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春耕的母亲

时间:2014-10-21 06:10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胡德江 点击:
立春,母亲开始估摸农时春耕,把珍惜春光时节播种庄稼看成一个年头的头等大事。 立春这天,母亲要打春,一方面要把家收拾干净迎春好过年,一方面要奉供天地保佑春回大地春耕好收成。母亲崇拜天和地,那些年,母亲凭靠勤劳的双手,凭靠老天风调雨顺,凭靠土地

立春,母亲开始估摸农时春耕,把珍惜春光时节播种庄稼看成一个年头的头等大事。

立春这天,母亲要打春,一方面要把家收拾干净迎春好过年,一方面要奉供天地保佑春回大地春耕好收成。母亲崇拜天和地,那些年,母亲凭靠勤劳的双手,凭靠老天风调雨顺,凭靠土地肥沃生长庄稼,然后把持一家人的日子过平安。立春要抢春,母亲催我早起,叫我上后山去砍一捆青竹回家来打春。母亲说,趁世人没起床,要赶在前头打春。春耕秋收,心想事成。一大早,厚厚的积雪包裹着山野村庄沉睡,世人还没出门,我就早起磨刀,清脆的磨刀声响切立春的雪天。我走出家门,雪天只有我留下的一串脚印,我心里感到有个好兆头爬上头顶。上山砍下一捆带雪的竹,我如获似宝一股子劲跑回家,把打春的青竹双手捧给母亲。母亲含笑开始打春,用我抢在世人前头带回家的青竹,一遍一遍清扫家里的扬尘。母亲打春的时候,一直笑着,偶尔扬尘落在眼里,母亲揉眼睛揉出眼泪,我问母亲为什么又哭又笑,母亲说:“儿抢春回家,妈打春高兴。”

真的有个好兆头,母亲打春的时候,有太阳照着雪光,照进我家屋室,家一下子洁净起来,亮堂起来。接下来,母亲要供神龛,神榜是“天地国亲师位”,母亲要供天地,母亲在之前把五碗包谷、稻谷、高梁、小麦、小米育成青青的秧苗,郑重其事用五谷杂粮奉供天地,保佑开春五谷丰登。恰逢立春过年的时节,母亲除了供“天地国亲师位”,还要供毛主席、邓小平,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我老家神龛上有母亲亲自挂上的毛主席像和邓小平像,每年春节,母亲都要扭一大坨糯米粑供毛主席、邓小平。母亲认为,农民种的地,是毛主席给的。农民有口饭吃,是邓小平给的。母亲这种认识和行为至今一直影响着我的人生观和道德观。

雨水节气,山村还在降雪。母亲认为降雪是上乘的雨水,滋养庄稼很灵。母亲接下来要做一件神秘事情,就是泡谷芽。母亲说:“谷芽泡得好,娃娃吃个饱。”意思是说,为了保证大田育秧的出芽率,母亲要泡谷芽,确保出芽率高,育壮苗,稻谷才会丰收,我们才有大米饭吃。母亲在家用一个大土缸泡谷芽,那年头还没有杂交水稻,母亲用的种子,是她收割谷子的时候,一穗一穗筛选出来的。泡谷子的水,母亲称之为圣水。那时候用水很困难,不像今天扭开水龙头就是哗哗淌的自来水,那时候的生活用水是蓄起来的屋檐水。母亲用来泡谷子的水,不是屋檐水,而是大雪天深山里的井水。母亲说,雪天里的井水才是圣水,是天地诞生出来的,没有沾染烟火扬尘,泡出来的谷芽生命旺盛。母亲亲自到十来里路的深山井里去挑圣水,大雪天,通往圣水的山路被积雪封住,为了打上第一桶圣水,母亲早早出门,一往无前,雪路上只留下她一个人的脚印,只看见她一个人的背影。泡谷的水缸大,要三挑水才能装满。母亲挑那三挑水,踩着滑雪偏偏倒倒大半天,才能把缸挑满。母亲泡谷子的时候,不许人看不许人说话,母亲一把谷子一把谷子放进缸,一瓢水一瓢水舀进缸,嘴里念念有词,但听不清念的是什么,我们大气不敢出,更不敢张声。母亲动作神秘,样子神化,好像要演变出什么稀奇东西。母亲说,圣水谷禾,是在神龛上许愿的,杂人看了说了,就不灵了。

泡谷是母亲迎春过年的一件大事,比做年夜饭还重要。泡好谷芽,马上就要过年,母亲马上叫我写春联,那时我还是个学写字的娃娃,但是母亲要我亲自写春联。她请隔壁徐三爷爷出春联,徐三爷爷知书识礼,很看重母亲处世做事,他慎重其事送给母亲一对春联,我规规矩矩照着写上:“耕读两不闲,胡门有大福”。横批是:“人勤春早”。

惊蛰,春雷脆响,万物鲜活。母亲忙活起来。母亲把泡好的谷芽背下水田撒播。然后开始蓄肥,那时为了蓄积春耕肥料,母亲专门编制捡肥的粪箕,一天到晚,母亲提着粪箕到处窜寨子,捡牛粪猪粪。母亲忙不过来的时候,我也跟着提起粪箕蓄积肥料。那时候我们不嫌捡粪是丢丑。母亲说,懒惰才是丢丑。在母亲的影响下,我至今保持着吃得苦下得烂的本事。母亲为了蓄积充足的肥料,到人家请求耕牛来踩圈。牛踩圈,就要喂养好牛,牛才会有劲踩才会产生粪便。母亲每天早起晚睡,割草喂牛,割苦蒿垫牛圈。我除了放牛外,还陪母亲割草,为的是让牛多排一堆粪便做肥料。

牛圈里的粪蓄积满了,要背放到田间地头发酵备耕。我们这里是老高山,粪要用箩筐一箩一箩背上山,爬一天坡,一人一天也只能背三五箩。母亲拿自己当男人使,背粪爬坡,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一天下来,衣服扭得出汗水。我家一坡地,母亲要背一个星期的粪,有时甚至要背十来天,才能背满一坡地。春耕的肥料备好了,然而母亲的腿脚肿了,腰身伤痛了,晚上母亲睡不着觉,在床上打滚呻吟。那时我们还小,害怕母亲痛苦呻吟,只能躲在被窝里哭泣。

春分时节,布谷声声。山野春耕热闹起来,四处传来牛叫声和男人们耕牛的吆喝声。母亲背起包谷、黄豆、老瓜、葵花、花豆等种子,爬坡播种。母亲跟在父亲背后播种,父亲犁出一铧地,母亲就紧跟着播一铧地,老两口配合自如,好像有生以来他们结合就是为了配合一样。春天里,父亲母亲耕作的泥土,在鲜明的阳光下翻晒着,蒸发的地气,有股清香的味道。这种味道让我仿佛看到,绿满山野的包谷林,包谷出天花挂红帽,包谷叶拍打着饱满的黄豆、花豆和老瓜,金色的向日葵在包谷林里昂起头,兴高采烈地笑……

谷雨节气,母亲忙完春耕大季,抢着忙春耕小季。母亲的春耕小季是家门口的一块园子地。大概一亩左右,母亲栽培这块园子地,像描绘一幅画卷。母亲先是在地坎周围种上一圈西红柿,然后在西红柿后面又种上一圈包谷,好像在为一幅画点缀镶边。然后,母亲把园子分成五厢地,每厢地种上白菜、辣椒、茄子、豇豆、大蒜等蔬菜。夏天,园子地里的西红柿、辣椒、茄子、豇豆开花,一派繁茂,惹来纷飞蝴蝶,惹得儿孙们跑进园子地里玩耍,母亲在园子边上叫骂。为了盘活园子地的蔬菜,母亲是抢着雨水栽培的,岩山地块土脚浅,下雨跑水不坐水。因此,只要春雨降临,母亲就冒着春雨栽种蔬菜。母亲一进园子,脚就生了根,直到春色满园,直到果实飘香。母亲种一季蔬菜,够我们全家吃上一年四季。我搬家进城十多年,母亲时常给我送来园子地里的新鲜蔬菜,其实,一篮子蔬菜,在城里不值几个钱。但是,年老的母亲牵挂她的儿子,为了让儿子能吃上一口新鲜蔬菜,哪怕拖着老弱病残的身体,绕山绕水也要进城为儿送蔬菜。母亲晕车,进一次城,要呕吐几回,要躺床半天,我劝母亲不要再送了,好好保养身体。母亲就是不听,照送不误。有时候,母亲甚至送来亲自上山采摘的春芽和亲自做的毛香粑。母亲说:“小时候你们最爱吃这些了。”是的,小时候,每逢春天春芽、毛香生长出来,我们就开始馋毛香粑了,母亲不管春耕有多忙,总要抽闲等空做毛香粑给我们吃。“毛香粑,甜又香。春天里,爹娘忙。娘打粑粑,爹采毛香,吃得嘴巴甜又香……”我想儿时梦中的歌谣。

现在,我们一个个成家立业了,日子也好过起来了,然而母亲老了,累得一身劳伤病。我劝母亲和我们住,好照料。母亲和我们住不了几天,说楼层高,不着地,住着心悬着,还不如在家种地踏实。我想母亲是怕连累我们。老家的地全都退耕还林了,至于家门口的那块园子地,前两年家乡搞小城镇建设,早已经被征用了。我记得征用那块园子那天,母亲闷闷不乐,在家门口坐了一夜。第二天天不亮,母亲收捡一些盆盆罐罐,下园子地里装土,然后一一摆放在院坝上,开春,母亲就在那些盆盆罐罐里种上包谷、西红柿、辣椒等农作物,有几个大大的破砂锅,母亲种上鸡冠花。开花时节,更多的是清明前后,我总是看到母亲坐在院坝上,鞠躬着,脸上好像露出一丝温凉的微笑……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阿坝阿来:心灵的奇特旅行

作者:阿来

这部以《阿坝阿来》命名的小说集是以阿来的出生地四川阿坝为全部背景,凸显出他有别于其他汉语写作者的“文学田地”…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外婆”

    “外婆”跟孩子们并不亲近。她打十三岁起就跟着自己的母亲跑些小生意,挑着装满杂货的...

  • 奶奶的照片

    奶奶留下了这张照片,让我能在想她的时候,得以及时看看她,有时还能悄悄的和她唠上两...

  • 粽子飘香

    吃着粽子,就想起母亲日益显老的面容,这已不仅仅是一枚粽子,这里面包着的是无尽的母...

  • 弟弟的梦想

    每次到机场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很深的触动,总会想起我的弟弟。我第一次坐飞机乘坐的是...

  • 三个母亲

    有一天下午我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同事刘弈的办公桌下有三个纸箱,他可能发现我的视线投...

  • 城市与人生

    夕阳在城市的楼群里渐渐沉落,一抹血红的夕照洒在病房的窗子上。这间病房有两张床位,...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