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花瓣的歌声

时间:2016-06-20 10:47来源: 作者:刘文忠 点击:
我把文学创作和新闻报道当成了救命稻草,在报刊杂志发表了多少,自己也没有统计过,隔三差五,就有文章发表。那个时代,没有稿费,写的人也少。旗盟一有大型会议,就被抽调到会务组写材料,一年差不多有半年,好在学校临时代课教师好请,没有耽误过教学工作。

春天来了,色彩斑斓的花儿开了。在暖暖的春风里,唱着希望的歌,把芬芳留给大地,留给赏花的人们,让人赏心悦目。

一阵风雨雪霜来临,花儿纷纷凋零,有人惋惜,有人感叹,还有人葬花。我却看到,花儿凋零后,在枝头生长出来嫩嫩的绿叶,花柄上结出来果实!

“我为你高兴,我为你骄傲,为你点赞。”这是我发自心底的言语。

一年之计在于春!

记得那是文化大革命第二年,也是一个春天,我们的高中班开学不久,家庭成分好的同学,去学工学农,到广阔天地去翱翔。我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不坏,父亲是个中农成分,多少有点历史“问题”,当过旧社会警察,后期被平反,父亲是起义人员。就因为这点问题,几次报名参军体检合格,政治审查时被打下来。被学校分配到清理学校大礼堂,负责整修工作。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我学会了垒墙,抹白灰,贴瓷砖。更庆幸的是大礼堂一间放杂物的墙仡佬里,堆了一大堆烂书。

我从小酷爱读书看报,不怕人笑话,大年三十,偷偷地捡爆竹的残体,拆开来看里面有字的内容,借口找没有爆炸一半的爆竹,倒出火药玩。母亲一开始极力反对,怕我出危险。一看我是为了看里面的字,因为过去的爆竹大多数是用废旧书报卷的,也就不好再说什么,拆开的废纸,又可以当引火柴。

现在,一看到那么多的书籍,我的眼睛亮了。这些书都是少书皮的,掉页的,还有被老鼠咬坏的,下了架。造反派烧书的时候,没有发现,才逃过一劫。我记得有《巴金文集》《浮士德》《普希金文集》等。

我如获至宝,全部整理好,包好书皮,装在麻袋里,压上杂物。

晚上我是冒着头上被戴坏分子的帽子危险,分好几次把书用自行车驮回家里,藏在家里土豆窖里。

说来也怪,泥水活我一看就会。向泥瓦匠师傅借来工具,垒倒塌了的舞台,抹掉了泥皮的墙面,比老师傅差不了多少,给学校节约不少钱,我还受到了“表扬”。

一个人把活干完,就偷偷地看书,一般人是不来的,难得清静,往往天黑了,学校没有人了,才一个人回家。

妈妈常常抱怨,日久天长,就习以为常。1971年1月15日,我高中毕业,回乡务农。

转眼之间春节到了,我把书转移到凉房炕洞里,寒冬腊月在凉房里读书,怕被父亲发现挨打,惹是非,找麻烦。说句心里话,挨了冻,心里痛快!又看完一本书了!

我的文学梦在小学的时候就有,试着给《巴彦淖尔报》《中国少年报》《华北民兵》《党的教育》等报刊投稿,还发表了几个豆腐块。

写了长诗《小铁锤》被儿童文学出版社定稿,有了书号,赶上文化大革命,没有出版。

从此以后,文学创作乐此不疲。

1972年秋季,北京军区在二郎山进行军事演习,巴盟各旗县举办《民兵工作三落实》展览,配合军事演习。

我正在农村当农民,记得那天下午,我在生产队翻牛圈积肥,突然来了杭锦后旗人民武装部的一辆212吉普车,只说一句:“有请,执行任务。”就把我接走了,连家里人都不知道干什么。村里人更是议论纷纷,甚至有人说我写东西带了害,被捕了。

到了杭锦后旗人民武装部才知道,是搞民兵工作三落实展览,我负责文字工作,是旗文化馆黄吉录老师推荐的。经过努力,民兵工作三落实展览搞出来了,在全盟展览中,得了第一名,以后又到各个旗县展览。我暂时留到了巴盟军分区作战部机要科,办理军籍政治审查的时候,因为父亲是旧警察没有成功。后又推荐到复旦大学新闻系,重蹈覆辙,灰溜溜地夹着尾巴回到了杭锦后旗三道桥老家,当了民办教师。

我把文学创作和新闻报道当成了救命稻草,在报刊杂志发表了多少,自己也没有统计过,隔三差五,就有文章发表。那个时代,没有稿费,写的人也少。旗盟一有大型会议,就被抽调到会务组写材料,一年差不多有半年,好在学校临时代课教师好请,没有耽误过教学工作。在学校与越玉柱老师共同创办了《苦菜花》诗刊56期,作者遍布全国各地,后来大多数成了著名作家,如刘秉忠,长弓,墨玉,刘玉清等。

在此期间,多次获得了内蒙古和巴盟政府新闻,文学创作奖。成为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内蒙古日报,巴彦淖报优秀通讯员。《草原》《花雨》等文学期刊最佳创作员。1976年6月经过考试,成了代课教师,一个月34元人民币。如果不是这样,在百分之八十的民办代课教师被解聘的情况下,后果可想而知。退休后,我担任了人大代表,关工委工作直到如今。人大代表,可以关心老百姓的甘苦;关工委工作可以知道青少年的冷暖。

改革开放开始,报刊都用电脑办公,投稿用电子信箱,没有办法我买了电脑,开始了文学创作第二高峰。

《乌海日报》《巴彦淖尔报》《内蒙古日报》《草原》《中国黄河》《齐鲁文学》等发表了百万余字的作品。在互联网上有了自己的空间,主编了《苦菜花》电子期刊。创作了长篇小说《红柳梦》三部曲、《魔咒》《杨家河畔》等,诗集《点亮心灯》《冰玫瑰》《紫风铃》《河套柳》等十余部。大量的文学作品被转载,收录,国家正式出版社编入各种文集。我还参加各种征文活动,儿童科幻动画片剧本《绿鹰》获得了上海东方电视台,上海科普协会,上海科学技术委员会联合举办“百集”入围奖。乌海市最美家风故事奖,《被风叫醒的梦》获得了北京新竹文化二等奖,《小村图景》获得了内蒙古妇联,内蒙古共青团,网信等举办的征文三等奖等奖励。

文学创作,作品要积极上,要正能量。文学作品,展示给人们真善美,对得起一个作家的良心,肩负起国家的,民族的责任。相信,我们的党有希望,我们的民族有希望,我们的国家有希望!

一年可以分成四季,只要有心,人的一生没有四季,春天常在!

就是落花,花瓣的歌声也是甜的。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草木的理想国:成都花木记

作者:阿来

阿来认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要尽力去了解这个世界。于是,便有了这本与众不同的小书。…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难忘那炊烟四起的童年岁月

    上世纪70、80年代的沂蒙山区,人们的生活还是比较贫困,那时还用不起煤球炉,每家都有...

  • 闲说青蛙

    白天捉田鸡,则是钓要的。钓田鸡跟钓鱼不一样,田鸡是在水田或者水塘里钓,钓田鸡不用...

  • 清晨

    清晨,新生的朝霞透过薄雾,将你笼罩在无限的希望和遐想中。许多时候人们没有留意清晨...

  • 巩留老贺

    老贺身高超过1米八,以前打篮球专司中锋一职,现在也还是机关球队的领队。老贺曾经说...

  • 藏在衣橱里的旧时光

    趁着阳光还短暂明媚的时候,突然有整理衣服的兴致。 于是将衣服一件件理出来,迎着北...

  • 八十年代读大学

    背起铺盖卷,我乘汽车挤火车赶到成都,入校才发现,考进的这个专业,名义上也是统招生...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