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消逝的精灵

时间:2012-06-12 21:27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瘸鸭3 点击:
  我们遵循“万物之帝”的指示,遍访生存在所有空间的生灵,经过不断的游说,获得了他们的同情。但是他们不愿承认“精魄”做为有灵魂生命的存在,在万物的自然生存法则中,他们坚定的认为,生命的繁衍是要经历痛苦、快乐的进程,要用真心,真感情,体验理解

  三月七日,惊蜇,寰宇之间万物开始复苏。


  雨,下了整个晚上,间歇几声闷雷,惊得人心慌慌的。瀚翔无聊的坐在电脑前,漫无目地的翻看着网页。随着食指胡乱的在鼠标上按动,一个怪异的网址显现出来。“精魄网”邀您游,您是受邀来访的第一人,真诚欢迎您来,在这里,您将为自己的人生,添上一段彻骨难忘的经历。如有兴致来访,请勿必于惊蛰之夜,点击三下回车键。


  人的好奇天性常常不受大脑控制,翰翔的食指无意间点了三下回车键。


  一股医院特有的,浓重来苏水味传了过来,瀚翔贪婪的狠吸了几下,此刻他的身心正感受着前所未有过的轻松,他享受着忘掉凡尘诸事的幸福,灵魂仿若挣托了肉体的束缚,欢快的向着另一个未知世界飞升。


  欢迎您的到来!平缓的声音传了过来,翰翔知道,此行的终点站到了。


  天空还是同样的蓝,放眼望去,恐怖的景象呈献在他的眼前,或行走、或飘行的“生物”均是未发育完全的“人”。


  您好!我是这里的统治者,“光”!谢谢您接受我的邀约,再次欢迎您的光临!


  翰翔顺着声音看去,一个近似于人的生物立在面前,它的身体已具备了“人”的轮廓,只是身后的小尾巴,暴露了它未完全发育成人的事实。


  “光”您好!请问这是什么地界?你们是“人”还是“鬼”?你们邀我来,有何目地呢?


  我们是精魄;我们平常游荡在三界之外,没有灵魂、只有丁点的思维能力,由于我们拥有着不完整的体魄,所以我们连“鬼”都做不成,也就没有了轮回转世,投胎成人的可能。我们是男人的精子同女人卵子结合的产物。是你们人类的某些男女贪婪于30秒钟的快感,频繁制造着的“产物”,当我们还在母体内孕育的时候,便被自己的“父母”毫不负责的通过医疗、药物的手段把我们“流产”掉,制造出越来越多的“精魄”。


  每年惊蜇节气,我们“精魄”们便同复苏的动物一样唤醒自己丁点的灵魂,我们游荡于地球的第四维空间,用我们自己独有的“目光”窥视着制造自己的“父母”,搜巡着同自己相同命运的“同伴”……


  你们人类世界,男、女“性”关系日趋繁杂,第一次“性行为”的年龄段呈逐年下降趋势,各类打着“无疼人流”幌子的妇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涌出来,它们成为了我们“精魄”的制造工厂。越来越多的少女、女人被推上了手术台,此种妇科医院的泛滥,加速了你们人类社会道德风气的“败坏”,把原本应该神密、美好、幸福的“性关系”沦为了低等动物之间的滥交。使越来越多的女性背上了负罪的十字架。,愧疚、悔恨将伴随她、他们一生,也使我们“精魄”世界更加拥挤,不堪重负起来……


  立在面前的“光”,“人话”讲个不停,此刻,它在翰翔心中的形象,越来越贴进人了。每一句出自它口中的话语,都让所谓的高等生物“人类”汗颜,某些男女所做下的丑事,足以让人类在世间万物面前蒙羞。


  是、是、我们某些人类不知羞耻为何物,但这些人只是少数。说这些话时,翰翔明显感到自己的底气不足,在这个物欲横行的年代,还会有人在心中,给贞操、感情,留下丁点的空间吗?这个问题,恐怕只有“鬼”才能回答出来。你这么神奇的邀我来,不只是为了给我讲这么些吧?


  少数人吗?光讪笑着,反复自问自答了几声。但愿是少数人,若是真这样就好了,我们“精魄“世界,就不用再怕不堪重负了,你们人类社会就真的和谐了。今天邀您来,是想同您探讨进行一次双赢的合作,您们人类正在举办一届,影响力很大的网络短篇小说大赛。您是一个不成功的业余写手,我现在给您提供多个故事素材。当然了,这些素材都于我们“精魄”界有关,我们想借您的笔,让人类社会知晓我们的存在,了解我们的苦,唤醒人类丁点的良知,少制造一些“精魄”。这届大赛承办网叫凤凰网,依我愚见,是个好兆头,凤凰涅盘,寓意重生,但愿经过这次大赛的洗礼,您能成为一名成功的作家,我们“精魄”界,不再有新的成员加入。


  “高帅富”靠不住。玲是一位高知女性,容貌姣美,性格温良,一个典型的东方美女。由于她的条件确实太优秀了,吓退了很多仰慕者,不经意间,玲渐惭步入了大龄剩女的行列。一次偶然的相会,她认识了富二代“明”。俩人经过短暂的恋爱,在周围人羡慕的目视下,步入了婚礼的殿堂。


  婚后,“明”自私、懒散的性格缺陷逐渐显露出来,俩人三天一小吵,七天一大打,闹得是“鸡犬不宁”,每一次吵完架后,都是以“明”痛哭流涕道歉而收场。直到“玲”怀孕后,“明”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每日围在“玲”的身旁,悉心呵护,真正让“玲”体尝到了家的温馨幸福。命运弄人,蜜样的生活没能持久。一天,“玲”感觉到自己的私处不适,到医院检查,竟然得知自己染上了性病。悲啼之后,“玲”静下心来,把“明”找到医院,进行了一次性病检查,不出“玲”的意料,“明”的体检报告呈阳性。面对体检报告,“明”无奈的坦白了自己丑恶的真面目。他常游荡在情色场所,同时与多个妖冶女子有染。他的内深爱着“玲”,每次面对着心爱的人,他都会陷入深深的自责、悔恨之中。他常喑自发毒誓,不再接触其她女子。但、现实同誓言总是有差距,每当闲暇时,“明”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兽欲,同时于几个女子有染。直到知道“玲”怀孕时,他发觉自己还是个男人,做父亲的欲望战胜了肉欲。此时的他觉得自己活着的真正价值、意义,就是照护好“玲”,用自己的一切,等候一个新生命的诞生……


  任何坏事的最后,总要有负出代价的“人”,做为有行为能力的人,夫妻二人损失的无非是几滴悔恨的泪,少吃几顿饭。自私的人类可否知道,那个本该含着金钥匙诞生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孩子”,此刻只能拖着不完整的躯体,孤独的、毫无目地的,游荡在没有希望,没有未来的“精魄”世界里。


  “涛”在现实生活中,堪称是一个优秀的演员。他拥有伟岸英俊的型男外貌,天生巧舌如簧。他常以富二代,官二代的身份示人,凭着一张利嘴,同时周旋多个女子中间,骗财骗色。“涛”的演技其实并不高明,他无非就是利用一些女子爱慕虚荣,追求嫁给“高富帅”的心理,去迎合女人的需求。他掩盖了自已身无分文,穷奢极欲的变态心理,以占有女人的肉体,花女人的钱为荣。人类社会里,这样的骗子、甘心情愿的受骗者逐年增加,也就注定了我们“精魄”世界不断肿胀的现状。


  婚姻需要真情筑,岂容物欲来凌辱。恋慕虚荣吞恶果,心无贪念得挚爱。


  可怕的“性等待期”。“捷”曾经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学生,她曾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是远近闻名的企业老板,母亲贤淑有文化。这样家庭易发生的故事,想必读者一猜即中。无非就是有钱的男主人有了外遇,女主人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离婚。有钱人离婚,双方会争夺孩子的抚养权,没钱人家孩子则变成了烫手山竽,离婚双方避之不及。“捷”的父母为了争抢她的抚养权费尽心思,最后,财大气粗的父亲打赢了这场战争,“捷”开始了只有溺爱、没有母爱的新生活。


  有钱无闲的父亲每日在外奔波,对女儿的爱只能用金钱来替代。内心苦闷、孤独的“捷”迷失了生活的方向,此时正处在青春发育期的她,多么渴望有母亲陪在她的身旁,伴她走过从女孩成长为女性的阵痛期……


  渐渐的,缺少管教的“捷”变得放荡不羁起来,她不但学习成绩每况愈下,还学会了撒谎,在外广结不良少年,在同学,老师的眼中,她俨然变成了一个不可救治,危害社会的小太妹,很快,学校便象甩包袱一样,毫不负责任的把她轰出了校园,加快了她坠落的进程。


  心理空虚,毫无约束的“捷”,整日游荡在充满阴暗面的社会角落里,同社会不良青年混成一片。


  处在“性等待”期的她,健康的“性”观念,此时在她的头脑中,还是一片空白。对异性的好奇,对性的懵懂期冀,使她偷尝了禁果,很快,一个“精魄”无助的产生了。最后一道防护堤就这样轻易的决堤了,放任的“捷”再也无所顾惜,街边如雨后野草般涌出的妇科医院,无德医生口中的无痛人流,助长了社会风气的败坏,也给了“捷”们放纵自己的生存空间,在短短的一年之内,“捷”四次走入了黑心医院,在为无德医生创造经济收益的同时,生产了四个可怜的“精魄”。


  故事讲到这里,“捷”在大家的心中,还是一个令人同情、可怜的受害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捷”的生活轨迹渐远离了“人”的生存道德原则。在她的内心深处,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她要报复社会,报复所有漠视过她的人,她要让以为人师表为荣的学校名誉扫地,要让嘲笑过她的同龄人,感受到同样的苦涩人生。她不断通过引诱、胁迫在校学生,组织她们进行所谓的援交,卖淫活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有数十名少女受害,致多个女孩怀孕,给数十个家庭留下了难以弥补的伤害。“捷”受到了法律的严惩,“精魄”界又增加了几个’“行尸走肉”飘浮的无魂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汉赋琅华照寒烟:品古典诗歌

作者:王鹏

汉赋就像古老的情书,至美、深邃、感伤;汉赋就像一个王朝的情感库藏,美得不可言说,情至酣处,浓烈得让人不忍回眸。…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新聊斋传奇20厉鬼

    新聊斋传奇 20 厉鬼 1973年暑假,榆翁高中毕业回到大队小学教书,正赶上陕坝上演朝鲜...

  • 白话聊斋:巩仙

    有个姓巩的道士,没有名字,也不知什么地方人。他曾经求见鲁王,看门的人不往里通报。有...

  • 白话聊:何仙

    所焦急的根本不是大家的文章,一切都交给六七个幕友。有花钱粮买来的临生,还有一个按...

  • “包二爷”

      万老板今天准备和一商家签合同,但走到半路才发现自己的公文包忘到了家里,于是就...

  • 走夜路

      快到那棵歪脖子树下时,我有意放慢了脚步,等身后的钱有跟上来。不想钱有尚未到我...

  • 新聊斋之二黑心

    周至周某,少时师从终南山老道学艺。老道悉心传授,倾囊教之,周某亦虚心好学,得其衣...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