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新鬼告状

时间:2014-10-31 03:44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强中 点击:
一日,阎王老爷升堂断案,有一壮年新鬼在殿前大呼冤枉。阎王爷命衙役将其带上殿来。那厮跪在大堂上,喊冤不停,叫屈不止。老爷喝问他冤在哪里,屈从何来?那新鬼鼻子一把泪两行地哭诉道:“小的姓严名贵。”只听此一句,阎罗王就眉头紧皱气从心来。他怒声喝

一日,阎王老爷升堂断案,有一壮年新鬼在殿前大呼冤枉。阎王爷命衙役将其带上殿来。那厮跪在大堂上,喊冤不停,叫屈不止。老爷喝问他冤在哪里,屈从何来?那新鬼鼻子一把泪两行地哭诉道:“小的姓严名贵。”只听此一句,阎罗王就眉头紧皱气从心来。他怒声喝道:“大胆新鬼,竟敢和老子攀亲,冒充本王一家子,你莫非吃了雄心豹子胆?告诉你吧,少跟俺套近乎。你这些下三滥的技法在你家阎罗老爷面前屁用没有!本王向来是铁面无私,软硬不吃。就是在亲娘老子面前,也一是一,二是二,从不徇私情。你这厮太不识相,竟敢跟俺老阎耍心眼,我看你是在找打!”来人,先给他一百杀威棍!”新鬼一听,吓得浑身打颤。一边不停地磕头,一边连声申诉:“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小的姓氏不是大王姓的那个阎,是明朝贪官严嵩的严。望大王明鉴。”阎王听了这才止住了吹胡子瞪眼要去动刑的衙役。并喝令新鬼少罗嗦,光腚窜稀,直接利索地跟老爷说事。

新鬼十分委屈地说:“威严神圣的大王啊,请你老稍安勿躁,容小的禀告。小的生前曾到过许多灵山宝刹,遍寻过许多名师高人,他们都说我是长寿之人。甚至有高僧将小的年龄精确推算到九十单三岁。可不知怎么搞的,索命判官不顾青红皂白,竟然在小的刚过完四十三岁生日之时,就勾走了俺的魂魄。实话不瞒你老,小的死前在阳界正春风得意,如日中天,快活着呢,不料想突然间,就不明不白地被牛头马面带到了这不寒而栗的阴曹地府,俺心里既不解有不服。都说人的命由天定,既然天注定俺的阳寿是九十三,那您老就该让俺活到名副其实的那一天,可俺今年才四十三岁就做了新鬼,不知这究竟为了啥?还请大老爷为俺做主,给小的一个明确法。”

阎王爷侧过脸问:“可有此事?”判官忙上前回道:“确有此事。不过,下官是依法断案,秉公办事,其中没有半点虚妄之处。”那边新鬼又叫起了冤,阎王老爷再次发问道:“他既然阳寿为九十三岁,为何这么早就将他拘拿了来?”判官说:“老爷有所不知,这厮生前劣迹斑斑,作恶多端,。可谓头上长疮脚底板流浓,坏透气了。人说天作孽还好说,人作孽不可活。多行不义必自毙。本来九十单三岁的阳寿被其罪孽三下五去二就给折去了。”新鬼不服,申辩道:“小的在人世既没杀人,又没放火,既没偷谁的老婆,又没推谁的孩子下井,为何随随便便地就折俺的阳寿?”

阎王爷又转向判官发问:“这厮所犯何罪,可有犯罪记录。”判官带上眼镜,当堂打开案卷,逐条的念了起来:“第一,他少年丧父。其母含辛茹苦将他抚养大,还拾荒攻他读完大学。可恶人有了工作,娶了媳妇,本该孝敬老母,奉养她至天年。谁知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他不仅将老母弃之不顾。还嫌弃老母贫穷丑陋,连老人进城到家看一眼孙子都不允许。人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这厮所作所为连牲畜不如。可怜老人熬到末了,落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真是喊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在百般无奈下她就撒手人寰了。百善孝为先,对如此大逆不孝之子,按阴曹地府律法,当折去他阳寿二十年。”

新鬼听后不仅没有痛思前非,反而诘问道:“即便折了我二十年的阳寿,那俺还有三十年的活头,你也不至于在这时拘俺。”判官翻过一页档案,看了一下,继续向阎王爷禀道:“这厮不仅大逆不孝,还贪婪无道。昧着良心贪占人家房产,逼得事主忍气不过,郁郁而死。”阎王问道:“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判官说:“这厮母亲咽气前将祖上三间老宅赠与了一向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娘家侄子。可他硬是动用各种关系不择手段地从人家手中强取豪夺了过来。”阎王赶紧问:“这厮是通过啥法子强占回来的?”判官回:“他仗着自己手中的权力勾结乡里,对老表上压下逼,还以其母死因不明,用图财害命之嫌来威胁恫吓表兄,使其知难而退,主动放弃了到手的房产。这还不算,他得了便宜还不肯罢手,为了避免外人说闲话,事后他对外放风说表兄心里有鬼,否则不能就这么轻易认输。这事不仅深深地刺伤了表兄的心,还让他在邻里百舍面前难以做人。最终要了那个老实巴交的庄户人的命,为此又短了他十年阳寿。”

阎王爷听后勃然大怒,一拍惊堂木喝道:“你这厮太可恶,该打!”新鬼不服,仍叫屈说:“那我还有二十年的阳寿弄哪去了?”判官再翻一页档案接着说道:“前年春节,跟着你干了多年的农民工兄弟急着回家过年。你倒好,能去澳门豪赌一掷千金,却不愿发放人家的工资。可怜那些打工仔离乡背井起早贪黑为你辛苦了一年,最后竟然两手拍帕,空囊回家。其中有个家境特别困难的人,没拿到工资,无颜回见父母和妻儿,一时想不开就跳了楼。而那会儿你个混账东西,还在境外花天酒地呢,为此你又被折去十年阳寿。”

这时,新鬼还想力争所剩的十年,判官不等他开口,就继续揭发说:“别忘了你这狗玩意儿还害了一对母子呢,”阎王爷好奇地插问:“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判官说:“他在外养了个小三,后来那女子怀孕了。这厮当时正忙着削尖脑袋往上爬,深恐事情败露了会影响他的官运,就提出和那女人分手。不错,他是跟人签了份终止两性关系的条约,可那条约也太苛刻了,只同意补偿女方二十万。当女方电话里以死相要挟时,他竟然无动于衷。女人一气之下割了腕,等人发现后再送医院抢救,为时已晚。两条人命本应折他二十年,可他仅剩下十年了。为此下官必须当机立断。不能再给他任何机会了。”

阎罗王听后点头称许。可那厮还在抵赖,他说阴曹地府的法律不合理,最起码也要给犯错者留个改正的机会。阎罗王就问判官给没给这厮留过机会?判官说:“但凡恶人大都执迷不悟,不思悔改。这是本性所致。”于是,他就给大王讲了一个故事。一日,佛祖巡视下界,遇到一个劣迹斑斑被打入地狱的家伙,这人见了佛祖,就拼命地祈求佛祖保佑,再赐给他一个求生机会,并保证回到世间一定改过自新,佛祖见他天良未泯,态度诚恳,就慈悲为怀,动了怜悯之心。为了再考验考验他,于是一挥佛袖,撒下一个大蜘蛛网。那人见了如同在悬崖边抓到了救命的藤蔓,慌忙往上攀去。他使出了吃奶的劲。当爬了一大半时,觉得有些力不胜支,就暂停了下来。他仰脸看,大网仅一根细细的游丝系着,摇摇欲坠,岌岌可危。再往下瞅,几个家伙正蜂拥着没命地往上爬。这厮当时倘心有一丝善念,拉人一把,也许他们都有机会生还。可恶人毕竟是恶人,关键时刻他选择的是用脚往下踹,将一个个跟在他身后的家伙都给跺了下去。佛祖知道这厮已经无药可救,不由大怒,随即佛袖一挥,那张大网立马撤去,恶人一下子就被打回到了万劫不地覆的十八层地狱。”

阎王听后说道:“这厮太可恶,活该他不能超度。”判官接过阎王的话把说:“眼前这新鬼也是愚顽不化,难以救药。下官曾给过他机会,他不知好好把握,以致错失了赎罪自新的良机。”新鬼抢白道:“你何时发过善心,给过我机会?”判官厉声说:“你还敢口齿牙硬,那女子割腕前我曾拉扯了一下她的心弦,让她产生了一丝动摇之念,于是她才在临寻死之前给你拨通了电话,倘若你当时商有一点天良的话,接了电话就快速赶过去,那娘俩也不至于罹难。可你却良心丧尽,视若罔闻。巴不得她们一死了之,自己好脱尽干系。”

新死鬼听后再也无言以对。好个阎王爷把惊堂木一拍,圆眼怒睁。大声喝道:“恶鬼,你还有何言狡辩?”那厮一下子瘫在了阎罗殿上。于是阎王爷掷地有声地发落道:“恶鬼生前罪证确凿,判官量刑准确。其阳寿被夺活该,地狱之刑也不可赦免。来人,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依照阴朝地府律条,大刑伺候,不容姑息!”

新鬼在衙役们的威武声中,身子软的已经不能撑摊了,紧接着就被牛头马面硬生生地给拖了下去。这真是:为人莫作恶,作恶阳寿折。阎罗不饶恕,阴间受惩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句海泛舟:精彩的语言艺术

作者:刘青顺

《句海泛舟》将奇思,妙语,精彩段,一网打尽。语言就是在进行一种心与心的交流,进行一种美好的对话,在阅读中领悟,…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新聊斋传奇20厉鬼

    新聊斋传奇 20 厉鬼 1973年暑假,榆翁高中毕业回到大队小学教书,正赶上陕坝上演朝鲜...

  • 白话聊斋:巩仙

    有个姓巩的道士,没有名字,也不知什么地方人。他曾经求见鲁王,看门的人不往里通报。有...

  • 白话聊:何仙

    所焦急的根本不是大家的文章,一切都交给六七个幕友。有花钱粮买来的临生,还有一个按...

  • “包二爷”

      万老板今天准备和一商家签合同,但走到半路才发现自己的公文包忘到了家里,于是就...

  • 走夜路

      快到那棵歪脖子树下时,我有意放慢了脚步,等身后的钱有跟上来。不想钱有尚未到我...

  • 新聊斋之二黑心

    周至周某,少时师从终南山老道学艺。老道悉心传授,倾囊教之,周某亦虚心好学,得其衣...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