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古诗词 > 诗词赏析 >

独倚栏杆昼日长

时间:2014-04-08 14:31来源: 作者:云蒙居士 点击:
从古到今令我钟爱的女子很多,在我看来情比天大的女子却只有三人,一就是朱淑真,二为林黛玉,而第三位也许很多人会想到张爱玲,或者想到林徽因,说实在的对于张林二人我也喜欢,可却非印象最深的,让我觉得能够与朱淑真与林黛玉相提并论的当代女性非伊能静

独倚阑干昼日长,纷纷蜂蝶斗轻狂。一天飞絮东风恶,满路桃花春水香。  当此际,意偏长,萋萋芳草傍池塘。千钟尚欲偕春醉,幸有荼蘼与海棠.——鹧鸪天,作者朱淑真。

从古到今令我钟爱的女子很多,在我看来情比天大的女子却只有三人,一就是朱淑真,二为林黛玉,而第三位也许很多人会想到张爱玲,或者想到林徽因,说实在的对于张林二人我也喜欢,可却非印象最深的,让我觉得能够与朱淑真与林黛玉相提并论的当代女性非伊能静莫属。我爱伊能静并非她拍的影视剧,也非她的歌,而是她的文字,说实在的伊能静的影视剧我看的不多,而歌我印象深刻的也不多,然而喜欢她却纯粹是因为她的文字,第一次认识伊能静就是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她的文章,一下子就爱上了,然后才去了解她,才知她是一个演员,歌手,而后才知晓了她与哈林之间那段爱情,在去听哈林《春泥》的时候格外有感觉,自此之后伊能静的书我会看,博文会追,就连只能容纳一百四十个字的微博我也追,因为她是一个用灵魂写作的女子,哪怕是只言片语也能看出她的认真与真诚,她的文字总是能牵动我的心魂,引起共鸣,亦如我读淑真的文字,亦如我类似黛玉的多愁伤感,那是一种未曾相见却相知的默契,一日静的一条微博再一次深深的出动了我,“孤独的人并不可耻,因为孤独,你懂得如何和自己共舞。能承担孤独的人,一定有丰富的内在。而害怕孤独的人,也许是无法与自己相处,毕竟情绪在一个人的时刻,最无所盾行。而我不怕孤独,因为我与万事物在一起。即使一人安静,却与众生同在。我喜欢一个人的我”对于我这个孤独了许多年的人而言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怕孤独还是爱孤独,然而我选择孤独是无可奈何的,蜗居在寂寞村落,而与我同龄的身体健全的朋友们或者在外求学或者再为打工,而只有我与世隔绝,默默的承受着孤独,孤独不是可耻的,可孤独却是残酷的,偶尔的孤独会让你觉得安静自在,然而一直孤独着灵魂就会被一点点的支离破碎了,看到这篇微博时候我想起了淑真的这首《鹧鸪天》对着这首词沉默了许久许久,心莫名的乱着,窗外的鸟儿不合时宜的啁啾,偶尔的风透过纱窗吹醒了我垂在后背上安静沉睡的发,孤独依然在唱歌,孤独依旧在狂舞。

 独倚阑干昼日长,纷纷蜂蝶斗轻狂。一天飞絮东风恶,满路桃花春水香。无人陪伴的淑真独自依靠着阑干默默看着周遭的风景,孤独如一双无影手在撕扯其脆弱的心灵,寂寞涌起,惆怅蔓延,这样孤独难受的时候仿佛时间都停止定格了,指缝突然宽了,时间突然瘦了。花开了,春暖了,成群结队的眯缝与蝴蝶在花间来回穿梭着,仿佛有无穷的活力,永不知疲惫。无情的风把柳絮吹的漫天飞舞,纷纷扬扬,仿佛雪花飘落,开的正好的桃花也被风吹掉落,落花满地,就连吃糖小溪里都飘着花瓣,有花瓣飘着的水面那水也一定是带着香味儿的才是。这儿的东风恶我们似曾相识,仔细想来原来出现在陆游在沈园与心上人唐婉别后重逢所写的《钗头凤》里,东风恶,欢情薄,那儿的东风恶并非指真正的东风,而是破坏自己与唐婉没满姻缘之人,而淑真这儿的东风恶则是指的垂落桃花吹的柳絮漫天的风,同样的东风恶不同人不同心境则有不同的意义。淑真是一个惜花人,她看不得滑落满地,故恨吹花的风,譬如《落花》里的那连理枝头话正开,妒花风雨却相璀,然恨东风吹落花并非只是惜花,安以知晓滑落人断肠,对于孤独寂寞的人而言看到那落花满地仿佛在看着自己的灵魂一片片的掉落,如齐秦的那首《夜夜夜》里唱的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我的灵魂已慢慢掉落,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拼凑一个不属于原来的我。淑真虽然有锦衣玉食的生活,可是她嫁了一个不懂她欢喜的男人,无爱的婚姻和谈快乐,对于爱情会上的淑真而言她宁愿跟着心爱的男子过着闲淡清贫的生活也不要跟着这个与自己毫无交集的粗俗之辈过衣食无忧的仿佛笼中之鸟的生活。真正的爱情是不与金钱有关,只与爱情有关,那所谓的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要自行车上笑追求这种生活的女人是完全不懂爱情的,不懂何为两情相悦,用物质来维系的不叫爱情,因为没有那种不顾一切用心的付出,繁体字的爱底下是有个心字的,真正的爱是用心呵护的,而非金钱名利。淑真虽出身书香门第,是一位养尊处优的大家闺秀,可她的爱情观却纯粹的很,找一个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人过着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生活,可命运偏偏不随她心愿,她的这种在我们今天看来在简单不过的要求在那个封建等级森严的南宋却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

  当此际,意偏长,萋萋芳草傍池塘。千钟尚欲偕春醉,幸有荼蘼与海棠。每当独自一人依阑干看着蜂蝶偏偏,花落满地的时候心就更加的乱了,寂寞越发的清晰明了了,各种花儿都会在春正好的时候竞相开放,好不热闹,然而如今已是暮春花落的时节,每日看到的只有落花,幸好还有荼蘼花与海棠会在在这芳尽了的时候开。就如他白居易《大林寺桃花》里的那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一样,多多少少使人惆怅忧伤,对于春我们每个人都充满了留恋,就连朋友满天下的书法家黄庭坚对春都难舍难离,曾写下了春归何处,寂寞我行路,若有人知唇去处,唤取春来同住。对于淑真而言看到埋怨落花唇欲去除了留恋春色满园之外,更多是因为那滑落愁肠的寂寞。海棠花我是熟悉的,早年家里也养了一棵,可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死掉了,自此之后家里再也没有养过海海棠,可我却经常在文字里与之相见,印象深刻的还是李清照的那句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还有就是《红楼梦》里怡红院里那棵海棠,在不合适的季节开了花儿,还有就是我在读张爱玲的《红楼梦魔》的时候记得她说了人生三恨,这人生三恨分别时海棠无香,鲍鱼多刺,然后就是《红楼梦》未完。海棠的确是一种鲜艳美好的花儿只可惜少了一缕芬芳的点缀,也正是因为她的这种残缺才使其更加的美好了。对于荼蘼花我才疏学浅的我不知其为何物,而看了本词之后我忙去查阅资料方才知晓这荼蘼花原来是一种开在晚春时节的花。 《清异录》:“荼蘼曰白蔓郎,以开白花也。”   毛滂《南歌子·席上和衢守李师文》云:“绿暗藏城市,清香扑酒尊,淡烟疏雨冷黄昏。零落荼蘑花片损春痕。润入笙箫腻,春余笑语温。更深不锁醉乡门。先遣歌声留住欲归云。”。荼蘼花是一种忧伤的花,她开的时候百花已尽,称其为花的终结者,若把荼蘼花放在女子身上则形容年华欲逝去,亦或者情的终结。淑真在这儿用荼蘼花我个人觉得绝非是单纯指荼蘼花要开了而是指自己,那时候淑真已嫁人了,过着死水一般的婚姻生活,虽不能够从字面石康判断她写这首词的具体年代,可一定是在其出嫁之后,无论是在她与丈夫分居之前还是分居之后她都从一个小女子成为了一个妇人,而长期压抑孤单的生活让她朱颜未老心已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逆袭心理学:自我心理控制测试指南

作者:段然

做浅显易懂、轻松愉悦的心理学点拨和指导。令读者在欢笑中阅读,及早发现自身“心理病”,及时“治疗”。更重要的是教…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