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赌命

时间:2009-05-12 23:38来源:故事中国网 作者:紫痕 点击:
本来小北是打算在北站下车的,谁知道北站最近的票都售光了,小北又赶着到学校报道。就只得到南站了,好在有男朋友接车,小北也就没有担心太多了。两人走着走着迎面走来了,一群说着胡话的人,走路也是歪歪扭扭的。起初两人并没有太在意,以为只是一群平常的醉汉。但走近

 

午夜过后的火车站显得异常的冷清,小北提着行李箱,左右张望着,总算是看到了匆匆赶来的男朋友。“你出来很久了吧?我刚去给你买了点儿吃的,所以耽误了一下。”男朋友聂风边说边递上了热气腾腾的包子。小北看了看包子,嫣然一笑:“不久,我也刚出来。我们走吧。”聂枫接过小北手中的箱子,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火车站。
    如果说火车站是冷清的话,现在火车站外简直就是罕有人烟了。这个城市有两个火车站南站和北站,北站在市中心即使午夜后也会有很多人,南站却正好相反了,午夜后人是很少的。本来小北是打算在北站下车的,谁知道北站最近的票都售光了,小北又赶着到学校报道。就只得到南站了,好在有男朋友接车,小北也就没有担心太多了。两人走着走着迎面走来了,一群说着胡话的人,走路也是歪歪扭扭的。起初两人并没有太在意,以为只是一群平常的醉汉。但走近了却让两个人大吃一惊,因为那群大约5人的醉汉挡住了两人的去路。两人走左,醉汉也走左,两人往右醉汉也往右。反正就是不让两人过去。正在两人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后边匆匆走来了两个过客,手里也拿着行李箱,估计也是坐夜班车的吧。醉汉见有人来了只得让开了道路。聂风拉起小北一路小跑。
    跑了几分中两人停了下来,看着前面黑洞洞的林阴路,前面的路灯坏了,而且必须走过这段黑路才能打得到车。两人彼此看了看对方,然后默默的走向了黑暗。一路走来也没有事情发生,两人看见远处隐约的灯光,长长的舒了口气。就在这时从旁边的巷子走出了5个人。在模糊的灯光下小北和聂风都倒吸了口凉气。因为走出的正是那5个流着齐肩"长发"流里流气的青年醉汉。那5个醉汉很快围成个圆形把小北和聂风围在了中间。“要钱还是要命,你们自己选,要命就留下东西滚?”醉汉中看起来比较权威的那个人说到。小北略微想了一下,拉了下聂风示意好汉不吃眼前亏,放下东西走人。
    本来这样也就没事了,但醉汉头看了一下,他门的东西,又仔细打量了小北和聂风几眼。一挥手几个人动手把聂风的手扭到背后解下鞋带把他的手脚捆了个结实,还在他嘴里塞了块毛巾。正当两人不明就里时,醉汉头从聂风裤兜里掏出手机,装进了自己的裤兜里。其他醉汉从这一举动中得到了某种暗示,把小北的手机也搜走了。做完这些醉汉们并没有放他们走人,而是淫笑着向小北走去,小北很快明白醉汉头想做什么了,漂亮的脸色变了两变,醉汉嘴里叼着烟向小北靠拢:“小妞抽根烟吧?”说完一口烟雾喷在了小北脸上,没有等待中的尖叫。见醉汉头离自己的女朋友越来越近,聂风豆大的汗珠流个不停,只可惜自己口不能言,手脚也动弹不得,只得看着危险离小北越来越近。小北嫣然一笑:“老娘不抽你抽过的,给老娘重新来根。”醉汉头微微一楞,然后抽了根烟递到小北的手中,小北接过烟看了醉汉一眼:“给老娘点上。”醉汉头睁大眼睛看了看这个刚才还如花般娇弱而此刻却冷酷得如同索命罗刹般的女子。但还是把烟点燃了。在醉汉们的注视下小北从容的抽烟,吐出的烟圈在醉汉头的脸上形成各色的图案。看到小北的表现聂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居然……
     正当醉汉们惊艳于自己的烟技时,小北幽幽的开口了:“我们来赌一局吧?”醉汉头听了小北的话嘲弄到:“你拿什么赌,你的东西都在这儿了,难道你要赌你男朋友的命?”“对,我是要赌命,但不是我男朋友的,我要赌我自己的命?”小北回答醉汉头先是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小北,然后用手抬起小北的下巴:“你这么美,怎么赌?”小北从容的说:“我包里有把刀,你把它给我,我们都用刀在自己身上刺上几刀,谁的刀数多谁是赢家?我赢了的话,你把东西给我们让我们走。我输了的话肯定是把命留下,你敢和我赌嘛,不敢吧?”听完小北的话醉汉沉默了一下,但还是找出了刀,拿着刀在小手指轻划了一下,血流出来了醉汉头仔细研究过从小北包里拿出的刀,确实找不出作假的地方。醉汉头看了看小北,迎到的是小北挑衅的目光:“美女,你要钱不要命,那我赌了。谁先来?”“女士优先,我来。”小北淡定的说完,然后拿起刀向小腹猛的刺了下去。一瞬间鲜血染红了白色的长裙,醉汉们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了,因为他们谁都不相信这个娇弱的女子真的刺了自己一刀。醉汉纷纷向后退去。当聂风看见鲜血的那一刻痛苦夹杂着欣慰的看了小北一眼。
     见此情景醉汉头子突然双膝一弯跪了下去,边抽自己的耳光边说:“我真不是人,其实我们不是流氓,只是普通的民工,喝多了酒,加上今天受了老板的侮辱心里不痛快,一时起了劫财劫色的心,并没想害你们的命。我这就送你去医院,医药费我出,只要你别报警就行。”醉汉头还没有说完,就被小北打断了:“你们听有人来了,我也是民工的女儿,不想为难你们你们走吧,你们混口饭吃也不容易?”小北虚弱的说。醉汉侧耳倾听远处的脚步声近了,醉汉头从包里掏了掏,掏出一叠钱放在小北怀里,然后慌张的跑了。
    看着醉汉们跑远了,小北赶紧走到男朋友身边用手中的刀,割断了捆住男朋友的绳子,又从男朋友嘴里取出了毛巾。男朋友拉着小北的手哭了:“我没用,没保护好你,我这就送你上医院。要不我先给你止血吧?”小北扑哧一笑:“傻瓜你也被骗住了啊?看来我这表演系没白读。其实,那把刀里面有个铜管,就如同雨伞的构造。受到外力时,它会自动往里面缩3厘米,把事先装在里面的红色原料挤出来,所以只要不是真的用死力,在刀接触到身体时,刀尖已经自动缩了3厘米伤不到人的。要不你看我的伤口?”小北说完,聂风将信将疑的检查了小北的伤口,看起来一片殷红,其实连裙子都没破一点儿。聂风从裤兜里掏出电话,就要拨号。:“你干什么?”小北一把抢过手机。:“我报警啊?”聂风疑惑的说。:“算了你看他们都只有17、18岁,多半是家里条件不好出来混生活的,也挺难的,就放过他们吧?”小北盯着聂风说道。
    “那,……。聂风一时说不出话来了。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说:“对了,这些钱怎么办啊?”“钱,什么钱啊?”小北不解的问。“刚才民工塞在我包里的。”聂风边说边从包里掏出了一把钱,这些钱有百圆大钞也有角票。小北看了看钱,沉思了一下说:“就当是他们交的学费吧,明天把它们,捐给汶川地震灾区吧。”第二天一笔2000圆的捐款,寄向了灾区,捐款人姓名栏写的是“5个好心的民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你最应该知道的古典诗词

作者:古墨清

打开历史的卷轴,扑面而来的是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古典诗词。它热情但不矫情,委婉但不忸怩,奔放但不夸张,它能让我们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老“王”

    老“王”是一个单位的原副职领导,科级干部,现在已经卸任了。老“王”任职时间比较早...

  • 烈马惊魂

    你这嫌贫爱富,丧尽良心的东西!你这忘恩负义衣冠禽兽!你,你……你……”花红气愤之...

  • 嫦娥情缘

    茶馆老妈妈一听,重新打量了一番眼前这年轻人:五官端正,眉目清秀,书生气十足,但面...

  • 小鲤鱼跳龙门新说

    清澈见底的小河边,桃红李白,綠柳成行。那细长的柳条,直垂水面。柳荫下,一群天真、...

  • 靓女情深

    “靓女:你那天跳崖身子……” “那是我和阿男商定好的,阿男在崖下接着我,我跳下平...

  • 夫妻游仙水湖

    唐时,一秀才和妻孑轻荡片舟游览仙水湖,妻子指着堤岸说:“你 看堤岸上的杨柳多么动人...

热点内容