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爷爷奠

时间:2011-05-12 23:50来源:半壁江原创中文网 作者:萧艾 点击:
爷爷离开我们快十年了。 我们替他活着。他的血留在我们的血管里。 现在,一座坟茔,在故乡的火地坡上凸起。每逢清明节,过年,我们会去祭奠。 他或许去了另一个世界,或许参与了下一个轮回。 爷爷小时候是个放牛娃,家里穷,没有念过书。 他的家在雁门,四川

  爷爷离开我们快十年了。

  

  我们替他活着。他的血留在我们的血管里。

  

   现在,一座坟茔,在故乡的火地坡上凸起。每逢清明节,过年,我们会去祭奠。

  

  他或许去了另一个世界,或许参与了下一个轮回。

  

   爷爷小时候是个放牛娃,家里穷,没有念过书。

  

   他的家在雁门,四川江油的一个偏远乡镇。后来,来到龙山村,那时候,叫十二大队。爷爷与婆婆结了婚。

  

   他们生下了三个孩子,一个是大嬢,一个是我爸,还有一个是二爸。现在,他们都已经是儿孙满堂。大嬢已经是四世同堂了。

  

  

  

   从父亲嘴里,我知道了一些爷爷的事情。

  

   那时候,过细粮关。家里没有吃的,三个孩子嗷嗷待脯。爷爷没有办法,就偷了生产队里的麦子,用鼎锅煮了,拿给老婆孩子吃,一家人存活下来。当时的书记,与我爷爷沾亲带故,没有为难他。

  

  

  

   在我的记忆里,爷爷是一个慈祥的人。

  

   我还记得他在故居竹林边给我钱的情景,钱不多,只有5块,我却觉得,那钱是热的,沉甸甸的。

  

   我在二郎庙念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夏天,爷爷走了几十里山路,给我的老师背了一条鱼,他的纯朴的心,是要感谢老师教育了他的孙子。

  

   有一次,我母亲来看我,接我回家,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母亲对我说,你爷爷拉痢疾,住院了,差一点就去了。我听了,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爷爷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年事已高,却不辍劳作。

  

   他总是静静的坐在堂屋里编夹背,四川的一种竹篾背篓,编了,就让父亲背到二郎庙去卖。爷爷编的背篓十分精巧,很美观,可见其手艺高超。他编的背篓十分好卖,一般总能卖完。爷爷的手艺传给了父亲,父亲也成了一个篾匠。可惜,到了我这一代,这手艺失传了。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已经在武都中学教书,写了一首叫《爷爷》的诗歌,发表在《圌岭》,有这么几句,我还记得:祖国已编出了暂新的历史,爷爷依然在编篾,编织着他晚年的日子。他没法劳动了,就帮家里看牛。有一次,他回家,手里牵着一根绳子,却不见牛。

  

  

  

   爷爷也是一个勇敢的人。那时候,我们家是中农,算是成分不好,在那个非常年代里,我们总是被人敲打,爷爷总是挺身而出,与他们作斗争,是那些人没有办法。

  

   爷爷住在牛圈楼上,他单独开灶,有一次,我回家,忙爷爷烧火煮饭,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心想,爷爷这么大的年纪,却自己烧锅煮饭。可是,我只是暗地里哭泣,没有人看见。

  

   我参加工作后,每次回家,都会给爷爷买吃的。我记得,他最爱吃薄荷糖,每次回去,我都会给他买。

  

   可令人遗憾的是,我没有给爷爷拿过钱,这是我后来才意识到的,已经晚了。爷爷已经离开了我们,无法补救了。

  

  

  

   1996年,我正在成都奔走,家里打来电话,说爷爷过世了。

  

   我和前妻赶回去。走到河口,租了一辆车,夜里,开往故乡,不料,车到水库边却坏了,我们下车,走回家。

  

   一回家,我就汪天大哭。悲哀笼罩了我。

  

   举行完仪式,爷爷被安葬了。他生前就看好墓地。

  

  

  

   现在我们继续生活,有人说,好好活着,就是对死者最大的安慰。

  

   我赞同这句话。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沙漠秘井:寻找贩奴驼队的踪迹

作者:(德)卡尔•麦

阿拉伯一部落妇女被虏,她们即将被贩卖为奴。本尼西协助总督的船长破获这起大案,可茫茫沙漠哪儿有贩奴驼队的踪迹?经…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外婆”

    “外婆”跟孩子们并不亲近。她打十三岁起就跟着自己的母亲跑些小生意,挑着装满杂货的...

  • 奶奶的照片

    奶奶留下了这张照片,让我能在想她的时候,得以及时看看她,有时还能悄悄的和她唠上两...

  • 粽子飘香

    吃着粽子,就想起母亲日益显老的面容,这已不仅仅是一枚粽子,这里面包着的是无尽的母...

  • 弟弟的梦想

    每次到机场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很深的触动,总会想起我的弟弟。我第一次坐飞机乘坐的是...

  • 三个母亲

    有一天下午我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同事刘弈的办公桌下有三个纸箱,他可能发现我的视线投...

  • 城市与人生

    夕阳在城市的楼群里渐渐沉落,一抹血红的夕照洒在病房的窗子上。这间病房有两张床位,...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