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洁白仙境净心灵

时间:2015-04-23 07:49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戈比 点击:
2014年春节,朋友相聚时话题聊到了各人交往。其中有位朋友说他的生活圈子里什么样的朋友都有,在列举了诸多行业及各层社会朋友后,他重点把话题落到了一位老道长身上。在述说了这位道长很多不同寻常后,感叹佩服之心由衷而生,其感染力引起了我浓厚兴趣。出

2014年春节,朋友相聚时话题聊到了各人交往。其中有位朋友说他的生活圈子里什么样的朋友都有,在列举了诸多行业及各层社会朋友后,他重点把话题落到了一位老道长身上。在述说了这位道长很多不同寻常后,感叹佩服之心由衷而生,其感染力引起了我浓厚兴趣。出于对老道长的敬慕,对道教神秘的探索学习,便当即约好朋友过年十五后借没有收假一同前往。

朋友提及的这位道长姓张,居住在周子县有名的西楼观台,出于尊重也没敢详细询问其他情况,就随着他叫张老道长。楼观台位于西安市至周子县城东南15公里处的终南山北边,东距西安约70公里,是我国着名的道教圣地。楼观古有三台之说:元代古楼观集聚了许多名道,为实现老子“一气化三清”之说,确立了三台之称,东台即为元始台(今仰天池);西台为灵宝台(今西楼观台);中台为道德台(即说经台)。后人又将东台与中台合称为东楼观台,灵宝台称西楼观台,系东楼观台下院。东楼观台几经世代的沿承及修建,现在已形成道教文化区、延生观景区、化女泉景区三大景区,其恢弘绽放引世人瞩目。西楼观台离东楼观台6.5公里,是楼观台景区的重要景点,在大陵山之巅,是道教传说中老子羽化登仙的地方,也是道教三清境中的上清境灵宝天尊的道坛,尚待开发中。到大陵山说经台,有一天然溶洞,洞内镶嵌玉匾,上书“吾老洞”,也是老子撰写《道德经》五千言的地方。洞深不可测,民间传说可通峨嵋。洞内有一石函,世传内藏老子头骨。

我们要拜见的张老道长,听朋友介绍开始时一直在东楼观台主持道教事务,居住西楼观台已有几年了。由于西楼观台规模小没有开发旅游人少,而且在大陵山上相对清静,是个真修行的地方,因此我对张老道长多了一份敬仰,约好时间后急着早日成行。

人生在世有多个惊喜、顺畅和得意,心想事就成。但有时也会有沮丧、典折和失意。无论是顺畅得意,还是曲折失意,正如老子“道”的玄妙、深远一样。顺畅中有坎坷,曲折中有顺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样玄妙、深奥,玄妙又玄妙、深远又深远的哲学思想。去西楼观台的那天,由于我迫切拜见张老道长的心情,忘记了关注那天去的天气情况,总以为能非常顺利成行,可早上醒来拉开窗帘的刹那间,我被窗外银色的天地惊诧了。老天不作美,半夜下了雪直到清晨仍然飘着雪花,复杂的心情悲喜交集。喜的是2013年的第一场雪,虽然来得晚了些,同时也是2014年的第一场雪。愁的是去西楼观台怎么成行?此时,树枝、楼顶、道路、路灯都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雪,天地相连,我的眼前像拉开了洁白的天幕,满目白色的天境占据了心内外。仰望天空仍有雪花在飘飞,没有停歇的意思,片片洁白的雪花,惬意的随风飘舞,摇曳多姿,像鹅毛,像柳絮。而此时,我的心情舒畅不起来,西楼观台的远行,使我另有一番心绪在心头。我怯怯的拿起电话联系朋友,商量是否成行,电话那边却传来非常坚定的回答。

西安的雪天与我经历的东北下雪有本质的不同。东北的雪下的再大,气温低不易溶化,道路不结冰行车慢点不会有太大问题。而西安的雪边下边溶化,道路上结着厚厚的一层冰,稍踩刹车,就会左右晃悠,开车非常紧张。就这样我和朋友小心翼翼的驾着车向白色的西楼观台奔去。好在路上车比往常少,每个车的速度都非常慢,而且非常谦让。我在想,此时开车人的心灵才真正相通了,正因为相通才有了一路默契的避让,这与没有大雪飘荡的白日晴天,你超我逼他加塞,偶尔还有你争我抢大打出手的现象相比,显然是这场大雪净化了人们的灵性?这时,我又想起老子讲的“善利万物而不争”的思想。老子在讲到,最完善的人格就是“处行人之所恶”。别人不愿去的地方,他愿意去。别人不愿意做的事他愿意做,他具有骆驼般的精神,忍辱负重,谦卑守猪。他能尽其所能,去贡献自己的力量,帮助别人,而绝对不和别人功名争利。这种善利万物而不争的思想,我没想到在人未到西楼观台拜谒老子及拜访张老道长,老子的“利万物”“谦下”的道德思想,就使得我多了很多感慨。如果不只是雪天,人人都能有雪天行车的谦让和谦下,交警就不会有断不完的刮刮蹭蹭事事非非,想想那将是一幅多少美好和谐的生活环境。

到了西楼观台山下的就峪村已是中午,把车停在村中朋友家门口,我们一行人就向西楼观台大陵山顶攀登。这位村子的朋友与张老道长可谓是莫逆之交,长年奉养着山上张老道长们的吃住行,他执意要带我们一起上山。他三岁的孙女怎么劝说也不放开抱着他的腿,哭闹着要爷爷带着同行。我远眺着白茫茫的雪山,天上还飘着大片大片雪花,北风呼呼的吹着,未免为这爷两担心,孩子冻坏怎么办?而村友想都没想,两个手架起孙女骑在自己的肩膀上就与我们出发了。

上山的雪路与白色的山体结成一体,山坡上的草木从树冠到树身,都被毛茸茸的雪花厚厚的穿上了白色外衣,色彩呈现出单一的白色原素。要没有村里朋友的带路我们真不知道那里才是路,敢不敢走这积雪至膝盖的山路,这条雪白幽静的山路,会不会因我们的到来扰动了它仙境般的平静。洁白的山路没有任何印记,我在心里总是怀疑山里的生灵,这时候还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享受着如梦如幻的恬静仙美。而带路的山村朋友始终脸上呈现着自信,孙女扛累了再放下来爷孙拉着手往前走。小姑娘脸冻得红红的,那穿着蓝花花的小棉袄身影在雪色里非常显眼,像白色天仙里的小精灵惹人可爱。她拽着爷爷的手脚步迈得总是那么有力,在没有任何印迹的雪色路上,爷孙俩踩出大大小小的脚印,我望他们的背影,心里暖暖的。我曾试图多次抱她或背着她上山,都被她不高兴噘着小嘴哼着哭腔拒绝了。受小姑娘感召,深雪浸湿了每个人的裤腿和鞋袜,而大家全然不顾迈着有力的步伐,伴着咯吱咯吱咔嚓咔嚓踩雪的声音继续向西观台攀登而去。

这时的雪山,黑白色泽和谐而自然,如同阴阳图的两个颜色在互相转换着。干枯的树枝被白雪装饰,每个树干或横或侧或上或下都落座着积雪,白色的线条如画家涂上了一层高光,不再单调而呈现立体感;竹子、松树墨绿色树冠顶着厚厚软绵绵的积雪,有的像弯着腰的圣诞老人,有的像玉树琼花,令人疼爱;远处山坡上还有雾松,这在西安难得少遇,远远望去给人千条万缕白色纹理之感,玉树临风,独领风骚,美不胜收。这如堕烟海的冰清玉洁,梦幻般的洁白仙境,为西楼观台增添了与往日不一样的神秘感。是啊,雪是纯洁的,今日的西楼观台用不一样的圣洁景象,迎接着仅有的几位朝拜者。也可能是老子在天有灵,让我体会到了大真,大善,大美以及“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的舍己为人品质和大无畏精神。从里到外感到从未有过的清净,心灵有了被洗涤和净化的愉悦,崇尚的心显得如沐曙光,激荡而豪情满怀,不知不觉就到了西楼观台。

思忖着心情竟是如此的玄妙,突然想起了近年来在东南亚地区声名鹊起的心理培训大师孟华琳老师的书《心情决定事情》,在这本书中有段“美丽的琥珀色”的描写对我记忆犹新。它讲的是着名画家列宾和他的朋友在雪地里散步,他的朋友突然看见路边狗留下来的屎迹,就用鞋尖挑起雪和泥土把它覆盖住,怕影响洁净美丽的雪景,这一举动却恰恰惹恼了列宾。因为几天以来列宾每次走到这里,能够引起他美感的正是这一片美丽的琥珀色,但这天让他朋友破坏了。显然,这狗的屎迹在列宾眼里已经不是屎迹了,成了一片美丽的琥珀色。列宾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同样一样东西,因个人的审美情趣不同,表现出来的是不一样的生活心态。有的人可能觉得“狗屎”不雅观,而在有美感心情人的眼里是美观,是一片美丽的琥珀色。正因为有了好的心情,林林总总的事情也都美好了。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吉祥如意,快乐无比,没有艰难险阻,没有抱怨,没有倒霉,没有懊恼,世界无比美丽舒畅。

把心情上升到老子的思想,就是个人修养与自我建立。老子认为一个人“自知”“自胜”“自足”强行的人,要反反思自己,坚定自己,克制自己,并且矢志不渝。这样才能进一步的开展自己的精神生命与思想生命。在这一思想中,让我感触最深的是“能够克服自己的,才算是坚强”。当我们享受雪的真美,享受雪的晶莹光亮,享受雪的婀娜多姿时,同时也因愉快的心情在不知觉中使我们变得高大和坚忍不拔。

西楼观台,在雪的笼罩下展一片清雅。没有了往日人来人往烟香弥漫,我们的到来,成为西楼观台雪幕里出场的第一批膜拜者。守殿的道士及居士早早的扫出了上下能行走的雪路,落下的雪花似纱幔一样轻柔柔细密密铺在上面,脚下像踩在空中软绵绵轻盈盈。殿堂及树木都被洁白装点,如同穿越到仙境一般。到了山门前,两侧有钟、鼓二楼,对峙相望。在高大雄伟的紫云楼前,玉石雕的老子头上、肩膀、胸下都被洁白的雪花装点,牛头上的积雪如顶着一片白云,整个雕塑如腾云驾雾。走过紫云楼,老子的道德厅、石碑、六角亭、老子洞、斗姥殿、救苦殿、灵官殿、太白殿映入眼帘。六角亭下石碑上“上善池”三字,取意“上善若水”,亭侧八卦形水池内,石雕龙头汩汩吐水。老子祠是祭典老子的正殿,老子塑像须发洁白,手执“如意”,神态安详而慈善。印象最深的还有留存不少的珍贵碑刻:唐代欧阳询撰书《大唐宗圣观记碑》、载隶书《灵应颂》、苏灵芝行书《唐老君显见碑》、员半千隶书《唐宗圣观主尹文操碑》、宋米芾行书《第一山》、苏轼行书《游楼观台题字》、元赵孟瞓隶书“上善池”等碑。在众多的碑刻中,高文举所书《道德经》两碑,颇为珍贵。其字体介于石鼓文和大篆之间,书法劲力苍古,风格绚丽,近看是字,远看如花,字字珠玑,如梅花初放,被后人誉为“梅花篆字碑”。两碑侧各有的七个冷僻字,在一般《字典》是查不到的,传说是老子十四字养生诀,意思是“玉炉烧炼延年药,正道行修益气丹”。我在未见到张老道长之前,穿行在老子讲经台旧址的古道盘桓之间。青白色的天幕衬托着眼前白色的琼楼玉宇,让我感到已如堕烟海脱离了人间凡尘,那座座石碑如宽带着哈达,立于白茫茫的天宇,诉说着丰功伟绩。

得知张老道长修行在说经台的峻峰上老君殿,我们便向山上奔去。白色的石阶盘道如同铺上了一层白地毯,蜿蜒而至台顶。老君殿门前挂一联,上书“日月乾坤第一仙;八卦炉中炼金丹”,我瞬间顿悟,张老道长正是在老君殿常年看护炼丹炉的守护人,循着声张老道长笑容可掬的出现在大门前迎接我们,热情地招呼我们进了他大门西侧的修道房。张老道长住的地方并不大,房子成“L”形,有三米多宽,除了张老道长住的床铺能够坐两个人,剩下地方不到两米了,我们拜见张老道长一行四人,屋子一下子就显得拥挤起来,张老道长热情的一边倒水一边招呼我们坐在了他床边,在地上又放了两个小板凳,屋里没有别的取暖设备,一个12寸黑白电视是张道长唯一家电。墙壁由泥浆切成,有的地方墙皮脱落了,整个墙面由报纸糊了一层,看得出新旧报纸糊成的墙壁,承载着世代道长们守护老君殿的年轮。由于西楼观台还属于待开发阶段,山上的水都是由就峪村干部安排村民用车往上拉水,其规模、配套设施及建筑气势还远远赶不上东楼观台。

张老道长方形脸透射着紫红色的坚毅,不知道我面前的道长是因为寒冷冻得皮肤发红还是他历练成的紫气肤色。头上木制的小如意簪子插入他灰白青丝的发髻。白色的胡须虽不浓密,但闪烁着他久经年事的道教情怀。别看他年事已高,两只大而有神的眼睛传递着精锐与睿智。他温润的表情使我感受到一种随和宽慰,好似久别的朋友谈话自然起来。张老道长说他是河北人,20多岁就出道为家,开始在东楼观台主持道教拜谒事务,年事高了就到了西楼观台。他看出了我对他生活环境的担忧,主动的说真正的修道人就得淡泊名利,有意在艰苦环境中磨砺,静下心来念经成道苦修行,才能取得正果。我看到他换下来的一双道士十方圆口布鞋,鞋底已经湿透了,放在窗户上凉干,鞋帮为黑白相间的条形图案,共十条,心想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十方道鞋了。张老道长对我笑笑说:“不用担心,两双鞋可以换着穿,不会冻着的。”他的乐观生活态度,让我想到了近期在网络热传的台大创伤医学部主任柯文哲“荣华富贵不过是一坨大便”、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的“20年后中国将成为最穷的国家”两个贴子。这两个贴子,都从人的求生、求得和理想信念中触及了中国人的神经,不得不使我作为一个国人去深深思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生活就是一个小品

作者:孙银芳

人类最高理想应该是人人能有闲暇,在必须的工作之余还能有闲暇去做人,有闲暇去做人的工作,去享受人的生活。我们应该…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难忘那炊烟四起的童年岁月

    上世纪70、80年代的沂蒙山区,人们的生活还是比较贫困,那时还用不起煤球炉,每家都有...

  • 闲说青蛙

    白天捉田鸡,则是钓要的。钓田鸡跟钓鱼不一样,田鸡是在水田或者水塘里钓,钓田鸡不用...

  • 清晨

    清晨,新生的朝霞透过薄雾,将你笼罩在无限的希望和遐想中。许多时候人们没有留意清晨...

  • 巩留老贺

    老贺身高超过1米八,以前打篮球专司中锋一职,现在也还是机关球队的领队。老贺曾经说...

  • 藏在衣橱里的旧时光

    趁着阳光还短暂明媚的时候,突然有整理衣服的兴致。 于是将衣服一件件理出来,迎着北...

  • 八十年代读大学

    背起铺盖卷,我乘汽车挤火车赶到成都,入校才发现,考进的这个专业,名义上也是统招生...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