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回家有感

时间:2020-05-28 21:20来源: 作者:曹含清 点击:
那是初夏的一天,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搭乘票车回家,喧嚣的城市被甩在车后,碧绿的田野随着车轮展开。票车穿过很多地方,离家乡越来越近,熟识的村镇映入眼帘,洋溢着亲和温醇的气息。 我下车时已经黄昏,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滴滑过树荫落在我身上,一群

那是初夏的一天,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搭乘票车回家,喧嚣的城市被甩在车后,碧绿的田野随着车轮展开。票车穿过很多地方,离家乡越来越近,熟识的村镇映入眼帘,洋溢着亲和温醇的气息。

我下车时已经黄昏,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滴滑过树荫落在我身上,一群麻雀在小树林中啁啾鸣唱。不远处的田野留着短短的麦茬儿,禾苗长势旺盛,随风摇曳青翠的叶子。

我到家时父母正在小菜园子里忙活。他们见我回来流露出欢欣的神色。母亲仔细打量着我,说我瘦了,眼睛有了黑眼圈,没少加班熬夜。

菜园的豆角架子上开着一层紫色的小花儿,一丝丝清淡的花香在空气中弥漫。屋檐下的三四只燕子唧唧叫着。父亲将木桌子与凳子搬到屋檐下,然后用菜刀将西瓜切成小牙儿。我们围坐在木桌旁吃西瓜。

父母边吃西瓜边问我的近况,我报喜不报忧。我说一切都好,还涨了工资。

母亲听后忧虑地说:“你工资涨了,责任也更大,比之前会更忙,也会更累。我看涨工资不一定是好事。现在是不是总是加班,经常熬夜?”

母亲的一番话戳到了我心坎上。我感觉着城市像是一台巨型机器,由千千万万个零件构成。它昼夜运转,不停工作。我个人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零件,每天磨损肌肉与骨骼,消耗精力与心血。在无休无止的损耗中,我渐渐变老,渐渐变弱,渐渐消亡。

暮色渐浓,雨悄悄停了,天上的阴云罩着村庄。

“很多年后,如果我们还活着,你大老远的回来,又累又饿。我们希望还能给你煮一碗面条。”父亲随口说着,铜黄色的脸庞在暮色中渐渐模糊。

“爸爸,我努力挣钱,过些年在城市买了房子把你们都接到城里生活。”我说。

“我和你妈妈不想离开村子。”父亲说。

“我听新闻上说我国每天消失八十多个村庄,照这形势发展,过些年很多村庄将会消失,很多人将进城,村子便更荒凉,不适合居住。”

“咱们村子是不会消失的——至少我们这一代人没死之前是不会消失的。”父亲露出惆怅的神色。

“你爷俩儿先说着,我去做饭。”母亲说着站了起来。

我与父亲在屋檐下闲聊。母亲在厨房的灯光下忙着做饭。

夜空仿佛是灰暗的帷幔垂在村庄上方,村巷里亮起一盏盏电灯,像是夜晚盛开的花朵。

我与父母围着桌子吃着晚饭,边吃边说。昏黄的灯光映照着父母斑白的头发。

那只是一次回家的场景,随着时间推移,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也总感到每回一次家,在我的人生中便少一次。回家,是让自己放下伪装与疲惫,回归最纯真、最轻松的生活。在快节奏的城市中,回家成为一种珍稀的仪式。

如果有一天村庄消失了,我再次回家,家已经成为一片废墟,我将独坐在废墟之上,仰望着星月,遥想着如梦的往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囹圄:精神和肉体拉锯战

作者:简明著

一个受着牢狱之苦,精神失常,越狱被抓,时时刻刻想着报仇;一个升官发财,仕途显赫,却每分每秒担惊受怕。身陷囹圄洪…

发布者资料
曹含清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11-22 14:11 最后登录:2020-05-28 21:05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细雨纷纷话说梦

    细雨纷纷话说梦 昨夜偶得一梦,天国里的父母和祖父母以及族中逝者们纷纷在梦中呈现。...

  • 姥姥的祭日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姥姥已经去世两年了。在睡梦里,我经常梦到她。看到白发驼背的老...

  • 原来爱就在这里

    多少流金岁月,在不知不觉中悄然逝去,留下的只是一串串美好的回忆。而这些回忆却让我...

  • 母亲的秘密(微型母爱小说)

    这回,母亲实在是没办法了…… 早在几年前,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我和妻子就有了把二老...

  • 相见时难别亦难

    2014年冬天到来的时候,我们的建设工地继续南移,到了广东沿海。从接到上级人事调动令...

  • 最忙母亲

    母亲是心灵手巧的人。年轻时在家会干所有的农活,农闲时“插花”(刺绣)贴补家用。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