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极光不流泪

时间:2013-08-27 10:41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左北 点击:
  就像每次理发都理板寸一样,我的生活平淡到连我自己也不相信我是个会魔法的人。比如高兴的时候往天空弹一朵烟花,伤心的时候也能让房檐哭泣,老板快要发怒便避而远之。我的生活总是太多巧合,快乐或悲伤,整个城市都要有所表示的。后来人们习惯叫我默先生

  1


  我总是太过庆幸。


  就像每次理发都理板寸一样,我的生活平淡到连我自己也不相信我是个会魔法的人。比如高兴的时候往天空弹一朵烟花,伤心的时候也能让房檐哭泣,老板快要发怒便避而远之。我的生活总是太多巧合,快乐或悲伤,整个城市都要有所表示的。后来人们习惯叫我默先生,暂且先这样吧,我并不反对这个名字,反而觉得一语中的。因为用这个名字可以推掉好多party,我就可以一个人坐在楼顶看似动非动的星星,听近在咫尺却捉摸不透的风声。望不到尽头的灯光让这个城市整夜都不会有令人生畏的黑色,要是人不需要睡眠的话,我可以一直坐到天明……


  周一似乎永远是残酷的,永远扮演着归零的角色。当人们还沉溺在昨天的欢乐,我并没有和他们一样去哀叹周一有多么悲情。对我来说一切太平淡。我不知道周围的同事叫什么名字,起初还刻意记过,但后来换了一茬又一茬,好不容易记住了旧的,又要去看新的脸色,最后连话也懒得去讲,倒省了很多琐碎,变得简单明了多了。不过倒是经常写信,经常投一些莫名的地址,看有没有回信,一个月前我还投了一封,虽然石沉大海了。


  今天照常上班,冬季的太阳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冷彻。


  “这么巧么?”我拿起桌上的一封信嘟囔着,这封信居然也写了些乱七八糟的地址。


  我从不相信地球上还有我所写的那些地方。我开始有些害怕。是不是已经有人知道了我的习惯?难道是恶作剧?不会有人嘲笑我吧?我本来想用些魔法掩盖,生怕真的让这封信消失掉,那样我就是想看也没机会了。


  我喜欢北边,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习惯了刚到冬季就飞扬着大片大片的雪,晴天也有咆哮的风,春天已经来了仍然冷的彻底,所以这里的冬天总有一种超越世俗的气息。每到下班的时候,公司就像一个蒸笼,白气从里面涌出来,人们纷纷由缭绕的热气中显出真面目,我低着头,很快很快的走,像一片被风吹着的叶子,只是叶子的脉络盖着。默先生心里在想什么,没有人猜得出来。


  每个人都善于伪装,只是程度不一样就显得更深层次了,因为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冰冷容器,不穿得厚一点会被冻死的。


  五年来我没有朋友,唯一能让我兴奋的就是这座城市。三年前女友离开了我,我记得当时很镇静,在天空弹了好大一朵烟花出来,随后却泣不成声了。现在我还留着她的照片,偶尔也带它上楼顶,因为有时风大,所以就揣在怀里,没想到时光过得好快。


  而对于这封莫名的信,我多多少少有些忐忑,信里的人说她叫不二,她要和我交朋友。和默先生交朋友,我不相信,还有她的名字。哪有姓这个的……


  2


  “小左啊,今天我们公司要和T传媒联合搞一个party,一定要来哦。八点钟,记住了,是八点钟。就在上次吃饭的地方……千万记住了。”


  为了能让我去充人数。经理还特别打来电话。和公司其他人一样,经理从不愿意和我多讲话,他说和我讲得太多自己也要变困顿了。我就像一个不祥之物被推来推去,想找个夹缝生存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停不下来。


  可我还是迟了十分钟,还好进来的时候也没发现什么指责的眼神,我才拿了一小杯威士忌坐下,后来又有一位女士进来,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四下看看,走到我面前,看样子是邀我一起跳舞,我摆摆手,故意打着哈欠。


  “您是默先生吧,很高兴认识你。”她伸出手,我没有推辞。默先生从不拒绝朋友。


  “我叫不二。”她接着凑过来耳语一番。


  Party还没有结束我就悄悄离开了,身后的音乐越来越远。直到被汽车的轰鸣声冲淡,我深深吸了口气,把身上的钱给了路边的老人,然后步走到家。


  回去后我还是回了一封信,把它放在公园的长椅上,这样看起来很有戏剧性。我常常把自己的生活和电视剧或者小说联系起来,盼望着哪一天也遇到一个善解人意的美女,但后来我发现离生活越远越容易被现实戳伤,幻想要有度,当然也不能太现实。


  那么我也没有理由不习惯每天一封信的生活,它成了我生活中的新章节。


  说它是新章节,恐怕有点高调。因为即使那样,我还是麻木的游走在交错的路口,晚上照例到楼顶看风景,推掉一切能推掉的party,路过石桥也弹出烟花,人们总是高兴的抬起头说:北京真好,烟花很漂亮。却从不记得有一位叫默先生的人,既然默先生被遗忘了,那我就写信吧,我知道在城市的某个方向,一直有人等着默先生的回话呢。有时信纸用完了,我就写在背面,黑压压的一大片钢笔字,连我都不愿意再去读,但她总是很认真的回过来。我问了好几次她的名字,最后便知晓了。她真叫不二。


  我爱自己,爱自己拥有的魔法。这种脱离现实的东西足够丰富我的生活。有谁能相信,车水马龙的大城市除了电子屏霓虹灯以外还掺杂着微弱的梦,只不过我无须装点别人,别人也休想拿我当风景。


  她说她最喜欢玫瑰张扬的颜色,我就把树叶变幻成玫瑰夹在信里。她却说等收到信时玫瑰已经枯萎了,我当时怀疑是不是原形毕露了呢。我便又夹了一朵过去,她说还是老样子,玫瑰总是低着头,看也看不到。我就只好每次写信都夹一朵真的玫瑰过去。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像个小孩,变得执拗,变得好奇了。


  今天不二约我出来喝咖啡,路上突然看到几个孩子吃冰糖葫芦,却勾起了我的记忆。便也挤在孩子堆里争着,当真正吃到的时候才发现甜滋滋的冰糖葫芦味道还是一样,而改变的是一种氛围,现在即使吃再多也不会美美的笑了,只有胃里倒出的酸水和牙齿间粘连的糖丝。想让这些味道多留住几分钟,可是味蕾太老辣,它是要跟你一辈子的,因此就毫不在乎这些,它哪知道什么叫象征意义。


  我如约来到咖啡厅,不二已经等在那里了。她围着红围巾正坐在一张靠窗的桌旁看外面。


  “送你一副画,看看像不像你。”不二把画放到桌上。


  我不知道她何时画的,画中我围着一条淡蓝色的围巾在吃冰糖葫芦……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蓝色?”我有点奇怪的问她。


  “因为你是默先生啊。”她眨眨眼睛。


  咖啡还没喝完,外面飘起了雪,没有风,雪很小。天上好像只有薄薄一层云。


  “我在前面石桥等你。”她回过头冲我大喊一声就朝前跑掉了。


  其实我也比较喜欢这样的天气,随便你怎么疯跑,感觉都是温暖的。不过通常在下午就不愿出门了,因为下午总是要刮风的,等黄昏风便停了,恰好太阳露出来,金灿灿的光一下就照过来,要是在老家,还可以隔着被霜冻的玻璃看太阳,很漂亮。


  “让默先生陪我看雪,真是辛苦了,改天请你吃饭。”她张开手掌接着柔柔的小冰晶。


  “哦。”我本来打算再说点什么的。


  回家的路上我心里想了很多。以前从不相信缘分的,现在不知道了。不知道世上是否有月老,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选择爱情的权利,甚至相信前世就那么定下的东西来生是不可以改的。我信,我不信,我信,我不信,我信……


  3


  其实还是比较伤感,尤其是今天,从早上起床到现在一直萎靡。我这是怎么了,连双休日都不喜欢了么,像是要有什么事发生,我开始拼命的想是不是落下什么了。


  昨晚读过的一封信还在桌上,但比较完好,就像没有读过一样,我就又看了一遍,可读过的每一句话又出现在记忆里,我便被困在反复的记忆横流中。


  不二要走了,她没说哪里,有人告诉我她叫陈雅昔,她要去画极光。我该怎么找到她呢,还有谁能帮帮我,让我记得那些天和转瞬即逝的第N感呢。


  我不清楚她是否已经走了,要是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在路上,我该怎么办。我该哭么,或者伤痛。


  “我要去挪威了,你没有什么话要说么?我现在在机场,就在第一排的第三个座位等你,你要来么。可我真的要走了……”她终于打来了电话,话音略带啜泣声。


  “嗯,我——我。”我挂了电话。


  我有太多话要说了,我还没有看够她的画,还没和她一起抓过雪花,还没来得及写最后一封信。我犹豫着,大口大口的喝水,时钟的秒针像一把剑在戳我,房间里的所有都静止着,若无其事的盯着我这头困兽。我得走了,我得走了,我得……


  我是跑着到机场的,薄薄的衣服被风兜着,看起来像一个热气球,可机场出奇的安静。我听着自己的脚步声,第一排的第三个座位已经空了,我还在想,等我闭上眼睛就会有人从背后叫我傻瓜了。


  “傻瓜。”我喃喃自语。


  我早就想到会是这样,我也早就知道这些全是我自己的错,可是能不能求上天再帮帮我呢。好像太迷信了,哪有那么多上帝肯帮我。


  半个月后。


  我依旧坐在当初靠窗的座位上喝咖啡,冬季快要过去了,我想看的那场雪却迟迟未到,不是雪太大就是天气不好,我猜远在挪威的她一定也是孤单的。


  冬季的晴天是空旷的,太阳从升起到落下整个天空都不会有一朵云,我的生活不太平静了。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是一个围着蓝色围巾的男子,是的,不二送我的画我挂在显眼的地方,每天都会看。直到她走了,我还是不想用什么魔法让它隐匿。钢铁城市到头来都没可怜我,我弹出的烟花再多它还是无动于衷,街尾扫过的风像逆袭的洪水,鸣笛声,呼喊声,嘲笑声都被一起挟卷过来,我不知道该去救谁,可我自己都陷得很深,我又能去救谁呢。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成就人一生的学习好习惯:学无止境

作者:吴伟丽

《成就人一生的学习好习惯》共分九章阐述学习习惯与方法,分别是:学习影响人一生的命运、把读书读报等当作一生的习惯…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细雨纷纷话说梦

    细雨纷纷话说梦 昨夜偶得一梦,天国里的父母和祖父母以及族中逝者们纷纷在梦中呈现。...

  • 姥姥的祭日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姥姥已经去世两年了。在睡梦里,我经常梦到她。看到白发驼背的老...

  • 原来爱就在这里

    多少流金岁月,在不知不觉中悄然逝去,留下的只是一串串美好的回忆。而这些回忆却让我...

  • 爱若浮生,吾谁与共

    1. 和三三相遇的时候,树先生已经在人生谷底盘旋挺长一段时间了。 世事难料又磨人。终...

  • 宋小君:一百分恋人

    坚果兑现了承诺。 找壮士借了毛片,和冰块偷偷地去画室,又从头看了一遍。 整个过程...

  • 宋小君:一个人谈恋爱

    谈恋爱一定是两个人的事吗?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个人的爱情”? 一个女人能给一个...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