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谁与争命

时间:2009-05-24 01:51来源:故事中国网 作者:探看青鸟 点击:
说起朱旺财的母亲朱妈妈一辈子不容易,从二十几岁就守寡,一人含辛茹苦把旺财拉扯成人。现在自己的旺财也算是光宗耀祖了,老人觉得也对得他那早死的爹了。朱旺财也算孝顺,也一心要把老娘接的城里享享清福。老人执拗不过也去了,可牛大红那一脸的霜冷得她三伏天也直打寒

 

    朱旺财是某市公路局副局长,最近正局长快到退休年龄了,言外有把他扶正之意。朱旺财想想自己四十不到的年纪,正是风华正茂大干一番事业的时候,于是抓紧时间请客送礼。一时间酒喝多了,这几天老觉得四肢无力。一开始他还没有在意,直到一次小便撒出一片血红,他才慌了神。跟老婆牛大红急忙到医院清查一遍,大夫万分肯定地说:尿毒症,晚期。
    朱旺财当场就晕了过去,醒来后哭得像个孩子。想想自己从一个农家娃一步一步爬到现在这个位置有多么不容易啊,要不是这对可恨的腰子,就凭自己的才能,正局长那已是唾手可得,以后弄个厅长部长当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可就在眼前一片金光灿烂的时候……朱旺财又一次哭晕过去。
    牛大红更是哭得昏天暗地。抛开夫妻感情不说,单说这几年自己家发生的这些伟大变化,吃的住的戴的用的,哪一项不是翻天覆地。这不都是从亲爱的当上副局长那天开始的吗!就在自己生活水平要更上一层楼的紧要关头,亲爱的却——牛大红有一种天鹅肉吃到嘴里又被别人抠走的感觉。
    牛大红回娘家,一进门就扎进她妈的怀里哭诉起来,鼻涕眼泪沾了她妈的一身。
    牛妈妈双手一拍惊叫道:“好好的得上这病,是不是有什么妖邪缠上了身?”
    牛大红抬起泪眼问道:“妖邪缠身?”
    牛妈妈说:“你大舅伯家二儿媳妇娘家三大姑子的叔公是位神人,听说可神了,有好多大医院看不好的病让他摸一把就摸好了。”
    牛大红当下拉了她妈的手急道:“那还不快走。”
   
    她大舅伯二儿媳妇三大姑子的叔公原名胡大拉,原是靠中医起家,老二年自己熬药汤子制狗皮膏药兼给农村超生的妇女偷取节育环。近几年随着西医诊所遍地开花,他越来越觉得中医干不过西医,凡人干不过神人。于是在一次村民大会上,胡大拉当着全村村民的面当场晕倒,醒来后就“妈咪妈咪哄”的不说人话,有聪明人说胡大拉得道了。从此后胡大拉名正言顺在家里设了佛堂燃起香,胡大拉变成了胡大仙。
    胡大仙是聪明人,他把前来算命的人分析的那是相当透彻,大体分四种:
    一、感情失落型。这种人多以中青年妇女为主,例如一位穿着高档却神情憔悴的中青年妇女往他面前一坐,他便知道十有八九她老公有外遇了。但如果是一位邋遢农村妇女,那这种可能性就只有百分之一二了,农村男人有心也没力去包二奶呀。
    二、事业受挫型。这种人多以中青年男人为主,例如一位中青年男人往面前一坐,那他问得肯定是关于官运跟财运,如果像老婆出墙这种丢人事,男人一般不会跟外人讲。
    三、灾病缠身型。这种人多以中老年妇女为主,人老了,儿子、孙子、老伴,哪一个都是心肝宝贝,谁有个痛痒也不行。如果一位老太太往面前一坐,胡大仙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把握肯定老太太不会问她跟她的那个他的婚姻还能维持多久。
    四、做贼心虚型。这种人最好认了,跟他当年开诊所前来治性病的病人差不多。一个男人,穿着得体,说话遮遮掩掩还左顾右盼,十之八九,非贪即贿。
    胡大仙还总结了一条最重要的,那就是人只有在最不顺利的时候才会来找他。一个人因为活得舒服来找他算命,十几年来还没遇上一个。人就怕入对了行,胡大拉变成胡大仙后,那收入也是翻着蹦的往上窜。
   
    牛氏母女往跟前一坐,胡大仙就知道这家男人出事了。
    胡大仙看了牛大红放到桌子上的烟酒一眼:“你家男人出事了!”牛氏母女同时一惊,牛妈妈叫道:“果然是神人啊!都看到人肚里了。”牛大红早没了主心骨,见了胡大仙无异于在汪洋中看见了一条船,没等胡大仙再问,自己已经把该说的或不该说的都说了。
    胡大仙也是医生出身,对朱旺财的病情的严重性一清二楚。算命也有职业道德,像这种情况最棘手了,关系到人命不能胡诌八扯。但再看看牛大红一身珠光宝气,十足一桩大买卖。胡大仙正在进行思想斗争,牛妈妈急忙给女儿使眼色,牛大红“喔”了一声,急忙掏出二百块递到胡大仙面前。
    良久,胡大仙叹口气问道:“你男人是有人在克他,不好办那。”牛氏母女同时问:“谁?”胡大仙低声说:“是生养他的人。”牛大红胡“呼”一下站起来道:“是他娘!?”胡大仙点点头。这是胡大仙惯用伎俩,遇上自己办不了的就说是夫妻、母子、父子、父女相克。命中注定的事,谁有办法。要不是刚才牛大红多给了他二百块,他早就说是她克夫了。
    接下来胡大仙说的那些什么老太太是金命专克儿子木命那一套牛大红是一句也听不进去了,现在她眼前晃动的全是一张可恨的老脸。
    说起朱旺财的母亲朱妈妈一辈子不容易,从二十几岁就守寡,一人含辛茹苦把旺财拉扯成人。现在自己的旺财也算是光宗耀祖了,老人觉得也对得他那早死的爹了。朱旺财也算孝顺,也一心要把老娘接的城里享享清福。老人执拗不过也去了,可牛大红那一脸的霜冷得她三伏天也直打寒颤。老人还是回到了劳作了一辈子的乡下。
    儿子成了老人心里唯一牵挂。她养了一群母鸡,下的蛋一个也舍不得吃。自己种了个小菜园,不施化肥不喷农药,煮熟了黄豆当肥料,菜生了虫子就一颗颗的用手捉。听电视上说这叫无公害食品,吃了不长病。老人就隔三差五的提上一篮子鸡蛋、背上一兜青菜往儿子家送。开始牛大红还稀罕,可等朱旺财当上副局长后,啥东西都有人往家送,牛大红便觉得老人给自己丢人了,她勒令她以后不准再送半个菜帮子。老人早把这一切当成了事业和乐趣,现在连这些都被儿媳剥夺了,老人的日子变得了无生趣。
    牛大红原本就讨厌婆婆,讨厌婆婆身上那股子烟土味,讨厌那生养了丈夫的三间土屋,仿佛那一切都成了现在高贵丈夫的耻辱,虽然她也是地道农家女出身。现在听胡大仙一说,她不由得想:公公为什么二十多岁就死了,还不是那老不死的给克的;那年旺财喝醉后磕掉了一颗门牙,也是那老不死的克的……。牛大红越想越恨。
    老人一抬头,儿媳妇一脸的冰块差点掉下来砸着自己。老人一惊,手中给儿子纳的的鞋底差点掉下来。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儿媳从来不会一个人回老家。老人急忙问:“旺财怎么没来?”牛大红咬着牙道:“你是不是盼着你儿子早死!?”老人只觉得天旋地转,她颤声道:“旺财怎么了?”牛大红冷笑道:“你要是再不死,他就快了。”老人颤抖着站起身说:“我要去找旺财。”牛大红哭着指着老人骂道:“你个老不死的,都快把你儿给克死了,你还想去看他,你是嫌他死的慢吗?算命的说了,你要是不死,旺财就活不过今年……。”老人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老人醒来后已是傍晚了,儿媳早没了人影。老人知道宝贝儿子是遇上难了,想想自己这一辈子的不容易,老人的眼泪流不停。
    老人站起身,开始收拾家里,她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最后,她把自己一辈子的积蓄——一千多块钱用一块旧手绢包好,藏了好几个地方,最后掖在了枕头底下。临出门,老人又折回身,取了半块馒头塞进口袋,他听说黄泉路上有野狗,不捎点喂狗的过不去奈何桥。
    这时夜色已经笼罩了整个村庄。老人来到村边的大桥上,桥下水流湍急。老人一想:不行,我这一跳,旺财再也找不到娘了,也没人跟他爹并骨了。最后,老人来到村边的大路上,这是一条国道,时不时有南来北往的大货车经过。对,闭上眼睛往车底一钻,儿子还有可能获得一些赔偿。
    两束耀眼的灯光迎面驶来,老人两眼一闭冲上去……
    “大娘,怎么是您呀?快醒醒!”老人睁眼一看,是村长猛子。猛子急忙扶起老人,着急地问:“大娘,这么晚了您来路上干啥?”经猛子一问,老人满腹委屈“哇”一声哭出声来。
    “胡说八道!”听完老人哭诉后,猛子气得满脸通红。“亏旺财还是国家干部,两口子竟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来。大娘您别伤心了,村里给你做主。”
   
    朱旺财躺在病床上死的心都有了,牛大红哭哭啼啼地陪在一边。
    一位护士匆匆忙忙走进了问:“你叫朱旺财还是朱财旺?”朱旺财怒道:“我叫朱旺财都快四十年了,今天你来给我改名不成。”护士急忙说:“对不起,弄错了,这份才是你的化验单,你得的不是尿毒症,是尿道感染。”“啊!”朱旺财夫妇同时蹦了起来。两口子是又高兴又愤怒,牛大红指着护士叫道:“你们是什么破医院呀?!我要告你们!”朱旺财一把扯过大红说:“快走,今天是选局长的日子。”
    朱旺财夫妇疯一般冲进公路局办公大楼,迎面跟走出会议室的正局长等人撞了个满怀。朱旺财“呼呼”直喘粗气。局长一惊,拍拍朱旺财的肩膀说:“小朱,好好养病,你的工作有人帮你做了;今天我退休了,今后小苟就是你们的局长了。”朱旺财急忙说:“错了,错了。”原局长问道:“什么错了?”朱旺财歇口气道:“我的病弄错了,不是尿毒症,是尿道感染。”新上任的苟局长暧昧的笑道:“错了好啊!错了好。”
   
    经过一场起起落落生生死死,朱旺财突然明白了许多。他突然想起了老娘,自己最近忙着请客送礼,有三个月没回家了吧。正想着,老远看见村长猛子跟老娘就站在家门口。朱旺财急忙跑上前一把拉住老娘的手问道:“娘,村长,你们怎么来了?”老人一把抱住儿子哭道:“你没事吧旺财?”朱旺财急忙说:“没事,没事。”猛子一脸怒气道:“旺财,你到底怎么回事?你媳妇回了一趟老家,差点要了大娘的命啊!”朱旺财急忙回头问大红:“你怎么回事?”只见大红脸色比猴腚还难看。
    老人急忙说:“没事。”猛子怒道:“不行,大娘您有今天不容易,您吃多少苦受多少累他们还不如我知道的多!今天我代表全村人来给大娘讨个说法。”朱旺财冲牛大红怒道:“你到底对娘做了些什么?”牛大红只好红着脸把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还没等说完,“啪”一声,朱旺财的巴掌已经上了大红的脸。牛大红捂着脸“呜呜”地跑了。
    朱旺财“扑通”一下跪在母亲面前哭道:“娘,我不孝啊,让您受了这么大委屈。”
    猛子也擦擦泪说:“该死的胡大仙,简直胡说八道,没大娘含辛茹苦哪有你今天,父母永远是我们的恩人哪!”
   
    胡大仙正在屋里听戏喝茶,一抬头,两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站到了面前。胡大仙先是一惊,随后暗暗高兴,看这两人的打扮,绝对是大买卖。胡大仙急忙问:“二位是来问前程的吧?”其中一人笑道:“不愧是大仙,说的对。”胡大仙听了暗暗高兴,又问道:“二位谁先算哪?”“我们俩都不算。”胡大仙又是一惊问道:“那你们给谁算?”二人同时笑道:“给你!”胡大仙知道坏事了。
    另一位笑道:“听说你很会算,那你就算算今晚你在哪里过夜?晚饭吃什么?”
    胡大仙第一次失算就是致命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大师的读书笔记:读书为什么重要

作者:梁金豹

《大师的读书笔记》讲述世界名人睿智、明辨、勤勉、勃发的“书路历程”,体现了对青少年性格塑造、信心培养、能力历练…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老“王”

    老“王”是一个单位的原副职领导,科级干部,现在已经卸任了。老“王”任职时间比较早...

  • 烈马惊魂

    你这嫌贫爱富,丧尽良心的东西!你这忘恩负义衣冠禽兽!你,你……你……”花红气愤之...

  • 嫦娥情缘

    茶馆老妈妈一听,重新打量了一番眼前这年轻人:五官端正,眉目清秀,书生气十足,但面...

  • 小鲤鱼跳龙门新说

    清澈见底的小河边,桃红李白,綠柳成行。那细长的柳条,直垂水面。柳荫下,一群天真、...

  • 靓女情深

    “靓女:你那天跳崖身子……” “那是我和阿男商定好的,阿男在崖下接着我,我跳下平...

  • 夫妻游仙水湖

    唐时,一秀才和妻孑轻荡片舟游览仙水湖,妻子指着堤岸说:“你 看堤岸上的杨柳多么动人...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