……”
    什么?姜琳的时间不多了?难道……聂剑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天,看到你主持的《生命最后24小时最想做的事情》,我就对电视里的你说:我最后的24小时只想跟你在一起,躺在你的怀里。”姜琳抹了抹眼泪,“但是,如果我直接告诉你,我患上了癌症,马上就会死去,你会不会以为我在骗取你的同情呢?毕竟我们已经离婚了。”
    姜琳说,自尊心让她无法把真相告诉聂剑。于是,她定下了计策,让孙也夫去告诉聂剑,他只有24小时可活了。她希望聂剑也跟她一样,在意识到自己即将死去的时候,会想和她在一起。可没想到,她却一直没有等来聂剑的电话。为了提醒聂剑,她甚至在当初两人居住的锦阳花园公寓房里制造了一场小火灾,想让聂剑看到新闻后给自己打电话,但她的希望又落空了。因此,她带着安眠药和麻醉剂来到了度假村,假扮服务员,在聂剑的早餐里下了药,然后摸进房里来。
    “病痛折磨得我无法坚持下去了,我早就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我不甘心孤独地死去。在这最后的几个小时里,我只想跟你在一起!”说着,姜琳举起手术刀往自己的手腕上割去!
    “不要啊!”聂剑无声地呼喊。他想扑上去抱住姜琳,却无法动弹,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鲜血从姜琳的手腕处喷涌而出,溅到了他的身上。
    此时,姜琳却凄婉地微笑着,慢慢地躺在他的怀里,喃喃地说道:“我真的好想你陪我。”说完就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姜琳,是我错了,你可不能就这么死了!聂剑拼尽全力,想克服麻醉剂的作用,让自己站起来,把姜琳送到医院去,可他的意识却越来越不清醒。他刚挣扎着起来,又摔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聂剑发现,正和孙也夫“预感”的一样:自己浑身是血趴在地上,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11月14日
    晚20:25
    
    再次醒过来后,聂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虽然还是全身酸软,可手脚已经能动弹了。他抬头一看,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他挣扎着刚想坐起来,一个护士跑进病房,把他按住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跟我一起的那个女人呢?”聂剑大声问道。
    护士说,因为聂剑在订房间时告诉过服务台,不准任何人去打搅他,所以直到傍晚六点服务员上去询问他是否续订房间,才发现房间里出了大事。此时,姜琳失血过多,已经去世了。
    度假村的医护人员把聂剑送进了医院。经诊断,他只是被注射了麻醉剂,并无大碍,这才通知了他所在的电视台和经纪人。
    姜琳真的死了?!聂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过了许久,他问护士:“你说已经通知了电视台和我的经纪人,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人来呢?”
    护士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你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还是休息一下吧。”说着,护士顺手打开了病房中的电视,然后走了出去。
    电视里正在播放广告,再过几分钟就是聂剑的访谈节目了。他想:今天自己没有去主持节目,不知道电视台会找谁来代替呢?
    他正想着,广告结束了,电视屏幕上现出了栏目标题《聂剑访谈》。如果是以前,后面应该是一身西装的聂剑,可今天的节目自然没有他这个主持人。奇怪的是,也没有其他主持人出现。在漆黑的屏幕上,突然打出了一行字:“关于生命中的最后24小时,我们曾经做过一次访谈。面对电视镜头,我们不知道哪些说法是真诚的,哪些说法是虚伪的,但今天,我们终于有机会看到一个人面对生命中最后24小时的真实反应……”接着,电视里出现了一组画面:只见一个男子走进了茶楼的包间,接着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男子站起来,说:“我叫孙也夫,是靠相命卜卦为生的闲人……”虽然是偷拍的镜头,有些模糊,但聂剑还是认出来了,这正是自己到绿波茶楼和孙也夫见面的情形。任何人都能一眼认出,电视上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孙也夫偷拍了自己和他见面的过程,他要做什么呢?
    没等聂剑想明白,电视上又出现了姜琳假冒服务员送早餐,然后摸进房间里给聂剑注射麻醉剂直至最后自杀的过程!
    聂剑不知道电视上还要播放些什么,此时他的脑子里又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清醒过来,拨通了电视台台长的电话,质问他为什么要播放这样一个节目。
    “我为什么要播?”台长冷冷地答道,“你应该知道,电视节目的播出时间是固定的,这个时间段就该播你的《聂剑访谈》。既然你不来主持,我自然要找节目填上去。刚好有人送来了这样一个用手机偷拍的片子,又跟你有关,不是正好放在节目里吗?”
    “可是你也不该……”聂剑还想争辩。
    “对了,《聂剑访谈》今晚是最后一期,以后你也不用来电视台上班了。”台长“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电视台怎么能这样对我呢?聂剑越想越气,又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可没等他开口,经纪人就告诉他,由他代言的几个品牌的厂商刚刚打来电话,解除了和他签订的代言合同。原先打算请他去做节目的几个电视台也都让他不用去了。
    “一个人在临死前怎么会既想不到自己年老的父母,又想不到病重的前妻,甚至眼看房子着火,都不打电话去问一问,却只知道想方设法保命呢?我们为你辛辛苦苦塑造起来的形象算是全毁了。今后,估计你也无法再在娱乐圈里混了。所以,我这个经纪人你也不需要了……”经纪人一口气把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聂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床来的,他摇摇晃晃地向外面走去。他看到在医院的走廊上,有许多人在对着他指指点点,不停地议论着。
    聂剑的脑子里一片模糊,可他很清楚,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一下子又像以前一样一无所有。不,以前自己至少还有姜琳,但现在,连姜琳也没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聂剑走上了医院的楼顶。他静静地坐了几分钟后,纵身往楼下跳去。就在快落地的瞬间,他仿佛又听到了姜琳的声音:“我真的好想你陪我。”
    就在聂剑跳楼的同时,在医院的停尸间里,孙也夫正对着姜琳的尸体喃喃说道:“小琳,别怪我偷拍了你自杀的过程还交给电视台,我只是想让那个寡情薄意的人受到惩罚。当初你选择了他而不选择我,我不怪你,可他不珍惜你,我必须让他付出代价……”
    随着“嘭”的一声巨响,聂剑的身体摔到了地上。他浑身是血趴在地上,似乎还想竭力挣扎,可双手却无力地垂了下来,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此时正好是11月14日晚22:00。   
顶一下
(3)
50%
踩一下
(3)
5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谁解茶中味:茶经受春雨之寒

作者:刘诚龙

这里有的是茶和人的故事,有些茶和有些人一样,居于九天之上,视之绰约神仙中人,只能仰望之、嗟叹之;有些茶和有些人一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西山带车人

    开车到西山,不少司机讨厌甚至害怕带车的。那一帮脸上尽管没写“坏蛋”两字的东北人,...

  • 错过就凄美

    错过就凄美 斌很幸运,赶上了国家恢复高考制度。1977年第一次高考时,他上初三。上高...

  • 测评之前

    在此关键时刻,公司系统几位在人们印象中颇有希望和竞争力的青年才俊,就显得有几分紧...

  • 猪之歌

    听完猪之歌,她总说我是猪。 虽然是爱称,我一直嫌弃这个绰号,直至她,像流星一样永...

  • 新社员(二十六)

    村里是全民总动员,提楼下种的忙得满头大汗。端茶倒水的,跑得腿酸。 看热闹的比开会...

  • 轰动效应

    某日,在某小区门口,一辆轿车横在进出口中央,想进小区的车进不了,想出小区的车出不...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