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半壁江中文网_华语综合文化门户,在线读书网|电子书在线阅读,深度访谈,观点评论,新书推荐,读书笔记,情感故事,文化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 > 故事汇 > 办公室故事 >

兰姐喝醉了

时间:2013-06-27 17:41来源: 作者:若莹 点击:
酒吧的夜晚是疯狂的。震耳欲聋的音乐,歇斯底里的尖叫,眼花缭乱的灯光。我刚上班时,听着这里的嘈杂声就胸闷。客人们清醒着进来,醉醺醺地出去。也有人进门就已摇头晃脑,再全身瘫软着让人抬出去。隔三差五会有吵闹和打斗,都由龙二出面摆平。我最初听说出

  酒吧的夜晚是疯狂的。震耳欲聋的音乐,歇斯底里的尖叫,眼花缭乱的灯光。我刚上班时,听着这里的嘈杂声就胸闷。客人们清醒着进来,醉醺醺地出去。也有人进门就已摇头晃脑,再全身瘫软着让人抬出去。隔三差五会有吵闹和打斗,都由龙二出面摆平。我最初听说出事就发抖,慢慢也就不怕了。我做自己该做的,天塌下来都与我无关。
  
  每次去打扫兰姐的办公室,我都忍不住端详墙壁上的照片。那是兰姐的照片,妩媚而又野性。屋里香水的味道若有若无,不经意间又从我鼻尖、嘴角、发际飘过。心想“午夜飞行”就像调皮的小天使,插着翅膀在屋子里飞来飞去。实在想不出她是从乡下走出来的,成为在酒吧圈里无人不知的兰姐。有时候,酒吧里正热闹非凡,她突然从外面回来。众人簇拥着她,从人群里走过,再上楼去。她不会在自己酒吧喝酒,总是在外面半醉着回来。她会径直上二十一楼,办公室旁有个典雅的茶厅。她会同朋友们在那里喝茶,高声笑语。每逢这个时候,她会临时叫我上去泡茶。我也喜欢上茶厅来,毕竟比楼下酒吧清寂多了。兰姐抽烟的样子很优雅,撮着红唇轻轻地吐着烟雾。身旁的男女都望着她说话,她是这里的女皇。只有龙二没有坐,站在兰姐身后。兰姐只要掏出烟来,他的打火机啪地就敲响了。
  
  有天清早,我打开兰姐办公室,闻到浓浓的酒味。我很诧异,平时这里只有香水的味道。“西桥……”我听到有人轻声叫我,吓得退回到走廊。再仔细听听,知道是兰姐的声音。我赶快进去,却不见人。原来兰姐躺在班台后面的地毯上,头发凌乱,脸色发白。“兰姐,您……”兰姐坐了起来,我伸手去拉她。她摇摇手,自己站起来了。我莫名地害怕,问:“兰姐,您您怎么睡在这里?您病了吗?”兰姐晃晃头,进洗漱间去了。
  
  我打扫完了房间,听得兰姐还在洗漱间里收拾。我轻声问:“兰姐,我可以走了吗?”兰姐说:“等等吧。”我站在屋子中间,不知道做什么才好。好半天,兰姐从里面出来,说:“站着干吗?坐呀!”我在沙发上坐下来,兰姐也坐下来了。我像做错了事似的,不敢看她。兰姐笑道:“低着头干什么?怕我吃了你?”我抬头望望兰姐,见她又光彩照人了。兰姐说:“没事,我昨天喝多了,懒得回家了。”
  
  “吓死我了,以为您病了。”我也笑了,“兰姐,我去打扫一下洗漱间。”
  
  兰姐说:“不用了,我顺手打扫了。西桥,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不想要你吗?”
  
  “您说过的,兰姐。”我红了脸,不好意思重复她的话,说自己太漂亮了。
  
  “是的,我说过,你太漂亮了。”兰姐点上烟,慢悠悠地吸着,“为什么太漂亮就不要你呢?告诉你,来这地方的人太复杂了。你不光漂亮,又还这么小。”
  
  我说:“兰姐,我只管好好做事,不怕的。”
  
  兰姐轻轻摸了摸我的脸,说:“我也像你这么年轻过。傻孩子,年纪小小的,怎么就不读书了呢?我要是你呀,打死也回学校读书去。”
  
  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又把头低着了。兰姐叹息一声,站起来了。她走到班台边,拉开抽屉,取出一个手镯:“西桥,送给你!”
  
  我慌忙地摇手:“不要不要,兰姐,我不能要。”
  
  兰姐笑笑,说:“拿着吧,样式好看,并不值钱。”
  
  兰姐拉过我的手,把手镯替我戴上,笑笑说:“西桥,都说做老板的心硬,我也从来没有对员工这么好过。反正看见你就心疼。”
  
  我戴了手镯很不自在,不由得拿手捂着手腕,说:“兰姐,大家都说您人好。”
  
  “哈哈,别学着讲漂亮话!”兰姐又问,“这么说你们老在背后议论我?”
  
  我说:“那是女孩子都羡慕您,忍不住会在后面赞扬您。”
  
  兰姐微笑着,说:“那你也会同她们说,看见我醉倒在办公室?”
  
  “不会不会,兰姐。”我没想到她会这么想。
  
  兰姐说:“没关系,逗你哩。好,你去忙吧。”
  
  我拉开门,吓得差点尖叫。原来龙二早已站在外面,背靠着门旁的墙壁。我差不多是擦着他的臂膀走过,感觉他高大得像座铁塔。我不敢回头看龙二,说不上为什么有些怕他。他那黑臂膀上的肌肉胀鼓鼓的,刺着说不上是蛇还是龙的花纹,他看人的目光总是直勾勾的,从不见他的脸上有过笑容。兰姐成天让这么个人陪着,难道不闷得慌?
  
  我从兰姐办公室出来,仍回宿舍休息。酒吧上午是不上班的,同事们不是睡觉,就是出去逛街。我不喜欢出去,躺在床上看书。那本《小王子》总在我的枕边,我不知道翻过多少遍了。我抱着书发呆。思成现在怎样呢?他在剑桥学习有两年了吧。我把书盖在脸上假寐,满脑子思成的影子。想着想着,脸突然发热。又想自己真是傻子,同思成没说上几句话,竟然生出这么多的相思!我就这么躺着入睡了,做各种稀奇古怪的梦。我梦到自己依旧在学校里读书,醒来时泪流满面。
  
  摘自博中阳新书《西桥》。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奥达的马队:悲欢际遇

作者:阿来

我们的故事不过是唱给一些已经湮灭了踪迹的过客的挽歌。他们曾勒着坐骑在历史的黎明中显出身影。从此君临一个时代。…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过 关

    下班后,老李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想下午得到的消息是不是真的。 老李是矿分管生产的副...

  • 帅老公遭遇“被出轨”

     别看老公平日里和蔼可亲,帅气逼人,其实他骨子里也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传宗接代的...

  • 比如驼背

    李四的本职工作是机关秘书,写小小说算是第三产业了,但自从李四发表了为数不多的几篇...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