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故乡的庙会(修改)

时间:2017-11-22 22:32来源: 作者:曹含清 点击:
在朦胧的灯光里,母亲望着我说我小的时候眼神很好,在戏台前的人群里一眼就能够望到姥姥。我望着眼前的戏台感伤不已,随口说:“时间过得真快,姥姥已经去世两年了。在人群里我再也望不到姥姥了,在这个世界上我也再找不到姥姥了。” 我话音刚落,鼻子一酸就潸然泪下。

我的故乡有一座庙,庙里有一座古朴破旧的大殿,殿前竖着几块残碑断碣。它在洪灾与战火中多次被毁灭,人们一次次在废墟上把它重建,供奉上神灵,希望神灵能够护佑一方水土与黎民苍生。

庙会的日子方圆几十里的人们纷至沓来,场面热闹沸腾。演员们在戏台上铿铿锵锵唱着豫剧,梆子、板胡、大锣等乐器的旋律散入云霄。江湖艺人装束奇异,怪模怪样,在会场的一角表演魔术杂技。善男信女们在庙前祈福许愿,香坛上燃烧着一柱柱香,烟雾四处弥漫。

姥姥是个豫剧戏迷,每当庙会的时候她搬着凳子坐在戏台前整日看戏。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毛头毛脚的孩子,在戏台周围跑来跑去,看魔术杂技,玩套圈游戏,买各种零食吃。庙会对孩子们来说,是个游乐园。

傍晚的时候,我踮着脚向戏台前张望,从黑压压的人群中望到姥姥。戏曲煞场后人潮涌动,纷纷走散。姥姥驼着背站起来,眯着眼睛四处张望。她知道我会来找她。我从拥挤的人群里挤到她身边,帮她搬起木凳子。她夸奖我眼神好,手脚伶俐,她常常在小摊子上给我买冰淇淋、棉花糖或豌豆糕吃。在回家的路上,她娓娓地给我讲《铡美案》《卖苗郎》《卷席筒》等戏曲故事。

时光悄悄地流逝,世间万物似乎都在悄悄改变,让人分不清哪是戏剧,哪是人生。

我长大后到城市里工作了。在日历上我总会将故乡庙会这一天贴上红色标签,以防把这个日子疏忽过去。那一天我总会给家人打电话,问一问姥姥是不是又来赶庙会看戏了。有一次母亲说姥姥来了,但是身体大不如以前好,坐在戏台前不到一个小时就体力不支了。是啊,姥姥已经八十多岁了,身体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健朗了。

姥姥八十七岁的时候被确诊患了肺癌晚期,她从此卧病在床,深受病魔缠绕。次年庙会的时候她没能来看戏,第三年立春之后她去世了。

到了故乡庙会的日子,我凝视着办公桌前的日历思潮澎湃。我怀念起故乡的庙会,怀念起姥姥。我决定回到故乡看看庙会。我赶到家的时候已经黄昏。母亲说庙会上卖东西的摊子都已经撤场,只剩下一场夜戏了。

吃过晚饭我与母亲去看夜戏。戏台前看戏的寥寥无几,不再像二十多年前那样人山人海了。母亲说如今村里的很多人已经到城市打工去了,再者家家户户有电视机,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看到各种节目,所以庙会变得冷清了。

戏台上灯光闪烁,我也不知道演员们咿咿呀呀唱些什么。

在朦胧的灯光里,母亲望着我说我小的时候眼神很好,在戏台前的人群里一眼就能够望到姥姥。我望着眼前的戏台感伤不已,随口说:“时间过得真快,姥姥已经去世两年了。在人群里我再也望不到姥姥了,在这个世界上我也再找不到姥姥了。”

我话音刚落,鼻子一酸就潸然泪下。母亲的眼泪也滚落了下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尘埃飞扬:大千世界不过尘埃纷纷

作者:阿来

《尘埃飞扬》是四川文艺出版社推出的重点图书。该小说集全景收录阿来成名前后的21部小说,勾勒出阿来创作走向成熟的轨…

发布者资料
曹含清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11-22 14:11 最后登录:2018-04-19 08:04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外婆”

    “外婆”跟孩子们并不亲近。她打十三岁起就跟着自己的母亲跑些小生意,挑着装满杂货的...

  • 奶奶的照片

    奶奶留下了这张照片,让我能在想她的时候,得以及时看看她,有时还能悄悄的和她唠上两...

  • 粽子飘香

    吃着粽子,就想起母亲日益显老的面容,这已不仅仅是一枚粽子,这里面包着的是无尽的母...

  • 弟弟的梦想

    每次到机场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很深的触动,总会想起我的弟弟。我第一次坐飞机乘坐的是...

  • 三个母亲

    有一天下午我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同事刘弈的办公桌下有三个纸箱,他可能发现我的视线投...

  • 城市与人生

    夕阳在城市的楼群里渐渐沉落,一抹血红的夕照洒在病房的窗子上。这间病房有两张床位,...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