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借钱的娘

时间:2010-04-29 22:08来源:《安徽文学》 作者:蔡习超 点击:
娘小小的个子,脸上有麻子,一口好重的蕲春腔。爹早早地撂下娘和这么大的一家子,一个人去了天堂。从此,娘像上足了发条的座钟,平日手不闲、脚不停,收工时,一手提着锄头,在田边小溪里洗着,扯草擦着锄头上泥土,另一只手在岸上摘着豇豆、辣椒,锄头洗好

  娘小小的个子,脸上有麻子,一口好重的蕲春腔。爹早早地撂下娘和这么大的一家子,一个人去了天堂。从此,娘像上足了发条的座钟,平日手不闲、脚不停,收工时,一手提着锄头,在田边小溪里洗着,扯草擦着锄头上泥土,另一只手在岸上摘着豇豆、辣椒,锄头洗好了,菜也摘完了。见田头一堆芭芒也晒干了,她把豇豆丢上去,一起搂了,这堆柴可做几顿饭。背着大堆柴火提着锄头的娘,头发让汗水贴在额头上,整个人走在太阳地里像是个巨大的柴堆在移动,只是柴堆中多了沉重的喘息声。?
  
  顾不得擦汗的娘,看着头顶上的太阳,就晓得孩子们马上要放学了,除了一个上高中和一个上初中的住校不回家,三个上小学的就要回来了。娘一边淘米,腾出一只手生火,嘴里又“丢丢”地唤鸡。灶膛里火升腾起来了,米也下了锅,竹园里觅食的鸡听到娘的唤食声,张着翅膀往屋里飞。娘这才在灶前坐下,一手往灶里续柴,一手摸鸡屁股有蛋。接着,娘起身把那只最爱在邻家草堆下蛋的芦花鸡用筐扣了,这才丢把谷子在地上……锅开了,她提着饭勺搅着,把择好的豇豆和辣椒切好。娘做这些事一气呵成,麻利极了,看得人眼花缭乱。?
  
  油灯下,娘把篓里的鸡蛋一个一个地数着,鸡蛋一毛五分钱一个,如果起五更挑到梅川高中里去能卖两毛。娘养鸡在村里很有名,一窝鸡二十四个蛋下抱,在娘手里能出齐二十四只小鸡。她养的鸡特别能下蛋,在我们读书的那些年,鸡蛋成了我们家最贵重的东西,除了舅爷上门或兄弟们过生日,娘才打一两个鸡蛋做汤。家里一切能换钱的东西,娘都拿去卖了,连院子里两棵枣树也卖了。?
  
  娘把一大堆两角、一块、偶尔也有一两张皱巴巴5元的钞票,数了一遍又一遍。小妹上高中的学费是300元,每月伙食费是90元,还有买资料什么的,一个学期需上千元。小妹懂事又听话,高中是月假,她每次回家帮娘干一大堆活儿,累个贼死。若是哪天学校不要钱时,小妹如同过年似的,又跳又唱,娘的脸上也会露出难得的笑容,把小妹揽在怀里,摸着她的头说:“你快点长,我们家是读不起书的,娘快撑不住了。”这时,小妹仰起红扑扑的脸大声地对娘说:“娘,我这个月不要钱,上星期学校会考我得了个前五名,学校奖了一个月菜票……”?
  
  娘笑了,笑得很好看,额上一道道皱纹没了。?
  
  那年小妹考上了大学,娘把一大堆零票子换成几张整票子,看着手上的这点钱她发愁,向谁借呢?娘事后也说,穷人家过日子是钱用紧关口。无计可施的娘猛然想到屠户老二家有钱,她觉得自己从没向他开口,而且那次老二的老婆发了急痧,娘替她刮了一夜的痧。事后老二上门送来四斤肉,二十块钱。娘推了三回,又送回去了。老二私下一直夸娘心眼好,一妇道人让一堆儿女个个读书,有骨气。他的女人见了娘也是姐长姐短的……娘越想越有信心,摸黑来到老二家门前。老二很亲热地让自己的女人给娘倒茶、看座。不等娘开口就说:“老姐我晓得你来的意思。”然后指着自己的女人说:“我先让她送过去呢,她说太晚了,还有明日呢。”他递上四百块,末了还说:“谁没个难时,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那一刻,我娘心里暖暖的。娘在他家坐了好晚好晚,回家后叫醒我们得意地说:“当初老二送肉来谢我,我其实想收下来,咱家过年时才买点肉,想收下来炖点汤给你们喝。可我留了个心眼,收下东西后便两清了,没了人情。”娘想得更远,一时借个百儿八十的,不会跌面子的。那一夜,借到钱的娘喜得再也睡不着了,帮我们补衣服、缝鞋袜。?
  
  当两个弟弟进了初中时,家里更难了。那时,公粮上交又重,学费也越来越高了。有一天,娘得知邻里花奶替村边中学的胡老师带小孩,一月150块。娘羡慕极了,十分后悔,这样的好事自己怎么没谋到呢?秋收后农活少,娘想到自己比花奶年轻,手脚又麻利,又爱干净而学里还有两个女教师有小孩,那几天她特地到学门口的菜园里劳动,每次见了那两个女老师都很亲热,看到她们的孩子时,特意洗了手,掸净身上的尘土,抢抱在手,夸孩子长得好,问夜里是否尿床或吵人。听说一个孩子爱尿床,娘告诉那位女老师,用黄泥包乌龟丢进灶膛里烧熟,喂给孩子吃,既补身子又治尿床,土方灵得很。女老师随口说:“乌龟现在很少,又捉不到。”娘听后记在心里。夜里,她打着火把,一个人在田畈转悠,乌龟性喜夜间爬出来觅食,有乌龟的地方有很浓的馊气。这东西很奇怪,它生性和蛇呆在一起。娘捉到乌龟时,手让蛇咬了一口,肿得老高。第二天她把烧好的乌龟送到学校时,女老师感动极了,递上三十块钱。娘却说什么也不收,只是望着孩子,讪讪地问道:“孩子这么小,你怎么上课?”女老师随口说:“过几天婆婆来带。”娘失望地走了。学校里还有位有孩子的女老师,娘想到读书人讲卫生,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还烧了热茶,以便等待老师登门来。那位女老师事后了解到我家的情况,几次向校长反映,给弟弟免了学费不说,只要学校有什么杂活,她总是让娘来干。有时,还泡上糖茶递在娘手上,拉她到树荫下歇会儿。娘常夸这位女老师心眼好、和气、没架子……?
  
  家里穷,为了给我们兄妹几个读书借钱,娘碍了好多面子。娘一生又爱面子,最不喜欢求人的她,常为借钱的事费尽心机。记得有一次,娘得知二舅家的一头肥猪卖了500多块钱,她想到他家孩子出了校门学手艺去了,这笔钱这时候有点多的。我家借了二舅家不少的钱,上次去时二舅母有点不高兴。这天娘听说二舅母的胞姐也去走亲戚,她犹豫了半天,最后捡块瓦片向天上扔去,心里说:要是阳面朝上,今日能借到钱;若是阴面,那就……娘心里一沉不敢往不好处想,瓦片掉在地上娘不敢看,后悔不该扔瓦片,忍不住地看了一眼,瓦片虽破了,却是阳面。?
  
  二舅母见了娘也不好多说,娘也不说借钱的事,人没落座,见二舅母衣服没洗,不声不响地抱到塘里洗了,喂猪、清猪圈,上菜园弄菜……做好午饭上了桌,二舅母说猪卖几个钱,买仔猪回来花了多少,上年化肥农药花了多少,送礼花了多少,最后亏了多少……娘也不吭气儿,二舅母的胞姐见娘累了一天过意不去,问起娘还有几个孩子上学。娘本已心酸,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难处,她再也忍不住了,眼圈一红,说起为孩子上学的事,为人家捉乌龟被蛇咬了手……?
  
  二舅母端着碗呆呆地望着娘已驮了的背,还有一头白发……她哭了,哽咽着说:“姐,莫怨我,这猪钱还剩下九十多块,你全拿去……有好的你要多吃点,不然儿女们以后有了出息,身子垮了享不起福!”?
  
  那晚,娘回来得很晚,我带弟弟和妹妹去接娘时,天空的月亮又圆又亮,远处狗吠声也被涂上厚厚的月色,朦胧的大路上一个黑点匆匆地走近了……?
  
  而今天,由于长年操劳过度,娘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娘啊,孙女上学不要钱了,从前年起,政府已免除了他们的学费,可惜这一天您没有经历过。娘啊,我们兄妹几个都过上了幸福的日子,你脸上怎么一点表情也看不到啊……
  
  

顶一下
(6)
42.9%
踩一下
(8)
57.1%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世界著名思想家隽永语丝

作者:刘青顺

《精彩的语言艺术:世界著名思想家隽永语丝》所选文章精辟深刻,内容隽永,文字优美,且都是出自名家之手,除了文字的…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外婆”

    “外婆”跟孩子们并不亲近。她打十三岁起就跟着自己的母亲跑些小生意,挑着装满杂货的...

  • 奶奶的照片

    奶奶留下了这张照片,让我能在想她的时候,得以及时看看她,有时还能悄悄的和她唠上两...

  • 粽子飘香

    吃着粽子,就想起母亲日益显老的面容,这已不仅仅是一枚粽子,这里面包着的是无尽的母...

  • 弟弟的梦想

    每次到机场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很深的触动,总会想起我的弟弟。我第一次坐飞机乘坐的是...

  • 三个母亲

    有一天下午我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同事刘弈的办公桌下有三个纸箱,他可能发现我的视线投...

  • 城市与人生

    夕阳在城市的楼群里渐渐沉落,一抹血红的夕照洒在病房的窗子上。这间病房有两张床位,...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